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街头艺术之旅墨尔本街头艺术之旅 [原创 2012-01-29 16:46:25] 字号:大 中 小。虽然有些墨尔本的街头艺术是由地方议会和业主授权,但是其中大部分是非法的。阿德里安·多伊尔是墨尔本街头艺术游的创始人,当地街头艺术的图标,卓有成就的艺术家。在这里和他留影的澳大利亚总理朱莉娅·吉拉德以比基尼呈现,多伊尔的艺术家工作室,收藏着一些墨尔本最有活力的地下艺术品。墨尔本吸引了一些世界上最突出的街头艺术家。
隐藏在这座艺术之都背后的涂鸦小巷。墨尔本以街头艺术著称,其街头艺术作品充满多彩活力,有一些街头涂鸦艺术家已经是街头绘画的专业人士。墨尔本的涂鸦艺术在这座艺术之都随处可见,特别是在这座城市背后的一些小巷,这里有大家熟悉的霍希尔巷,ACDC巷等,如果离开了市中心的这些小巷,很多地方同样是有许多小巷绘着漂亮的涂鸦作品,有一些还是国际涂鸦大师之作。
在市区,政府专门开辟了两处涂鸦的集散地,这里是所有涂鸦爱好者和游客的天堂,因为在这里的作品,是曝光率最高的,一条是连接伯克街步行街(Bourke Street Mall)与小科林斯街(Little Collins Street)的联合小巷(Union Lane),这一条小巷十分狭长,是左右两个购物商城外墙之间的空间,也是在墨尔本市区观光的游客最容易发现的涂鸦地点。
把艺术绘上墙,世界最美的涂鸦。柏林墙:那个时代的记忆。涂鸦并不是西方都市的独有,据香港旅游发展局驻北京首席代表、华北东北区高级经理鲁昭仪介绍:”和世界各地一样,香港的涂鸦是一种街头文化,主要来自民间勃发的创意与想象力, 把香港日常生活的一点一滴、化为唾手可得的生活艺术,同时为城市人忙碌的生活增添更多色彩和精神力量。鲁昭仪还谈到:”香港虽然地小人稠,但非常懂得充分利用城市空间,为其注入艺术之美。
乡村振兴之全球样本|韩国甘川村,不一样的彩绘村——以上帝视角去刷墙。就彩绘做彩绘,只能得到一个快餐式的彩绘村。艺术家与原住乡民的共生模式良性循环,激活了本地乡风,改善了乡民生活,间接对地区形成持续性管理,构建了彩绘村持续发展的稳定基石。反观中国大陆,彩绘村浪潮初起之时,一些乡村先发制人,成功通过壁画吸引了游客观光,浙江台州金满坑涂鸦村、湖南益阳罗文花海国际涂鸦艺术村等都是其中的成功典范。
摩洛哥(九)艾西拉艾西拉是摩洛哥北部的一座海滨小镇,始建于十五世纪。于是,第一届“艾西拉国际艺术节”举办,他们邀请了11名艺术家在古城墙上进行创作,还邀请诗人、摄影家以及电影艺术家从世界各地前来展览,自此艾西拉逐渐发展成为了一个艺术圣地。这项艺术活动被当成一种传统而延续下来,艾西拉每年8月都会举办壁画节,各国壁画艺术家齐聚此地来充分展示艺术的魅力。
【澳大利亚】墨尔本涂鸦街,个性张扬的艺术小巷【壹】说起墨尔本,我不得不说它是一座艺术之都。说到这里,在墨尔本有一条充满艺术与个性的小巷,我非推荐不可,这就是墨尔本著名的涂鸦街。说起这条涂鸦街,它是叫做“Hosier La”的小巷,其位于在墨尔本联邦广场的对面。墨尔本涂鸦街,真是一处艺术与个性碰撞的殿堂。或许是走过了艺术的小巷,冥冥之中我恍惚被这艺术熏陶了似的,心中很有愉悦感。
【澳大利亚】走在涂鸦小巷仿佛走进了魔幻的世界。是墨尔本最广为人知的涂鸦巷,也是墨尔本最有代表性的街头艺术“画廊”。这可能是墨尔本最富有活力的地方了,狭窄的街道两边都是各式各样的涂鸦作品,这些作品大都来自于当地青年的笔下,色彩鲜艳,有些还别具一格的呈3D 画作展示。走在这条深邃曲折的小巷里,仿佛走进了魔幻的世界,一座童话的天堂。
对于墨尔本而言,涂鸦,就是这样的一抹色彩。在墨尔本市区就专门开辟了两处涂鸦的集散地:一处是连接伯克街步行街与小科林斯街的联合小巷,是在墨尔本市区观光的游客最容易发现的涂鸦地点另一处则是靠近联邦广场的霍希尔小巷,以及在周边呈三面迂回状的拉特利奇小巷,这两条小巷附近的涂鸦已经在城市的建设中慢慢消亡,所以它们被保护了起来。涂鸦小巷成为墨尔本涂鸦爱好者的创作天堂,也成为墨尔本街头鲜活跳动的非官方城市名片。
