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蔡襄《寒蝉赋》高清释文1.0版

 李叔狠生气 2023-12-04 发表于河南
蔡襄《寒蝉赋》又名《书晋陆云寒蝉赋》小楷,纸本,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本幅纵28.8厘米、横71厘米,来源:宋四家书卷。《寒蝉赋》相传是西晋文学家陆云的辞赋作品。
1333年的进士、元人宇文公谅在跋中说:“观其大似褚河南书法。先朝评书苏子瞻、蔡君谟、黄鲁直、米元章为'四大家’,并弛海内。”这里的宋四家有名有姓,并且第一次出现了顺序:苏、蔡、黄、米。

古道甄选

【原文】

昔人称鸡有五德,而作者赋焉。至于寒蝉,才齐其美,独未之思,而莫斯述。夫头上有,则其文也。含气饮露,则其清也;黍稷不享,则其廉也。处不巢居,则其俭也;应候守常,则其信也;加以冠冕,取其容也。君子则其操,可以事君,可以立身,岂非至德之虫哉?且攀木寒鸣,贫士所叹,余昔侨处,切有感焉,兴赋云尔。伊寒蝉之感运,嘉时以游征。含二仪之和气,禀乾元之清灵。体贞粹之淑质,吐争营之哀声。希庆云以优游,遁太阴以自宁。于是灵丘幽峻,长林参差。爰蝉集止,轻羽涉池。清澈微激,德音孔嘉。承南风以轩景,附高松之二华。黍稷惟馨而匪享,竦身希阳乎灵和。唳乎其音,翩乎其翔。容丽蜩螗,声美宫商。飘如飞焱之遗惊风,眇如轻云之丽太阳。华灵凤之羽仪,睹皇都乎上京。跨天路于万里,岂苍蝇之寻常?尔乃振修?以表首,舒轻翅以迅翰。朝华之坠露,含烟熅以夕飧。望北林以鸾飞,集樛木而龙蟠。彰渊信于严时,禀清诚乎自然。翩眇微妙,绵蛮其形。翔林附木,一枝不盈。岂黄鸟之敢希?唯鸿毛其犹轻。凭绿叶之馀光,哀秋华之方零。思凤居以翘竦,仰伫立而哀鸣。若夫岁聿云暮,上天其凉。感运悲声,贫士含伤。或歌我行永久,或哀之子无裳。原思叹于蓬室,孤竹吟于首阳。不衔草以秽身,不勤身以营巢。志高于鸣鸠,节妙乎鸱鸮。附枯枝以永处,倚峻林之迥条。惟雨雪之霏霏,哀北风之飘飚。既乃雕以金采,图我嘉容。珍景曜烂,暐晔华丰。奇侔黼黻,艳比衮龙。清和明洁,群动希踪。尔乃缀以玄冕,增成首饰。缨蕤翩纷,九流容翼。映华虫于朱衮,表馨香乎明德。于是公侯常伯,乃身披紫,手执龙渊。俯鸣佩玉,仰抚貂蝉。于黄庐之多士,光帝皇之待人。腾仪像于云闼,望景曜乎通天。迈休声之五德,岂鸣鸡之独珍?聊振思于翰藻,阐令问以长存。于是贫居之士,尔相与而俱叹曰:寒蝉哀鸣,其声也悲。四时云暮,临河徘徊。感北门之忧殷,叹卒岁之无衣。望泰清之巍峨,思希光而无阶。简嘉踪于皇心,冠神景乎紫微。咏清风以慷慨,发哀歌以慰怀。

