分享

真正厉害的人,都很会“带病生活”

 问道学者 2023-10-16 发表于湖北

“内向又社恐,一直是我的问题。”

好友露露上周发来这样一句话,接着又向我讲述了她的经历,颇为感慨 。

不久前她参加了一次公司组织的跨部门团建,聚会上极具反差的的两种“画风”让她不得其解:

一边是健谈的同事在举杯敬酒、有说有笑,与他人打成一片;一边是不善言谈的同事,沉默地吃着小零食、低头玩手机,略显局促。

她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有人在社交中能自来熟,而自己却窘迫得想逃,表现得格格不入。

为消除社恐,她之后还强迫自己参加各种活动,即便兴致不高。

在此过程中,朋友没交到几个,体验感反而很差,她仿若困在了“失友焦虑”中,而今不知如何是好。

听完后,突然想起一句话:“一个人最大的问题,是无法放过自己。”

有时怕被说不合群,就假装外向;无法接受不完美,就为难自己。

我们总说“问题太多”,其实是没学会“带病生活”。改变不了就与之共存,又有什么大不了呢?

真正厉害的人,都很会“带病生活”

和自己较劲的人,有多“心累”?

生活中,不乏这样的场景:

早早计划好一天的安排,但落到实处不仅啥也没干成,还感到身心俱疲,只剩叹息;

出门想看个电影,却懊恼连一身穿搭都搞不定,怕这被人说太土,怕那被人说风格怪异;

有时渴望改变糟糕的状态,可还没行动就陷入了一轮新的心理焦虑……

更让人泪崩的是:敏感且内耗,不仅没把问题解决,最后还成了问题的“囚徒”,进行自我贬低。

张国荣生前拍的电影《异度空间》中的心理医生阿占是如此,《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的松子,也是这般。

前者因女友自杀深陷痛苦,试图用压抑和遗忘走出创伤,却失去了爱人的能力;后者因原生家庭的阴影,以致过度自卑,在忍让与自伤中走向堕落。

正如莎士比亚所言:“一个人思虑太多,就会失去做人的乐趣。”

越是和自己较劲,越难放眼未来;当你学会放下,反而会发现当下的美好。

想起当当网的创始人俞渝,曾在一次采访中被问道:“你最不自信的地方是哪儿?”

她说:“长相。”

因为“容貌焦虑”,她很长一段时间里深陷自卑:出门前会搭配几套衣服,再三从镜子中确认是否得体,却依然不满意。

与彼时从容大方的状态相比,她前后气质上差距甚大。

问及原因,俞渝这般回复道:“放弃成为不可能成为的人,然后全然接受自己。”

的确,人生路漫漫,有追求是好事,但于己过于苛刻,就会作茧自缚,越活越累。

网络上曾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成功了,你是leader;失败了,那你就是loser。

可凡事无法面面俱到,全力以赴过,本就是一种胜利。

倘若你陷入了“完美主义”的怪圈,还请接受那个真实的自己,告诉它:

“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心若简单,世界也就简单了。”

真正厉害的人,都很会“带病生活”

接受无能为力,比追求完美更值得

不久前重温电影《美丽心灵》,再看天才数学家纳什的故事,而今有了另一番感慨。

年少时觉得纳什不幸,他在博弈论和微分几何学上颇有建树,但他也是精神分裂症患者,时常会被“幻觉”困扰:

发病时,三个被妄想出来的人,会影响他的判断与社交。

这对于深耕学术研究的纳什来说,是致命打击。

医生建议他进行药物干预,但副作用会让他的天才特质消失。

权衡之下,即便医生直言“无人能凭借毅力战胜精神分裂症”,但纳什还是毅然选择与疾病共生:

沉浸于科研,不去理睬那些“人”。

真正厉害的人,都很会“带病生活”

来源:豆瓣电影

平时有陌生人前来拜访,他也会先询问学生,是否能看见对方,避免与“幻象”交谈的尴尬。

长此以往,纳什也早已习惯了那三个“人”的存在,还从哲学角度解释道:“他们是我的过去,其实每个人都被过去所缠绕。”

所以当他站到诺贝尔领奖台上时,有人发出感慨:“他是'病人',但勇气让他战胜自己,已然是医学'奇迹'。”

是啊,人无完人,得到终会伴随着失去,正如纳什不惜与“病”同在,换得在数学领域的成就那般。

对于平凡的你我而言,亦是如此。

不能改变的事,就随它去;无法绕开的问题,就与之同在。

“人生本无常,一切皆尘埃。”有时,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就是“不解决”。

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事事圆满。

允许自己不完美,即便生活有残缺,那也会成为光照进生命的裂痕。

有时,接受无能为力,比追求完美更值得。

真正厉害的人,都很会“带病生活”

真正的成熟,是懂得“带病生活”

脱口秀演员李雪琴说:“要允许北大毕业的一些人没那么大的本事。”

短短一句话,戳中无数人软肋:繁华中的各种条条框框,就像套索一样,给人空间却不得自由。

三年前的李雪琴,每天就在这般挣扎中度过。

从北大毕业,却当了不被人看好的脱口秀演员,前往纽约大学深造,又因抑郁症复发而肄业。

有人喜欢她率真坦诚,也有人骂她是以“丧”树人设博流量,网络舆论一度让她自我否定。

直至她开始接受自己的“丧”,允许自己当“废物”,那些困扰才随之而散。

很赞同一句话:“没有一种批判比自我批判更强烈,也没有一个法官比我们自己更严苛。”

问题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画地为牢。

我想,一个人懂得“带病生活”,方才是真正的成熟。以下三个方法,助你与“问题”和解。

真正厉害的人,都很会“带病生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