寻觅墨尔本巷道艺术寻觅墨尔本巷道艺术。巷道艺术为这些隐藏着的巷道增添了一重活跃。墨尔本也因此成为了澳大利亚的巷道艺术之都,甚至是世界巷道艺术最重要的地点之一。国际知名的巷道艺术家如Banksy(英国)和Swoon(美国)都曾来过墨尔本在巷道中展示他们的绘画艺术。收藏家们和拍卖行对巷道艺术的兴趣也不断升温并且也认可了巷道艺术是当代艺术的一种趋势。
艺术奇葩 年仅16岁的ShaniaMcDonagh参加了2014年德士古儿童艺术比赛,以下是她的画作。DiegoKoi是一名意大利艺术家,他用炭笔创作出了超真实的画作。住在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的人们也许能有幸见到艺术家AndresAmador。
詹姆·罗诺和斯蒂芬·哈林顿是赫芬顿邮报的人气博客主,把Nuart庆典称为是21世纪“街头艺术的里程碑”在本周两人接受赫芬顿邮报采访时说:“我们一直仰慕该庆典上人们愿意把街头艺术推离舒适区,进行与学术项目的融合,充满叛逆的气质,这是街头艺术的真正根基。Nuart庆典的创始人和总导演马提娜·瑞德(Martyn Reed)每年都会招募一批叛逆创新的艺术家。他们多次进行创新,而我们望尘莫及。”
墨尔本市别样景观一瞥墨尔本市别样景观一瞥。实拍墨尔本街道上的作画者 墨尔本,一个地球人都知道的大都市,却比想象中小得多,所谓的中心城区也许还没有北京的一个区大。墨尔本街道的壁画  墨尔本以有许多小街小巷而闻名,你不用走上大路就可以穿越整个城市。街道壁画  街头艺术正成为墨尔本最吸引游客的景观之一。这一带因精巧又色彩斑斓的海滩更衣小屋而远近驰名,这些小屋沿着海滩而建,衬映着墨尔本壮丽的城市景观。
槟城除了拥有这些上百年的街道与建筑之外,还有一个极具特色的艺术创作——街头壁画。对此尔纳斯称:“其实每个人都是艺术家,当他们在街头看到这个壁画的时候,都能够以自己的方式进行诠释,完成了艺术的二次操作。”如果你来到槟城,也一定要与这些可爱壁画,以你独特的方式来上一张合影哦。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艺术家也效仿这位立陶宛艺术家在街头自行创作,看来街头壁画的艺术气氛已经在槟城的乔治市蔓延的很到位了。
墨尔本,是澳大利亚第二大城市,墨尔本城市环境非常优雅,曾荣获联合国人居奖,并连续多年被联合国人居署评为“全球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呵呵,别在意,这是墨尔本有名的艺术街。墨尔本,被称为澳大利亚的艺术之都,到这里的游客都会到有名的涂鸦街HosierLane参观游览,欣赏街头画家的另类艺术创作。墨尔本友好、开放的氛围也不断吸引着身怀绝技的艺术家前来创作。
柏林墙的爱恨交加 在2009年,柏林墙推倒20周年之时,《新旅行》的一位编辑曾经亲历柏林采访,当我在第一时间告诉她柏林墙东边艺术廊将被拆除一部分时,她一直不肯相信靠谱的德国人也会做这样的事情。“不过,如果是真的,太遗憾了。”她在微信中回复我说,“他们埋葬了历史。”柏林墙曾经穿越柏林市区,而在柏林墙推倒之后,一条标记着柏林墙建成和推倒时间的线沿着柏林墙贯穿城市,随处可见。
在艺术家的眼里无处不是艺术,即便是普通的石头也能创作出美丽的画作,让人爱不释手,喜欢这样的石头艺术。
“有伤风化”的克里姆特。后来到了十四岁那年,克里姆特进入了维也纳应用艺术大学。克里姆特是如何炼成的。一次,克里姆特接受了为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绘制大型历史题材壁画的工作。克里姆特作为主导人物,用他的这种风格指引着维也纳分离派,最终影响了后来的维也纳印象派。更重要的是,克里姆特的壁画作品启迪了艺术作品和建筑作品的相融,这种建筑上对实用和造型合而为一在后来更是影响了包豪斯建筑流派和俄国结构主义建筑流派。
