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要想提高灵敏度,就需要扩大射电望远镜的口径。在过去四百多年中,望远镜的制造技术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光学镜片的口径最大已经达到了10米,比世界上第一台望远镜大了数万倍,集光能力随着口径的增大而增强,能够探测到更远更暗的天体。1962年世界上首个综合孔径射电望远镜阵列建成,多个小望远镜组合起来获得相当于大口径单天线的集光能力,是望远镜发展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发明人因该项技术获得了1974年诺贝尔奖。
用地球上最大的“耳朵”聆听宇宙。射电望远镜是在无线电波段观测天体。由于无线电波可穿透宇宙中大量存在而光波又无法通过的星际尘埃介质,因而射电望远镜可以观测更遥远的未知宇宙。为了加快对宇宙探索的进程,提高中国的深空探测能力,积极参与国际竞争,中国天文界于1993年提出利用贵州喀斯特洼地建造世界最大的单口径射电望远镜。实际上,脉冲星、类星体、宇宙微波背景辐射、星际有机分子等重要天文发现都与射电望远镜有关。
“它非常壮观,给人宏大、震撼之感。”国家天文台宇宙暗物质与暗能量研究团组首席科学家陈学雷最近参观了FAST施工现场后感叹道:“国家投资建设了这么大的望远镜,作为科学家,我们一定要用好它,做出新的发现。FAST比目前世界上所有的射电望远镜都更大、更灵敏,肯定会取得一些国外没有的发现。” 实际上,脉冲星、类星体、宇宙微波背景辐射、星际有机分子等重要天文发现都与射电望远镜有关。
我国单口径射电望远镜FAST主体工程完工,将用于寻找地外文明。中新社记者 贺俊怡 摄 中国“天眼”还须调试两个月 预计9月底投入使用7月3日,工作人员在吊装FAST最后一块反射面板 供图/视觉中国 2014年4月12日,工程技术人员在进行FAST馈源舱基座的施工   位于贵州黔南州平塘县大窝凼的世界最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的最后一块反射面单元3日成功吊装,这标志着FAST主体工程顺利完工。
“天眼”开启 探秘苍穹 9月25日,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自治州平塘县的“大窝凼”洼地,FAST,即“500米口径球冠状主动反射球面射电望远镜”,在经历了22年从构想、预研、开工建设到反复调试的过程后,终于落成启用,迈向试运行阶段。从此,黔南大地“生长”出的这只巨大“天眼”,将承载着人们对于浩瀚宇宙的无限想象,日夜无休地望向璀璨星空。 观天“巨眼”明眸善睐 在正式启用的前一天,《经济日报》记者有幸零距离一睹“天眼”奇观。群山拥抱的一个巨大的天坑里,由4450块、186种大小不同的三角形反射板拼成的银灰色“大碗”坐落其中。沿着碗的边缘走一圈需要40分钟左右,而这只碗的面积,则足足有30个足球场那么大。
2016-07-03 历时五年多时间,由中科院国家天文台主持、正在贵州平塘建设的500米世界最大单口径球面望远镜(英文简称FAST)主体工程即将完工,最后一块反射面单元今天将完成吊装,这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射电望远镜。接收来自宇宙无线电信息的射电望远镜已经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了,可以转向观测不同天区的射电望远镜大多支在地面,由于自重较大所以口径受到限制,最大的就是德国波恩100米望远镜;
2017年10月10日,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在北京宣布,“中国天眼”已探测到超过20个优质脉冲星候选体,其中6颗脉冲星通过系统认证。自1967年发现第一颗脉冲星以来,过去的50年里,人类发现的脉冲星家族有2600多个成员了,FAST让脉冲星家族有了“中国星”。FAST的诞生肩负着两大科学使命,分别是巡视宇宙中的中性氢和观测脉冲星,前者可研究宇宙大尺度物理学,以探索宇宙起源和演化,后者可研究极端状态下的物质结构与物理规律。
“天眼”睁眼 让人“开眼”位于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平塘县大窝凼洼地的世界最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的最后一块反射面单元3日成功吊装,这标志着FAST主体工程顺利完工。理论上说,FAST能接收到137亿光年以外的电磁信号,这个距离接近宇宙的边缘。FAST能够冲出银河系,寻找新星,特别是快速旋转、密度极高的脉冲星,FAST期望第一年就找到50颗至80颗银河系外的脉冲星。
FAST首次升舱 中国“天眼”将领先世界20年FAST首次升舱 中国“天眼”将领先世界20年。今天的升舱起吊,意味着FAST的另一重要系统——馈源支撑系统也已组装完成,顺利进入调试阶段。“特别是在最热的脉冲星领域,已经诞生了两项诺贝尔奖,而FAST预期将发现双倍于人类已知数量的脉冲星,因此极有可能在广义相对论和引力波探测方面取得重大突波。FAST将为中国科学家挖第一桶金,为射电天文学研究提供前所未有的机遇。”