::(ruí)古时帽带打结后下垂的部分像缨饰的下垂物;
::黍稷(shǔ jì)黍和稷。为古代主要农作物。亦泛指五谷。《诗·王风·黍离》:“彼黍离离,彼稷之苗。”后因以“黍稷”为感叹古今兴亡之典;
::(yà)迎接;
::匪享(fěi xiǎng)不贪图享乐;
::(yì)舀拉;
::烟熅(yān yūn)一般指氤氲(yīn yūn),也作“烟煴”“絪缊”,指湿热飘荡的云气,烟云弥漫的样子。也有“充满”的意思。形容烟或云气浓郁;
::翘竦qiáo sǒng)挺然直立;高昂;
::鸱鸮(chī xiāo)是鸮形目鸱鸮科鸟类,俗称猫头鹰;
::缨蕤yīng ruí)冠上饰物。亦借指文人士大夫;
::(fú)古代礼服上绣的青黑相间的花纹;
::(kuì)叹息;
::巍峨wēi é)形容山或建筑物的高峻。巍峨是高大壮观,雄伟矗立的样子;

  释文 · 欢迎纠正  

昔人称鸡有五德,而作者赋焉。至于寒蝉,才齐其美,独未之思,而莫斯述。

过去有人称赞鸡有五种德行,于是写了一篇赋。至于寒蝉,才能和鸡齐美,而我还没有思考过,现在就接着它来述说。

夫头上有緌,则其文也。含气饮露,则其清也;黍稷不享,则其廉也。处不巢居,则其俭也;应候守常,则其信也;加以冠冕,取其容也。

蝉头上有触须,这就是它的文采。含气饮露,这是蝉的清高;不食黍稷,这是蝉的廉洁;不住在鸟巢中,这是蝉的节俭;应时而守节,这是蝉的信用;加以冠冕,这是蝉的尊荣。

君子则其操,可以事君,可以立身,岂非至德之虫哉?且攀木寒鸣,贫士所叹,余昔侨处,切有感焉,兴赋云尔。

君子们应当学习蝉的操守,可以事奉君王,可以立身处世,这难道不是具有高尚品德的昆虫吗?而且蝉在攀爬树木时发声鸣叫,贫穷的人们常常感叹,我过去客居他乡,深有感触,因此兴起作赋的念头。

伊寒蝉之感运,迓嘉时以游征。含二仪之和气,禀乾元之清灵。体贞粹之淑质,吐争营之哀声。希庆云以优游,遁太阴以自宁。

寒蝉顺应时运,迎接美好的时光进行游历。它蕴含了天地二仪的和谐之气,秉承了乾坤元气的清灵。拥有贞粹纯正的淑女气质,又吐出哀怨之声。它希望像庆云般悠游自在,避开阴暗以寻求安宁。

于是灵丘幽峻,长林参差。爰蝉集止,轻羽涉池。清澈微激,德音孔嘉。承南风以轩景,附高松之二华。黍稷惟馨而匪享,竦身希阳乎灵和。

于是来到灵丘,感受这里的幽深峻峭,参差错落的林木环绕。寒蝉聚集栖息,轻盈的翅膀掠过池水。清澈透明的水波微动,发出美好的声音。它承受南风而使身影显现,依附高耸的松树而成为美景。虽然黍稷飘香却不是为了享乐,而是为了在灵和之风中高洁自身。

唳乎其音,翩乎其翔。容丽蜩螗,声美宫商。飘如飞焱之遗惊风,眇如轻云之丽太阳。华灵凤之羽仪,睹皇都乎上京。跨天路于万里,岂苍蝇之寻常?

寒蝉的鸣声激越而清脆,翩翩起舞,容姿美丽如夏蝉。其声音和谐动听,如美妙的宫商之音。其飞舞飘逸如飞动的火焰所遗留的惊风,又如轻云在太阳边飘荡。寒蝉有着华美的身姿和灵动的凤羽之仪,使它在上京的皇都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它跨越万里,凭借天路翱翔,绝非寻常的苍蝇所能比拟。

尔乃振修?以表首,舒轻翅以迅翰。挹朝华之坠露,含烟熅以夕飧。望北林以鸾飞,集樛木而龙蟠。彰渊信于严时,禀清诚乎自然。翩眇微妙,绵蛮其形。翔林附木,一枝不盈。岂黄鸟之敢希?

