犍陀罗:古典时代人类文明的熔炉与世界中心。之前国内学界一直将犍陀罗视为域外,但实际上,犍陀罗文明和中国文明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犍陀罗文明的研究,有助于我们理解中国自身文明的特点和发展轨迹。犍陀罗是古典时代人类文明的熔炉,印度文明、伊朗文明、希腊文明,以及草原文明在这里相遇、碰撞和融合,造就了独一无二的具有世界主义色彩的犍陀罗文明。其实,犍陀罗文明的影响,并不局限于犍陀罗地区。
闪现白沙瓦,与塔利班近在咫尺(中)闪现白沙瓦,与塔利班近在咫尺。他定都于白沙瓦,开始大力弘扬和发展佛教文化,兴修寺庙,雕凿佛像,在艺术形式上除了承袭犍陀罗艺术原有风格外,还较多地吸收了印度本土的传统,自迦腻色伽王以后佛像的脸形趋圆,衣衫变薄,以灰泥表现衣褶,并将印度的石窟建筑和巨型造像结合起来创立了石窟佛像综合体,这对后来中国西域、敦煌、云冈的佛教艺术也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造像 | 犍陀罗艺术南亚次大陆西北部地区(今南亚次大陆地区的巴基斯坦北部及中亚细亚的阿富汗东北边境一带)的希腊式佛教艺术。犍陀罗艺术形成后,对南亚次大陆本土及周边地区的佛教艺术发展均有重大影响。3世纪后,犍陀罗艺术逐渐向贵霜统治下的阿富汗东部发展,西元5世纪时,犍陀罗本部因贵霜帝国的瓦解而衰微,但阿富汗的佛教艺术却一直繁荣到西元7世纪,此即后期犍陀罗艺术或“印度-阿富汗流派”,亦称巴米扬艺术。
印度佛教雕塑的风格演变 (二)印度佛教雕塑的风格演变 (二)贵霜王朝时期,印度西北部的犍陀罗和北印度的马土腊地区,首创了以人形出现的佛像雕刻。另外,在安达罗王朝(公元前2世纪-公元3世纪)统治下的南印度的阿玛拉瓦蒂,佛教雕刻自成一派,与犍陀罗、马土腊并称为该时期三大佛教艺术中心。犍陀罗雕刻的风格样式与印度本土趣味大有不同,而具有希腊雕刻风格的倾向,因而一般有“希腊-印度式”或“罗马-印度式”之称。
犍陀罗艺术 ▎希腊人将佛陀雕刻成阿波罗的样子。印度河以东的塔克西拉曾作为犍陀罗的首府,可以说是犍陀罗艺术的摇篮。对话犍陀罗文化专家——何平 何平,犍陀罗文化收藏家、学者 、清华大学巴基斯坦文化传播研究中心犍陀罗项目杰出研究者。所以我问他,如果你这样评价你的天珠,那么你认为那些得到大菩萨祝福的犍陀罗像是什么价值呢?我对犍陀罗艺术有很深的热情,我是第一批将犍陀罗雕像和物品带到中国与人们分享的人之一。
当东印度佛教已不是那么兴旺的时候,西北印度的犍陀罗地区却成为佛教的传播中心,留下了大量的佛教遗迹和精美绝伦的佛教雕像。犍陀罗佛教艺术现存的佛教寺院遗迹分布广泛,出土佛像数量众多。犍陀罗地区佛寺的基本组合由供奉窣堵坡的塔院及供僧众们修行的僧院两部分组成,有人认为这是犍陀罗佛教建筑最重要的创新,且这种模式从犍陀罗地区向西扩展到阿富汗和中亚地区,最后进入塔里木盆地直至中原和东亚地区。
于是犍陀罗艺术家开始打破印度早期佛教雕刻的惯例,仿照希腊、罗马神像直接雕刻出佛陀本身人形的形象,创造了希腊化风格的犍陀罗佛像”这些迄今发现的最早的佛像说明,佛像的出现同信仰佛教的希腊人后裔有着密切关系,他们把希腊诸神的艺术表现形式引进到佛教中,塑造了具有明显的希腊人脸型的佛像,供奉在「伽蓝」(佛教寺庙)里,以形象的艺术形式来突出佛的神圣性,开始背离了释迦牟尼生前反对偶像崇拜的遗训。
艺术路书 | 犍陀罗美术之初体验(上)这种安排十分巧妙,根据日本学者宫治昭在《犍陀罗美术寻踪》一书中的观点,犍陀罗超人化、神格化的佛像造型,是作为佛教的内在发展和“与转轮圣王相媲美的圣者”形象的扩展,再与贵霜王朝神格化的帝王像造型传统这种外在因素相结合来完成和发展的。犍陀罗石刻造像收藏较为丰富的还有拉合尔博物馆,因为出土地也是集中在白沙瓦区域,展陈方式也与白沙瓦博物馆近似,所以就不再赘述了。
