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莫言的两种方式批评消费莫言的两种方式韩浩月 《 中国青年报 》( 2012年10月23日 09 版)回望莫言获奖至今的舆论氛围,谈论金钱要远远多于谈论文学,从帮他分析奖金怎么花,到帮他计算未来版税能收入多少,从网络书店高价出售莫言手稿、天命书,再到抢注莫言域名,出售“莫言同款衬衫西服”……买莫言的书,谈论莫言的获奖,这都是在正常的范围内消费莫言,此前哪一位作家获得诺奖,不是被这样追捧?
冯骥才、麦家谈文艺座谈。今天我们带来新京报的访谈,访谈对象是冯骥才和麦家老师。冯骥才文艺工作者不能陷在市场里。冯骥才:我觉得如果把这个文艺座谈会放在当代文艺发展史上来看,它带有里程碑的性质,因为它是在一个关键的历史时刻,一个全新的文化、社会背景下,谈论文艺最根本的问题。新京报:在文化产业的背景下,很多文艺作品跟商业走得越来越近,你怎么看待?麦家: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谈到文艺作品有高原,没高峰。
止庵:读书的学问始于简择。后来书出得渐渐多了,而同时大概因为时间和精力的关系,书读得渐渐少了,以至读不过来了。二十年后我已有整整十四柜书(此外筛选淘汰掉的大约还有一半罢),正经读过的只有一小部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今生能把所买的书读完(我买的书没有藏的价值,只有读的价值,不读就白买了),但是这一愿望多半是要落空的,这绝对是二十年前始料不及的事情。二十年前是出什么书读什么书,而所出的书大都是所谓名著;
三味书屋。这里是鲁迅先生“三味书屋”的现实版,在民族文化宫对面的胡同里幽幽地开了二十一年,目前已经成为北京的一个旅游景点。三味书屋只提供给你耐得住时间考验和耐得住品味的书、反复琢磨都放不下的书。据说当时的书店能够面世颇费了很多周折,书店创办人李世强、刘元生夫妇几经周折寻找资金,作家陈明、丁玲夫妇、肖军和很多学者朋友均在资金上鼎力相助。
听阿城乱弹琴听阿城乱弹琴。直到1998年书市上摊出《闲话闲说》、《威尼斯日记》,跟着是由《收获》专栏文字结集而成的《常识与通识》,再就是旧作新版的《棋王》、《遍地风流》,阿城算是复活了。1992年,一向不写日记的阿城写了一本《威尼斯日记》,是应约而作。阿城的这本写得非常好看。"在阿城的临时居所里,我们看到那架在老电影里看见的4*5老式新闻摄影机站在那儿,这是阿城从美国旧货市场花100美金买来的。
当时正好赶上出国潮,我在长春的日本文学杂志做副主编,编杂志已经编了七八年,接触了不少日本作家的作品,对日本文学和出版很感兴趣,就想,既然学了那么多年日文,也做过一些文字翻译,不如去日本开开眼界。当时出版学校成立了一个出版教育研究所,我去了就负责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汉语出版资料,这带给我很多查阅的便利,加上出版学校校长是日本出版学会的会长,日本出版学会就设在那里,于是我开始专攻日本出版文化史。
《狼图腾》美国版 《红楼梦》译本 《水浒》译本 《西游记》译本 《三国》译本
(八十年代的金庸小说;以前有句话,有华人的地方,必有金庸的小说。我读金庸、古龙等作家的作品,就是从当年随处可见的盗版书店开始的。当时最有名的是前面四位作家,不过我偏爱金庸、古龙的小说,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几乎每年都会重读他们的小说,如《鹿鼎记》阅读次数不下于十次。武侠、言情小说之外的畅销书,除上面提到的倪匡的科幻小说系列(他曾帮金庸代笔写作《天龙八部》),还有一个伪称香港女作家的侦探小说作家雪米莉。
百万畅销书《岛上书店》作者加·泽文:读书是非常孤独的一种行为。腾讯文化:《岛上书店》是你创作的第八本小说。我喜欢在书店里看书,喜欢书店里的味道。然后我就想通过写《岛上书店》重新爱上书店,重新成为好的读者。我还喜欢迈阿密海边的“书和书”书店。我个人认为,书店最重要的部分是经营书店的人,他们选书的喜好也影响着书店的品位。腾讯文化:《玛格丽特小镇》和《岛上书店》被誉为“治愈系”小说、鸡汤文学。
阎连科:如果有一天,我停止了写作……不过,最让阎连科担心的并不是创作本身,而是阅读:“许多作家写作的停滞和下滑,除了才华和悟性,最重要的原因,是不再读书了。读书是名作家可以继续写作并有所长进的唯一保证,而不是生活和阅历。停止读书,实质上是停止思考。”阎连科:对。阎连科:其实很多作家,是不读同代人作品的,更不读年轻人的作品。这和一个作家的年龄关系,跟作家的阅读习惯有关,更和作家对阅读与自身写作的关系认识有关。
中国文人是如何意淫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文人真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要改的东西是非常多的,不能把文字当作赚钱的工具就是一种,要知道你的职业是作家,作家就应该背负着文化、思想的启蒙,这才是作家的天职,不要天天拿着一本外国作家的书,到底说这书是多么多么的好,该人是多么多么的有思想,可那也是人家的思想,要知道他和你一样也是作家,为什么别人能写出创世不灭之,而你却只能写风花雪月之屁事呢?
