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外公和女朋友的外婆是亲兄妹,我们能结婚生育吗?从你说的情况下来看,你们属于嫡亲,我国的婚姻法,明确规定,嫡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是不允许结果的,(而从你这方面来看,你们已经到了第四代)。1:从你和你女朋友算起,你们是第一代,属于表兄妹。2:你爸爸和她爸爸属于第二代,属于亲姑姑表兄妹。3:你外公和她外婆是第三代,属于同胞兄妹。这样推下来,你们就属于第四代,旁血亲关系,所以你们还是可以结婚的,法律是允许旁血亲第四代结婚的。
后来,我母亲做主把外婆名下除房产外的所有遗产,全部用于在其家乡翻修外公与外婆的合葬墓穴。在前年外婆逝世十周年之际,我陪母亲清明扫墓,看到外婆在这世上的最终归宿居于荒芜坟山的一处,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一笔一画用心地给墓碑描色,作为外甥,尽管碑文中没有我的名字,但我深信外婆会感应到的。在前往火车站的出租车上,司机打开广播,恰巧电台正在播放《外婆的澎湖湾》,我对身旁的母亲说:这是外婆在送我们。
清明 想念外婆。二零零零年,外婆病危,母亲到车站接我,路上母亲说外婆已不行了,任何人叫她都没有了反应,急匆匆地进了外婆家,看到满屋子的人没来得及与他们打招呼便冲向了外婆的房间,几天不见,外婆已形如枯木,我走上前去轻抚外婆的额头将嘴附在她的耳边轻轻地告诉她我来看她了,说了两遍,早已没有任何反应的外婆居然蠕动了嘴唇,眼皮也颤抖了几下,可眼睛终究未能睁开。有了外公的陪伴,外婆不再孤独!
其实,我们并不懂身边的亲人……和母亲聊天,她说起她的母亲和父亲,也就是我的外婆和外公。很多年前,我也质疑过,那是因为,我居然在自己患了高血压之后,才想起为母亲量血压,才知道母亲是高血压,而这一次,则是朋友们一起沟通时,我又一次看到我的后知后觉,甚至是无知无觉。母亲说了很多之前没说的话,尤其是一些词语的“组合”,我立即“警觉”起来——我听出了母亲声音里的忧伤,也听出了母亲声音里的忧虑。
外婆,今年椿树又抽芽了。小小年纪的我,看出来大舅舅和外婆、外公关系不太融洽——后来听说,1960年过饥荒时,外公、外婆自身难保,不顾大舅死活,险些让他饿死,次年某月军队下来征兵,他入伍了,这才度活他一条临近死神魔掌的生命。这棵大椿树论径围两个成年人合抱不过来,它每年春节,是我们兄妹步走十几里土路奔亲的标点,看见大树,也肯定看见外婆了,到达大树,也便到了外婆家。我离开了外婆家,离开了外婆生前的村庄……
在街坊邻居起初的鄙视下,外婆却是满心欢喜地和外公做起了贫贱夫妻,十四年间生育了四个子女。虽然外公外婆夫妻恩爱,但是,在母亲零星的记忆里,有外婆许多次的半夜哭泣。外公怕外婆因为极度的想念亲人,落下病。外公不言语,只是宠溺嗔怨地瞪了外婆一眼。外婆慈爱地看着兄妹三个吃着煮玉米粒,拗不过兄妹三个的坚持,外婆只是象征性的吃了几粒。虽然,外公外婆的坟冢早已模糊了所在,但是,他们的爱情,却丝毫不会缺斤少两!
