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铣提出夺回河套之议,嘉靖帝准备施行,却因严嵩一己私欲而废置。曾铣大怒,直接向嘉靖皇帝告状,嘉靖下谕谴责诸巡抚。嘉靖皇帝性格猜忌,最忌讳大臣擅政,这使得他认为自己很可能是受到夏言奏疏的影响,原先作出的赞同收回河套的决定并不是出自自身的意愿。本来嘉靖皇帝并没有诛杀曾铣之意,但是严嵩为了彻底除掉夏言,便再次疏奏:曾铣曾密令其子曾淳联系夏言的妻弟苏纲,通过他买通夏言,两人合谋促成了原先的收回河套的提议。
到了嘉靖二十四年,张璧病逝,内阁就只剩下严嵩一个人。因为感觉严嵩有些事做的太过分了,也为了平衡内阁势力,嘉靖感觉有必要敲打一下他。陆炳则是嘉靖奶兄弟(陆炳的妈是嘉靖的奶妈),和皇帝从小玩到大的。嘉靖二十六年十一月,曾铣会同三边巡抚巡按疏陈“边务十八事”,第一件便是恢复河套。于是,嘉靖二十七年(1549年)正月,兵部尚书王以旂等奉诏会议复河套事,商议提出具体步骤(如调集兵马、筹措钱粮诸项,呈请御批)。
内阁首辅倡议收复失地,兵部侍郎也是这个意见,皇帝却杀了二人。嘉靖二十六年八月,曾铣再上《重论复河套疏》说:“中国不患无兵,而患不练兵。复套之费,不过宣大一年之费。敌之所以侵轶无忌者,为其视中原之无人也。”按理说,嘉靖帝会再次力挺曾铣,支持他收复河套的主张。”意思是说,当初皇帝不反对出兵河套的时候,严嵩也没什么意见,现在皇帝反对了,严嵩就把责任全推给我了。
三百年间,最强锦衣卫 锦绣人文地理 在这里,遇见中国风情 75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自从亲生母亲蒋太后驾崩之后,身为孝子的嘉靖皇帝,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样将生父兴献皇帝与生母蒋太后合葬于地下。救回嘉靖皇帝后不久,这名锦衣卫被提升为锦衣卫都指挥同知,掌本卫事,成了名副其实的锦衣卫“一哥”。除了陆氏父子,兴王府的旧人王佐、陈寅等也颇受信任,并先后出任锦衣卫都指挥使,其子孙也都在锦衣卫中供职。
名相夏言是怎么被严嵩害死的?他毅然决然地上书,请求皇帝支持他征伐河套,并且保证三年内一定可以克服河套。不甘心束手就擒的夏言上了最后一道鸣冤折:“仇鸾被关在牢房里面,陛下刚下诏他就知道,而且还知道严嵩的奏折内容,这不蹊跷吗?严嵩和陆炳等人想要谋害我,这是他们的计谋啊!我的命快要被严嵩夺走了,只有您才能救我啊!”在气头上的嘉靖根本听不进去,也不管群臣对夏言的营救,当年十月,将夏言斩首示众。
夏言:一个敢于利用皇帝的首辅,下场比严嵩还惨,最终被公开处决。夏言知道自己误打误撞恰好合了皇帝的心意,而嘉靖皇帝的褒奖便是在暗示他更进一步提出“分设二郊”的奏议,以为自己代言。嘉靖皇帝2、得权后骄横无礼,与嘉靖皇帝唱反调,逐渐失去信任。嘉靖十八年(1539),嘉靖皇帝带着夏言与严嵩一同回湖广承天府拜谒安葬其父母的显陵。这时严嵩看穿了嘉靖皇帝的心思。嘉靖二十七年正月,嘉靖皇帝勒令夏言以礼部尚书致仕。
张居正怒了!张居正请假了,30岁的张居正也还只是个七品芝麻大点官,30岁的张居正还是个标准的愤青!但是,当一纸调令到达到张居正手中的时候,张居正明白了,自己虽已是合格的政治家,但绝谈不上优秀,因为,他的新职位是“右春坊右渝德兼国子监司业”深谋远虑的徐阶推荐张居正为裕王朱载垕的侍讲侍读。40岁的张居正虽说还只是个从五品的小官,但是,他有了裕王这个潜力股并掌握了很多将来可能进入官场的人,为张居正打开了人脉。
如果说海瑞的挫败是因为他为人过于执拗的话,那下面这位就更冤枉了,他就是同一时期的张居正,张居正是嘉靖二十六年(公元1547年)的进士,由于表现太过出彩,他又被授予授庶吉士的名号,张居正字词踏足官场,开始了他长达30年的政治生涯。张居正刚进入官场的时候,正是严嵩和夏言为争夺内阁首辅之位而斗得水深火热的时候,张居正啥也没管,安安生生地做自己的本职工作,在老上级徐阶的帮助下一点点儿熟悉内阁事务,逐渐站稳脚跟。