于是寒蝉振动着修长的身躯,以头为先,舒展轻盈的翅膀疾速飞腾。它啜饮着早晨的露珠,沐浴着傍晚的烟雾,像一团龙烟云气般在树林中翱翔。它在严寒的季节表现出深沉的信念,秉承着清纯真诚的本性。它的身姿翩然若惊鸿,细微妙曼,绵延不断。在林中飞翔时依附于树木,只需一枝便已盈满。岂止是黄鸟所能企及?

唯鸿毛其犹轻。凭绿叶之馀光,哀秋华之方零。思凤居以翘竦,仰伫立而哀鸣。若夫岁聿云暮,上天其凉。感运悲声,贫士含伤。或歌我行永久,或哀之子无裳。原思叹于蓬室,孤竹吟于首阳。

只有鸿毛那般的轻盈。它凭借着绿叶的余光,哀悼秋天的花开始凋零。它翘首仰望,哀鸣着思念凤鸟的居所。岁月匆匆流逝,时序更迭,上天降下凉意。寒蝉的悲鸣感染着人们,使贫寒的人们心中充满忧伤。有人歌唱我行将久远,有人哀叹自己没有衣裳。原思在蓬草房中叹息,孤竹在首阳山低吟。

不衔草以秽身,不勤身以营巢。志高于鸣鸠,节妙乎鸱鸮。附枯枝以永处,倚峻林之迥条。惟雨雪之霏霏,哀北风之飘飚。既乃雕以金采,图我嘉容。珍景曜烂,暐晔华丰。奇侔黼黻,艳比衮龙。清和明洁,群动希踪。

它并不衔草污秽自身,也不勤劳身体去营筑巢穴。它的志向高远胜过斑鸠,节操奇妙可比猫头鹰。它附着在枯枝上永处安身,依靠高耸的树林枝条遥远。在雨雪霏霏的日子里,它悲哀地承受着北风的狂飙。随后用精美的金彩雕琢绘饰,绘制出我美好的身姿。那奇妙的景色绚烂夺目,光华照人、丰富饱满。其奇特之处可比拟于古代的黼黻之纹,其艳丽之处又胜过皇家的衮龙之衣。它保持清纯明洁之身,常常处于群动之中而超然物外。

尔乃缀以玄冕,增成首饰。缨蕤翩纷,九流容翼。映华虫于朱衮,表馨香乎明德。于是公侯常伯,乃身披紫黻,手执龙渊。俯鸣佩玉,仰抚貂蝉。于黄庐之多士,光帝皇之待人。腾仪像于云闼,望景曜乎通天。迈休声之五德,岂鸣鸡之独珍?

于是寒蝉佩戴着黑色的礼帽,增添了首饰。它的缨带翩翩飘动,如九条流云般的翅膀。在红色的礼服上映衬着华丽的虫纹,彰显出明德的馨香。于是公侯常伯们,身披紫色礼服,手执龙渊宝剑。低头鸣响着玉佩,仰头抚摸着貂蝉。在黄庐的大殿之上,众多士人聚集,帝皇的光辉照耀着他们。寒蝉在云门之上展示着仪仗,仰望通天之路,闪耀着璀璨的光芒。它以五德之音迈向美好的声名,岂止是报时的鸡所独享的珍宝?

聊振思于翰藻,阐令问以长存。于是贫居之士,喟尔相与而俱叹曰:寒蝉哀鸣,其声也悲。四时云暮,临河徘徊。

于是贫寒之士,感叹地相互说道:“寒蝉哀鸣,其声也悲。时序云暮,临河徘徊。”他们叹息着,一起发出深长的叹息。他们的思绪被激发于优美的文采之中,阐明了美好的声名以长久留存。