我的父亲母亲 我的母亲 母亲,出生于1941年是外婆的第十胎,听外婆讲母亲出生时连胞衣都没破。解放了,农民翻身了,外公外婆家的苦难就开始了,财产没收了,母亲到了年龄也读不起书,大舅的两个小孩都上学后,外婆把唯一的一件好棉袄当了让母亲上了学堂,那年母亲十二岁。一年后,母亲的老师找到外婆家里,给母亲交了学费,才又继续上学读书,这位老师姓刘,可以说他转折了母亲的人生轨迹。
大黄瓜?又到黄瓜飘香的季节,我和母亲又走去塘西外婆家路上。外婆家在田中的高地上,绿田如碧海,轻烟袅袅,高地如宝岛,白云悠悠,屋前是池塘,开着荷花,浮着老鸭,屋后是桑地,飘着彩蝶,垂着桑果。我吃着外婆刚从菜地里采的,水灵灵的大黄瓜,听着外婆和母亲聊着外公种黄瓜买黄瓜的奇闻佚事,心想,等我长大了,一定要亲手我种的大黄瓜送到外公外婆苍老的手上。
蓦然回首白兰花。下楼出门的时候,一阵甜软风儿吹上了脸,灌进裙摆,光滑地拂过腿肚子,是两树白兰花在开。而在我漫长的凭空想象里,白兰花只有月季花丛大小,长着少女般柔弱的枝条。永远的白兰花、茉莉、栀子花,是老阿婆老阿姨们,在桥头、道树荫下摆摊,竹篮子、竹匾里铺白布、齐整排列着。上世纪50年代,每日清晨有一个梳头婆来,给外婆梳头,梳好一个爱司髻,取朵鲜花,往里头一插,有时茉莉花,有时白兰花,有时别的什么花。
母亲九岁时,抱养母亲的养母因病去世了,后来养父又给母亲找了新的养母(即后来一直抚育我们的外婆),新养母对母亲也特别的好,总之,母亲的童年时代也算得上无忧的。去年的冬至前夕,家乡有名望的前辈就捎信过来,问我们是否将母亲的骨灰送回老家安葬,并说很多相邻都商量着要盛大的迎接母亲回家,但我们子女因考虑今后方便看望母亲,就说服父亲将母亲安葬在离我们住处不远的墓地,这样母亲就永远的陪伴着外婆和姐姐了。
这三种亲戚,哪怕血缘关系再近也要远离,少给自己添堵。“我是个记仇的人,要去你自己去,我是不会去的。”又是一年春节,母亲又对阿志说,一起回老家去,给阿志的姨妈和舅舅拜年。但阿志又一次果断拒绝了,对于母亲所说的这些亲人,在很多年前,他就心里断绝了所谓的亲戚关系。因为亲戚们都在一个村子里,阿志和哥哥姐姐,也就顺便还去了亲戚的亲戚家。志祥的爸爸有四兄弟,志祥的爸爸是老五,所以,志祥有三个伯伯。
原创,怀念母亲。外公见母亲聪明好学,送母亲进学校读书。有一年,我小姑从东北回重庆生孩子,在我家住了一个多月,母亲无微不至地照顾她,炖鸡汤、洗尿布,母亲忙得团团转,小姑感激地对母亲说:“嫂子,您对我太好了,真是长嫂如母啊!” 岁月如梭,不知不觉中,母亲的头发添了银丝,母亲的额头有了皱纹,母亲的容颜在岁月的风霜里渐渐变老,但母亲对儿女们的爱并没有随岁月流逝,母亲的爱如陈年老酒,越久越甘甜香醇。
同居20年,才发现与自己生活在一起的丈夫是同母异父的亲哥哥。8月26日,四川南充市永川双竹镇的侯莲(化名),一纸诉状将丈夫告上法庭,要求法院解除亲兄妹的婚姻关系。4日,备受关注的亲兄妹离婚案在南充公开审理,记者前往采访该案的前前后后。
每到晚上时,母亲发现我逃回外婆家了,就告诉爷爷,爷爷和六叔俩人驮着红缨枪,沿途找到外婆家。外婆去逝的那一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时物资馈乏,外婆重病在床,想吃柿子,母亲托人从老远的地方买了三个柿子,母亲送给外婆,可是外婆舍不得吃,瞒着母亲留下一个给我吃了。我的母亲遗像。母亲的正直和严格教子在村里是家喻户晓,每当我做错事和误事,最怕母亲知道,而且垸里人也怕我母亲知道,我的错事和误事都瞒着我母亲。
