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压维稳导致暴力的恶性循环。当前,社会暴力事件呈现蔓延势头,原因即在于各种社会矛盾和问题集短期内无以解决,社会管理体制过于严厉,执法行为缺乏监督,针对公民的暴力不断涌现,另一方面,公民表达诉求和愿望的渠道不畅通,甚至堵塞,他们在现实中饱受暴力恐吓,饱受公权欺压。而公民的暴力带来的血腥,又进一步激发了公权暴力的恶魔,从而形成一个暴力的恶性循环,社会和谐稳定无从谈起,公民权益保障更是镜花水月。
再加上新华社《对极端暴力行为不容“法外开恩”》、北京日报《谴责暴力犯罪是社会的基本理性》、京华时报《生命面前,一切犯罪动机不值一提》等,总之,都是在批评那些“侧重反映犯罪嫌疑人的个人境遇以示‘同情’和‘人文关怀’”的媒体舆论,呼吁对个人极端暴力犯罪保持“零容忍”。
公民不能用言论侵犯他人权利,侮辱诽谤他人,也不能以言论破坏公共秩序,给社会带来恐慌与不安。无论如何,依刑法规定,刑罚只能针对“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言论行为,也即具有严重“现实危险性”,能够引起严重社会恐慌或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言论。目前,吴虹飞案已经成为全国关注大案,不仅引发了公众对于言论尺度的诸多讨论,还有不少群众对该案产生了质疑,甚至担忧言论权在今后将受到“不当限制”。
难道说几句气话,就跨越了言论自由的边界?在传统的农耕社会,一个村民在自家的地里说气话,发泄某种情绪,即使嗓门儿较大,也没有几个人能听到,气话也就随风而逝了。这就意味着,即使是说同样的气话,公众人物的气话也会对社会产生更大影响。因此,言论自由不能越过边界,否则就会陷入“不自由”,就像你驾车行驶在公路上,只要你还在公路边界之内,你就是自由的,倘若不慎冲出了公路的边界,你还有自由吗?
权利止于他人鼻尖(民生·民声)权利止于他人鼻尖(民生·民声)吴秋余《 人民日报 》( 2013年08月09日 17 版)西谚云:“你的权利止于我的鼻尖”,“你可以唱歌,但不能在午夜破坏我的美梦”。无论何种权利,其行使的前提是不影响他人的正常生活,超越了这个边界,权利便不再为权利,行为也就不再受到保护。权利当止于他人鼻尖,否则就是对权利的滥用。
在首都机场制造爆炸导致自伤的嫌犯冀中星7月29日被批准逮捕,北京警方同一天还批捕了因发生口角而摔死女婴的另一嫌犯。首先,认为法律不该追究冀中星和吴虹飞的主张决不可被贸然称为“民意”。在互联网舆论有些混乱,常有人想通过营造声势影响一些事件进程的当下,法律决不可被所谓的“民意”吓倒,而应通过坚决的依法判决巩固法治建设的阵地,推动舆论围绕法律建立甄别力,在层出不穷的各种极端事件面前不断成熟。
连续发生的个人极端暴力犯罪已成当前突出问题,至少舆论场给人们的感觉是这样。警方拘留吴虹飞有《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五条第三项针对“扬言实施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扰乱公共秩序”的法律依据,吴虹飞在当下敏感时刻发这种微博,危害尤其大。所有法治国家都不会允许这样的威胁言论,打击个人极端暴力犯罪和制裁相关威胁性言论不会以意识形态划界。打击个人极端暴力犯罪,和制裁威胁实施暴力犯罪的言论同样势在必行。
