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与冒顿代地争锋:大汉与匈奴铁骑的较量(5) 刘邦问他:“郡守和郡尉造反了吗?” 周昌回答:“没有!” 刘邦说:“这是兵力不足的问题!”于是赦免了二人,让他们继续担任恒山郡的郡守和郡尉。汉五年(公元前202年)秋,燕王臧荼造反,刘邦御驾亲征,将其生擒,于是卢绾成为新的燕王。臧衍是故燕王臧荼之子,亡国后逃到了匈奴,与刘邦有国恨家仇,他奉冒顿之命来见张胜。
三十六计故事。魏军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就在汉军佯装大举强渡的时候,汉军已在韩信率领下从夏阳渡河后,直取魏都平阳(今山西临汾),等到西魏王豹得到消息,派兵堵截汉军,已经来不及了。可是兵到息国城下,息侯竟紧团城门,蔡侯急欲退兵,楚军已借道息国,把蔡国围困起来,终于俘虏了蔡侯。陈余见韩信败,大笑道:"区区韩信,怎是我的对手1"他下令追击,—定要全歼韩信的部队。三十六计故事第三十六计 走为上。
一、匈奴与荤粥。二、匈奴单于和黄帝。匈奴和东胡是草原上的竞争对手,东胡的失利自然有利于匈奴的发展,正如赵武灵王当年对林胡和楼烦的打击,客观上改善了匈奴的生存环境。匈奴人打仗,"利则进,不利则退,不羞遁走"(见《史记》卷一百十《匈奴列传》),他们不可能与秦军激战连场,而且匈奴人的主力在"代北"。转眼之间,抗击匈奴的军队变成了匈奴人的开路先锋,韩信与匈奴骑兵越过句注山南下,进攻太原郡,进攻自己的旧都晋阳。
刘邦与冒顿代地争锋:大汉与匈奴铁骑的较量(1) 从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到汉五年(公元前202年),中国内战不断,先是反秦战争,继而诸侯混战、楚汉相争,“兵不得休八年,万民与苦甚”。消灭项羽后,刘邦徙韩王韩信(不是淮阴侯)为代王,防御匈奴。但韩信认为,“晋阳去塞远”,不能对匈奴入塞作出迅速反应,“请治马邑”。由于谈判的内容变了,双方很快便达成了一致,抗击匈奴的军队随即变成了匈奴人的开路先锋!
在听到刘邦提出的问题后,张良答道:“九江王英布是楚军中最骁勇善战的猛将,现在与项羽之间发生了矛盾。彭越曾经与田荣在魏国反叛项羽。在汉军将领中,只有韩信能够托付大事、独当一面。如果大王想要捐弃关中之地,那就捐给这三个人,这样便可以击败楚军。”显然,张良也认为在彭城惨败之后,汉军已经很难凭借自己的力量在短时间打败项羽,必须进行持久战。此时,刘邦再次派人将汉军精锐调走,韩信则在太原郡征调士兵补充。
【白话】刘邦问群臣道:“我愿意把函谷关以东的地区都拿出来不要了,有谁能够与我共成大业?”张良道:“九江王英布,是楚国最骁勇善战的猛将,现在与项羽之间发生了矛盾;彭越曾经与田荣在魏国反叛项羽,这两人立即就能派上用场。而在汉王帐下的诸将中,唯有韩信是可以托付大事,独当一面的。如果大王想要捐弃关东之地,那就捐给这三个人,这样便可以击败楚军。”此时,刘邦再次派人将汉军精锐调走,韩信则在太原郡征调士兵补充。