小小的我,斗胆问外婆:“你爱外公吗?”传统的外婆非常讶异于我的问题,嗔道:“哪有什么爱!小孩子不许问这样的问题!”看,果然是不爱的!外婆继续控诉外公,这时,外公一声不响地倒了碗温水给外婆递了过去,外婆将头扭过去做不理状,外公又绕到另一面递给外婆。我努力回忆着外公和外婆一次次吵架的缘由:炖汤那次,是因为外婆在切菜时不小心切破手指,外公大发雷霆,骂得外婆热泪直流,最后,还是外公帮外婆小心涂药,包扎好;
可爱人并不知道,他只知道眼前的中年女人是他妻子的母亲,当然也会是他的母亲。母亲是外公外婆的独生女,自然也是外公外婆的掌上明珠。有一次,问及母亲有关外公外婆的过往时,母亲像只受惊的兔子,突然停下手中摘菜的动作,惊恐地问我,你是不是想写他们?今年夏天回家看母亲,婶娘和我并排坐在母亲房里的竹凳上,她的手上托着年近岁的大辉叔特意为我从屋前河里捕获而熏干的小鱼,眼睛里流露出对母亲晚年生活的欣羡。
垂涎欲滴的红烧肉卤蛋的做法垂涎欲滴的红烧肉卤蛋更新于:2015-9-14 10:47:51分享垂涎欲滴的红烧肉卤蛋的做法,让更多人知道垂涎欲滴的红烧肉卤蛋的简介及特色女儿从幼儿园开始,每年的寒暑假都是在外婆家度过的。孩子在外婆外公的关爱下,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快乐的假期。外公外婆对孩子是呵护有加,孩子对老人更是比和自己的父母还亲,如果家里有了什么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也一定记得要带去给外公外婆尝尝。
祭外公外公七十六岁高龄谢世,至今整整十年,我时常想起他老人家,在梦里也经常见到他。记得那时候我已经有十五六岁去到外婆家,我知道外公要上几百米外去挑饮用水就主动请缨出战要为外公外婆减轻负担,可是他们每每不让,说我年纪还小会影响身体生长。我母亲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他们读书不多远不及外公,甚至像我母亲就未曾进过校门,但是他们身体力行着外公对他们的教益,让我们后辈懂得许多做人的道理。
岁月带给我们的伤痕小时候,外婆对我最好了,父母只顾上班,留我在外婆家住,每次放学回家时候,最享受的就是吃外婆做的蛋炒饭了,我是个小馋猫吧,对食物总是挑三拣四的,可是外婆做的总是让我觉得最好吃的,不仅如此,每次我做错事了,当妈妈想要责备我甚至要对我实施暴力施教的时候,外婆总是用她那丰实的身体帮我挡住,还用她那贴满皱纹的双手,抚摸着我的额头,安慰我别爱害怕,有外婆在呢,你妈她不会打你的。
小饭| 外公的传统905.5.30)我的外公告诉我,喝酒和抽烟,是男人的传统。外婆年轻的时候看上了风流倜傥的我的外公,但是没几年她就跟我外公整天吵架,几次回了娘家,当然最后还是被外公请回。我明白那时候并不是现在,非常“传统”,几乎没有离婚这档子事情,我外婆就这样经常在眼泪中数落我外公因为酒醉而惹出的种种麻烦,也就这样度过了她的大半生。但是我的母亲看上去挺敬畏我外公的,在她口里我知道不少外公的光辉事迹。
老归侨的故事(八十八)母亲的棉兰老家老归侨的故事(八十八)母亲的棉兰老家仅以此篇,献给我亲爱的母亲蓝凤娇。父亲和母亲是姑表兄妹,他们青梅竹马,这座棉兰老家,也应该是他们爱情开始的地方吧!可以想像,母亲是多么爱恋这座充满无数温馨回忆的棉兰老家啊!我向母亲的棉兰老家行注目礼,我久久地凝望着这座养育了我母亲的棉兰老家,想象着当年住在里面的人和事 ......如今母亲的棉兰老家,已由新的主人改装成咖啡屋。