贵霜帝国钱币。公元三世纪中上叶,随着萨珊帝国的崛起,贵霜帝国开始肢解,走向消亡,韦苏提婆一世被认为是贵霜王朝末代皇帝,但其完全彻底意义上的消亡则是到公元五世纪白匈奴强盛以及随后伊斯兰兴起。贵霜币包括印度有史以来铸发的首枚贵霜金币,在冶炼铸制、币面图案造型 、文字符号应用等多个方面,融汇了当时雄霸欧亚的中国、希腊、罗马、波斯、印度等东西方强势民族的文化元素,在多元文化结合基础上创新发展。
贵霜帝国贵霜帝国(梵语:公元1世纪至3世纪)是曾存在于中亚的古代盛国,在其鼎盛时期(105年—250年)疆域从今日的塔吉克绵延至里海、阿富汗及恒河流域。贵霜帝国。贵霜帝国(Kushan Empir.贵霜帝国地图。贵霜帝国崇信佛教,对于早期传播佛教来华有巨大的贡献。北方的厌哒对大月氏贵霜残部攻击,贵霜从此一蹶不振。贵霜成为中国丝绸、漆器,东南亚香料,罗马玻璃制品、麻织品等贸易物资的中转站;贵霜则输出胡椒、棉织品和宝石等。
犍陀罗佛像艺术。犍陀罗佛像艺术 以佛教题材为主。犍陀罗位于现在的巴基斯坦西北部和阿富汗东部地带,继承印度文化、佛教文化的传统,又曾经是希腊的殖民地,因而犍陀罗佛像具备了印度与希腊两种文化交融的独特气质。在南亚次大陆西北部的印度河中游,贵霜帝国时期(1世纪中叶至5世纪中叶)创造出跨文化的犍陀罗佛教文化。犍陀罗佛像艺术以佛教题材为主,采用古希腊的表现手法,打破了“不以形像来表现佛陀”的印度传统惯例。
博物致知 | 四川博物院:平山郁夫的丝路世界,飞向遥远的白沙瓦。对于佛教造像爱好者,最不能错过的除了深圳博物馆的龙门石窟展外(博物致知 | 深圳博物馆:星龛奕奕翠微边——从神都出发,考察所见的“菩提瑞像”),最令我激动的便是川博的“山高水长、物象千年——丝绸之路上的文化与交流”大展。古代犍陀罗地区示意图 图源 网络于我而言,最惊艳的首先是犍陀罗的佛教造像。富契尔把犍陀罗佛教美术称为希腊化的佛教美术。
印度佛教-犍陀罗佛造像艺术。健陀罗佛教艺术,也就是特指该段时间该地区形成的艺术风格,可以说是印度佛教的内容与希腊、罗马的雕刻艺术结合而产生的门作品的特点表现为佛陀多着通肩式披衣,衣服褶纹起伏很大,立体感强,衣纹走向从右上往下倾斜,左手习惯性地抓握着大衣的一角,头发呈水波状或涡卷状,覆盖着肉暮,鼻梁与额头成一线,凹目高鼻,薄唇,蓄有两撇上翘的小胡须;浅谈犍陀罗式雕刻艺术犍陀罗艺术的由来。
犍陀罗艺术形式与中国佛像雕塑演变。最初佛像从印度民间的鬼神雕像转化而来,而在犍陀罗地区,佛像的制作又较多地吸收了希腊式雕像和浮雕的风格。公元1世纪末至2世纪中叶是犍陀罗佛像制作的成熟期,在这一时期的佛像中,已经成功融合印度﹑希腊、波斯、罗马、中亚草原地区风格於一炉,形成独具一格的犍陀罗风格。云冈石窟是典型的犍陀罗式艺术风格,其手法完全是印度式的,但并没有像犍陀罗佛像那么写实,具象。
尽管学术界对最初是西北印度的犍陀罗还是马土腊(旧作秣菟罗,德里东南160公里,与犍陀罗并称的另一雕刻中心)哪里首先制作了佛像一直争论不休,但压倒多数的意见还是犍陀罗地方首先制作了佛陀像,这主要是源于希腊人的人神一体的观念,佛陀不再用隐喻的手法来暗示。可以说笈多时代的马土腊佛像已完成了佛像的印度化,成为印度佛像美的最高典范。石窟内的佛坐像都是双腿下垂的倚坐佛像,这种倚坐佛像对我国唐代佛像影响很大。
西藏佛像的鉴定方法从犍陀罗与印度的造像风格说起   由于地理、宗教、文化上的关系,西藏佛像的造像风格与毗邻的印度、尼泊尔、巴基斯坦以及内地汉传佛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特别是小型铜佛造像方便携带,流动性极大,在文物鉴定中经常会发现各种风格的造像,因此,对这些小型佛像的认识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在认识和理解西藏佛造像系统前,应该先从佛教造像的源头犍陀罗与印度两大系统的造像风格说起。
佛陀释迦牟尼是黄种人还是白种人?
