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本人创作后宫仙侠小说《扇花录》已完结,赶紧看起来!

 真游泳的猫 2023-12-01 发表于浙江

话不多说,直接正文:

1 灵火望月

一个人长得好看,总是有便宜好占的。女孩子长得漂亮,那叫一个赏心悦目。男孩子长得俊俏,更是稀世奇珍,分外引人注目。

李鱼就是一个俊俏的男孩子。当然,按照仙林的惯例,应该称呼李鱼为美少年,而不是男孩子这种现代称呼。毕竟仙林是一个类似古华夏的世界,士农工商,秩序井然;之乎者也,所在难免。所不同的是,仙林以修玄问道为宗,移山搬海不只存在于想象,怪力乱神也不再是虚无缥缈的传说。

李鱼确实因为好看,占了不少便宜。李鱼把山里的柴火和草药拿到镇上卖,老太太们总是会多给他几个大钱。李鱼从裁缝店里拖走御寒的棉衣,老板娘总是笑呵呵递回一串铜钱,还捎上了一顶方巾。卖鱼的小妹也总是借着“鱼儿不新鲜”的由头,半卖半送地往李鱼手上塞活蹦乱跳的鲜鱼,眼波流转,若不胜情。

但长得太好看的人,难免被造化妒忌,所以他们总是会遇到麻烦事,搞不好还有杀身之祸,天不永年。红颜薄命的例子太多,看杀卫玠的故事也不少,所以李鱼老老实实呆在大山里,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十二年间,李鱼像个老僧一般,只是枯守山间小屋,竟不曾对繁华红尘动心。

只可惜,麻烦并不是想躲就能躲过去的。这一天乃是二月二十日,适逢镇上集市,李鱼回到秋鸣山山脚的时候,已是星月漫天,将整座秋鸣山笼上一层寒冷白光。

待到半山腰,李鱼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奇怪,怎么有一股血腥味?似乎中间还掺杂着一缕幽香?我在秋鸣山呆了许久,可从没闻过这样清冽的香味。”

李鱼的好奇心并不算太强,但是越往山顶前进,血腥味就越往李鱼鼻子扑来,迫得他不得不循着味道一探究竟。翻过一个山弯,往一条岔路行了数十步,依稀却见一个白衣女子躺在地上。

白色的衣服在白色的月光下,仿佛与自然融为一体,独有殷红的血色分外显眼,让人一见心惊。李鱼赶忙跑了过去,这才瞥见女子容颜,不由得一愣:“倾城佳人,举世难得,缘何来此远僻之山?”

救人要紧,李鱼伸手微微摇动女子身躯,喊道:“姑娘,醒醒!”女子默然无应,只有胸襟上鲜血被李鱼摇动,急往四下扩散,更透出骇人腥味。李鱼又将手伸向女子鼻翼,但觉得气若游丝,若即若离,显见她已是游走在生命边缘。

“不好!须得即刻施救,不然她便要香消玉殒了。”李鱼深感时间紧急,也顾不得许多,将买来的粮食货物尽数丢在地上,直接将女子抱起,急往山顶小屋奔去。

待到了小屋,李鱼急匆匆点亮油灯,将女子放在床上,又赶紧挑拣了条干净汗巾,便欲先替这女子止血。李鱼本不是拘谨之士,此刻救人要紧,更不曾为男女之防而踌躇。

但他与女子打交道乃是破题儿第一遭,除去外衣尚是轻松,那一件小衣却很是奚落了他一番。他左翻右翻,竟是不知道如何解开,不由得满头大汗,不知所措。

殷红的鲜血浑融了衣服与肌肤,触目的红色遮住了羞涩,却也难住了李鱼这不识风趣的鲁男子。“没奈何,得罪了!”李鱼叹了一口气,手上一用力,只听“哗啦”一声,竟是将女子身前小衣蛮横撕开。

软玉温香,近在咫尺,李鱼却是无暇逗留,拿着汗巾轻轻擦去。他满拟先将血液擦尽,再敷上鹿活草等草药,阻一阻流血的骇人之势,再行替女子熬制护心汤。谁知他一擦之后,才惊见一道紫黑色的伤口,血液旋即漫了开来,反是更加猖獗。

李鱼一愣,索性直接捡了一捧鹿活草敷上,却只是将鹿活草浸染得血红,于女子伤情的缓解徒然无功。他伸手再探女子鼻息,所幸尚留有一丝生气,但这气息已然微弱无比,不知还能坚持多久。

李鱼常年居住深山,对于草本颇为熟稔。他又熟读医书,虽是闭门造车,难与方家论道,但总算略通岐黄之术。只是此刻,李鱼却有一筹莫展之感:“如不及时止血,此女必不能幸免。她的伤势古怪之极,奈何我医道不精,却是无法救治。难道眼睁睁看着她死在面前不成?”

