②“梅溪”三句:出自清代词论家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梅溪甚有心思,而用笔多涉尖巧,非大方家数,所谓一钩勒即薄者。梅溪词中,喜用‘偷’字,足以定其品格矣。”③“周旨荡”句:出自清代词论家刘熙载《艺概·词曲概》:“周美成律最精审,史邦卿句最警炼,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周旨荡而史意贪也。”④解颐:开颜而笑。周济认为,自宋末张炎以“七宝楼台”讽喻吴文英词之后,词论家多以靡丽晦涩为吴文英词之定评。
冯煦在《六十一家词选例言》:“后村词与放翁、稼轩犹鼎三足,其生丁南渡,拳拳君国,似放翁;志在有为,不欲以词人自域,似稼轩。”毛晋《后村别调跋》:“〈别调〉一卷,大率与稼轩相类,杨升庵谓其壮语足以立懦, 余窃谓其雄力足以排奡云。”张炎《词源》:“潜夫负一代时名,〈别调〉一卷,太约直致近俗,效稼轩而不及者。”胡适《白话文学史》说刘克庄“有悲壮的感情,高尚的见解,伟大的才气”。史达祖是宋代咏物词的名家。
而前此端木埰仿东汉《古诗十九首》之例,手抄《宋词赏心录》(一名《宋词十九首》)赠送词友王鹏运清玩,虽兼含了周济的《宋四家词选》之“四家”和戈载《宋七家词选》之“七家”,但仅选十七家词人十九首词作,取义不免过苛。如果说朱祖谋对梦窗词的细心校勘可以称为专家之学,并以此带动了当时词学界的学术视野的转变的话,他的《宋词三百首》即是一部既体现其词学倾向又在词学普及方面产生重要影响的选本。
1.苏轼和辛弃疾都是豪放派词人,一个高唱“大江东去”,一个放歌“金戈铁马”,然而他们最崇拜的诗人却都是澹泊隐逸的陶渊明。辛弃疾、吴文英都有“词中之龙”的美誉。而读者喜欢辛弃疾、讨厌吴文英词的原因,大多是因为辛词豪迈易懂,吴词艰深晦涩。12.《人间词话》在普通读者心中地位至高,然而在清末、民国的著名诗人、词人、诗评家心里,却不以为然,他们往往对《人间词话》评价较低,远逊于对《蕙风词话》的评价。
耿介清高的江湖雅士 恋情的雅化和语言的刚化 别有寄托的咏物词 幽冷悲凉的词境与虚处传神的手法 因词制曲的自度曲和韵味隽永的小序 姜夔的羽翼史达祖和高观国。但姜夔移诗法入词,不是要进一步扩大词的表现功能,而是使词的语言风格雅化和刚化。另参夏承焘《论姜白石的词风》,《姜白石词编年笺校》卷首;其词艺术技巧确实比较高明,将咏物词的表现艺术推进了一大步,但词境狭窄,词旨隐晦,也是一大缺陷。有《山中白云词》。
【收藏】20首词,带你速览极简宋词史。“因循”,是说他的词继承花间词的传统,多写闲情逸致;他的词,吸收了南唐“花间派”和冯延巳的典雅流丽词风,开创北宋婉约词风,被称为“北宋倚声家之初祖”。其词慷慨悲壮,苍凉阔大,在宋词的发展中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影响了宋代豪放词和爱国词的创作。其《词论》,提出词“别是一家”的说法,是宋代的重要词论。蒋捷词别开生面,而兼融豪放词的清奇流畅和婉约词的含蓄蕴藉。
华山论剑丨宋朝最顶尖的七位词人,柳永无缘榜单。究其不足之处,在于''''''''潜心攻词'''''''',虽然史在描摹形态之技巧已臻绝顶,但尚有为词而词之败。故顶尖词人排名第七。作于词而超脱于词,莫非辛弃疾一人。辛弃疾与苏轼其实相似,皆由''''''''品性''''''''入词,然而苏不专攻与词,而辛弃疾却将一生之抑郁皆付于词中,所以达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高度。但辛词多以气贯通词篇,用词作句之中多有不葺,或偶有文过于情,略有''''''''掉书袋''''''''之陋习。