于是,“社会主义宪政”、“民主社会主义”等形形色色的渗透路径就被开发出来了。九、“执政党要善于领导政治体制改革。”——5日,《学习时报》刊登题为《执政党应该善于领导政治体制改革》一文,指政治体制改革“首先是要加强对政治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十五、“我们大家一起创造历史,这是台湾有史以来,第一次不由任何政治人物或名人领导,单纯由公民发起、公民策划、公民参与的一场公民活动。”
吴虹飞的言论看似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关于不得“扬言实。北京警方仅仅以吴虹飞的行为符合治安管理处罚法的部分文字规定为由就对其进行行政拘留处罚,其原因如果不出在执法人员的素质上,就出在执法人员行使公权力时的态度上,即蛮横。如果对于轻微违法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行为给予行政拘留处罚,那么对于严重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行为就找不到合适的处罚方式了。
京华时报:以公民社会阻却拆迁涉黑化。法治社会,公民个体的权利构成了社会权利的总量,也成为国家软实力的重要标准。如何剔除拆迁行为中的"涉黑"力量,如何将拆迁回归为一种源于法律授权并受法律控制的公共行为,如何让单个的公民权利不再"担惊受怕",这考验着国家善政与政府善治的正义性。同时,我们也期待一种抵抗非法暴力的持久力量,能在"有法不依"的环境中坚守公民权利阵地,这是公民社会的崛起。
现在的问题是"公民暴力"问题,而不是中国人的素质问题。这些"公民暴力"事件中最大的特点,就是一部分拥有一定权力的公民群体无视另一部分处于较弱势的公民群体的合法权利。我以为,一方面公民的维权意识还没有建立起来,另一方面,政府管理的维权渠道不够宽、不够多,还时时堵塞,这也是整个社会公民意识缺乏的表现。由此可见,在解决这一系列"公民暴力"问题时,是有必要强调"公民"和"公民意识"这两个概念的。
一群渴望免于恐惧的女性。单就和颐酒店事件来说,我感觉落在旁观者冷漠上还是有问题,毕竟,旁观者并非普通旁观者,而是酒店的服务人员,你对住客的安全是负责的。那我们就来谈谈什么是绅士,一个真正懂得尊重女性的人才是真正的绅士,比如说英国的绅士,英国的绅士很傲慢,但是他们很强调尊重女性,其实他们也有潜规则,在社会利益上,早期的绅士没有给妇女平等的概念,但是后来他们不断提升绅士的概念,怎么样提升妇女的地位。
香港激进派煽动中学生围堵官员 舆论忧暴力蔓延|香港|激进派|中学生。【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叶蓝】香港教育局长吴克俭到中学出席校庆活动时,座驾遭到逾百名示威者的包围,包括穿着印有“热血公民”黑衣的青年。“发起”本次示威的汤国华中学学生汤锦婷等人声称,他们本打算向吴克俭递交490名学生联 署的请愿信,要求局长取消TSA、制订措施减轻学生压力等,又称对局长“不理会学生”感到愤怒。
当荆柯跟太子丹出游,捡地上瓦片丢着玩的时候,太子丹立刻捧上金块,来代替瓦片。当他们一起骑千里马出去,荆柯无意中说了一句”千里马肝美”,太子丹立刻杀了千里马,把肝奉上……当荆柯看到弹琴的美女,赞赏一句”好巧的一双手”时,太子立刻把美女的双手剁下,用玉盘盛来送给荆柯。尽管”千里马的肝”和”美女的双手”,都是那么不合情理的被牺牲,却如同”慧可的手臂”一般,叫你无法”不领这份情”!
