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且,本案三被告人的法定从轻减轻情节均是犯罪时未满18周岁,原审判决改变原审被告人黄X科的定性以提高其法定刑在前,在三被告人法定情节相同的情况下对原审被告人黄X科减轻处罚在后,对三被告人的处罚自相矛盾。原审被告人林X伟的重伤是原审被告人黄X科和同案人黄俊光、黄术滨一方共同在与原审被告人林X伟一方斗殴中所造成,故林X伟的重伤应认定为原审被告人黄X科与同案人黄俊光、黄术滨在聚众斗殴中的共同行为所致。
新华社重庆10月21日电 (记者朱薇)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1日在南川区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对刘钟永等22人"涉黑"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黑老大"刘钟永被判处死刑,并处罚金50万元,骨干成员郑新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该黑社会组织其余13名成员被判处一年三个月至十七年不等有期徒刑。经法院审理查明,2006年以来,被告人刘钟永先后在重庆市南川区东城街道办事处高桥村韦家湾、三泉镇龙凤村等地无证非法开采小煤窑。
王XX出生于1993年9月,2009年11月下旬,王XX的朋友陈X邀请王XX前往某附属中学,王XX与陈X在该中学门口遇到梁XX等十余人,梁XX等人将王XX与陈X带至某小区内。审理期间,梁XX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王XX赔偿经济损失。被告人:王XX。被害人梁X某坐在花坛边,让被告人王XX蹲下,被告人王XX不服从,被害人梁X某首先动手打了王XX,王XX随后持刀将被害人扎伤,致其腹部开放性刀刺伤、肝破裂,面部及腰背部多处刀刺伤,经鉴定为重伤。
其后,刘XX、庞XX投案自首。被告人刘XX将被打以及顾XX一方的情况告诉庞XX,被告人庞XX担心顾XX方人多,打起来吃亏,遂与被告人刘XX,秦咸虎到开发区职工之家308室纠集了牛路路、月月、小飞等人,被告人刘XX又纠集同事蔡允为(另案处理)被告人庞XX、刘XX二人又到开发区上海路2号写字楼522室纠集被告人陈永红参加斗殴,被告人陈永红应庞XX要求从其住处拿了两根钢管给庞XX,被告人庞XX将钢管分别交予刘XX、蔡允为带至现场。
#梦溪法律讲堂#第二课:刑事辩护技巧11月6日,法律协会邀请到了专业辩护律师、哈师大法学院刘广霞老师做客梦溪法律讲堂。通过两位的阐述可以了解到,这是一个聚众斗殴罪转化为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的案件。二、什么是聚众斗殴罪转化为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也就是说,在聚众斗殴过程中,发生导致他人重伤或死亡的情形时,聚众斗殴罪相应地转化为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
2018年打架斗殴的处罚最新规定。一、打架斗殴的行政处罚(治安处罚)3、如果是双方聚众斗殴的,属于“扰乱公共秩序”犯罪,双方一般五人以上的,涉嫌“聚众斗殴罪”。如果打架斗殴的情节轻微,没有严重后果,则使用《治安处罚法》予以治安处罚;如果情节严重,造成严重后果,则依据《刑法》规定,以聚众斗殴罪处罚。打架斗殴构成故意伤害罪的处罚:打架斗殴构成寻衅滋事罪的处罚:打架斗殴构成聚众斗殴罪的处罚:
刑事审判编录——故意伤害罪(一)A村村民甲乙丙丁戊等人在明珠歌厅喝酒时,甲因琐事与己争吵,后B村村民庚、辛等人路过歌厅门前时,己对庚讲明了情况,庚上前质问甲,后庚等人与甲发生四大、乙丙丁戊等人先后从歌厅出来与已庚辛等人在歌厅门前打斗,并将己这边的人打跑。裁判要点:多个行为人因琐事争吵斗殴,其中一行为人持刀追打并致被害人重伤,其加害行为明显超出其他行为人共同斗殴的故意范围,该行为人构成故意伤害罪。
伤情强制鉴定应当有严格的启动条件,应包含以下两方面的内容,一是被害人拒绝配合司法机关对伤情进行鉴定,二是被害人的伤情鉴定结果直接关系到犯罪嫌疑人的罪与非罪。强制被害人进行伤情鉴定涉及到被害人的人身自由权、隐私权等基本权利,因此在对被害人的伤情进行强制鉴定之前,决定机关应告知被害人强制鉴定的原因、内容以及被害人在强制鉴定过程中的权利和义务,并告知被害人权利救济的方式与途径。
(三)构成聚众斗殴罪的转化犯,致人重伤、死亡的危害结果是发生在聚众斗殴过程中,如果聚众斗殴行为已经结束,行为人又产生杀人、伤害故意并实施行为致他人重伤或死亡的,应以聚众斗殴罪与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二)参加聚众斗殴受重伤或者死亡的,受重伤不构成犯罪的行为人及死亡行为人的近亲属可以向聚众斗殴的对方被告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死亡行为人明显构成犯罪的除外。二、聚众斗殴罪的犯罪形态。
第一,薛文中认为,从立法原意和刑法用语上看,《刑法》292条的第二款并未规定重伤、死亡结果与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之间的一一对应关系。如果行为人在聚众斗殴之始即具有伤害或者杀人故意,则成立聚众斗殴罪与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的想象竞合,择一种罪处罚,而如果行为人在聚众斗殴过程中萌生了伤害或者杀人故意,则之后的行为成立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如此前的行为已经成立了聚众斗殴罪,则应当数罪并罚。