《读书》栏目视频专辑读书在线观看视频源。《读书》 20130324 我的一本课外书之王刚。《读书》 20130317 我的一本课外书之“读书是我的生命支撑”《读书》 20130310 我的一本课外书 之 张之路。《读书》 20130303 我的一本课外书之“卖书人的读书人生”《读书》 20130223 我的一本课外书之“我与航母有个约会”《读书》 20130203 我的一本课外书 之 沈昌文。
白先勇:我想我在做这个昆曲,不仅是做一出戏,也不仅是演昆曲,我们有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有过它辉煌的历史。主持人:我们大概已经演了100场,似乎是从联合国开始把昆曲定位全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给它这样一个定位和殊荣之后,我们的青春版的昆曲《牡丹亭》,一直在市场上演,而且确实获得了社会各个阶层的大部分人的认可,那么会不会形成这样一个印象,昆曲就是这样的?白先勇:为了昆曲,我什么都做了。
书标:中外老书店的风情(下) 一枚小小的书标,却往往承载着一家书店的经营理念与文化。Collins书店,兼营文具礼品,其店主的品位体现在这小小的书标上。如今,书店的特色文化往往通过LOGO的方式呈现,而互联网与电子商务的发展,也迫使许多实体书店苦苦挣扎在生存线上,早已失却了风雅的情致。Baker戏剧书店 面具/能面是戏剧类书店常用的标志。勇气老妈书店,也许是家女性专属书店吧。
如今,它入驻苏州,成立了大陆首家诚品书店。就是这样的实体书店,曾有过长达15年的亏损。诚品的商业模式在中国大陆是否可行仍未可知,实体书店,生存艰难。或许正如有人说:“开书店之甘苦,非业内人,难以领会。开书店,在当下,如同宗教,非有信仰而不能为。”在我看来,诚品书店的老板吴清友,似乎就把开办诚品书店,当成了一种信仰。诚品书店内部。在诚品书店,不论再小的出版社,只要出版好书,都能在书柜中被陈列。
位于韶关市区百年东街的“四阅”品质生活书店由广东新华发行集团统一进行规划设计,参考借鉴了目前国内几家备受关注的高端体验式书店,如香港诚品书店、广州方所文化概念店及珠海“阅·潮”书店等成功经营经验,利用科学的规划和极具“文艺范”的装修布置,精心打造而成的一家24小时营业、有书香味的个性化书店。
谁掌握了文化的领导权,谁便可以支配文化的定义,从而决定大众文化到底有没有文化,是不是文化,能不能登上大雅之堂(至于大众文化登上了大雅之堂,与大众还能保持多少关系,则是另一个问题)。大众文化随之盛极一时,当然,彼时不叫大众文化,而称之为“人民文化”或“人民文学”。另一方面,需要注意,大众文化的领导者,与其所成就的人物,未必就是大众,如余秋雨、郭敬明、于丹,还有那些理财专家、养生大师,哪个不是精英呢?