对于近来沸沸扬扬的李宗瑞迷奸女星事件,艺人舒淇表示,“不要再讨论就是最好的响应。”吴亚馨被证实为“W女星”(资料图)警方已经证实吴亚馨是受害者“W女星”,将会在适当时机约谈吴亚馨,查明是否被李宗瑞下药或自愿情况下拍下不雅照片。艺人舒淇近日返台湾出席公益活动,对于近来沸沸扬扬的李宗瑞迷奸女星事件,她呼吁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谈论这件事,也不要散布艳照,因为对受害者而言是一种网络暴力。
为暴力喝彩,社会之祸为暴力喝彩,社会之祸。吴法天说:“当有人鼓起勇气提出不同意见时,语言暴力和人身攻击劈头盖脸而去,这可不是真正的民主做法。”但是,吴法天的所为,恰恰与他自己所说相悖。在一条微博里,吴法天说:“我不仅得罪了公知,而且得罪了记者,以后不想被抹黑都难!”所谓“得罪记者”,吴法天同时贴出了一个网页截图,是一家报纸的一则关于强奸案的报道,报道中提到的涉案嫌疑人之一的姓名是“吴法天”。
吴龙贵:警惕对“碰瓷男”的道德暴力吴龙贵:警惕对“碰瓷男”的道德暴力。但不得不说的是,在这种“惩恶扬善”的自我正义感中所流露出的道德暴力,同样值得高度警惕。因为法律的缺失以及制度的乏力而导致碰瓷者、讹人者大行其道,这是我们必须承认并且接受的现实,而不是借此而使用暴力、哪怕只是舆论暴力的理由。法律的归法律,道德的归道德。如果说“碰瓷男”是对道德和法律的碰瓷,那么亢奋的道德暴力就是对人性的碰瓷。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韩德强在“九一八”游行队伍中动手打了一位蔑视毛泽东的老人,成为轰动互联网的“耳光事件”。中国社会当前在价值观层面出现严重裂痕。也许我们应当回到反对一切暴力的社会道德原点,把价值观斗争以及政治争论从针对暴力的裁判席上赶走,让那些斗争去别处寻找它们的擂台,从而把暴力———各种街头的、法外的———从各种形形色色的掩护体中揪出来,让它们无遮无拦,遭受中国全社会的审判。
新闻媒体作为意识形态的前哨,也具有导向性、真实性、监督性、等等是社会的积极因素,但是一些新闻媒体却向社会每一个单独个体发出的信息,事后证明反而是错误的信息,这就是说的人们要警惕这些错误的信息背后的因素,这些错误的信息给我们带来的危害不容小觑,尤其是每一个单独个体要甄别谨慎对待这些信息,否则作为单独个体一定是会受到伤害,无论财产、身体、还是精神层面,这种伤害最终会波及国家、民族的稳定性和完整性。
歌手吴虹飞发微博说“想炸住建委”被行拘·都市快报。美国一男子上网搜索“高压锅炸弹”被盘问。歌手吴虹飞发微博说“想炸住建委”被行拘。你们有高压锅吗?(美国波士顿马拉松赛现场爆炸案使用的土炸弹,就是由高压锅改造而成。)报道说,这样的查水表“每周大约会有100次”。歌手、作家吴虹飞因在实名认证微博声称:“我想炸人才交流中心居委会,还有住建委”,被行政拘留(8月2日已到期释放)。
比亚迪撞大众:违法前提下谈道德是耍流氓 首先声明一下,我对法律没有很透彻的研究,但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法律于我们社会的作用到底是什么?那么比亚迪车主需要为道德买单吗?不要给比亚迪车主撞车的欲望,不要给朗逸作死的欲望,这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应该做的事,也是一个和平的社会应该有的状态,而今讨论谁对谁错,意义不大,因为从根子上,我们的社会各个领域都随着不完善的制度存在着各种戾气,谁是英雄?
吴戈:我们社会的暴力观。即使以维护公共规则或道德为目的,个体自发执行惩罚也往往存在诸多问题,但法治轨道上的正当暴力缺位,自然会有民间自发的正义。即使有人滥用弱势地位,在城管并未使用暴力时高呼“城管打人了”,政府也应当反思:在中国社会,如果没有暴力执法司空见惯的社会普遍认知,这句呼叫能变得如此有号召力,如此容易激起同情和公愤,以致危急时用来求救有奇效吗?