于是,严嵩尽改前说,完全顺从皇帝的意思,为世宗的生父献皇帝祔太庙配享安排了隆重的礼仪,并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在祭祀礼毕后,写了《庆云颂》和《大礼告成颂》,文笔绝佳,很得皇帝赏识。当初,夏言与严嵩都是因青词得幸,这时夏言已年迈倦怠,青词稿大多都是让他的幕客撰写,自己也不再审阅,甚至有很多青词都是原来曾经进献过的,世宗非常生气,动辄就把他进献的青词丢弃到地上,而皇帝身边的人没有谁将此情形透露给夏言。
由于王莽的关顾,王根在病床上推荐了王莽,绥和元年(前8),成帝提拔王莽担任大司马一职,顶替王根辅佐朝政。另一方面,神家皇帝逐渐长大,对于“威柄震主“的张居正日益不满起来,嫌张居正把自己管得太牢,使自己不能自由地行使权力。张居正活着的时候,他不敢怎么样,现在张居正死了,他就谁也不怕了。在张居正死后,司礼太监张诚、张鲸在神宗面前死命攻击张居正的主要支持者大太监冯保,随即冯保被逮捕,家产被查抄。
一次,嘉靖帝拜谒显陵,完了以后严嵩请他再加拜谒,而夏却请求嘉靖启程回京,结果使嘉靖很不高兴。不久,昭圣太后驾崩,嘉靖帝下诏问太子服丧时应穿的服制,夏言回报的奏章上不慎出现了错别字,嘉靖帝十分生气,再次命令夏言以少保、尚书、大学士的身份退休。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春,夏言做一品官满九年,嘉靖帝派太监赐银币、宝钞、羊酒、内馔。至嘉靖二十四年,嘉靖帝发现严嵩贪婪放肆,于是重新召回夏言。
风雨张居正4 直面奸相严嵩。张居正进名的政治斗入官场之后,到他掌权之前总共经历过四场明代历史上著争,分别是“夏言和严嵩的斗争”、“严嵩跟徐阶的斗争”、“徐阶跟高拱的斗争”,还是一场就是“高拱跟张居正的斗争”。说能决定夏言和严嵩命运的人是嘉靖皇帝。现在的首辅大臣夏言可是在嘉靖皇帝最孤独的时候帮助过嘉靖,因此深受嘉靖皇帝的信任,并且是当朝权力最大的首辅大臣,扳倒夏言又谈何容易。严嵩就投其所好。
嘉靖皇帝和明朝最著名的奸臣严嵩!前文说过,嘉靖皇帝醉心于道教,经常搞那些向上天祈福的道教仪式,这些仪式都要用到青词,而严嵩写的青词令嘉靖皇帝非常满意,一时之间,严嵩成了嘉靖皇帝的身边红人。送绿帽子的事情并不是嘉靖皇帝耍了流氓,征用了夏言、严嵩等人的老婆们,而是信奉道教的嘉靖皇帝他自己很喜欢戴一种帽子——香叶冠,嘉靖皇帝推己及人,把自己喜欢的帽子赠送给重臣们每人一顶。
严嵩【搜搜百科】严嵩文笔颇佳,所作青词无不合乎世宗之意,嘉靖十八年(1539)正月,皇帝举行“尊天重典”,礼部尚书严嵩尽职尽责,作青词颂德,被特加太子太保。严嵩在重返仕途的十多年里,一直担任没有什么实权的官职,夏言与他是江西同乡,严嵩对夏言曲意奉承,得到夏言的信任,多次为他引荐。严嵩柄政时,朝野上下流传着“大丞相”、“小丞相”的称呼,“大丞相”指的是严嵩,“小丞相”指的就是严嵩独子——严世蕃。
明朝第一大奸臣严嵩真有《明史》描述的那么奸吗。王世贞为救父亲性命,与弟弟王世懋每天在严嵩门外跪求严嵩出手帮忙,以得宽免。王世贞的《嘉靖以来首辅传》影响力巨大,《明史.严嵩传》就沿袭了王世贞所作《嘉靖以来首辅传》中的《严嵩传》旧文。大家都认为,夏言、张经、李天宠、杨继盛等人是忠良,他们被严嵩害死了,那严嵩当然就是大奸臣了。四、诬陷严嵩贪污。严嵩当权,徐阶为了讨好严嵩,把自己的孙女嫁给严嵩的孙子做妾。
他对严嵩道:“我这儿有个上句,你来对个下句—画扇画鱼,鱼跃浪,扇动鱼游。”严嵩听了,就开始动脑子,工夫不大,他对曹县令道:“大人,我对出来了——绣鞋绣风,风穿衣,鞋行凤舞。小严嵩确实才思敏捷,想象丰富,对仗工整,众人都夸严嵩大了一定了不得。丁汝夔向严嵩求救,严嵩害怕他供出自己,便假言假语地对他说:“有我在,你一定死不了的。”世宗杀丁汝夔的决心已定,直到临刑时,丁汝夔才知道被严嵩出卖了,大声叫道嵩害了我啊!