弗里达·卡洛(芙烈达·卡萝 Frida Kahlo,1907-1954年),墨西哥女画家,本名是Magdalena Carmen FriedaKahlo y Calderón。也就是在这所学校里Frida认识了她将来的丈夫迭戈·里维拉,他是墨西哥壁画运动三杰之一,当时刚从法国回来,受托在此做壁画。《弗里达和里维拉》1932年,里维拉受托为底特律博物馆创作壁画,而在此期间Frida流产了。这对夫妇于1935年返回墨西哥,之后里维拉与Frida的姐姐开始偷情。
罗斯科《NO.2》布面油画 145.4x122.4cm 1947年作 华盛顿国家美术馆收藏罗斯科《多形态》布面油画 225.7x165.1cm 1948年罗斯科《Violet, Black, Orange, Yellow on White and Red》布面油画 207 x 167.6 cm 1949 古根海姆博物馆。严格说来,罗斯科的大师地位的确立是1990年代之后的事情,随着《罗斯科传》(1993),《艺术哲学:艺术家的真实》(2004)等一系列研究专著的出版,罗斯科才得到艺术史应有的认可。
第一个艺术家:探索旧石器时代艺术。但是,岩洞墙壁上的画作(被称为洞穴艺术)获得认可则花了更长的时间,因为其中一些距离生活区域很远,而且很多都表现出相当惊人的艺术技巧,不像是石器时代人类的头脑和能力所能创作出来的。然而,通过对可移动艺术和洞穴艺术的风格进行比较却发现它们具有一致性,甚至一致到一些考古学家认为他们可以识别同一艺术家的作品,而在其他情况下,考古发掘出的画作显然是已被埋藏了成千上万年。
看完这些关于艺术的小故事,感觉某些知名艺术家的高大形象都崩塌了……那是在二战期间,有一名生活在被纳粹占领的巴黎的德国军官,在毕加索的公寓中看到了《格尔尼卡》的照片,于是便问毕加索:“这幅画中的事是你做的么?”毕加索回答:“不,是你做的。”——《格尔尼卡》的主题是西班牙小镇格尔尼卡被德国轰炸的景象。安迪·沃霍尔(1928-1987),美国艺术家、印刷家、电影摄影师,是视觉艺术运动波普艺术的开创者之一。
达·芬奇还画了另外一幅《最后的晚餐》,并且保存完好!基于这些证据,路易十二很可能委托达·芬奇和他的工作室在1499年完成原作的八年后绘制完整版的《最后的晚餐》。初次见到这幅被人遗忘已久的复制品的感觉是“令人不知所措的,我被彻底征服了——这太广阔了,”Isbouts这样说:“壁画还是那幅壁画,虽然是原作,但是你只能管中窥豹!而且你还要身处米兰,但现在,人们需要去看这幅位于唐格洛的画了。”
米罗:一个扎根在自己土地上的人,一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艺术家。米罗对蒙特-罗伊格和马略卡岛风景的留恋在他的作品中至关重要。他想把自然描绘成一个原始人或一个拥有20世纪成人智慧的孩子所描绘的样子,在这方面,他与超现实主义和达达主义有很多共同点,这两个流派的现代艺术家都在努力以比米罗更理智的方式实现类似的目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几年里,米罗成为国际知名的艺术家,他的雕塑、绘画作品在许多国家展出。
他们在山上发现个神秘洞穴,进去一看里面竟隐藏着惊人的史前遗迹。1994年,有三个洞穴探险者在法国东南部阿尔代什省(Ardèche)发现一个奇怪的洞穴,走进去一看,裡面的史前遗迹成为世界最重大的发现之一。3个人在1994年第一次发现这个神祕洞穴,他们不知道这将是人类史上最重大的发现之一。只是这个洞穴要被关闭了,不再对民众开放,因为大量的游客涌入这个洞穴,人们呼吸的溼度可能会破坏这些珍贵的史前画作。
英国《每日邮报》5月26日报道,美国艺术家约翰-普(JohnPugh)在墙上创作了许多3D画作,画作的内容很逼真,完全可以骗过人的视觉。约翰-普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斯加托斯一条主要大街上创作的“地震”作品就骗过了许多人。“地震”作品单击继续“地震”作品单击继续这是在夏威夷州首府檀香山创作的作品展现了一个巨大的海浪要冲向街道的场景,那幅作品的策划时间达2个月,在11名其它艺术家的合作下花了6个月的时间才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