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 文化交融的上海气质。现在,像上海书展、上海国际文学周这样多个具有国际影响的知名文化活动,已经成为上海重要的文化名片,吸引着世界各地优秀的文化人、文化作品来到这里。上海社科院新闻所所长、研究员徐清泉为国际文化大都市描绘了这样一个图景:在文化的要素、生态、事业、产业、创新、英才、交流及生活等方面,既足以体现和展露出中国气派和国际风范,又足能彰显出蕴含上海本土文化价值的海派文化特色。
消费莫言的两种方式批评消费莫言的两种方式韩浩月 《 中国青年报 》( 2012年10月23日 09 版)回望莫言获奖至今的舆论氛围,谈论金钱要远远多于谈论文学,从帮他分析奖金怎么花,到帮他计算未来版税能收入多少,从网络书店高价出售莫言手稿、天命书,再到抢注莫言域名,出售“莫言同款衬衫西服”……买莫言的书,谈论莫言的获奖,这都是在正常的范围内消费莫言,此前哪一位作家获得诺奖,不是被这样追捧?
三味书屋。这里是鲁迅先生“三味书屋”的现实版,在民族文化宫对面的胡同里幽幽地开了二十一年,目前已经成为北京的一个旅游景点。三味书屋只提供给你耐得住时间考验和耐得住品味的书、反复琢磨都放不下的书。据说当时的书店能够面世颇费了很多周折,书店创办人李世强、刘元生夫妇几经周折寻找资金,作家陈明、丁玲夫妇、肖军和很多学者朋友均在资金上鼎力相助。
止庵:读书的学问始于简择。后来书出得渐渐多了,而同时大概因为时间和精力的关系,书读得渐渐少了,以至读不过来了。二十年后我已有整整十四柜书(此外筛选淘汰掉的大约还有一半罢),正经读过的只有一小部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今生能把所买的书读完(我买的书没有藏的价值,只有读的价值,不读就白买了),但是这一愿望多半是要落空的,这绝对是二十年前始料不及的事情。二十年前是出什么书读什么书,而所出的书大都是所谓名著;
听阿城乱弹琴听阿城乱弹琴。直到1998年书市上摊出《闲话闲说》、《威尼斯日记》,跟着是由《收获》专栏文字结集而成的《常识与通识》,再就是旧作新版的《棋王》、《遍地风流》,阿城算是复活了。1992年,一向不写日记的阿城写了一本《威尼斯日记》,是应约而作。阿城的这本写得非常好看。"在阿城的临时居所里,我们看到那架在老电影里看见的4*5老式新闻摄影机站在那儿,这是阿城从美国旧货市场花100美金买来的。
当时正好赶上出国潮,我在长春的日本文学杂志做副主编,编杂志已经编了七八年,接触了不少日本作家的作品,对日本文学和出版很感兴趣,就想,既然学了那么多年日文,也做过一些文字翻译,不如去日本开开眼界。当时出版学校成立了一个出版教育研究所,我去了就负责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汉语出版资料,这带给我很多查阅的便利,加上出版学校校长是日本出版学会的会长,日本出版学会就设在那里,于是我开始专攻日本出版文化史。
(八十年代的金庸小说;以前有句话,有华人的地方,必有金庸的小说。我读金庸、古龙等作家的作品,就是从当年随处可见的盗版书店开始的。当时最有名的是前面四位作家,不过我偏爱金庸、古龙的小说,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几乎每年都会重读他们的小说,如《鹿鼎记》阅读次数不下于十次。武侠、言情小说之外的畅销书,除上面提到的倪匡的科幻小说系列(他曾帮金庸代笔写作《天龙八部》),还有一个伪称香港女作家的侦探小说作家雪米莉。
百万畅销书《岛上书店》作者加·泽文:读书是非常孤独的一种行为。腾讯文化:《岛上书店》是你创作的第八本小说。我喜欢在书店里看书,喜欢书店里的味道。然后我就想通过写《岛上书店》重新爱上书店,重新成为好的读者。我还喜欢迈阿密海边的“书和书”书店。我个人认为,书店最重要的部分是经营书店的人,他们选书的喜好也影响着书店的品位。腾讯文化:《玛格丽特小镇》和《岛上书店》被誉为“治愈系”小说、鸡汤文学。
阎连科:如果有一天,我停止了写作……不过,最让阎连科担心的并不是创作本身,而是阅读:“许多作家写作的停滞和下滑,除了才华和悟性,最重要的原因,是不再读书了。读书是名作家可以继续写作并有所长进的唯一保证,而不是生活和阅历。停止读书,实质上是停止思考。”阎连科:对。阎连科:其实很多作家,是不读同代人作品的,更不读年轻人的作品。这和一个作家的年龄关系,跟作家的阅读习惯有关,更和作家对阅读与自身写作的关系认识有关。
中国文人是如何意淫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文人真想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要改的东西是非常多的,不能把文字当作赚钱的工具就是一种,要知道你的职业是作家,作家就应该背负着文化、思想的启蒙,这才是作家的天职,不要天天拿着一本外国作家的书,到底说这书是多么多么的好,该人是多么多么的有思想,可那也是人家的思想,要知道他和你一样也是作家,为什么别人能写出创世不灭之,而你却只能写风花雪月之屁事呢?