他一霎时念头百转,复又回头望了望女子如花容颜,终是下定决心:“大丈夫当仁不让!虽则'灵火望月丹’乃是稀世奇珍,更是义父唯一留给我的纪念之物,叮咛用以紧急之时。但此刻人命关天,如花生命即将枯萎,岂非正是紧急之时?”

李鱼决断已下,更不迟疑,从枕头之下取出一个小酒葫芦,轻轻揭开葫芦口,但闻清香之气扑鼻,直是沁人心脾。

饶是李鱼熟知草药,却完全分辨不出此丹成分为何。他一边想着“仙家丹药,果是不同凡响”,一边倒了杯水,然后将女子嘴巴撬开,伴着一点清水,一同灌入。

这“灵火望月丹”活死人,肉白骨,乃是操控阴阳之绝顶药丹。只一瞬间,昏黄的油灯便照见那苍白容颜恢复红润,燕光四射,竟将这破落茅屋点染得富丽堂皇。只是女子眉头紧蹙,似乎仍困于噩梦之中,那一份淡淡的哀愁,真是我见犹怜。

李鱼心头忽然一跳,竟是不敢多看,赶忙另挑一条干净的手帕,伸手往女子身前擦拭鲜血。伤口此时已停止流血,只须将先前血液抹去,便好替女子包扎伤口了。

只是这手帕颇为窄小,擦拭起来颇为不便。仓促之间,李鱼的手便难免碰上肌肤。心慌神乱间,李鱼面红耳赤,也只得暗暗替自己辩解一番:“姑娘,我只一条干净汗巾,之前已染透了血,实是不能用了,非是我故意轻薄。”

李鱼好不容易将伤口附近鲜血擦干净,却见雪光凛然,晶莹如梦,竟是千古未有之瑰丽奇景。好在李鱼乃是守诚君子,只一番静心宁虑,便已心潮平复。他将那鹿活草敷在伤口上,用手帕盖上,复找了一件素洁白衣,将伤口包扎好,然后替女子扣上了外衣。

望着仍在昏睡的女子,李鱼不由叹息一声:“我一共只两块手帕,一块落在了她身上,一块浸染鲜血,我今晚竟是没得使用了。哎,亏大了。”

李鱼一边自怨自艾,一边走到水缸旁,舀水清洗那血红的汗巾和手帕。他忽然想起撕毁女子小衣的事情,忽又展颜一笑,自言自语起来:“男子的寻常手帕用来赔偿女子的贴身小衣,说起来反是我赚了。”

身后女子默然无应,唯有浑身鲜血如同灼灼桃花,映照着李鱼的背影。那些血迹,既与伤口无涉,李鱼自然不便也不必去擦拭的。

2 见雁而起

李鱼将汗巾和手帕挂在衣架上,却听身后“嘤咛”一声,显是女子悠悠醒来。李鱼忙将目光望去,只见女子星眸张开,只一霎便将疑惑目光转为摄人寒光,牢牢锁定李鱼周身。

李鱼恐女子误会,忙解释道:“姑娘,你醒啦,我并不是坏人。”

女子霍然坐直身躯,目光如电如刀,仿佛投掷出千钧巨岩,威压万千,直欲逼出李鱼真正心意。这女子年纪瞧着不过二十多岁,与李鱼年纪仿佛,但她自苏醒之后,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立刻变为凛然不可侵的冰霜之质,令李鱼察觉到她必是大有来历。

好在李鱼问心无愧,倒是能坦然接下这问罪目光,微微一笑,试图安抚女子紧张的情绪:“姑娘,我见你晕倒在山路上,便将你救回小屋。”

女子眼中疑惑万千,脱口而出道:“你毫无修为,竟能解得紫蝎邪毒?”话一出口,她似是晓得自身失态,惊鸿一闪,已站在李鱼身前,微微欠身:“多谢阁下相救之恩,本尊铭感五内。这便告辞了。”

她竟是说走说走,毫不留恋,反让李鱼吃了一惊。李鱼忙出声阻拦道:“姑娘你重伤未愈,虽是敷了鹿活草,仍宜多加修养。何况夜重风寒,好歹挨到天明,又何必急于一时?”

