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察”与“巡察”结合:古代监察制度的智慧。其中,“坐察”与“巡察”两种监察方式结合互补,是我国古代监察制度的典型特征,二者各有所长、互相配合补充,形成立体监督网络,保证监察体制更好地实现振肃纲纪、整饬吏治的功能。一方面加强对巡回监察官的管理、控制,另一方面,又以巡回监察与坐镇监察相配合,使两种监察方式各扬其长,各避其短,是我国古代长期沿用的监察模式。
【历史】看看古代 “抓老虎” 的手段——监察制度【历史】看看古代 “抓老虎” 的手段——监察制度。在地方各郡,设监察。由设置固定的监察机关到中央不定期地派遣御史监察地方官吏,御史的职权不断加强。结合材料一,从“春秋战国时……尚未产生专职的监察机构”到“形成比较严密的监察网”等可得出监察制度“日益加强”和“体系日益完善”两大趋势,由“直接听命于皇帝”“直属皇帝”等信息可得出监察官员“由中央任免”。
《汉律》:“谁举荐坏人当官,谁脱不了干系!”文/风行卧龙汉朝的官吏选拔和防范制度,还真有一套。汉武帝时,把察举制确定下来,成为国家层面的制度,一直延续到东汉末年,比如张仲景“举孝廉”,曹操“举孝廉”。~2~人性都是经不起考验的,再好的选官制度都不能保证官吏“不忘初心”。御史台(御史府)是汉朝的监察机构,掌管监察事务。这个监察机构的最高长官是御史大夫,下设侍御史十五人,专门考核、考察官员,查处官员。
浅析元朝廉政监察制度。此外,为了对监察机构的职能,监察机构内部的关系,监察官员的纪律做出具体的规定,还出台了一系列监察法律。不同的监察主体和被监察对象,有着相对应的法律法规。这种多者之间相互配合的法律体系,涵盖对各级监察机构的职能,监察机构之间的关系,监察官员的纪律等的具体规定。还有一些元朝监察法的分则,比如《行台体察等例》、《察司体察等廉政监察例》,这些是对是对监察事项做出具体规定。
古代的官员有没有休假制度?《汉律》规定“吏五日得一下沐”,朝中官员每五日返家休沐,称之为“五日休”。《史记·百万君传》载:“官员每五日洗沐归谒亲。”它规定官员不但可以洗澡更衣等,还可以回家看望老小、夫妻团聚。官员平时十天里休息一天,叫做“旬休”,冬至,春节,元宵,中和,寒食,天庆,夏至,中元,重阳,腊八等节日都会放三到七天假不等,父母的祭日也准假一天,全年休假近百天。
中国古代的监察制度经历了三个阶段的演变和发展。即,第一阶段,萌芽发展阶段(包含战国时期、秦代以及两汉时期);第二阶段,完善强化阶段(包含魏晋南北朝时期);第三阶段,组织成熟、监察严密阶段(包含隋代、唐代、宋代、元代、明代、清代)。我国古代监察制度演变和发展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经验。笔者从监察权的地位、监察机构的设立、监察官员的选任三方面谈古代监察制度给我们的思考。
汉朝时,汉武帝创设了对地方监察的刺史制度,采用巡视的方法监察郡县,开始了中央政府的监察官员巡察地方的先例。隋唐时期,隋朝采用了历史上沿袭下来的御史台制度,监察御史代表皇帝出使地方,监察郡县,保证了中央集权的统一性。唐初,对地方州县的监察是随时随事派遣,后来则由中央监察机构御史察院的监察御史以"六条"巡察州县,遇有非法行为,即予以纠查。清朝沿袭明制, 由监察御史和提刑按察使共同负责对地方进行巡视。
明代监察制度之浅析。在这整个监察系统中,就属监察御史最具权利,监察御史的弹劾或推举,往往就能决定一个官员的未来命运,各地的官员就纷纷来巴结御史巡按们,这些监察官员也不吝于将手中掌握的大权当成讨债还债的资本,或与贪官污吏共同谋划金钱与玩乐,或是为求高升去巴结权贵,如“明末崔臣秀巴结魏仲贤,官至左都御史,成为所有监察官员的总头领”⑤;
中国古代的吏治得失与借鉴。吏治,指古代官吏特别是地方官吏管理和统治民众的方式和治绩。这样,新建立的王朝在初期吏治多少好一些,制度的运作和法律的执行也好一些,可是不能持久,不管自我激励、自我监督的机制多完善严密,但从本质上说,维护官僚阶级和特权阶层根本利益的特征是不会改变的,也是无法解决和克服的问题,所以吏治还是要坏下去。皇帝个人的明、贤、庸、愚、昏、暴,对政治包括吏治的影响非常之大。
漫谈都察院。若是朱元璋将玉带揿在肚皮下面,文武百官则个个噤若寒蝉,胆战心惊,因为这是朱元璋要下决心大开杀戒的预兆,当天准有大批官员掉脑袋。同时,监察官的升迁非常快,这对于监察官来说也具有巨大的激励作用。朱元璋所创立的明代监察制度具有"秩卑、位尊、权重、厚赏"的鲜明特征。正是由于明代监察制度和这些监察官的努力,不仅维护了封建统治的正常秩序,保障了封建国家机器的正常运转,而且也保卫了大明帝国政权的稳固。