于是嘉靖果断准了!嘉靖二十四年,嘉靖发现严嵩这家伙太贪婪,而夏言又太可怜了,所以就把夏言给召回来了。第一,严嵩收买了嘉靖身边的一堆宦官,让这些人在嘉靖耳边一直夸赞严嵩,同时贬低夏言。每当夏言写的青词,得不到嘉靖的赏识时,严嵩就非常努力地写好青词,从而获得嘉靖的青睐。可嘉靖却不愿意这个时候收复河套,所以严嵩找准机会,果断上书反对收复河套。第一,严嵩让人散布流言,说夏言在回家途中,一直埋怨嘉靖皇帝。
大明王朝:那个硬扛严嵩,被嘉靖皇帝活活打死的惠州人。严嵩父子整人的手段都很高明,就是利用嘉靖皇帝。嘉靖二十年,车邦佑为京城五城御史,他总结之前同乡曾守约曾告发郭勋,反遭诬告报复的经验教训,先行在京城明察暗访,“核京城内外诸勋戚店舍,详列以闻,”,掌握了郭勋一些确切证据,然后把材料做扎实了,再发动其他一些清流,交相弹劾郭勋,嘉靖皇帝虽想再次宽释郭勋,也找不到说得过去的藉口,郭勋最后死于狱中。
张居正为何会跟‘渣男’徐阶联手对付‘好男人’严嵩。严嵩的无耻同样也激怒了张居正,他终于认清了这个‘好男人’的真正面孔,于是他心中有了对付严嵩的念头。当时严嵩备受嘉靖皇帝宠爱和信任,依附于严嵩的‘严党’更是遍布朝廷内外,这个时候跟严嵩作对当真是十死无生。杨继盛和沈炼上书揭露严嵩后,严嵩不顾一把年纪马上就跪在嘉靖皇帝身边哭诉自己受了委屈,随后杨继盛和沈炼就被嘉靖皇帝下令关入监狱。
嘉靖要求发兵抵抗,并命令兵部尚书丁汝夔组织兵力反击,丁汝夔混迹官场多年,且现在是严嵩的天下,如此重大军事行动当然经过严首辅的首肯。在严嵩的授意下,丁汝夔严格执行了,再此之前,严嵩曾拍着肚皮对丁汝夔保证:“放心,有我在,肯定万无一失!”严嵩随即把屎盔子扣在丁汝夔头上,结局是“坐汝夔守备不设,即日斩于市,枭其首,妻流三千里,子戍铁岭。汝夔临刑,始悔为嵩所卖。”
当时朝中兴起道教,嘉靖帝沉迷道教,不问朝事,夏言曾多次上书反对嘉靖帝沉迷道教,嘉靖帝对此十分反感,由此渐渐失去了对夏言的喜爱。此时严嵩也在朝中,因为善于吹捧,深得嘉靖帝欢心。在得到嘉靖帝重用后,严嵩常常会上书弹劾夏言,怂恿嘉靖帝罢黜夏言。此时的嘉靖帝还并未想置夏言于死地,但严嵩一直弹劾夏言,称其收受了曾铣的贿赂,之后刑部尚书喻茂坚、左都御史屠侨纷纷为夏言求情,认为其位居内阁首辅,应当从轻处罚。
这个时候,河套平原仍是一个重要战略点。这个时候的俺答汗非常嚣张,手下有十万蒙古骑兵,以河套平原为据点,一到假期就带着人南下陕西、山西一带掠夺抢劫,明代西北边境的老百姓天天上诉。嘉靖二十六年(1547)曾铣指挥各路大军向俺答汗发动全面进攻,先发制人,迫使俺答汗退出河套平原,往西跑路了。夏言、曾铣一起被杀,不仅仅导致收复河套平原的计划失败,而且也宣告了整个明代收复河套的行动终结,此后再没有无收套的计划了。
明朝控制百年的河套平原,对中原极其重要,为何在嘉靖时期弃守了。其三是皇帝的战略眼光和水平问题,明孝宗朱佑樘想恢复河套却没那个执政能力,明武宗朱厚照和明世宗朱厚熜有能力做到却不愿去做,最终使得明朝彻底失去夺回河套的机会。参考资料:[1]《明史》《明实录》[2]王天顺《河套史》[3]胡长春《嘉靖“议复河套”述略》[4]胡凡《论明代蒙古族进入河套与明代的北部边防》[5]王蔷《明代前中期河套与边防问题研究》