聚众斗殴致人死亡,首要分子以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贾胜、贾波聚众斗殴转化为故意杀人案。原审上诉人贾波辩解及其辩护人辩护认为,原审上诉人贾波在殴斗中已受伤逃离现场,对原审被告人贾胜持刀砍人,既无法明知,也不存在阻止的可能,因此造成致人死亡的后果,应由贾胜个人承担罪责,原审上诉人贾波的行为仅构成聚众斗殴罪,请求再审改判。
江苏省高院刑三庭关于聚众斗殴刑事案件适用法律问题专题研讨。为切实解决聚众斗殴刑事案件适用法律的突出问题,提高审判质量,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7年4月12—14日举办了全省法院关于聚众斗殴案件适用法律问题专题研讨培训班,围绕聚众斗殴案件的定罪、首要分子与其他积极参加者的认定及其刑事责任、犯罪转化、犯罪未完成形态、“持械”的含义和附带民事诉讼等问题展开了深入研讨,并就其中若干问题形成了共识。
实践中,对多人参与了聚众斗殴、寻衅滋事行为,发生了致人重伤、死亡结果的,一般可按照以下原则处理:一是能查清致使重伤、死亡的行为人的,对该行为人和首要分子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其他参与人以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定罪处罚。二是不能查清致使重伤、死亡的行为人但可查清共同参与殴打的行为人的,对共同殴打的行为人和首要分子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其他参与人以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定罪处罚;
对因聚众斗殴造成的重伤或死亡结果,应当根据具体案情实行单方面转化定性安某某等故意伤害、聚众斗殴案【案号】(2010)津法刑初字第413号二审:(2011)渝五中法刑终字第59号【案情】2009年12月28日下午,原审被告人安某某在其所在的重庆航天职业技术学院基础学院开社团部会时,因考勤问题与该校社团干事张某某发生言语冲突。在聚众斗殴中出现致人重伤的结果时,应当以故意伤害罪定罪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校园犯罪典型案例 (附 典型案例选登)本案中,虽然被告人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具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并获得谅解,但法院综合考虑本案的被害人也是一名未成年人,且被告人系持刀作案,实施犯罪的地点系有众多学生的学校操场等具体情节,并参考司法社工出具的被告人张某某的情况调查报告,依法对其从轻处罚而非减轻处罚,较好地贯彻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和对未成年人的双向保护。
13、被告人潘晋兵犯罪所得赃款10000余元、被告人雷某某犯罪所得赃款1100余元、被告人郭某犯罪所得赃款1300余元、被告人商某某犯罪所得赃款800余元、被告人张某某犯罪所得赃款800余元、被告人何某某犯罪所得赃款600余元、被告人李某某犯罪所得赃款700余元、被告人周某某犯罪所得赃款600余元、被告人曾某犯罪所得赃款800余元、被告人甘某某犯罪所得赃款200余元、被告人雷某犯罪所得赃款200余元均依法予以追缴。
被告人及被害人曾经都在漳州某学校就读初中,林某某在学校时有帮过与被告人卢某某有纠纷的人。在本案诉讼过程中,被害人陈某某提出附带民事诉讼,2015年5月13日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了调解协议,由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被告人的法定代理人)一次性赔偿被害人各项损失人民币50000元,并已履行完毕,被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出具了谅解书,表示愿意谅解被告人,希望法庭对其减轻从宽处罚,判处缓刑直至免予刑事处罚。
维持第一审对被告人张宝义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虚报注册资本罪的定罪量刑部分及对被告人高跃辉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持有qz罪,诽谤罪,赌博罪的定罪量刑部分;在被告人张宝义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一案中,被告人杜景龙、李以果不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二人系被雇佣、指使参与故意伤害犯罪。
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赌博罪,开设赌场罪,强迫交易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窝藏罪,容留他人吸毒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徐文俊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法院以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妨害公务罪等数罪并罚,判处首要分子饶丰明有期徒刑20年。
男子酒后欲与俱乐部女员工开房遭拒 引发聚众斗殴。2014年8月30日晚,杨书、曹涛、李峰林等人来到位于南充市顺庆区北干道的某歌城喝酒玩耍,由“万家灯火国会”俱乐部的佳丽部女员工张颖等人作陪。法院认为,阿莉等20人一方与曹涛等9人一方,积极参与双方聚众斗殴,杨书邀约他人与对方斗殴,其行为构成聚众斗殴罪。遂以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判处阿莉等30人7年11个月至10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其中11人被判处实刑,20人被宣告缓刑。
