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她“抛夫弃女”,却被全网支持?

 新用户0184Yvoz 2023-10-18 发表于北京

大家好,这里是老长安。

昨天看到,全网第一“自驾游阿姨”苏敏的故事,要拍电影了。

据说已经立项,由女性导演执导,主演是咏梅老师,暂定名《亲爱的妈妈》。

这个故事能影视化,还是挺让人开心的,这种关于女性的真实现实需要被更多人关注和讨论。

就是这个片名吧……

很多网友对《亲爱的妈妈》这个名字很不满意,这两天一直有女生在说希望片方能改个名。

我也很希望它能改个名,毕竟苏敏当初就是为了逃离一个传统妻子、传统妈妈的身份,才勇敢开车上路的。

“她好不容易告诉别人她叫苏敏。”

时间往前推到2020年9月24日,56岁的苏敏开着自己打工买来的白色POLO车,开始了她一个人的自驾之旅。

她给自己创建了一个视频账号,“50岁阿姨自驾游”。

后来她和她的账号迅速走红,现在是最知名的一批视频博主之一。

如果你对她的事情有一些了解,你也能明白为什么网友对《亲爱的妈妈》这个片名反应这么激烈。

因为苏敏这一辈子,一直在试图逃离传统观念中女人必须要扮演的那些身份。

她一次逃离是成年之后,作为四个孩子家庭里的大姐,底下三个弟弟,她年纪轻轻就开始打工赚钱,赚的钱都交给家里补贴家用。

为了从原生家庭逃出,她唯一的心愿只剩下了“赶快嫁人”。

她觉得只要嫁了人,就能过自己的日子了。

事实证明婚姻绝对不是女人的出路,至少对苏敏来说不是,婚姻对她来说,就是从一个火坑跳进了另一个火坑。

草草结婚后,她面对的是抠门、懒散还家暴的丈夫,起初做家庭主妇,丈夫一个月只给她500块钱,还要她详细交代每一分钱花到了哪里,生怕她把钱偷偷给她娘家人。

为了有个底气,苏敏决定出去打工,几乎什么行业都干过,终于换回了一点经济上的自由。

结果这成了她丈夫和她“AA制”的借口,说是“AA制”,其实就是男方把自己的钱都攥在手里,自己享受,家里要花钱的地方基本都是苏敏来支撑。

同时苏敏还承担了家里的所有家务。

孩子也都是苏敏在照顾,甚至没有休息下喘口气的时间,她刷一会儿手机,丈夫就要骂她了。

就这样丈夫还不满意,两个人紧张的关系发展成了家暴。

我看有人写文说苏敏的丈夫“不懂爱”,心想你们倒还挺客气,这根本就不是懂不懂爱的问题,这是做不做人的问题。

对此苏敏选择的“逃离”方式,是忍气吞声。

她觉得只要避免和丈夫发生冲突,就好了。

事实又证明,这种事不可能靠忍就能变好的,何况苏敏身上还有了别的压力。

女儿结婚生子之后,她开始帮女儿带孩子,这也是中国式妈妈身上常见的人生轨迹,嫁人、伺候老公、生孩子、伺候孩子、帮孩子伺候孩子的孩子。

直到苏敏不堪重负,在和丈夫的争执中拿刀捅了自己,去医院,诊断出中度抑郁。


这让她下定决心,做了第三次“逃离”。

然后就有了她开着车“离家出走”的故事。

她看到网上其他旅游博主分享的自驾游视频,就此给自己找到了一条新的路。

外孙已经不再需要她照顾,女儿也支持她的决定,她放下了所有顾虑,开始了找回自己的旅程。

两年时间,她自驾八万多公里,跑了十几个省份。

她说她这两年,“见过的世面比过去50年还要多”。

其实重点也不在于见不见世面了,重点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做自己”的感受和自由。

她终于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刷手机就刷手机,想省钱就省钱,想花钱就花钱,想吃什么就自己做主,不再需要看人脸色,也不再需要背负那些“就该女人做的事”。

很多女孩子已经习以为常的生活,她用了五十多年才过上。

就像她自己说的,她忽然意识到她就是她自己,她不是谁的妻子或者谁的妈妈。

理解了这一些,你就理解了网友在这件事上的高度敏感,以及对任何试图把她拉入“妻子”、“妈妈”之类身份讨论的企图。

苏敏的行为不仅仅改变了她自己,同时还是很多看她视频的女性,繁重生活中的一个出口。

很多女人给她留言、评论,向往着她的勇气。也许她们不会成为苏敏,她们有她们的困境,但至少苏敏让她们看到了一种可能。

这是很多很多“传统女性”还没有意识到的可能。



虽然我不想提前去揣测《亲爱的妈妈》制作方的意图和成片的内容,但我也怕电影最后又走向“她是个好妈妈”或者“合家欢”的叙事。

苏敏当然是个好妈妈,哪怕她想出走,她还是先安顿好了全家上下。她也没有否定她身为母亲的一些价值观,比如看《82年的金智英》的时候,她就觉得当妈的是应当负起责任的,由此还觉得电影里的女主“太造作”。

她的人生和她的举动,远不是“妈妈”一个词可以概括的。

更何况她还没有得到那种能让人松口气的结局。

离家一段时间后,她又回了家,丈夫一见到她就是一连串的人身攻击。

“你还知道回来?是不是混不下去了?”

顺便不忘了和她要“过路费”,因为苏敏车子有两次过路刷ETC,不小心刷到了丈夫的账户上。

苏敏本来寄希望于他能改变,这下才意识到他是不可能改了。甚至在媒体对她丈夫的采访中,她丈夫始终都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觉得他没提离婚已经很不错了,觉得家暴只是“吵架没控制住”,“这很正常”。

于是苏敏想离婚,但因为两个人的结婚证早丢失了,丈夫不配合去补办,离不成。


她自己也退却了,觉得母亲还健在,不想因为离婚让母亲难过,她母亲比她更“传统”,认为男人只要没有“大毛病”,就不能离婚。

显然在苏敏母亲眼里,家暴也不算什么“大毛病”。

苏敏还考虑到了另一层,离婚就要分财产、分房子,万一男方再婚,女儿就继承不到多少了,而且女儿还要独力承担赡养义务,不如她继续这样下去,帮女儿多承担一些、多争取一些。



其实她女儿并不在乎这些,也希望她离婚,但也不能说苏敏的想法和顾虑是错的。

好在最近的消息是,在女儿的斡旋下,苏敏丈夫已经同意了半年后离婚。

目前还没到半年的期限,所以也不好说究竟能不能离成,我估计如果丈夫再反悔,苏敏可能还是不会离的。

换句话说,她走出了加在她身上的种种身份,但她还没有真正走出观念对她的限制,又或者说,这也是婚姻对女人的限制。

所以苏敏影响的也不只是那些和她同呼吸共命运、和她年纪相仿乃至更高龄的女性,还有现在的年轻女性。

她的经历一定程度上是对所有女人的警示:婚姻常常是不平等的,虽然在有些情况下已经有所改善,但它依然是不平等的,很多时候婚姻是一场女人的赌局,一旦赌错了,想下桌都未必下得来。

就算女人能摆脱那些陈旧的、传统的观念,也不见得能摆脱这种不平等带来的负面影响。

苏敏只是找到了一个对她而言相对比较妥当的解法,但女性追寻自我的路,还是一条很长的路。


(本文封面图来源:日剧《母亲》)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