宋词的境界。宋词“雅化”的进程,正是词逐渐向诗靠拢的一个过程,词人们努力地使词跨越“言志”与“言情”的界限。田同之对诗词有更加贴切的论述:“诗贵庄而词不嫌佻,诗贵厚而词不嫌薄,诗贵含蓄而词不嫌流露,之三者不可不知。”魏塘曹学士《西圃词说》中有个贴切的比喻:“词之为体如美人,而诗壮士也。”以上看来,诗与词除了格式的不同外,古人“诗言志词言情”之说,是有道理的。词言情,诗言志,故曰:诗庄词媚。
【原创】《人间词话》札记(二)论风格 | 学术理论 - 论坛 - Powered by P...【原创】《人间词话》札记(二)论风格1、 词之风格、流派自明代诗人、词学家张綖《诗余图谱》始有明确概括。8、具体分析一词家、一词作的风格,婉约与豪放之分野并不是绝对的。辛弃疾虽是词中狂人,也偶为醇雅之词;细品词作,开豪放风气的苏轼,其千古绝唱《水调歌头》(中秋词),词中设至胜之境,遣至丽之词,寓至深之理,蕴至美之情。
这首词为作者五十多岁时在秀州通判任上所作。据宋俞文豹《吹剑续录》记载,苏轼有一次问一个善歌的人:“我词何如柳七(柳永)?”那人回答说:“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这充分说明了作者在作品中所体现出来的雄奇豪放的风格和境界。据南宋罗大经《鹤林玉露》说,宋孝宗看了这首词以后很不高兴,可见词的内容刺痛了当时的朝廷。
辛更儒版本的辛弃疾词选,适合新手阅读,一是选集,给读者一一选出了较好的词作,不具备较强鉴赏能力的读者也不用费心,说得也比较详细,价格便宜合理。夏承焘的姜夔词编年跟邓的稼轩词编年类型差不多。在诗词写作行当,有一句话”千万别学柳永“。因为学柳永往往都会被柳永带坏。柳永的手法,只有柳永一个人玩得转。同样,现在也告诫各位没有一定阅读量的新人,不建议一开始阅读柳永词。会对其审美水准和审美观念产生负面影响的。
宋词的境界。宋词“雅化”的进程,正是词逐渐向诗靠拢的一个过程,词人们努力地使词跨越“言志”与“言情”的界限。田同之对诗词有更加贴切的论述:“诗贵庄而词不嫌佻,诗贵厚而词不嫌薄,诗贵含蓄而词不嫌流露,之三者不可不知。”魏塘曹学士《西圃词说》中有个贴切的比喻:“词之为体如美人,而诗壮士也。”以上看来,诗与词除了格式的不同外,古人“诗言志词言情”之说,是有道理的。词言情,诗言志,故曰:诗庄词媚。
徐培钧《淮海居士长短句笺注》据《续资治通鉴长编》卷463元祐六年纪事及词中“对秋色嗟咨”句,推断该词作于元祐五年(1090)秋,但《淮海集》附录一《秦观年谱》则称该词作于元祐六年(参见《淮海居士长短句笺注》P40、《淮海集笺注》P1710);《遣朝华》、《再遣朝华》均将朝华比做冰清玉洁的玉人,既含赞美之意,又有不忍携子之手同趟南迁乱泥浊路蕴意(上述三首有关朝华的诗作,均见徐培钧《淮海集笺注》P467、1563、1565)。
22卢照邻集校注[唐]卢照邻撰,李云逸校注[1998]25王维集校注[唐]王维撰,陈铁民校注[1997]38白居易诗集校注(全六册)[唐]白居易撰,谢思炜校注[2006]39白居易文集校注(全四册)[唐]白居易撰,谢思炜校注[2011]44杜牧集系年校注[唐]杜牧撰,吴在庆校注[2008]56苏轼词编年校注(全三册)[宋]苏辙撰,王宗堂,邹同庆校注[2002]72蒋捷词校注[宋]蒋捷撰,杨景龙校注[2010]74元好问文编年校注(全三册)[元]元好问撰,狄宝心校注[2011]