这一时期监察巡行制度发展的最大亮点是御史台发展成为独立的监察机关,原本隶属于少府的御史台从少府中分离出来,成为独立于行政系统之外的、自成系统的独立监察机关。巡按御史的职责为:“代天子巡狩,所按藩服大臣、府州县官诸考察,举劾尤专,大事奏裁,小事力断。”巡按御史本身为监察御史,仅为正七品官职,但是因为其出巡是代表朝廷,代天子巡狩,也即代表皇帝在场,代表皇帝行使权力,被皇帝赋予了特殊的职权。
从隋唐到五代、两宋,是我国审计的确立和逐步走向成熟完善的重要时期,其基本标志是比部审计制度的发展,以及以比部为主导,御史监察为辅助,财计部门内部牵制及内部财务稽核为基础的审计监督网络的基本形成。总之,中国古代审计的三大内容至隋唐宋已划分明确,即比部、三部勾院、都磨勘司、审计司等侧重于财政财务的审计,御史监察侧重于财经法纪审计,吏部侧重于经济政绩审计,而且审计的三种基本方法和有关立法也趋于完善。
中国古代封建王朝为监察政府官员,维护统治秩序,保证国家机器正常运转而设立的制度。监督法律、法令的实施,维护国家法律、法令的统一,参与并监督中央和地方司法机关对重大案件的审理活动,是中国古代监察机构及监官的主要职责。
唐代官吏监督制度包括三个方面:一是直属皇帝的、独立于行政系统之外的御史台系统,这个系统起着对一切官僚进行全面监督的作用;中国从秦代开始,建立了直属皇帝而独立于行政系统之外的监察问责系统,秦代官制中三公之一的御史大夫,就是分管监察工作的,御史大夫的属官御史中丞,就是在皇宫内部办公的专职监察官僚。御史中丞下面,有两类监察官,一类名叫侍御史,分工监察包括三公中的丞相、太尉在内的朝廷官员;
【学习时报】中国古代是如何约束监察官的?我国《监察法》第14条规定:“国家实行监察官制度,依法确定监察官的等级设置、任免、考评和晋升等制度。”建立监察官制度,是党中央在改革大局中明确的一项政治任务,是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国家监察体系的重要举措。御史与谏官是中国古代监察机关履行职责、行使职权的主体,监察官员素质的高低直接影响到监察效能的发挥,所以,历代统治者都十分重视监察官员的选拔,强化任用标准。
明清时期的监察机构一、都察院和各道御史 明清两代监察制度的职责基本相同,但在辖属关系、官员配置以及具体运用上。回京后应向都察院报告工作,都御史可以对所属御史称职与否作出评语上奏,凡御史犯罪加三等判处,有赃私的从重处理。都察院内实职的都御史、副都御史均称左都御史或左副都御史,凡称右的均为给各省总督、巡抚的兼衔。都察院及都御史的品级稍有提高,都御史定为从一品,左副都御史定为正三品。
但秦汉时期的御史大夫是副宰相职务,掌管监察的长官实际上是御史中丞,下设侍御史和监察御史,分别监察京师百官和地方郡县。到了清代,"三司推事"制扩大到九卿会审,即刑部、大理寺、都察院(御史台)再加上吏、兵、工、礼、户部及通政司官员共同审理案件,加强了官吏权力的互相制约。这些刚性的制度和办法,充分发挥了监察机关的监督制衡作用,更明确了官吏接受监督的强制性,对制约权力、防止腐败的效能作用是不可低估的。
御史台是皇帝督查百官的耳目,是君主加强集权的重要的手段,为了震慑官员的渎职和不法行为,必须一改在北魏前期御史台那尴尬的地位:北魏前期的监察制度是以候官为主、然后再以零星的御史的设立、中散、内侍长以及各地的刺史监察为辅。鉴于这种种局面,候官的裁撤已经势在必行,而御史台的地位也由此得到加强,而御史台的主要主管则以“御史中尉”为主、在配以“治书侍御史”等各级大小官员为辅。
封建职官管理制度 封建职官管理制度 - 封建职官管理制度。有“行”,指尊官行卑官之事;魏晋南北朝  实行九品中正(见古代职官考选制度)的选官制度。在任官时,为了保证满族官员的优先权,创制了“官缺制”,分满官缺、蒙古官缺、汉军官缺、汉官缺四种,根据固定的官缺任用各族官吏。明洪武十五年,改御史台为都察院,并设置十二道监察御史,清袭明制,以都察院左都御史“掌察核官常,参维纲纪”(《清史稿·职官志》)。
秦始皇为了更好地控制地方郡县和中央文武百官,首先提出了御史监察制,此后被各朝各代所继承发扬,所谓刺史监察制就是指在中央设置御史监察中央百官,在地方设置监御史监察地方官员,秦始皇推崇“明主治吏不治民”的法家思想来治理官吏,过分加大对各地方官吏的考核,提出许多不切实际的考核要求,一旦没有达标便是家破人亡,使得地方低级官吏苦不堪言,以至于后来的许多低级官吏诸如汉高祖刘邦等也加入了揭竿而起的队伍中。