可她却不认得外公的人,就算外公站在她身边,她还会用拐杖打外公。但我们知道外婆的心里还是有外公的,毕竟外公是她这辈子最爱的人。慢慢地,外婆有点认识外公了,她开始什么事都依赖外公,外公一会儿不在她就要喊他。外公对她说,那是他的朋友,让她不要害怕,果然外婆就不响了,静静地坐着,吃着外公递来的橙子。"外公看看那个碟子,里面什么莱都有,杂乱无章,再看看外婆认真的脸庞,外公的眼里溢出了泪水。
红烧肉这样烧,简直是人间美味,你确定不来学一下吗。在我看来,基本上四川的红烧肉和江浙的红烧肉,可以当作两种完全不同的菜来看待。每次外婆在烹制时,我们常常能听到她们家的阿姨在厨房大叫:“哎呀!炒不得咯!肉都要糊咯!”接下来,外婆会淡定的回一句:“你不管嘛。”最后只要红烧肉一上桌,其他的菜都会受到全家冷落。猪五花肉300g大蒜250g郫县豆瓣2大勺冰糖1把香料八角桂皮香叶姜、葱适量老抽2勺大蒜红烧肉的做法。
外婆放学了外婆放学了TAG标签:时间:2012-03-30 来源:小小说选刊 作者:夏正正。外婆病危的那个黄昏,外公在病房里陪着她。临终前,外婆笑着对外公说“放学了”,一直假装平静的外公像个孩子似的大哭起来。葬礼结束后,我问起这三个字的含义,外公告诉我,这是他上小学时外婆常说的一句话:放学了,我们一起回家吧。
这个叫子樱的女孩正捧着速写簿画得入神,恍惚几秒后,对已经离开房间的妈妈喊了声:“好!”外公外婆住在被滚滚稻浪包围的小木屋里,耕耘着几亩茉莉花田,十年时间伴着生活的清欢悠悠而过。自从上了初中,子樱探望外公外婆的次数逐渐少了,那片洒满欢乐的净土也在脑海中蒙眬起来。吱呀作响的木门轻启,衣着洁净朴素的外婆迎出门来。
我的外公。我的外公身材高大,脸儿黑黑,看上去挺严肃的。我家阳台上就摆满了外公种的花,有时我夸那些花好看又很香,外公听到会笑得很自豪,还说我是他的知心人,真不愧是他的好孙女。一个夏天的傍晚,起了台风,外公淋着雨把花搬进屋内,全身弄得湿淋淋的,后来感冒了,外婆恼得唠叨了他几句,外公竟像孩子似的赌气不吃药,也不和外婆说话。
山与水相依缘聚缘散间。不要忘记旅行的快乐 昨天05:36.里面什么莱都有。再看看外婆认真的脸庞。外公的眼里溢出了泪水。外婆还是离我们远去了。然后他们走了。她怀里抱着礼物。被他安全地拥在臂弯里。雨并不算小。惟一庆幸的是她还记得外公。外婆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地望着坐在床边的外公。病魔切断了外婆和世界所有的联系。
好想回到一放暑假就去外公外婆家住的时候。每天早晨外公外婆起的很早,因为早晨院子门口有骑车卖包子和肉的商人经过,直到现在我还觉得那时的莲蓉包真的很好吃啊!外婆每天都在后门的石板上洗衣服,小时候喜欢蹲着看外婆洗衣服。小时候交通没有现在发达,想要去镇上外公要提前给摩的伯伯打电话,每次去都是挑赶集日去,每次回来外公总是满载而归,舅舅也会偶尔来看我们和外公外婆。
如果流年不死我会陪你老去 转载 如果流年不死我会陪你老去作者:伍亮。外公有四个子女,母亲是外婆三十四岁时所生,理所当然地母亲是外婆最娇宠的一个,某种层面上就连唯一的舅舅也甚是嫉妒。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会抱着我的儿女,像母亲抱着我在外婆葬礼上哭诉:“我真的好羡慕别人有一个妈喊,可再也没人叫我幺女了!”的确,每次外婆带着浓浓的乡音轻声呼唤“幺女”,其中的温暖将整个世界都融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