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20家实验室发表学术论文声称无法重复韩春雨实验。韩春雨的论文讲了什么。随着前几天在Cell Research上面发表的利用NgAgo在斑马鱼中进行基因敲降的研究(Qi et al., 2016),以及今天在Protein Cell在线发表的质疑文章(Burgess et al., 2016),学术界的同行将其利用NgAgo尝试进行基因编辑而未能得到预期结果的数据发表在学术刊物上,为厘清NgAgo技术的可重复性问题提供了实验数据。回到韩春雨论文的可重复性问题。
简单地说,韩春雨团队发明了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NgAgo-gDNA),适合在人类细胞中基因组编辑,不同于已有最时兴的技术(CRISPR-Cas9)。韩春雨。包括《自然生物技术》的这篇论文,跟韩春雨一起做实验的一共三个人,其中第一作者高峰两年前就从河北科技大学硕士毕业,那时NgAgo的主要结果刚刚做出来,高峰没去找工作,也没有申请博士,而是留在导师韩春雨的实验室继续工作,为了省钱,甚至睡觉都在实验室。
韩春雨论文被撤,新的基因编辑技术还会出现吗?新的基因编辑技术仍将出现  虽然NgAgo-gDNA技术挑战CRISPR/Cas9等现有基因编辑技术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但是寻找新的基因编辑技术仍然是科学家们努力的一个重要方向。随着更多人加入基因编辑技术淘金热之中,现有基因编辑技术的专利限制将日益凸显,探寻新的基因编辑工具和改进现有基因编辑技术都势在必行,在不久的将来,必将出现更多更有效的基因编辑技术。
讨论韩春雨基因编辑技术,你得先弄清这些问题!不管是南通大学和复旦大学发现NgAgo会使斑马鱼的特定基因敲低,还是韩国基础科学研究所基因编辑中心金镇洙发现NgAgo能切割RNA,他们都基于一个前提——否定了NgAgo能进行基因编辑,而这正是韩春雨在论文中的核心。总结:与其说国内外学者的两项研究为韩春雨的NgAgo论文背书,还不如说这两项新研究是探索韩春雨NgAgo实验无法重复的原因,进一步揭示NgAgo无法进行基因编辑的机制。
诺奖级成果的直接来源是,此前的一项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被认为是第三代基因编辑技术,也被视为竞争诺贝尔奖的热门成果,而韩春雨团队的成果与CRISPR-Cas9技术各有千秋,并且有独特性,因此也被为诺奖级成果。从这个意义上来看,NgAgo-gDNA和CRISPR-Cas9以及其他类似的成果都可称为诺奖级成果,但并非是诺奖成果。所以,如果说NgAgo-gDNA是诺奖级成果,CRISPR-Cas9同样是诺奖级成果,两者各有千秋,双峰并峙,二水分流。
Nature:NgAgo争议再升级——围绕同行评议的相关论文展开。此前批评过韩春雨论文的遗传学家 Lluis Montoliu (来自西班牙国家生物技术研究中心) 在接受Nature采访时表示,“这篇经过同行评议的论文其实是确认了NgAgo不能被当成一种基因编辑工具”, “一定要强调这一点”。Nature Biotechnology (发表韩春雨论文的杂志)的发言人称质疑韩春雨论文的一些个人和组织已经联系了杂志社,杂志社正慎重处理这些质疑。
中国学者再发关于韩春雨基因技术论文:未发现有效中国学者再发关于韩春雨基因技术论文:未发现有效。今年5月河北科技大学韩春雨团队在《自然》杂志子刊《自然·生物技术》上首次发表关于NgAgo基因技术的论文,并引发轰动和争议。论文通讯作者、南通大学神经再生重点实验室副教授刘东对新华社记者介绍说,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将NgAgo基因技术用于改变斑马鱼的基因fabp11a。