女子嘴唇微动,娇燕容颜忽地闪过一抹红云,仿佛白茫茫雪地里开出一朵红梅,真是美若天仙,不可方物。

饶是李鱼多年来心静如水,也不禁心旌摇荡,暗道:“好一个绝世人物,最是凛然中一点羞涩,如万树梨花忽然绽放,真叫人神魂颠倒!嗯,她必已想到是我替她包扎伤口,也亏她灵心通透,有意避而不谈,倒省下一番尴尬。”

好在他本非慕色之徒,旋即目光澄净,心怀坦荡以答:“姑娘不必顾虑。这茅屋共有两间居室,我会去隔壁房间睡下,绝无瓜田李下之忧。”

女子早已将红云隐去,面上一片冷肃,但语气却不自觉温柔了几分:“多谢你。但本尊之所以立刻要走,却是恐怕牵累于你。若教那些人追杀上来,你全无修为,或有池鱼之厄,那本尊便是百身莫赎了。”

李鱼听罢,不由点头道:“不错,不错。我知姑娘非是凡人,既决意离去,必有全身之道。如此,我便不挽留了。但愿姑娘从此平安。”

女子早见此居室之中书架罗列,又见李鱼文人打扮,只道他是迂阔书生,不料他决断异常,竟不问她与谁人结仇,不由更高看了他一眼:“那本尊便告辞了。”说罢,手指微动,远远打开房门,身形只一闪,已是来到了小屋之外。

李鱼见她翩若惊鸿,知道是剑仙一流人物,心湖之中不由泛起一点波澜:“我在秋鸣山十二年,不意竟然得遇仙人。若是义父回返,我总算有一件异事与他说道。”心念及此,他突地想起当时手指上的软腻,心神一霎恍惚,竟是鬼使神差喊道:“姑娘既不问我名姓,也未曾留下芳名,所谓铭感五内,未免太敷衍了!”

只听女子清冷的声音远远传来:“本尊乃是摘星楼上官雁。”

李鱼那一句本是玩笑之语,非是挟恩图报,亦不是真在意女子姓名。但这“上官雁”三字甫一入耳,李鱼浑身一震,脸色亦是大变,急匆匆冲出小屋,却是仙踪渺然,不免急切大喊:“姑娘,姑娘回来!你可真是上官雁吗?”

李鱼喊到第三声姑娘之时,忽见上官雁已然站在眼前,当真惊喜交加,连忙发问:“上官姑娘,你芳名是谁家新燕啄春泥之燕还是万里云罗一雁飞之雁?”

上官雁撞见李鱼紧张神色,不由一怔:“他怎会如此失态?若是仙林中人,多少应听过我的姓名。但若不知我的来历,他又为何这般在意我的姓名?是了,此人既能破解紫蝎邪毒,或许别有见解,不妨一听。但目下情况紧急,实非攀谈之机……”于是催促道:“哪来这酸腐气,就是大雁的雁了。你叫本尊回来,究竟所为何事?”

李鱼面色再度一变,等待了十二年的事情终究到了眼前,不知是激动还是惶惑,又或是数千个夜晚纳闷在心的终得解脱,不住喃喃自语道:“依山而居,见雁而起。依山而居,见雁而起!”

自有印象开始,李鱼一直随着义父在山水之间辗转,直到八岁那年,义父找到了秋鸣山。义父道:“依山而居,便是此处。”又三年之后,义父离开之时,郑重嘱咐:“鱼儿,义父走后,你务必守在此山,不可踏出云来镇一步。除非见雁而起,那才是你出山之时。”

当年的小李鱼纳闷不解,想要追随义父而去,却被义父拦下。义父只留下一句“天机不可泄露,义父是为了你好”,便飘然而去。

这么多年,李鱼一直猜不透义父的用意,可李鱼明白义父学究天人,必有所指。义父对他恩重如山,义父吩咐的事,他赴汤蹈火,亦所不辞,何况只是闲居秋鸣山而已!

奈何云来镇地处西鄙,秋鸣山亦是僻远山林,十二年间李鱼竟从未望见一只大雁飞过。询问镇上居民,所得到的亦是茫然以应,全不知大雁为何物。

久而久之,李鱼渐渐放弃了离开秋鸣山的念想,只打算书卷为伴,逍遥终老,没想到今夜却遇到了上官雁。

“难道真的有天命吗?义父让我耐心等候,果然让我等到了。但遵循天命,真的是好事情吗?”这一瞬间,李鱼脑海中浮过万千念头,终是在心中做了决定:“上天既生了我李鱼,总该做点事情出来,不然未免对不起老天爷一番美意。”

上官雁见李鱼自说自话,反复念叨着“见雁而起”这四个字,疑惑问道:“你……”却听李鱼郑重其事道:“上官姑娘,既然你说念着我的恩情,那我有个不情之请。我想和你一起。”

上官雁更是莫名其妙,完全摸不清李鱼路数,反问道:“一起?去哪里?”

李鱼见她冰冷神情下掩藏着一丝慌乱,不由笑道:“反正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是跟定你了。”

“不行!”

上官雁这两个字才出口,忽听半空中传来桀桀笑声:“霜月仙子原来躲在了这里,真叫咱哥俩好找!”