感北门之忧殷,叹卒岁之无衣。望泰清之巍峨,思希光而无阶。简嘉踪于皇心,冠神景乎紫微。咏清风以慷慨,发哀歌以慰怀。

他们感慨北门之忧虑,叹息岁末之无衣。仰望泰清之巍峨,思考希光而无阶。他们简朴而善良,怀揣着皇心。他们高冠神景,紫微高照。他们慷慨地吟唱清风,发出哀歌以慰怀。

古道甄选

《寒蝉赋》

蔡襄 / 小楷

后附全卷

图片

【1】寒蝉赋并序;昔人称鸡有五德,而作者赋焉。至于寒蝉,才齐其美,独未之思,而莫斯述。夫头上有緌,则其文也。含气饮露,则其清也;黍稷不享,则其廉也。处不巢居,则其俭也;应候守常,则其信也;加以冠冕,取其容也。君子则其操,可以事君,可以立身,岂非至德之虫哉?且攀木寒鸣,贫士所叹,余昔侨处,切有感焉,兴赋云尔。

图片

【2】伊寒蝉之感运,迓嘉时以游征。含二仪之和气,禀乾元之清灵。体贞粹之淑质,吐争营之哀声。希庆云以优游,遁太阴以自宁。于是灵丘幽峻,长林参差。爰蝉集止,轻羽涉池。清澈微激,德音孔嘉。承南风以轩景,附高松之二华。黍稷惟馨而匪享,竦身希阳乎灵和。唳乎其音,翩乎其翔。容丽蜩螗,声美宫商。飘如飞焱之遗惊风,眇如轻云之丽太

图片

【3】阳。华灵凤之羽仪,睹皇都乎上京。跨天路于万里,岂苍蝇之寻常?尔乃振修?以表首,舒轻翅以迅翰。挹朝华之坠露,含烟熅以夕飧。望北林以鸾飞,集樛木而龙蟠。彰渊信于严时,禀清诚乎自然。翩眇微妙,绵蛮其形。翔林附木,一枝不盈。岂黄鸟之敢希?唯鸿毛其犹轻。凭绿叶之馀光,哀秋华

图片

【4】之方零。思凤居以翘竦,仰伫立而哀鸣。若夫岁聿云暮,上天其凉。感运悲声,贫士含伤。或歌我行永久,或哀之子无裳。原思叹于蓬室,孤竹吟于首阳。不衔草以秽身,不勤身以营巢。志高于鸣鸠,节妙乎鸱鸮。附枯枝以永处,倚峻林之迥条。惟雨雪之霏霏,哀北风之飘飚。既乃雕以金采,图我嘉容。珍景曜烂,暐晔华丰。奇侔黼黻,艳比衮龙。清和明洁,群动希

图片

【5】踪。尔乃缀以玄冕,增成首饰。缨蕤翩纷,九流容翼。映华虫于朱衮,表馨香乎明德。于是公侯常伯,乃身披紫黻,手执龙渊。俯鸣佩玉,仰抚貂蝉。于黄庐之多士,光帝皇之待人。腾仪像于云闼,望景曜乎通天。迈休声之五德,岂鸣鸡之独珍?聊振思于翰藻,阐令问以长存。于是贫居之士,喟尔相与而俱叹曰:寒蝉哀鸣,其声也悲。四时云暮,临河裵

图片

【6】{独珍?聊振思于翰藻,阐令问以长存。于是贫居之士,喟尔相与而俱叹曰:寒蝉哀鸣,其声也悲。四时云暮,临河} 徘徊。感北门之忧殷,叹卒岁之无衣。望泰清之巍峨,思希光而无阶。简嘉踪于皇心,冠神景乎紫微。咏清风以慷慨,发哀歌以慰怀。(蔡襄书)

图片

【7】{题跋右蔡君谟书寒蝉赋真迹。观其大似褚河南笔法,乃御府收藏之物也。先朝评书者,称苏子瞻蔡君谟黄鲁直米元章为四大家,并驰海内。纵横于夷岛之间,只字片楮而不易得。今阅此帖,楷法咸精,殆高驾三公而优入于神,诚翰墨中之至宝也。京兆宇文公谅。

《寒蝉赋》

蔡襄 / 全卷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