宋词三百首全集?苏轼:浣溪沙·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其一)苏轼:浣溪沙·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其二)苏轼:浣溪沙·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其三)苏轼:浣溪沙·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其四)苏轼:浣溪沙·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其五)姜夔:点绛唇·燕雁无心。●苏轼?●辛弃疾?●姜夔?●周邦彦?●柳永?●张先。品析则力求以简练、精要的艺术分析,阐释词作的意象、情蕴和表现技法,为宋词爱好者领会、品鉴宋词艺术,提供一定的参考。
弄夜色、空馀满地梨花雪。 浪淘沙慢 周邦彦卸笑东风从此,便熏梅染柳,更没些闲。闲时又来,镜里转变朱颜。 汉宫春辛弃疾 花无人戴,酒无人劝,醉也无人管。 青玉案 黄公绍花骢会意,纵扬鞭,亦自行迟。 夜飞鹊 情别 周邦彦芦叶满洒洲、寒沙带浅流。二十年、重过南楼。 唐多令 刘 过杜郎老矣,想旧事、花须能说。记少年、一梦扬州,二十四桥明月。 瑶华 周 密杏花无处避春愁,也傍野烟发。惟有御沟声断,似知人呜咽。好事近 韩元吉
南宋词坛的豪放婉约之争系列(二)姜派南宋词坛的豪放婉约之争系列(二)——姜派。他身处柳永和苏轼之后,其时,婉约词和豪放词已盛行词坛。姜夔。他的词作融会姜夔、吴文英两家之长,形成了典雅清丽的词风。他早年词学周邦彦,又深受姜夔词风的影响,注重格律、形式技巧,内容多写湖山游赏,风花雪月,反映了贵族公子的悠闲生活。此处,蒋词的情感基调不像王沂孙、张炎词那样一味的低沉阴暗,有的词作格调清新,乐观轻快。
王国维为什么多次在《人间词话》里黑姜夔?而且王国维也已阐明“古今词人格调之高,无如白石,惜不于意境上用力,故觉无言外之味,弦外之响,终不,能与于第一流之作者也。”二是虽然姜白石不在意境上用力,但是王国维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遗憾不能读到更多的好作品,不能欣赏到意境深远,韵味无穷的泼墨山水画。王国维黑的是时代,不是姜白石。连王国维都想为姜白石找些借口,可见白石在其心中还是非常有地位的。
故陈子龙是转变其词风的第一人,他的词作把故国之思溶于自然景物和爱情的描绘之中,以清丽之笔传凄婉之神,直接影响到清代的众多词家,可以说,清词的中兴与云间词派的词风干系大焉,功莫大焉。龙榆生在《近三百年名家词选》中说:“词学衰于明代,至子龙出,宗风大振,遂开三百年来词学中兴之盛。”这足以说明陈子龙与清词中兴的关系。明词数量很多,在张璋总纂的六册《全明词》中,共得词家一千三百九十余人,词作约两万余首。
七绝——振波浪清 43品读王国维《人间词话》 第一部分 经扬州另感七绝——振波浪清 43品读王国维《人间词话》 第一部分 经扬州另感。【鉴赏提示】王国维引萧统评陶渊明诗“横素波而傍流,干青云而直上”来说明辛弃疾词气象恢弘,境界广阔。出句: 横素波 干青云 【人间词话】对句: 直步红霞,闲乘紫气 【振波浪清】 出句: 横渡白浪,高上青云 【人间词话】 出句: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人间词话】