《读书》栏目视频专辑读书在线观看视频源。《读书》 20130324 我的一本课外书之王刚。《读书》 20130317 我的一本课外书之“读书是我的生命支撑”《读书》 20130310 我的一本课外书 之 张之路。《读书》 20130303 我的一本课外书之“卖书人的读书人生”《读书》 20130223 我的一本课外书之“我与航母有个约会”《读书》 20130203 我的一本课外书 之 沈昌文。
白先勇:我想我在做这个昆曲,不仅是做一出戏,也不仅是演昆曲,我们有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有过它辉煌的历史。主持人:我们大概已经演了100场,似乎是从联合国开始把昆曲定位全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给它这样一个定位和殊荣之后,我们的青春版的昆曲《牡丹亭》,一直在市场上演,而且确实获得了社会各个阶层的大部分人的认可,那么会不会形成这样一个印象,昆曲就是这样的?白先勇:为了昆曲,我什么都做了。
松社书店 作家签名书。
书标:中外老书店的风情(下) 一枚小小的书标,却往往承载着一家书店的经营理念与文化。Collins书店,兼营文具礼品,其店主的品位体现在这小小的书标上。如今,书店的特色文化往往通过LOGO的方式呈现,而互联网与电子商务的发展,也迫使许多实体书店苦苦挣扎在生存线上,早已失却了风雅的情致。Baker戏剧书店 面具/能面是戏剧类书店常用的标志。勇气老妈书店,也许是家女性专属书店吧。
位于韶关市区百年东街的“四阅”品质生活书店由广东新华发行集团统一进行规划设计,参考借鉴了目前国内几家备受关注的高端体验式书店,如香港诚品书店、广州方所文化概念店及珠海“阅·潮”书店等成功经营经验,利用科学的规划和极具“文艺范”的装修布置,精心打造而成的一家24小时营业、有书香味的个性化书店。
华商报记者近日采访了多位西安书店经营或市场研究者,对于书店业态的变化,他们认为,向“书店+”转变是必须的也是符合潮流的,书店未来依然是很有前景的行业。设计兼顾颜值实用  没有最美书店,只有最人性化   “书店+”时代,书店作为城市里的第三或第四种空间,和更多空间进行了拼接搭配,比如“书店+美术馆”“书店+展览馆”“书店+文创”“书店+餐饮”“书店+沙龙”等实体书店新业态应运而生。
谁掌握了文化的领导权,谁便可以支配文化的定义,从而决定大众文化到底有没有文化,是不是文化,能不能登上大雅之堂(至于大众文化登上了大雅之堂,与大众还能保持多少关系,则是另一个问题)。大众文化随之盛极一时,当然,彼时不叫大众文化,而称之为“人民文化”或“人民文学”。另一方面,需要注意,大众文化的领导者,与其所成就的人物,未必就是大众,如余秋雨、郭敬明、于丹,还有那些理财专家、养生大师,哪个不是精英呢?