500米射电望远镜,协助寻找外星人?阿雷西博射电望远镜是固定在山谷当中的单口径球面天线,口径305米,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单面口径射电望远镜,后扩建为350米。而我国正在建的500米直径射电望远镜(简称FAST),建成后,它将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射电望远镜,与号称“地面最大的机器”的德国波恩100米望远镜相比,FAST的灵敏度提高约10倍。与美国的阿雷西博射电望远镜相比,FAST灵敏度高2.25倍,综合性能提高约10倍。
近日,位于贵州省平塘县大窝凼的世界最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ive-hundred-meter Aperture Spherical radio Telescope,简称FAST)的最后一块反射面单元成功吊装,标志着这只“观天巨眼”终于睁开了,即将把目光投向宇宙的深处,追踪遥远的信号,搜寻奇异的天体,甚至开展对地外文明的探索。射电望远镜的诞生为人类探索宇宙奥秘打开了一个新的窗口,人们称之为“射电窗口”。
世界最大射电望远镜终成形 将洞察宇宙深处秘密世界最大射电望远镜终成形 将洞察宇宙深处秘密 2016-07-04科学家说,这座射电望远镜很可能在未来10至20年间保持世界一流地位。国家天文台宇宙暗物质与暗能量研究团组首席科学家陈学雷说:“国家投资建设了这么大的望远镜,作为科学家,我们一定要用好它,做出新的发现。FAST比目前世界上所有的射电望远镜都更大、更灵敏,肯定会取得一些国外没有的发现。”
但此次M87*黑洞成像FAST并没有参加,不仅是因为地理位置,而是因为FAST的观测波段与黑洞成像波段有比较大的差异!其实射电望远镜观测的是射电波段,与光学分属电磁波的两个波段,两者观测条件不一致,观测手段不一致,当然获取的信息也不一致!不过种花家还是有话要说,作为全球领先的射电望远镜,关于FAST成果的展示实在有些偏少,当然这并不是FAST没成绩,而是我们在宣传领域上是在做的不够,这可能是FAST团队最需要补齐的短板!
当时,我国最大的射电望远镜口径只有30米,从30米到500米,这是个太大胆的设想,看好的人寥寥无几——建设这样大口径的射电望远镜已不仅是一个严密的科学工程,还是一个难度巨大的建设工程,涉及天文学、力学、机械工程、结构工程、电子学、测量与控制工程,甚至岩土工程等各个领域,且工程从纸面设计到实际建造和运行,有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访山归来,南仁东心里有了底,正式提出利用喀斯特洼地建设射电望远镜的设想。
观天巨眼能看到什么观天巨眼能看到什么。与被评为人类20世纪十大工程之首的美国阿雷西博300米口径射电望远镜相比,“天眼”的灵敏度是其2.25倍。尤其特殊的是,这只“天眼”并非“死眼”,根据观测的方向,它会拉扯索网来变形天线锅。据介绍,“天眼”建成后,将有能力巡视宇宙中的中性氢、探测星际分子、观测脉冲星、搜寻星际通讯信号。如果足够幸运,地球上的人类将通过“天眼”探知宇宙起源秘密,同样也能据此分析宇宙的未来。
“吵”出来的中国天眼。被誉为“中国天眼”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20世纪90年代初,在国家天文台工作的南仁东,最初将中国的大射电望远镜梦寄托在了平方公里阵列望远镜SKA上,但他发现这条路越走越难,于是开始反对在中国建SKA。这个被誉为“中国天眼”的 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由南仁东于1994年提出构想,历时22年建设,2016年9月25日落成启用。“中国天眼”FAST——是世界上口径最大、最灵敏的射电望远镜。
“中国天眼”捕宇宙“脉冲” 名副其实天籁之音。这段神秘“天籁之音”只有短短30秒,却是贵州平塘国际天文体验馆的“镇馆之宝”,而捕捉到脉冲星信号、探测其振幅的是“中国天眼”即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它就坐落在平塘一个被称作“大窝凼”的喀斯特地貌巨型洼坑中。10月10日,FAST团队在京举行发布会表示,“中国天眼”探测到优质脉冲星候选体达数十个,其中目前已通过系统认证的脉冲星达6颗。
院士大会报告 | 射电天文望远镜:FAST 和 SKA.未来将是SKA主导的时代。大家一致认为:在国内立足单口径射电望远镜FAST,在国际上参加干涉阵列望远镜SKA,自主研究和国际合作相结合,实现单口径和干涉阵列的协同发展。主要从事宇宙学的研究,包括宇宙中的引力透镜效应、星系团的动力学特性以及宇宙再电离探测等方面,目前担任国际大科学工程“平方公里阵列射电望远镜 SKA”中国首席科学家,国际 SKA 科学与工程咨询委员会委员等职。