南宋后期词人南宋后期,再也没有出现过辛弃疾、陆游、陈亮那样热情如火的词人。自柳永、周邦彦以来,词人都很注意词的层次结构,姜夔也不例外,他的词尤其长调,极善于一擒一纵,变化跌宕,使词的层次错落有致,产生一种往复回环的美感,如《暗香》: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但吴文英的词风与姜夔有很大不同,如果说姜夔的词是“疏宕”,那么吴文英的词却是“密丽”。这首词从内容到语言都明显有辛词意味。
一.宋末词坛是词史高峰结束期,也是多种词的融合期。姜夔移诗法入词,是使词的语言风格雅化和刚化:承周邦彦字炼句琢的创作态度,借鉴江西诗派清劲瘦硬特色改造传统艳情词、婉约词华丽柔软的语言基调,创造出清刚醇雅的风格。清汪森《词综序》:“鄱阳姜夔出,句琢字炼,归于醇雅。于是史达祖、高观国羽翼之,张辑、吴文英师之于前,赵以夫、蒋捷、周密、陈允衡、王沂孙、张炎、张翥效之于后。”→清代浙西词派奉姜词为圭臬。
以梦窗词转移一代风会(转贴)【内容提要】 晚清四大家推举南宋词人吴文英的努力是晚清词坛最为引人注目的现象。四大家曾长期校勘整理梦窗词集,对梦窗词的思想意义、艺术价值进行了深入的阐发,并有意用梦窗词的特殊风格影响、改变现实词坛的风气,"以梦窗词转移一代风会"。文本传播的因素直接影响了人们对梦窗词的了解和认识,从明代的词学文献看,词论家极少有评论梦窗词者,更谈不上对梦窗词的深入认识了。
但是,这些人在以文为词,以议论为词上比辛弃疾走得更远,而且不像辛词那样变化多端,因而艺术成就便远远不及辛弃疾了。但是,该词不只是单纯描摹孤雁的形、神及其境遇,而是把雁和人巧妙地融化为一,写雁之孤单即写人的孤单,写失群孤雁及其困苦是用来比喻他自己国破家亡后,南北奔走,羁旅漂泊,过着和过去“翩翩然飘阿锡之衣、乘纤纤之马”(戴表元《送张夏西游叙》)显然不同的,困苦、凄凉、孤独的生活。王沂孙生平与词作。
接着作者思绪又跃回梦中,“香瘢”句借伊人手腕印痕说明消瘦之甚。王国维自称“最恶梦窗、玉田。”(《人间词话》)但他又说:“介存谓‘梦窗词之佳者,如天光云影,摇荡绿波,抚玩无极,追寻已远。’余览《梦窗甲乙丙丁稿》中,实无足当此者;有之,其‘隔江人在雨声中,晚风菰叶生秋怨’二语乎。”(《人间词话》)此二语给予我们以迷离惝恍、似是而非的感觉,正如晃动于水波之间的天光云影,是那样的不可接近而又难以捉摸;
【诗话文章】研斋时新《十二词品》仰天长啸(岳 飞《满江红》),壮怀激烈(岳 飞《满江红》)。易水萧萧(辛弃疾《贺新郎》),悲歌未彻(辛弃疾《贺新郎》)。人间如梦(苏 轼《满江红》),还酹江月(苏 轼《满江红》)。试把金觥(欧阳修《采桑子》), 旧曲重听(欧阳修《采桑子》)。易水萧萧(辛弃疾《贺新郎》), 楼头飞雪(辛弃疾《贺新郎》)。蓦然回首(辛弃疾《青玉案》), 灯火阑珊(辛弃疾《青玉案》)。
校勘经籍而南北合一:论晚清四大词家的集大成与千年词学之总结束前文。晚清四家以校勘经籍而带起的词论风气。故而,阳羡、浙西二家所代表的“中兴”并不能足抗两宋词学,而真正能抗手两宋甚至偶能超迈的清词,便是自常州词派提出“比兴尊体”之后,同治、光绪间“其笃学之士,又移其校勘经籍之力,以从事于词籍之整理与校刊”所带来的词学风气最为清词之盛极------其中,又以王鹏运、郑文焯、朱祖谋、况周颐四家为趋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