被告人张某某与被害人王某某均系北京市某职业学校实习基地学生。本案中,虽然被告人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具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并获得谅解,但法院综合考虑本案的被害人也是一名未成年人,且被告人系持刀作案,实施犯罪的地点系有众多学生的学校操场等具体情节,并参考司法社工出具的被告人张某某的情况调查报告,依法对其从轻处罚而非减轻处罚,较好地贯彻了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和对未成年人的双向保护。
何绍宣等故意伤害一案二审刑事判决书西林县人民法院审理西林县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何绍宣、农小静、王海颜、黄志灯、刘一泽、黄亚文犯故意伤害罪,原审被告人丁吉斌、黄宇宁犯聚众斗殴罪,原审被告人王黎胜、王树森、张诚霖犯介绍卖淫罪一案,于2013年4月10日作出(2013)西刑初字第10号刑事判决。被告人何绍宣则打电话给被告人农小静前来帮忙,并吩咐被告人王海颜开摩托车到火亮山桥头接被告人农小静。
湖南省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湖南省岳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龚道敬、丰凯、田明、王一龙、王凯、孙迷、刘俊、谭琢珂、朱正发、赵科翔、何辉、吴昀席、陈丛犯故意伤害罪,原审被告人柏忠祥犯聚众斗殴罪,原审被告人钟腾飞犯聚众斗殴罪、非法持有枪支罪,于二○一七年五月二十日作出(2016)湘06刑初62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钟腾飞积极参加聚众斗殴,非法持有枪支一支,其行为已分别构成聚众斗殴罪和非法持有枪支罪。
本案中,被告人徐某、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在聚众斗殴致对方一人死亡,对此五名被告人应“全案转化”还是“部分转化”?第三,本案中,直接致被害人死亡的加害人明确,徐某等五人在斗殴过程中被熊某带领的十余人相互隔开,五人各自为战,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对被害人刘钰璇没有实施相互配合、交叉重叠的侵害行为,不是共同加害人,故徐某1、徐某2、徐某3、徐某4四人的行为与刘钰璇的死亡结果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被告人周业晖、张耀、夏成小、王业佳的辩护人均提出:各自的被告人未砍张明,故不构成故意伤害罪。虽然被告人倪以刚、张耀证明夏成小对张明实施了砍的行为,但被告人王业佳、朱鹏及证人朱峰证明其四人是在一起的,没有去砍张明,同时被害人张明虽陈述夏成小随被告人倪以刚追了张明,但并未明确被告人夏成小砍了张明,所以认定被告人夏成小对被害人张明实施用刀砍的行为证据不足,其本人和辩护人的辩解意见本院予以采信。
2011年11月30日,鹤岗市工农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贩卖毒品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被告人艾立军有期徒刑十八年;2011年12月29日,鹤岗市向阳区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持有枪支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敲诈勒索罪、故意损坏财物罪、妨害公务罪,判处被告人高洪伟有期徒刑十八年;
苏琪等40名被告人因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非法持有枪支罪、敲诈勒索罪、强奸罪等,分别被判处二十年至二年不等有期徒刑。在其发展、形成的过程中,该组织先后实施了故意伤害、非法买卖枪支、非法持有枪支、敲诈勒索、聚众斗殴、寻衅滋事、开设赌场、行贿等犯罪行为及多起违法犯罪活动,造成死亡1人、重伤1人、8人轻伤、8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严重地危害了正常的社会生活、生产和经济秩序。
C、私分罚没财物罪。9.甲先后犯三罪,一罪被处拘役;一罪被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1万元;一罪被处死刑,对其数罪并罚时()A.甲购买假币后使用,构成犯罪的,应以购买假币罪、使用假币罪并罚。2.被告人J逼迫被害人S向其亲属要钱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绑架罪还是抢劫罪? (6分)另外,从主观方面看,绑架罪的行为人绑架人质是出于勒索财物的目的, 行为人自始便明确其绑架行为的目的是为了向被绑架人的亲友以及其他关系人勒索财物。
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也就是说,故意伤害罪包含四种不同危害结果,即故意伤害致人轻伤、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和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四个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