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病多郁疑病多郁作者:周仲瑛疑病多郁是指在患者所诉症状繁杂多端,疑似难辨之际,当着重从郁入手。气聚则生,气散则死"。对气机郁滞的治疗,还当注意气血互调,在行气解郁的同时,可适当参入川芎、赤芍、丹参等活血之品,血行畅则气机达,气血调则郁滞消。本例患者证属气郁化火挟痰,痰火扰心,虽无明显挟瘀情况,但在治疗中同样加入丹参、川芎等活血药,寓有治气不忘调血之意,从而更有利于行血中之气以解郁。
以方测证,当有上腹痞满疼痛的黄芩证,恶心呕吐的半夏证,虚弱少气心下痞硬之人参证等胃肠道症状和寒热症状,《伤寒论》以“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饮食,心烦喜呕”为其概括性描述,该方证还有较多的或然证,多是“郁”后全身多处不适反应。从以上《伤寒论》和《金匮要略》郁证分型可看出,二书对郁证的辨治已很全面,基本包括了《中医内科学》郁证辨治的大部分内容,或可以说《中医内科学》是二书的传承和借鉴。
从痰的性质方面来看,还可进一步区分为风痰 、寒痰、湿痰 、热痰 、燥痰 及郁痰 。气火偏虚津凝为痰者,又当温补 。内生之毒是在疾病发展演变过程中,由脏腑功能失调,风、火、痰、瘀等多种病理因素所酿生,常见的如风毒、热毒、火毒、寒毒、湿毒、水毒、痰毒、瘀毒等,其性质多端,且可交错为患,使多个脏器发生实质性损......   难病 毒是指难治重症多与毒邪有关 毒的含义, 是指温热病 中的一些传染性、致病力强的外邪;
· 气逆,气逆反应出当降不降,气机上逆,反应出肺和胃居多,肺气上逆,胃气上逆。气逆要降气,气滞要行气,所以这一章方剂分为两部份。理气剂总的来讲,有行气降气两个方面,和相应的脏腑关系,我们这个表来反映,降气和肺胃有关,宣降肺气和和胃降逆为主要治法。最早过去像二版教材,用瓜蒌薤白白酒汤,附方有瓜蒌薤白半夏汤,和这枳实薤白桂枝汤,形成了三个基本的治疗胸痹的,胸痹痰气互结在胸,胸痹证的一个可以说基础方剂。
因此我以为,平日里大家养生,当以保养脾胃为首,而慢性病调治中,如果患者脾胃存在问题,我也习惯先从调治脾胃入手—最实际的原因,中药要通过脾胃吸收,如果脾胃不好,药物治疗作用会大打折扣。其次,如果脾胃不好,攻伐、祛邪之药不好用,“荡邪贵速”,患者脾胃不好,祛邪之品只能小打小闹,这样治起病来拖拖拉拉不得好,患者往往也难以坚持。理中焦气机者,檀香我最喜欢,香而和润,轻调气机,不伤脾胃阴质,最宜虚弱脾胃。
四、适应证—气分实证气滞证气逆证五、分类:1、行气剂:气机郁滞脾胃气滞、肝气郁滞胀痛。肝气郁结气郁胁肋胀痛肝肝血郁滞血郁胁肋剌痛肝郁化火火郁口苦泛酸水湿内聚湿郁胸脘痞闷,苔白腻脾聚湿成痰痰郁咳吐痰涎运化失司食郁饮食不消四、方解香附:行气解郁—治气郁川芎:活血行气—治血郁栀子:清热泻火—治火郁苍术:燥湿健脾—治湿郁神曲:消食和中—治食郁治肝治脾行气解郁调和肝脾说明1、为何能治诸郁?