10月13日至14日,全国报告文学创作交流会在华西村举行,与会者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梳理与探讨。“报告文学作品,不管在发表的时候是否引起轰动,是否获过奖项,一旦放到未来,都将是历史的铁证、时代的记录。”报告文学作家蒋巍表示。“我经常到北京三联书店、王府井书店、西单图书大厦淘书。这三个著名的书店从来都没有报告文学作品书架。”国家森林病虫害防治总站党委书记、报告文学作家李青松提出,有必要捍卫报告文学的尊严。
1.《论国家治理现代化》 俞可平 著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4年6月。推荐理由:2.《灵魂深处》 李连渠 著 作家出版社 2015年9月。江苏文艺出版社 2015年5月。她认为应当深入了解中华文化的基因,认真吸取其他民族文化优秀成果,努力寻求不同文化中具有的普遍价值,和全世界民族一起共铸人类精神新世界。事实上,作为世界上最善于学习的民族——中国人一定可以从本书中汲取新鲜的营养和智慧,创造中国经济转型的“互联网+”之奇迹。
我读文学院的时候,作家圈里正流行读米兰·昆德拉。所以,我课余的时候,就到沈阳的各个书店去寻找昆德拉的书,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差不多把他的小说买齐了。昆德拉是捷克斯洛伐克作家,作品大多写自己的国家被苏军占领后普通捷人的生存状态。转眼二十年过去了,书还留着呢,捷克斯洛伐克早已变成两个国家,昆德拉也不流行了。订阅2014年杂志的时候,我在报刊目录中一下子看到了《书城》的名字,不由分说就订了一份。
《光海:成为王的男人》成为第7部观众人数突破1000万人次的韩国电影。法国作家贝纳尔·韦尔贝最近推出新书《第三人类》,继《蚂蚁》之后在韩国的累积销量已突...在韩国出版界,以销量达3000万本的李文烈(《三国志》1800万本)为首,赵廷来(《太白山脉》等1500万本)、被称为“夜晚的李文烈”的李元昊(《江边的男人》等1000万本)、金辰明(《高句丽》等1500万本)等作家创下了千万销量。
戴新伟:2015,我的Top10,理由是:读过,喜欢。又到一年评选季,各类好书榜相继出炉,我先后参与了好几个榜单的评选,但每次评选都有很多遗憾和错过,总有那么多好书落榜,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所以,每年我都会出一份自己的十大好书,把这一年自己心中最喜欢最想推荐的好书再次分享。与往年不同,这次应绿茶兄的“绿茶书情”邀请,列出年度10本。译林出版社。书也出得非常漂亮,我很喜欢看,这是真正激发人去舒适从容地生活的书。
我曾凭着钓鱼的耐性看书 张仕文 《 中国青年报 》( 2013年11月05日 10 版)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老家贵州兴义的书店不是开放式的,书籍也远没有现在丰富。书籍为我打开了一扇神奇的窗口,我与书店结下不解之缘。书店作为传承文化的载体,遍布了成都的各个角落。小的书店就不说了,规模和影响较大的则有西南书城、经典书城、布克书店、新知书店等。传统书店也亟须优化经营理念,淘汰价格虚高、只重包装不重品质的书籍。
山东书城昨日正式开门纳客,大冰敬一丹要来助阵。山东书城相关负责人介绍,试营业以来,悦客书吧接待读者的数量已远远超出预期,并被读者评为书城最具情调和最有格调的地方,“这里未来还将举办文化沙龙和读书会,此外书吧内也正在筹备建设网络电台。”  除了文艺范儿十足,这里还随处可见高科技,比如供孩子观看的城堡过山车、大摆锤、生命之塔等精彩9D影片以及即将引进的按需印刷和3D打印项目。
北京将开第二家24小时书店 位于莫言家附近北京将开第二家24小时书店 位于莫言家附近。从装修面积来看,这家书店也很难与三联书店相比,陈黎明承认“我们空间比较小,而且还有计划设有一部分沙发区,书店内还有咖啡饮料和食品制作售卖区,书的数量无法和三联书店相比。”
我于初二时写过《书店》,发表在江苏《少年文艺》1997年第9期上。这毕竟是极少数人的行为,绝大多数人去书店里只为看书,况现在有的书别看厚厚几百页,但字数却并不多,每个字都被撑得方圆一厘米大,字距更是被拉得放一个手指盖不住一个字,两个字天各一方,看一页不过是扫一眼耳!效率高者一个下午泡在里面可以通读一个柜的书,有鉴于此,各地图书馆纷遭冷落。传闻卫先生写书速度甚快,而读者买他的书速度更快,令人折服。
我们都是背着轮胎的读书人。好在我们知道新幼教学院还是有几个像模像样的文化人,在我强大人格魅力的感召下,D·雷同学欣然约稿。杂乱的思想注定我成不了专栏作家,恐怕知道新幼教学院的专栏我也登不上。我是一名普通的幼教从业者,我以一个幼教人的身份,向党国人民保证,我一定会在知道新幼教学院的麾下,竭尽全力为幼教界带来新生带来正能量,遵从国家的召唤,自律自省,做最美幼教人。我是D?雷,我为真幼教代言。
洛阳新文化系列之二■他很有可能是你一见倾心的画家■他开的书店,在洛阳独一无二。在图书圈里浸淫久了,2007年,他决定在洛阳开一家书店。其实开书店是赵向前一直就有的梦想,他从小就想当作家,没当上,觉得卖卖作家写的书也不错。在赵向前及其同道者看来,现今的洛阳,文化氛围寡淡,甚至找不到几家像样的书店。这个书店,是想象出来的乌托邦,理想的寄托,想象的完美,赵向前给它取了个耐人寻味的名字:想象书店。
老书虫书吧:比一个好书店该做的做得更多。老书虫书吧最初来自于创始人Alex Pearson在友人的咖啡馆举办的读书沙龙,最初那只是咖啡馆里的一块小地方,摆放Alex在北京工作多年积累的藏书。老书虫最具代表性的项目是自2006年开始的“老书虫国际文学节”,除了推介国外优秀作家作品之外,老书虫还致力于推动中国优秀作家的作品引入海外。2015年1月,老书虫出版社在香港注册成立,同时设立的还有老书虫文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