《南方都市报》社论 2009-04-15 共识网http://www.21ccom.net  摘要:就在即将迎来大地震周年祭祀之际,仍然没有一份完整的名单,尽数将罹难同胞和失踪者收录在内。作者从地方政府处理社会矛盾的方式出发,揭示了转型中国目前的尴尬局面:伴随市场经济成长,我们的社会治理基本制度却在各地频频失灵,地方政府往往只得诉诸非正常渠道即法外解决或曰特殊处理来试图缓解社会矛盾,以至于维稳成本高昂得成了天价,而且还在飙升。
2016新作文:任务驱动型叙事体材料作文写作指导。④“吐痰男”素养的缺失是“黑衣男”被迫出脚的内在原因,也因此,“吐痰男”才是整个事件中最可怜、最值得同情的一个。(核心论述思路:从概念厘定与区分的角度辨析“黑衣男”的“暴”→探讨原因,分析具体情境,设身处地看待“黑衣男”的行为(动机、程度、结果等)→分析吐痰男的个体修养印证“黑衣男”的做法,同时设身处地设想吐痰男的困境→提出利于双方的合理的解决方案)
网络言论形成的舆论力量确实越来越强大,日益成为我们现实生活中不可忽视的力量。不久前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专门请了一批省内知名网友到省城对话;6月20日上午胡锦涛总书记到人民日报社视察时,特意到人民网“强国论坛”与网友在线交流。虽然这些领导人的行为主要是政治象征意义,它也很能说明网络在我们生活中的影响力了。据我所知,地市和省区一级的领导部门现在都很关注网上言论动向。与去年山西黑砖窑在网上闹得风起云涌,山西省有关领导还蒙在鼓里已不可同日而语。今年不论是中国红十字总会对网民质疑的回应,还是四川、河南、陕西等地的纪检监察部门对网民举报的救灾物资分配和采购中出现的问题的查处,都很及时,是一种良性的互动,有效地维持了官方和半官方组织的公信力,遏止了**现象的发生。
刘行之:刘行之:令人忧虑10大民情刘行之:“爱狗者虐人”诸事件与民主政治的公民。回顾上述几起事件及其引发的舆论之争,加之近年来多起网络和社会热点事件,可以发现一些共通之处,折射了令人忧虑的民情——这种民情恐怕是难以培育和支撑我们所期待的现代社会与民主政府的。这种极端化的态度,不仅是时下一种浮躁、暴力、偏执的社会情绪的宣泄,更有社会认知、思维与行为习惯乃至社会习俗等方面更深层的原因。
被权力和治理放任和抛弃的社会底层,其生态无疑会迅速恶化,暴力成为社会运作的主要机制,无疑就是底层丛林社会的形成。......不管谁运用暴力赢得了权力,他必须运用暴力维护权力。" [4] ( http://www.aisixiang.com ) 米奇尼克向人们证明了暴力和血腥决不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出路,他也由此而成为"在权力、意识形态之外,面对公众发言,推进独立的社会运动,告诉公民应该如何做,而不是告诉当局如何做"的社会进步的启蒙者。
公民的权利绝不能零存整取。发稿时,觉得原先的标题不适合公众媒体,于是改成了"公民的权利决不能零存整取"。与公众的权利零存整取同时存在的,一定是公权力在没有有效监督状态下的过度消费和政府信用的极度透支。邓玉娇事件、唐福珍事件、断指讨尊严、瓮安事件、石首事件、陇南事件无不充满暴力。第 2 楼。问题是我就是要公民权力零存整取,你民拿我怎么办吧?诸位请注意了:李镇长说老板娘是趁人不备,从2楼掉下摔死的。
坦率地说,官职并非是被预定的私欲,权力也不是被标注的商品,这些污国虐民,毒施人鬼的现役人民干部及预备役陪葬玩偶,很可能稍早前就是我们身边的亲朋好友,同具良心与人性的社会公民。在已没有道德作为反省,良知为其警戒的情况下,私欲被权力放大到骇人听闻的地步,权力再被没有监督与制衡的体制扩张到无法无天的地步,没有监督与制衡的体制再被既得利益集团的加强为整个的国家成为其私产,整体国民都成为其人质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