中药鱼饵配方之43---消食中药。消导药(drugs for resolving food stagnancy),以消化饮食、导行积滞为主要作用的一类中药。又称消食药。消导药主要用于饮食不消、宿食停留所致的脘腹胀闷、嗳腐吞酸、恶心呕吐、不思饮食、大便失调,以及脾胃虚弱、食少纳呆、消化不良等症。有些消导药含淀粉分解酶、蛋白分解酶,能促进淀粉类及蛋白类食物的消化;常用消导药。
《医宗金鉴·删补名医方论》:“夫人以气为本,气和则上下不失其度,运行不停其机,病从何生?若饮食不节,寒温不适,喜怒无常,忧思无度,使冲和之气升降失常,以致胃郁不思饮食,脾郁不消水谷,气郁胸腹胀满,血郁胸膈刺痛,湿郁痰饮,火郁为热,及呕吐枳实薤白桂枝汤 暖肝煎">枳实薤白桂枝汤 暖肝煎">心, 吞酸吐酸,嘈杂嗳气,百病丛生。从整个胸痹证来讲,在枳实薤白桂枝汤里,它有气冲从胁下上抢心,有气机上逆的特点。
活血疗法是针对郁证伴血瘀而设,适用于血郁的证候。郁证其本在气滞,气和则血和,血与气,一阴一阳,互相化生,互相依存,所以有“气为血帅,血为气母”之说,若郁病日久,气滞不行,不能推动血液的正常运行,则造成血郁之证。故宜活血疗法,其常选方剂为小柴胡汤加川芎,桃仁,丹参,赤芍,当归等,或小柴胡汤加舒肝活血汤。故宜养血疗法,其常选方剂为小柴胡汤加当归,熟地,制首乌,枣仁等,或小柴胡汤加新加四物汤。
梅核气,一般认为是由肝气郁结,气痰交阻于咽喉所致,但老年人却非仅止于此。思虑不解,肝郁及脾,脾失健运,蕴湿生痰,导致气痰湿郁结,交阻于咽喉。证属肝气郁结,湿滞痰郁,治拟理气化痰解郁,药用半夏厚朴汤加佛手花6克、橘络2克。肝气郁结,痰湿郁久化热,痰热互结咽喉,治宜清热化痰解郁,选温胆汤加味。梅核气日久,气郁则血行涩滞,气血互阻,气行结聚,致咽喉间经气痞塞,上下不顺,渐成久郁之疾。
若忧思郁怒,肝郁犯脾,复因饮食不节或外湿侵渍,致伤脾土,脾为湿困,则气机郁遏,运化无权,发为湿郁证。若情志所伤,肝郁乘脾,脾运不健,生湿聚痰,痰湿郁滞,气机因而阻滞,发为痰郁之证。六、活血解郁法:是针对郁证伴血瘀而设,适用于血郁的证候。郁证其本在气滞,气和则血和,血与气,一阴一阳,互相化生,互相依存,所以有“气为血帅,血为气母”之说,若郁病日久,气滞不行,不能推动血液的正常运行,则造成血郁之证。
慢性胃炎从郁论治。慢性胃炎的治法甚多,但可归纳在《丹溪心法.六郁》中提出的气血火食痰湿六郁之中,现简要论述慢性胃炎从郁论治如下。3火郁热结证治宜清肝泻火、泄热解郁本证多因气郁化火、热结胃肠所致,多见于慢性胃炎活动期、糜烂性胃炎、胆汁反流性胃炎,或慢性胃炎伴有上呼吸道感染者。5痰郁气结证治宜化痰开郁、行气散结本证多见于慢性胃炎反复发作,或慢性胃炎伴有鼻炎、咽喉炎者,或慢性胃炎伴有更年期综合征者。
郁证以情志所伤、肝气郁结为基本病机,因此疏肝理气解郁既是郁证早期的常用治法,也是郁证总的治疗原则。证属梅核气,治当化痰利气解郁,方用半夏厚朴汤,方中半夏、厚朴、茯苓降逆化痰;紫苏、生姜利气散结。郁证气滞痰郁,治当化痰利气解郁,方用半夏厚朴汤,方中半夏、厚朴、茯苓降逆化痰;紫苏、生姜利气散结。考点点拨 此考点需掌握郁证的辨证分型及相应的治法方药,应重点掌握梅核气及甘麦大枣汤证,可以结 合《金匮要略》的论述来记忆。
审证既有气郁如心情不畅,又有痰阻即舌苔白腻,以此而用半夏厚朴汤下气行气,燥湿化痰,加柴胡以疏肝理气,枳实以降气行气,木香以行气导滞,砂仁以化湿理气醒脾。扫描二维码,立刻咨询▲半夏厚朴汤【组 成】半夏一升(24g) 厚朴三两(9g) 茯苓四两(12g) 生姜五两(15g) 干苏叶二两(6g)【方 歌】半夏厚朴咽喉证,茯苓生姜共紫苏,行气化痰开郁结,痰阻咽喉证能除。【配伍原则与方法】痰阻气郁证的基本病理病证痰阻于咽;
一、气郁体质特征。气郁质即是指机体气机郁滞,气运行不畅的体质类型,以形体偏瘦、神情抑郁、忧虑脆弱、烦闷不乐、胸胁胀满、走窜疼痛、善太息、睡眠较差、健忘、痰多等气郁表现为基本特征。气郁体质人群易患郁证、不寐、惊恐、脏躁、梅核气、百合病等。气郁体质者因为气行不畅,大便多不爽或泄利。(2) 色泽的选择:可根据年龄和肤色来进行挑选, 红、橙、黄是暖色,使人感觉热烈、明快,适合于气郁体质者;不是气郁质?