贵州有只“天眼”,将被用来寻找地外文明...其中,利用贵州天然喀斯特巨型洼地作为望远镜台址。FAST这种射电望远镜。优选出平塘大窝凼洼地作FAST观测台址。洼地地表岩溶洼地发育,地形起伏大。FAST虽然被称为望远镜,但是却和光学望远镜不同。因为射电望远镜是用“听”来观测宇宙的。射电望远镜可以将宇宙天体发出的无线电波。FAST发现距离地球约1.6万光年的脉冲星,图源:国家天文台。希望世界上能够监听到宇宙信号的射电望远镜。
11月21日,6根钢索拖动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馈源舱进行功能性测试。当日,正在贵州黔南安装建设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FAST)馈源支撑系统进行首次升舱试验,6根钢索拖动馈源舱提升108米,并进行相应的功能性测试。新华社记者 金立旺相关报道:FAST首次升舱 中国"天眼"将领先世界20年  人民网贵州11月21日电(赵竹青)今天上午,我国在建的世界最大单口径射电望远镜(FAST)馈源支撑系统成功实现首次升舱。
中国500米直径射电望远镜开始拼装 可接外星人信息(图) 2015年07月24日 14:21 来源:观察者网 286人参与 36评论 位于波多黎各的此前世界最大射电望远镜和正在兴建的FAST望中国500米直径射电望远镜开始拼装 可接外星人信息(图)观察者网讯 23日,我国建设的世界最大单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的重要设备——反射面单元面板第一批1000个单元“就位”,开始在贵州省黔南进行现场拼装。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一超级射电望远镜。
“FAST将有希望发现更多守时精准的毫秒脉冲星,对脉冲星计时阵探测引力波作出原创贡献。”在发布新成果时,国家天文台研究员、FAST工程副总工程师李菂对FAST的未来进行了展望。南仁东曾说过:“美丽的宇宙太空,以它的神秘和绚丽,召唤我们踏过平庸,进入到无垠的广袤。”就在党的十九大召开前夕,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宣布,中国天眼发现数颗新脉冲星,这是我国射电望远镜首次发现脉冲星。
那么,FAST是怎么发现脉冲星的?“FAST的搜寻主要有两种模式,第一种是通过漂移扫描,即望远镜固定不动,借助地球自转指向不同天空进行盲巡;第二种是对特定的源进行搜寻,包括球状星团、高能费米点源和M31等。”中科院国家天文台FAST工程总工程师姜鹏说,观测之后就可以对望远镜数据进行分析,寻找可信的周期性信号,再通过人工进行判断,将其列为候选体,最后通过FAST进行重复观测或者由其他望远镜观测进行认证。
“巨眼”观天,聆听茫茫宇宙的“天籁之音!“天眼”发现脉冲星。“天眼”一睁眼,就发现了一批脉冲星,未来必将在探索脉冲星方面大显身手。2009年6月,世界上口径最大、视场最大的光学望远镜——郭守敬天文望远镜(LAMOST)建成并通过国家验收,这座位于河北兴隆的大科学装置,一举打破了世界大视场望远镜不能同时拥有大口径的瓶颈,在观测效率上取得飞跃,使我国在大规模光学光谱观测和大视场天文学研究中处于国际领先地位。
武向平院士:中国天眼FAST最终将被世界巨眼所代替。SKA要做什么。大家一致认为:在国内立足单口径射电望远镜FAST,在国际上参加干涉阵列望远镜SKA,自主研究和国际合作相结合,实现单口径和干涉阵列的协同发展。主要从事宇宙学的研究,包括宇宙中的引力透镜效应、星系团的动力学特性以及宇宙再电离探测等方面,目前担任国际大科学工程“平方公里阵列射电望远镜 SKA”中国首席科学家,国际 SKA 科学与工程咨询委员会委员等职。
从1994年提出建设射电望远镜的概念,到最为艰难的选址,再到攻克技术上的一个又一个难关,与此前著称于世界的两个最大射电望远镜相比:一个是号称“地面最大机器”的德国波恩100米望远镜,另一个是被评为人类20世纪十大工程之首的美国阿雷西博300米望远镜,FAST的灵敏度比德国波恩100米望远镜提高约10倍,比美国阿雷西博300米望远镜提高约2.25倍,并且在观测时会变换角度,接收更广阔、更微弱的信号。
不过,在接下来的20年中,新脉冲星发现的步伐只能说不紧不慢:在美属波多黎各、当时世界最大的、口径达到305米的望远镜阿雷西博,美国绿岸天文台91米望远镜、英国乔德雷尔·班克天文台76米望远镜,以及澳大利亚帕克斯天文台64米望远镜的共同努力下,到脉冲星发现的30周年(1997年),各国脉冲星搜寻的累计战果仅扩大到了705颗。由于历史和设备原因,我国其他射电望远镜探测到过多颗已知脉冲星,但没发现过新脉冲星。脉冲星的信号!
FAST主体工程完工 中国建成世界最大“天眼”FAST主体工程完工 中国建成世界最大“天眼”“我们的最初设计理念源自美国阿雷西博望远镜。但跟阿雷西博相比,主动反射面系统是我们最大的创新。”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FAST工程副经理彭勃说,大射电望远镜的索网结构可以随着天体的移动变化,带动索网上的4450个反射单元,在射电电源方向形成300米口径瞬时抛物面,极大提升观测效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