这是佛造像的一个转折点,改变了200多年来犍陀罗佛教艺术中的卷发发髻型的佛造像,为“肉髻”型佛造像的出现奠定了基础。《佛造像度量经》是关于佛造像的经典著作,大概成书于4世纪以后的笈多王朝时期,而这时刚好是佛像模式化形成时期,这一时期的艺术风格是在吸收犍陀罗艺术的基础上,又融入印度民族的古典主义审美理想而形成的,也就是说具有“肉髻”的佛像是对犍陀罗风格佛像继承的基础上,结合印度艺术而形成特定的模式。
造像艺术:健陀罗到中原佛教造像艺术:从健陀罗到中原。关于佛像的产生,除了受到希腊造像艺术及印度本土佛教艺术的影响之外,也有学者强调波斯文明和贵霜文明的元素。在统治者的推动下,佛教兴盛,造像技术日渐成熟,开拓了美轮美奂的佛教造像艺术。犍陀罗早期佛教艺术。十六国时期金铜佛像。犍陀罗晚期佛像艺术。佛教与政权互相依赖,统治者在佛教理论里引经据典,寺庙、石窟、佛教造像也成了皇权统治下的政治产物。
国博观亚洲文明展:看佛教在亚洲。佛教主要的传播范围就是东亚及东南亚,在国内各大博物馆看到过很多佛教文物,这次看到了印度、日本等国的佛教雕像,让我增加了对佛教的了解。印度是佛教的起源地,虽然在印度早已不是主导型的宗教,但展出的公元2—3世纪的石雕佛立像、2世纪的石雕龙王礼佛饰板、公元5世纪的石雕无头坐佛像等,都展现了印度早期佛教艺术的独特风采。而健陀罗的佛像雕刻深受希腊艺术影响,史称健陀罗艺术。
云观展之静谧之美:犍陀罗的微笑。犍陀罗的造像。古代犍陀罗地区示意图 图片来源《犍陀罗文明史》目前的考古史料指向,在公元初的几个世纪,犍陀罗出现了希腊化风格的佛教造像,诞生出最早的佛造像。巴基斯坦佛陀头像(灰泥)犍陀罗北方斯瓦特地区公元 4 世纪 - 公元 5 世纪高 64 厘米 × 宽 44.5 厘米日本平山郁夫美术馆藏品。参考文献:百度百科“犍陀罗词条”、深圳博物馆、《犍陀罗文明史》(孙英刚、何平著 三联书店2018.2)
全球化视野中的“犍陀罗文明”犍陀罗曾对中华文明产生过深远影响,可惜相关历史记录甚少,致今天读者对其不甚了解,而孙英刚、何平合著的《犍陀罗文明史》则补足了这一空白。犍陀罗文明的创造力。所谓犍陀罗文明,即指从公元前3世纪到公元425年之间形成的独特文明,它在中原文明、内亚文明、古希腊文明、印度文明相互交融与碰撞中,极尽辉煌。显然,犍陀罗是人类文明全球化的最早尝试,不同文明为犍陀罗文明做出贡献,并从中受益。
云童子为了使站立在泥地中的的燃灯佛不致滑倒,他长发披地,让燃灯佛踩在头发上,极尽恭敬。画面左侧的门是印度风格,燃灯佛和他侍从的衣服和脸型是希腊-罗马风格,犍陀罗融合的特点处处留痕。燃灯佛随即为云童子授记预言,称他来世将做佛,名释迦牟尼佛。描绘佛陀诞生的浮雕较为常见,但本件是高浮雕,立体感很强,雕刻细腻精美,是这类浮雕中的精品,比较有趣的一点是,这件雕塑的更加偏印度风格一些,受希腊-罗马的影响比较小。
你知道犍陀罗吗。本周开始新系列——“佛像的故乡-犍陀罗佛教艺术展”。于是犍陀罗艺术家使用了很多希腊、罗马造像的技术和审美,将佛陀和佛教中圣人用雕塑的形式表现出来。犍陀罗佛教艺术也是中国佛教艺术的直接源头,从新疆、敦煌、大同等地的早期佛教石窟中都能看到犍陀罗佛教艺术的影响,所以我们一般认为犍陀罗是佛教艺术的故乡。塔科特 巴依是犍陀罗的中心地带,高水准的工匠云集于此,所以此地出土的犍陀罗顶峰期佛像最多。
2017-04-22 佛国记,印度博物馆。27.犍陀罗国原为公元前6世纪印度次大陆古代十六列国之一,公元2世纪时,佛教成为犍陀罗国的主流宗教,因为其地处印度与中亚﹑西亚交通的枢纽,长期在希腊马其顿亚历山大帝国的统治下,他们把希腊石刻艺术运用到佛教崇拜,所以它的佛教艺术就有如此典型的希腊风格。29.犍陀罗艺术,改变了有佛教而无佛像的历史。佛陀的印度造型,也说明佛陀本人和他的造像者,都属于古代印度雅利安人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