就实体书店而言,近两年增长较快的是机场书店和超市书店。“北京有5000余家实体书店,虽然并非每家都拥有三联那样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影响力,但人文学术书店能发挥所长,往特色书店转型。当前北京正在建设社区书店,诸如盛世情这样的小型书店可以参与进来,既为城市文化氛围的建设贡献力量,又为自身生存发展开辟新的空间。”杨澄宇说,“全国一年大概出版50万余种书籍,专业书店经营者能为读者提供真正有价值的好书。”
我读文学院的时候,作家圈里正流行读米兰·昆德拉。所以,我课余的时候,就到沈阳的各个书店去寻找昆德拉的书,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差不多把他的小说买齐了。昆德拉是捷克斯洛伐克作家,作品大多写自己的国家被苏军占领后普通捷人的生存状态。转眼二十年过去了,书还留着呢,捷克斯洛伐克早已变成两个国家,昆德拉也不流行了。订阅2014年杂志的时候,我在报刊目录中一下子看到了《书城》的名字,不由分说就订了一份。
10月13日至14日,全国报告文学创作交流会在华西村举行,与会者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梳理与探讨。“报告文学作品,不管在发表的时候是否引起轰动,是否获过奖项,一旦放到未来,都将是历史的铁证、时代的记录。”报告文学作家蒋巍表示。“我经常到北京三联书店、王府井书店、西单图书大厦淘书。这三个著名的书店从来都没有报告文学作品书架。”国家森林病虫害防治总站党委书记、报告文学作家李青松提出,有必要捍卫报告文学的尊严。
戴新伟:2015,我的Top10,理由是:读过,喜欢。又到一年评选季,各类好书榜相继出炉,我先后参与了好几个榜单的评选,但每次评选都有很多遗憾和错过,总有那么多好书落榜,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所以,每年我都会出一份自己的十大好书,把这一年自己心中最喜欢最想推荐的好书再次分享。与往年不同,这次应绿茶兄的“绿茶书情”邀请,列出年度10本。译林出版社。书也出得非常漂亮,我很喜欢看,这是真正激发人去舒适从容地生活的书。
我曾凭着钓鱼的耐性看书 张仕文 《 中国青年报 》( 2013年11月05日 10 版)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老家贵州兴义的书店不是开放式的,书籍也远没有现在丰富。书籍为我打开了一扇神奇的窗口,我与书店结下不解之缘。书店作为传承文化的载体,遍布了成都的各个角落。小的书店就不说了,规模和影响较大的则有西南书城、经典书城、布克书店、新知书店等。传统书店也亟须优化经营理念,淘汰价格虚高、只重包装不重品质的书籍。
山东书城昨日正式开门纳客,大冰敬一丹要来助阵。山东书城相关负责人介绍,试营业以来,悦客书吧接待读者的数量已远远超出预期,并被读者评为书城最具情调和最有格调的地方,“这里未来还将举办文化沙龙和读书会,此外书吧内也正在筹备建设网络电台。”  除了文艺范儿十足,这里还随处可见高科技,比如供孩子观看的城堡过山车、大摆锤、生命之塔等精彩9D影片以及即将引进的按需印刷和3D打印项目。
北京将开第二家24小时书店 位于莫言家附近北京将开第二家24小时书店 位于莫言家附近。从装修面积来看,这家书店也很难与三联书店相比,陈黎明承认“我们空间比较小,而且还有计划设有一部分沙发区,书店内还有咖啡饮料和食品制作售卖区,书的数量无法和三联书店相比。”
了解苏州,只需走进这间书房。在苏州有这样一家书店,它以“苏州文化”为主题,不但主推与苏州有缘、与苏州气息相投的作家与图书,还编撰、创作与苏州有关的图书。店主钟天向我们介绍了两大选书方向,一是以和苏州相关的书,展现苏州各方面的本土文化;在这些作家中,王稼句可谓是以苏州本土文化记录、挖掘为己任的代表,苏派书房为他特别设置了一个图书专柜,上面摆放着数十种图书,最新出版的《夜航船上》也在其中。
华东理工大学徐汇校区的陇上书店,作为“上海文创50条”后首家全新推出的校园书店,将竭力为高校及周边读者群提供高品质的阅读文化生活空间,同时拉开校园书店建设的序幕。此外,为切实贯彻国家关于实体书店扶持政策和“上海文创50条”,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与上海市教委联合推动上海高校校园实体书店建设,全面梳理并分批次推动,力争实现校园书店“三年全覆盖”,计划于2018年年内建设完成8—9家高校实体书店。
我于初二时写过《书店》,发表在江苏《少年文艺》1997年第9期上。这毕竟是极少数人的行为,绝大多数人去书店里只为看书,况现在有的书别看厚厚几百页,但字数却并不多,每个字都被撑得方圆一厘米大,字距更是被拉得放一个手指盖不住一个字,两个字天各一方,看一页不过是扫一眼耳!效率高者一个下午泡在里面可以通读一个柜的书,有鉴于此,各地图书馆纷遭冷落。传闻卫先生写书速度甚快,而读者买他的书速度更快,令人折服。
我们都是背着轮胎的读书人。好在我们知道新幼教学院还是有几个像模像样的文化人,在我强大人格魅力的感召下,D·雷同学欣然约稿。杂乱的思想注定我成不了专栏作家,恐怕知道新幼教学院的专栏我也登不上。我是一名普通的幼教从业者,我以一个幼教人的身份,向党国人民保证,我一定会在知道新幼教学院的麾下,竭尽全力为幼教界带来新生带来正能量,遵从国家的召唤,自律自省,做最美幼教人。我是D?雷,我为真幼教代言。
青岛书城作为全国十大超级书店成员之一,一直秉承“为书找读者,为读者找书”这样有温度的服务宗旨。近几年,青岛书城每年策划组织的文化活动多达300多场次,其中“文化名人会客厅”、“城市艺术课堂”、”城市文学课堂”、“城市戏剧课堂”、“城市法律课堂”、“露台音乐节”、“名家进校园”、“汇泉讲堂” 、“书城故事会”等品牌活动,丰富了“城市课堂”的内涵。青岛书城即将迎来20岁的生日。20周岁的青岛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