刘邦抵达平城时,汉军主力也已到达,匈奴骑兵遂解散包围而去。此举既解除了匈奴骑兵经河南地南下的威胁,又控制住了雁门郡的善马线,之后再南下平叛,即可对韩王信以及深入中原腹地的匈奴骑兵构成关门打狗的态势。综上所述,刘邦此次平叛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以周勃、樊哙、夏侯婴、灌婴等率领精骑兵迂回至太原郡的东侧,攻克霍人后直插西北,击破前套平原的匈奴骑兵,之后南下对韩王信军和匈奴骑兵形成关门打狗之势。
刘邦打下彭城,项羽就跟田横达成了合约,实际上并不稳固。刘邦方向,虽然利用三王封住关中,且三王实际上对项羽是忠心的,可三王在巨鹿之战投降项羽后,下属20万秦军被项羽坑杀,关中父老对丢下属下自己保命的三王恨之入骨(且三秦王为秦将,将秦子弟数岁矣,所杀亡不可胜记……彭城一役,楚军大破汉军,刘邦数十万大军化为乌有,刘邦本人狼狈逃遁,妻子和父亲都被项羽军擒获,逃跑中还多次把儿子推下车,一直退到荥阳才稳住阵脚。
西汉篇:马踏匈奴西汉篇:马踏匈奴。BC130年,卫青担任车骑将军,第一次领兵出击匈奴,与太仆、轻军将军公孙贺,大中大夫、骑将军公孙敖,卫尉、骁骑将军李广各领兵一万人,分别从上谷、云中、代郡、雁门出发。匈奴兵四散逃亡,黎明时分汉兵走了二百多里,没捉到单于,但俘杀匈奴军一万多人。BC117年,武帝为彻底消灭匈奴主力,决心利用匈奴认为汉军无力越过大漠作战之错误判断,故而放松漠北防御之机,发众兵打击匈奴。
战后,刘邦立第四子刘恒(后来的汉文帝)为代王,并对赵国和代国的管辖范围进行了调整,他把赵国的代郡划给了代国(有的人竟然说刘邦为了避免同匈奴直接发生冲突,主动放弃了代郡!),然后将云中县以西地区从代国划出,成立了一个新的云中郡(在新的云中郡内,包含了故九原郡,“九原”作为郡名从此消失,有的人竟然说九原郡被匈奴人占领了!),为了刘恒的安全,他又把太原郡划入代国,让代王在此定都(晋阳和中都)。
英布开始坐立不安。张良强打精神,扶病到军中面见刘邦,谈了自己的看法:英布起兵北上东进,正在锋刃锐气上,希望刘邦不要急速进军迎击,而要利用汉军的战略优势,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待到英布军锐气受挫以后,再集中兵力击溃之。受吴臣派遣,前往鄱阳湖面见英布的使者,肩负着艰巨的使命,他要阻止英布进入长沙国,引诱他南下投奔赵佗,从结果来看,更是达到了置英布于死地,使唯一的异姓长沙国得以存续的目的。
曹相国世家(一)曹参率军攻克胡陵,刘邦命令曹参守卫方与。丰邑也反叛降魏,曹参顺道一起进攻,刘邦赏赐曹参七大夫爵位。曹参跟随韩信还军平定三秦,曹参率军攻占下辩、故道、雍城和斄(音tái,台)县。曹参率军驻守景陵二十多天,三秦派章平等人进攻曹参,曹参率军还击,击溃三秦军,刘邦把宁秦赏赐给曹参作为食邑。韩信被刘邦封为齐王,率军到达陈县,和刘邦合兵进攻项羽,留下曹参留守平定齐国没有服从的残余势力。
战争与和亲:刘邦被匈奴围困七天七夜刘邦画像。大臣季布说:“应该把这个吹牛的樊哙立即斩首,几年前高祖率兵32万攻打匈奴,被匈奴围困在白登山,樊哙不能解围救高祖于水火,现在却自吹以十万兵击败匈奴,这简直是撒弥天大谎。”匈奴百姓也要生活,除非汉朝给匈奴的物资能保证匈奴百姓的正常生活,否则,匈奴以强大军事力量为依托,必然会再次侵扰汉朝。汉文帝见匈奴如此背信弃义,终于忍无可忍,决心给匈奴点厉害瞧瞧。