徐景藩疏肝清热法治疗反流性食管炎肝胃郁热证的经验。象贝母用治胃病,由来已久,化肝煎为最具代表的处方,对肝胃郁热证的反流性食管炎,徐老亦甚喜用。近2个月来患者自觉症状加重,食后胸骨后疼痛,嗳气泛酸,口干口苦,2005年3月16日于连云港第一人民医院胃镜示胆汁反流性胃炎(胃窦散在斑片状充血及糜烂,幽门开放,胆汁反流入胃,黏液糊黄、量多)、反流性食管炎,食管中下段有纵行条状糜烂,腹部B超示胆囊壁毛糙增厚。
历代医家多以情志不舒、气机郁滞为抑郁症之病因,而现代医家对于本病的认识越来越深入,认为抑郁症病变涉及肝、胆、心、脾、肾,病因病机不能一概而论,可因个人年龄、性别、环境、体质的不同而各异。虚症分为忧郁伤神、肝郁心虚、肝郁脾虚、心脾两虚、肝肾阴虚,分别选用柴胡疏肝汤、丹栀逍遥散合左金丸、半夏厚朴汤、血府逐瘀汤、甘麦大枣汤、柴胡疏肝汤合天王补心丹、柴胡疏肝汤联合归脾汤、归脾汤、杞菊地黄丸合一贯煎。
热盛动风,火盛炼痰,风助火势,火借风威,痰随风动,则火、风、痰三者随肝气俱升,直犯高巅,发为癫痫。转方用柴芩温胆汤和栀子枳实厚朴汤,清化痰热。[按语]心藏神、肝藏魂,若情志不遂,气郁化火,心肝火旺,动风生痰,上扰神明,则神魂不守,可出现幻觉。土之气为湿,脾为生痰之本,土气不达则易生痰湿,气郁日久则痰热交阻,扰于肝胆,蔽于心宫,使神魂无主,故见惊恐、畏惧、卧起不安等症。[按语]本案为气郁挟痰热为患。
甲状腺结节是临床常见病多发病,2011年7月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公布中国首次甲状腺疾病流行病学调查结果:甲状腺结节患病率高达18.6%,意味着每5人中就有近1人存在甲状腺结节的问题。2.1 气郁痰结。方中柴胡、郁金疏肝解郁,当归、白芍养血调肝,白术、茯苓、甘草理脾运湿,姜半夏、厚朴、陈皮宽胸理气、行气开郁、化痰散结。高老认为甲状腺结节的发生,主要病因起于“气郁”,气机郁滞则津液不行,造成气郁痰阻,痰结血瘀;
妇科痛证---木郁达之“木郁达之”在妇科痛证的运用。清心2015-05-02 14:14 来自QQ空间日志 妇科痛证是妇科常见病证,它包括月经病的痛证、带下病的痛证、妊娠病的痛证、产后病的痛证。二、妇科痛证妇科痛证,是指妇科经带胎产中各种疼痛症状而言。气血失调是妇科疾病重要病因之一,因为月经、妊娠、分娩、哺乳都以血为用,然血气是互相资生和互相依存的,气为血帅,血为气母,血病可以及气,气病可以及血,关系极为密切。
肝郁—抑郁,气郁—暴躁,血郁—失眠,痰郁—胀满,郁症这样解。郁病由精神因素所引起,以气机郁滞为基本病变,是内科病证中最为常见的一种。正如《杂病源流犀烛·诸郁源流》说:“诸郁,脏气病也,其原本于思虑过深,更兼脏气弱,故六郁之病生焉。”说明机体的“脏气弱”是郁病发病的内在因素。治法:疏肝解郁,清肝泻火。初病多实,以六郁见证为主,其中以气郁为病变的基础,病久则由实转虚,在实际中应尽责辩证清楚方可改善。
它是由情志不舒,肝郁气滞等原因造成,朱丹溪把郁证分作气郁、血郁、痰郁、火郁、湿郁、食郁等六种,但六郁都是以气郁为其先因,而后变生诸郁。二是指病证,即由情志怫郁导致气机郁滞为主要病机的一类病证,临床表现为心情抑郁,闷闷不乐,胸胁胀闷,易怒欲哭等。六郁之中,血郁乃瘀证之先导,痰郁乃痰病之前奏;可见关于郁证证治历代名医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全面深入探讨郁证的证治特色,对中西医结合诊治郁证有重要指导意义。
早在汉代,张仲景就在《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记载了属于郁病的脏躁及梅核气两种病证,并观察到这两种病证多发于女性,所提出的治疗方药,比如甘麦大枣汤、半夏厚朴汤等沿用至今。《景岳全书·杂证谟》是这样说的:“怒郁者,方其大怒气逆之时,则实邪在肝,多见气满腹胀,所当平也。及其怒后而逆气已去,惟中气受伤矣,即无胀满疼痛等证,而成为倦怠,或为少食。”指出了怒郁的实症在于肝气不舒,以致腹胀、倦怠、少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