中外二十家实验室发表学术论文声称无法重复韩春雨实验(原创),明ao ming????????????????,式,需要今天,由国内外二十家实验室负责人联名撰写的一篇名为“Questions about NgAgo”的学术论文在Protein Cell杂志上发表(Burgess et al., 2016),首次公开以公开发表学术论文的形式提出无法重复韩春雨的NgAgo实验,将针对韩春雨的NgAgo技术的争论推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NgAgo没有PAM依赖性,而文章Supplementary Fig. 3也表明NgAgo确实无法切割线性化的DNA,但对于双螺旋结构不稳定的SC DNA和没有双螺旋结构的ssDNA,NgAgo却具有正常切割活性,这些结果强烈地暗示,没有PAM的代价就是NgAgo无法单靠自己的力量打开正常dsDNA的双链结构。NgAgo的gDNA需要5’端磷酸化的单链DNA (5p-ssDNA),这种形式的DNA在哺乳动物细胞中几乎不存在,这保证了NgAgo不会被内源的DNA序列错误带到不该去的地方。
在NgAgo前,基因编辑界最大腕的“明星”无疑是CRISPR/Cas9,科学界称之为基因“魔剪”。“提供另一种新的基因编辑工具,我们是第一篇。”沈啸客观地指出,“两种工具各有优势,各有各的适用领域。比如,以不同人体器官为靶向,科学家设计不同的转运工具,治疗不同的疾病有不同的效果。所以,治疗哪种疾病该用哪种基因编辑工具,不可一概而论,这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韩春雨沉寂3年“再发论文”一位接近韩春雨的人士向《中国科学报》表示:“这篇文章是此前韩春雨工作的延续,目的都是开发基因编辑工具。”2016年5月,《自然—生物技术》发表韩春雨团队新的基因编辑技术NgAgo,被媒体以“甘坐冷板凳、十年憋大招”的故事原型炒作而走红。但依据有关规定,取消韩春雨所获得的荣誉称号,终止韩春雨团队承担的科研项目并收回科研经费。在中国,除了韩春雨,也有一些团队在开展NgAgo研究。
接下来作者使用VN-dCasE-VC系统追踪哺乳动物细胞中过表达的β-肌动蛋白(β-Actin)的mRNA,VN-dCasE-VC系统在细胞质中显示出强荧光。目前已有两种活细胞RNA追踪成像工具,一种是MS2,一种是Cas13a,韩春雨团队开发的dCasE系统,成像效果由于MS2,而且,dCasE蛋白的分子量为22kDa,远小于Cas13a的130kDa,dCasE的小分子量更容易递送至细胞内,因此更适合用于活细胞的RNA追踪。
撇开专业术语,韩春雨尽量通俗地介绍这项技术与人类生活的关系,“简单说,这个技术以后的应用会比较广泛。比如说艾滋病或者乙肝,病毒侵入基因后,我们这个技术应用像一把手术刀,能切除病毒,就好比挖掉土豆上的霉斑,这个技术同时能修复基因,让它继续工作。”对于基因编辑技术目前存在的争议,韩春雨说,人类目前所了解的基因,还有99%属于“暗物质”,想要了解这些“暗物质”的功能,基因编辑工具显得尤为重要。
韩春雨:我的基因编辑系统还只是“手动档”在获得纯化的蛋白后,韩春雨课题组首先尝试在体外对目标基因进行切割。在论文的最后一部分,韩春雨课题组利用NgAgo系统在细胞内进行了“实战演习”——尝试对人细胞DYRK1A基因进行编辑。理论上,与Cas9相比,基于NgAgo的基因编辑技术具有独特的优势:相比于需要特定结构的引导RNA进行切割的Cas9系统,以单链DNA模板完成基因编辑的NgAgo系统在实验设计上更为灵活,受到的限制更少。
“Cas9的‘取材’范围有限,NgAgo的优势之一,就是大大扩充了基因编辑的取材范围。”韩春雨介绍,“在新技术帮助下,地球上大部分生物的基因都可成为基因编辑工具,这意味着基因编辑技术受限更小,便利性更大。”“小作坊”里的最新技术  韩春雨1992年本科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生物学系,2000年在中国农业科学院获得硕士学位,2003年在中国协和医科大学/中国医学科学院获得博士学位。为韩春雨及其团队点赞!!!