刘邦轻敌冒进,酿成白登之围,汉匈和亲由此开启公元前209年,匈奴的冒顿弑父夺位,自立为单于,带领匈奴人开始了扩张之路,东击东胡,西攻月氏,南进楼烦,北伐丁零,统一各部,匈奴之势日益壮大。刘邦与韩王信在铜鞮交战,韩王信溃败,逃往匈奴。刘邦率先锋部队先行抵达平城,冒顿单于在平城附近的白登山设伏,轻敌冒进的刘邦果然中计,进入了匈奴的包围圈,冒顿单于率领四十万匈奴大军合围,将刘邦围困在白登山。
此后,匈奴实力大增,数度东掠汉朝分封的燕国、代国领地.汉高祖刘邦深感匈奴威胁巨大,于是下令韩王信将都城迁移至晋阳,并划分太原郡到北方边界的31个县给他来防备匈奴的入侵。韩王信一面上书向刘邦求援,一面暗中遣史向匈奴求和。面对韩王的背叛和匈奴的入侵刘邦大为震怒,于公元前200年率32万大军御驾亲征,刘邦的战略非常明确,那就是在韩王信与匈奴会和之前,先行剿灭韩王信,然后北上,与南下的匈奴决战。
七律六首||古代名将赞。王翦。注:公元前225年,秦王召集群臣,商议灭楚大计,王翦认为“非六十万人不可”,李信则认为二十万人即可,秦王认为王翦老不堪用,便派李信和蒙恬率兵二十万,南下伐楚,楚将项燕 大破秦军,是为秦灭六国之战少有的败仗。秦王向王翦致歉,让他统领六十万大军伐楚,出征时王翦多次向秦王求赐良田美宅,这不是他贪心。注:刘邦对韩信从来不是用人不疑,在楚汉战争的四年里,曾三次使用诈术削夺韩信的兵权。
项羽听说彭城被刘邦占领,率领精兵3万,急返彭城。项羽大破汉军,汉军沿谷、泗二水退逃,被杀死十几万人。汉军东濉水上被项羽追上,十几万汉军被杀死。刘邦此时正受困于项羽,看到韩信的书信勃然大怒。围困项羽的汉军唱起了楚歌,使项羽以为汉军已占有全部楚地,走投无路,虞姬含泪自刎。项羽率领800骑兵趁夜突围,刘邦命令灌婴率骑兵追击。项羽的随从只有28人了,和汉军激战三次,杀伤几百汉军后,项羽最后横剑自刎。
齐王韩信在收拾当年让他钻裤裆的屠夫时,刚被刘邦夺了军权。众人皆知韩信曾忍受过胯下之辱,也知道多年之后,成为齐王的韩信回找到当年让他钻裤裆的屠夫,并没有为难他,而是给了他本地衣食无忧的差事。情况果然和刘邦设想的一样,韩信再一次睡眼惺忪地醒来后发现刘邦出现在面前,他本能地下拜施礼。刘邦没想到韩信能够如此顺利地接受改封,也感到很高兴,于是在定陶摆设酒宴,宴请汉军大小将领。
居然能让‘’兵仙‘’韩信屈尊下问。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李左车被巡逻的一队士兵发现,绑住送到韩信面前领赏,韩信没有食言,那些士兵领了千两黄金,随后亲自为李左车松绑,并以师父之礼相待。李左车打算一句话也不说,后被韩信的诚意打动,成了最得力的谋士,有人说韩信拜他为师。汉朝建立后,韩信贬为准阴侯,即使这样,刘邦还不放心,次年将李左车召入宫中,教太子刘盈读书,韩信被吕雉杀害,李左车心痛万分,决定辞官回乡。
这时,意气风发的韩信,踌躇满志,顿觉有本钱找刘邦“商量”,遂遣使者,告汉王曰:“齐伪诈多变,反覆之国也;南边楚,不为假王以镇之,其势不定,愿为假王便。”韩信说了,今我占领齐地,齐地狡猾刁钻,不好管理,南边又与项羽接壤,如果汉王不给个名分,封我为假王(就是代理齐王),很难镇得住眼下局面。张良见汉王盛怒,知道会坏了大事,便踩了汉王一脚,附耳上去,提醒汉王,现在只能顺着韩信的意思,否则,麻烦可大了。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