陆炳曾经从火海中救出嘉靖皇帝,是皇帝跟前的大红人,和严嵩、严世蕃父子关系也很好,好几次陆炳带着沈炼去严府喝酒,沈炼也欣然前往。炼曰:“锦衣卫经历沈炼也。大臣不言,故小吏言之。””有一次他和尚宝丞张逊在一起喝酒,喝到半醉,两人谈起严嵩,沈炼痛骂不已,想起国事日废,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不禁涕泪交流,激愤之下他决定向皇帝上疏,痛陈严嵩之罪。
嘉靖皇帝“不务正业”,为何说他是大明史上最聪明皇帝。(嘉靖帝)嘉靖的父亲兴献王朱佑杬追封为皇帝,至此,嘉靖获得了成功,夺回了皇权。不上朝并不是嘉靖不干活,嘉靖帝喜欢挑灯夜干,经常通宵处理政务,这也是很多皇帝比不了的,嘉靖当然不是勤政的皇帝,却很聪明。海瑞上奏的那份《治安疏》直接把皇帝批斗得一文不值,但如果嘉靖是个昏君,绝对会直接将海瑞凌迟处死,然而嘉靖并没有这样做,他明白海瑞所奏基本都是事实。
因为这些都是非常无聊的事情,像兴献王被追尊为“睿宗知天守道洪德渊仁宽穆纯圣恭简敬文献皇帝”,抠每一个形容词,而且嘉靖一闹就是三年,就显得嘉靖有些无理取闹了。这时候,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官,新科进士张璁上疏支持嘉靖“大礼议”,认为嘉靖是继承皇统,而非继承皇嗣,即所谓“继统不继嗣”。嘉靖的目的,并非是“大礼议”,也不在乎“睿宗知天守道洪德渊仁宽穆纯圣恭简敬文献皇帝”的称号。嘉靖贵为皇帝,当然何以换掉首辅。
《大明王朝1566》中严嵩的兴衰史,跟《理想之城》的关联细思相同写手:胶南灵山卫千户陈公最近正在热播的电视剧《理想之城》,剧中董事长赵显坤对苏筱有一段振聋发聩的训导,让人不由得想起《大明王朝1566》嘉靖皇帝和权臣严嵩,这两段相隔400多年的官场和职场生存之道是相通的。有一次,京城外火光冲天,严嵩竟骗明世宗说民家失火,充分反映出严嵩当时在嘉靖皇帝的跟前达到了信任的顶峰。严嵩父子得到消息后恐慌了。
嘉靖帝王之术震古烁今,竟是靠它甩手遥控江山四十五载问道青山下,帝术缘起时。嘉靖二十一年的时候,嘉靖已经沉迷于修玄问道二十多载。显然,我们回忆起来,嘉靖真正开始彰显帝王之术也正是从其移居西苑之后的嘉靖二十二年开始。好,我们话题回来,从嘉靖二十二年其开始展现炉火纯青的帝王之术开始。大明嘉靖年的朝政就是在朱厚熜这么一手架构的三足鼎立之间有条不紊的运行着,使朱厚熜的铁王座与大明江山固若金汤。
嘉靖皇帝痴迷炼丹,时常强令宫女提供一物,宫女生不如死终于造反。嘉靖皇帝。自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发生宫变,至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嘉靖去世,这20多年,只有二十二年(1543年)、二十五年(年1546年)、二十九年(1550年),嘉靖上过三次朝,后期一般的大臣基本见不到他。但是狂信道教,却是在宫变之后,《明史》说嘉靖突遭宫女变乱,移居西苑,日夜求得长生,只有陶仲文、顾可学、盛端明、朱隆禧等道士可以得见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