在前述社论中,《自然-生物技术》称:“我们也询问了论文作者是否可以解答科研界为何难以重复他们的结果。于是,去年12月,韩春雨及同事,还有另外几个与本刊联系的独立研究小组,提供了新的数据,称已经重复了NgAgo基因编辑活性。当时,本刊编辑和一位外部评审人都判定这些数据太过初级,不满足发表标准。因此,我们决定给这些原始论文作者和新的研究小组更多时间来收集更多的能支持其论点的实验证据。”
韩春雨回应主动撤回基因编辑论文:理解万岁。韩春雨 网络图片。红星新闻记者联系韩春雨,希望了解韩春雨撤稿原因。在《自然·生物技术》杂志的官网上,清楚地列出了韩春雨论文的前后发表和撤回的坎坷记录。去年夏天,韩春雨及其团队在发表《自然·生物技术》上发表了题为“利用NgAgo进行DNA引导的基因组编辑”的论文,该论文称,短5′磷酸化单链DNA可引导格氏嗜盐碱杆菌核酸内切酶(NgAgo)产生双链断裂,实现对人类基因组的编辑。
新一代基因编辑技术在南京大学问世。这篇文章的通讯作者是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金陵医院的周国华(Guohua Zhou)研究员、南京大学模式动物研究所的赵庆顺(Qingshun Zhao)教授和朱敏生(Minsheng Zhu)教授。今年五月,河北科技大学的生物学家韩春雨(Chunyu Han)在Nature Biotechnology杂志上发布了一种可以替代CRISPR–Cas的基因组编辑技术,NgAgo。他的研究团队证实,NgAgo酶可以实现DNA引导的哺乳动物基因组编辑。
John van der Oost目前就职于荷兰Wageningen University,2005年即开始研究CRISPR领域,是早期CRISPR的研究成员,与张锋和Jennifer Doudna都有合作,最新公开的专利显示John van der Oost也在Caribou Biosciences公司的发明人名单当中,该公司由Jennifer Doudna创建。韩春雨的成果优于van der Oost的成果,但是,直到第二次投稿半年后才申请专利,专利发明人有两个,且第一发明人为浙江大学沈啸,还没有申请国外专利。
美国实验室获得NgAgo研究新发现,韩春雨基因剪刀再度成为关注焦点。如今,伴随着两篇新论文的发表,由韩春雨首次发现并命名的NgAgo能否作为基因编辑的新剪刀,再度成为被关注的焦点。但华中农业大学和普渡大学目前都聚焦NgAgo在原核生物中的切割作用,并未像韩春雨一样在哺乳动物细胞中进行基因编辑。NgAgo是一个能提升细菌中基因编辑的工具,但现在讨论该蛋白能否适用于人类细胞基因编辑为时尚早。
“魔剪CRISPR”最新进展TOP7(小偷、敌人、狼狈为奸……)DNA编辑会使细胞基因组产生永久的改变,而这一基于CRISPR的RNA靶向途径能够让研究人员实现短暂的改变,且与现有的RNA干扰方法相比特异性和功能性更强。Inactivation of CRISPR-Cas systems by anti-CRISPR proteins in diverse bacterial species [文献]研究人员鉴定出了5个新的抗CRISPR(anti-CRISPR)基因。Science:George Church发表CRISPR/Cas重要研究成果(6月9日)
河北科技大学教师韩春雨发布基因编辑新技术打破外国基因编辑技术专利垄断。简单来说,韩春雨团队发明了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NgAgo-gDNA),适合在人类细胞中基因组编辑,不同于已有最时兴的技术(CRISPR-Cas9)。该成果是我国首个“中国创造”的尖端生物技术,打破了外国基因编辑技术的专利垄断,研究水平可比肩国际一流大学同领域,该项技术具有以下明确优势:1.向导设计制作简便:可以像合成PCR引物一样合成短链单链DNA向导;