3 渊渟岳峙

上官雁秀眉微皱,暗道:“来得好快!”同时喝令李鱼道:“你且躲进屋中,或可逃过一劫。”

半空里却传来另一道阴恻恻邪笑:“摘星楼秘法果然玄奇,中了罗刹大人紫蝎邪毒,仙子竟还能站立自如,真叫我邪流星佩服不已。”

“哈,霜月仙子这一番挣扎,反倒便宜了咱哥俩。天下男人都知道,能哭能怒,自然比全无知觉更有味道。有幸品尝八大仙子中霜月仙子的啼哭,却是咱哥俩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呢。不对,是十八辈子,是八百辈子,桀桀桀!”

李鱼听这两人声音邪氛肆意,语涉亵荡,便知不是善类,心中不免为上官雁担心。抬望眼间,却见两道紫色气劲张狂落地,其中一人身形瘦如竹竿,獐头鼠目,眼神先瞟到了李鱼身上;另一人则嘴角裂开,双目赤红,直盯着上官雁。

“鼠辈敢尔!”上官雁一声暴喝,人如惊鸿翩飞,手中陡然化现怜月神剑,一招“胡天八月即飞雪”,卷起雪花万千,怒放寒气森然,瞬将“邪海双煞”邪归海与邪流星两人气机锁定。

邪流星早将目光从李鱼身上收回,阴恻恻叹息道:“霜月仙子眼里,邪海双煞自然只能是鼠辈。不过高傲的凤凰一落地,却也只得任凭鼠辈一亲芳泽。到了那时,仙子怕是连鼠辈都不如了。”

在邪流星叹息之时,一旁邪归海掌纳邪气,一招“万邪出海”,放出漫天妖魂,如哭如笑,邪意肆虐,竟是将万千雪影消弭于瞬间。

“桀桀,便让我邪归海拔得头筹吧。”邪归海得意狂笑,急不可耐的身形与口水一齐窜起,双掌不怀好意,竟是直往上官雁身前抓去。

“愁云惨淡万里凝!”上官雁剑势一变,怜月神剑幻出浓愁密雾,霎时将上官雁身形笼罩。同时上官雁剑转“雪上空留马行处”,刹那间移形换位,再接“火迸金星上九天”,剑气瞬由冰冷寒气变为炙热火焰,火光崩裂,如同火蛇吐信,狂袭邪归海面门。

邪归海志得意满的双掌扑空,方在愣神间,忽觉眼前光芒耀目,紧接着脸上剧痛钻心,竟是神魂一滞,不由跌落尘埃,惨呼出声。

邪流星不意上官雁强弩之末,犹能有如此神威,赶忙扑到邪归海身边检视伤情。待见到邪归海只是面皮烧焦,神魂未有大碍,反是松了一口气:“侥幸,侥幸,多亏阎君、罗刹、孟婆三位大人联合出手,耗尽了上官雁真元,否则焉有咱哥俩今日的福分!”

李鱼眼见上官雁剑光如虹,转眼间便将邪贼击落,自是欢喜不尽。但他随即便见到邪归海再度窜起,狂扑上官雁而去,不觉心头一惊,暗忖道:“糟糕,上官姑娘受伤太重,已是力有未逮,只怕要被这两个贼子所欺。若非我先前大喊大叫,这两个贼子也不会如此快就找到她的踪迹……”

上官雁怜月神剑快速挥荡,转眼敌住了邪归海气急败坏的三十招,但她的喘气之声却越来越沉重了。要知灵火望月丹虽将上官雁所中剧毒拔除,但上官雁内伤未愈,真元接近一空,超迈横绝的“星月剑法”威力百不存一,实是难与这邪海双煞抗衡。

望见目光邪肆的邪归海,上官雁只觉浑身冰冷,竟是泛起前所未有的忧惧之情,暗道:“邪流星一旁掠阵,已然封锁了我的去路,便连败逃也没有机会了。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上官雁清白之躯,绝不教这些腌臜东西玷染半分。”

邪归海纵横仙林多年,并非徒有虚名之辈。他先前虽因急切大意而受了上官雁一剑,但凝神守心之下,狂暴掌风便牢牢将剑风困住。只是邪归海警惕先前鲁莽,犹怕上官雁留有后手,不敢急躁进攻,不然早将上官雁拿下了。

但此刻邪归海见到上官雁脸色变幻,剑招上更现出一点明显破绽,不由大喜狂笑:“桀桀,霜月仙子,给我躺下吧!”话声未落,邪掌推出千钧之力,将上官雁轻易击落云端,只听“砰”的一声,溅起山巅沙土无数。

预知后事如何,请去“起点读书”app阅读,古典仙侠,古香古色!

也可以连接下面的链接,直接阅读。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