这本书从制度建设与文化背景两个方面考察了选官,官吏的考课、行政监察,任官的“回避制度”“职官体制”,以及“官德”、“儒家人才思想”、“贪官和惩贪”、“吏治思想演进”、“古代政治革新”、“古代盛世兴衰启示”等方面。当然,在没有确立民众监督,而且资讯不发达的古代,有些对官吏的约束可能流于形式,但也应该看到官吏的考课迁调的制度化,有条例可依,在防止官吏权力滥用和整饬吏治方面还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元代考课制度元代考课制度 元代考课制度。吏部考课的主要依据,是官员任满后所在官府出给官员的“解由”。欧阳玄《中书省吏部考功堂记》记载说,“吏部考功堂者,行止局也。行止之有籍者,古之仕版也。创于大德之初元,申举于至顺之三年”(熊梦祥:《析津志辑佚》,第22页)。综合前述可见,除武宗新政时期外,元代大部分时间不设考课专官,直到元顺帝后期才专门设置了诸如考功郎、考功郎中、吏部司绩之类的考课专官。
明朝监察御史对地方的监察采取分道巡按的办法,将全国划分为多个监察区,每区称为道,各道由都察院分别派遣监察御史,分掌各道的监察工作。同监察御史相比,两者都以弹劾谏诤为职,御史称为道官、察官,给事中则称为科官、言官,因职务相似,合称科道。明代御史点差明确了御史点差的等级和出巡期限。此外,巡按御史与地方上的按察司相互配合,形成双重监察体制,克服专官久任弊端,同时避免巡按御史对地方情况了解的不足。
监察立法是一个国家监察制度发达的重要表现之一,它规范监察机构和监察官员的监察活动,使其实施监察职权时做到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察院,设置监察御史,正八品上,贞观时期由原来的八个人增长到十个人,“掌分察官僚, 巡按州县,纠视刑狱,整肃朝仪"。④监察御史主要负责对地方的监察,依《监察六条》 行事。除此之外,中央对地方还实行道察制度,以“道”为监察区,监察御史依此对地方州县实施监察。
礼法并用,激发官吏勤政爱民、履职尽责。考课制度源于西周,秦汉至明清,考课制度经过不断改革,在内容、方式和标准上不断完善,逐渐形成一套完整的官吏考课制度,这也折射出历代统治者对官吏为官有为的要求和重视。到了唐朝,官吏考课标准已经十分完备,“四善二十七最九等”对各个部门提出具体要求,充分反映出唐朝注重官吏履职绩效的考课取向,通过明职课责确立官吏应为与不为的界限,对渎职违法行为的预防起到积极作用。
其中,监察御史机构包括在京的督查院、十三道监察御史、派遣到各行省的巡按御史。根据《大明会典》:“凡监察御史行过文卷,从都察院磨勘,如有迟错,即便举正,中间果有枉问事理应请旨者,具实奏闻”,为了完成一个有序、公正的刷卷活动,杜绝刷卷中出现的舞弊行为,明代朝廷要求督察院要对御史的刷卷结果进行复核、审查和管理,并且对于御史的错误有驳正之权,这使得御史阅卷制度的公正性得到了最大的保障。
从1382年,明政府撤销亲军都尉府与仪鸾司,设置“锦衣卫亲军都指挥使司”,锦衣卫制度正式产生开始。锦衣卫监察范围极其广泛,凡是不利于维护统治的言行,一经查明,锦衣卫可以秘密逮捕相关人员并对其进行严格审判,蓝玉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此外,锦衣卫官员还亲自监督司法审判,如嘉靖时曾颁布谕令,“凡发生罪囚,有事情重大,执词称冤,不肯服辩者,具由奏请,会同刑部、都察院或锦衣卫堂上官于京畿道问理”。
风宪就是监察百官风纪,整治吏治之意,自汉朝以来,皆以“风宪”称主管这项工作的御史及其属官。明朝风宪官举劾制度的前身是御史监察制度。御史所居官衙,有过御史府、兰台、宪台、乌台等称呼。元朝时,御史制度空前发达,御史台在地方设立分支机构:行御史台,在地方上,与行枢密院、行中书省并立。长官为左、右御史,正二品,下设属官左、右副都御史(正三品)、佥都御史(正四品),监察都御史八人(正七品)。监察御史补子。
从唐代御史制度看审计对国家财政的“免疫系统”作用。综观中国古代审计历史,虽然古代对审计没有十分明确的概念,但统治者在有意无意中都通过一定的组织机构履行着审计职责,我们可以视之为财政审计,下面就唐代御史看审计对财政的监督作用,作为对现今国家审计的借鉴。御史台为中央监察机关,长官为大夫,次官为御史中承,御史台内设台院、殿院、察院三院,三院御史共司监察,各有侧重,互相配合,构成了一个严密的监督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