韩春雨团队撤回其基因编辑技术论文。2016年5月2日,韩春雨团队在国际期刊《自然·生物技术》上发表论文,介绍他们发明了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NgAgo-gDNA,与当前基因编辑领域内的主流技术相比,NgAgo-gDNA技术具有某些优势。另外,河北科技大学官网于3日发布相关信息称,韩春雨团队同意按学校安排选择一家第三方实验室,在同行专家支持下开展实验,验证NgAgo-gDNA基因编辑的有效性,并将实验结果公布,以回应社会关切。
诺奖级论文作者韩春雨实验结果遭质疑 《自然。2016年5月2日,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曾在《自然·生物技术》杂志发表论文《NgAgo DNA单链引导的基因编辑工具》。但近日,多位学者表示无法重复韩春雨的实验,并要求韩春雨公布实验的原始数据和具体条件。韩春雨的NgAgo基因编辑技术,被认为有潜力取代目前的CRISPR技术。据《科技日报》8月1日报道称,韩春雨表示,截至目前他并没有收到《自然》杂志社要求他公布数据的通知,但是他自己对能重复实验结果充满信心。
河北科技大回应:已有机构用韩春雨技术实现基因编辑。@中国青年报:【河北科技大学就韩春雨实验结果受质疑作出书面回应称:已有机构用韩春雨团队技术实现基因编辑具体信息会适时向社会公布】针对一些国内外实验室提出无法重复韩春雨NgAgo技术实验结果一事,10月14日,河北科技大学向媒体提供一份题为《关于舆论质疑韩春雨成果情况的回应》的书面材料。
我学者研发出国际一流基因编辑技术。据新华社电 (记者黄堃)英国《自然·生物技术》杂志日前报告了中国科研人员发明的一种基因编辑技术NgAgo-gDNA。领导NgAgo-gDNA技术研发的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向新华社记者介绍说,这种基因编辑技术是在荷兰同行的研究基础上,使用脱氧核糖核酸(DNA)而不是核糖核酸作为引导工具,取得一些优势。
韩春雨韩春雨,男,汉族。研究方向真核基因表达调控,特别是和肿瘤相关的基因。该研究成果找到了对基因组位点编辑范围更广的基因编辑工具。该工具完全不同于以RNA为向导的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这种从古细菌来源的Argonaute(简称NgAgo),利用短链DNA作向导,真正实现了对基因组的任意位置进行切割,将基因编辑的可能性推入了更广泛的境地。
科学家们发现对于可以有效转化的菌株,HB27EC中含有ago蛋白的突变,当HB27缺失Ago蛋白人为导入ago蛋白的时候,可以发现,细菌的转化能力(质粒)大大降低。在Ago家族蛋白的启示下,科学家们,猜想Ago蛋白可能与相应的核酸相互作用,因此,科学家们,共纯化了Ttago蛋白相应的RNA,这些RNA分布的长度变化很大,但是当发现Ago蛋白对应的DNA的时候,科学家们有了惊人的发现。科学家们发现,Ago蛋白结合的DNA是从11-25bp分布的ssDNA。
3)NgAgo 蛋白的模块化程度(工程化改造的潜力)至于为什么 NgAgo 只能切割 ssDNA 和 SC DNA,原因很可能正是 NgAgo 没有 PAM 序列依赖性。NgAgo 没有 PAM 依赖性,而文章 Supplementary Fig. 3 也表明 NgAgo 确实无法切割线性化的 DNA,但对于双螺旋结构不稳定的 SC DNA 和没有双螺旋结构的 ssDNA,NgAgo 却具有正常切割活性,这些结果强烈地暗示,没有 PAM 的代价就是 NgAgo 无法单靠自己的力量打开正常 dsDNA 的双链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