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和唐婉在沈园相遇,写下《钗头凤》,唐婉为何如此短命。我们很多人都读过陆游和唐婉的《钗头凤》。由于陆游的母亲害怕因此耽误了陆游的前程,因此逼迫陆游休了唐婉。分手后陆游即在沈园墙壁上写了一首《钗头凤》。唐婉总是惦记着陆游,一日经过沈园看到了陆游写的《钗头凤》,于是又牵动了那份感情,接着她也回了一首《钗头凤》。陆游与唐婉离婚后又娶了王氏,而且在沈园相遇时已是三个孩子的父亲,看来夫妻感情很融洽。
最早读到陆游的词,应该算是《卜算子.咏梅》了。而得知陆游和唐婉之间凄美的爱情,又是好些年后的事情了。偏偏在沈园两人重见,陆游心中千般思念,万般情思喷涌而出,让他感慨万端地在沈园的墙壁上题下了一首《钗头凤》:三错:《钗头凤》不应题在沈园的墙壁上。既然两人已不能够复合,他这样牵牵念念的,让赵士程和陆游的妻子王氏情何以堪?陆游和唐婉的这一段爱情绝唱,大概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来概括: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陆游:有多才华横溢,就有多自私薄情。陆游和唐婉两人伉俪情深,成婚三载,但唐婉不会生孩子,陆游母亲就逼陆游休妻。陆游悲愤中,写下著名的传世佳作《钗头凤》。赵士程和陆游是同乡。一日,士程去陆游家做客,酒过三巡,陆游对他诉苦。陆游的母亲向来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他们与陆游不期而遇。陆游、唐婉、赵士程,三个人,唐婉在陆游那首《钗头凤》下面,又和了一阕词。世人只从《钗头凤》中,知晓陆游、唐婉情比金坚,
他娶了陆游弃妻唐婉,一世痴情,未得卿心。我只了解陆游。陆游言,“我此生负她,无颜再见。这柄凤头钗,是我们当初情定的信物,她见此钗,便知情断不复返。盼她后半生,嫁个好人家。”陆游长叹一声,留下金钗,走了。“陆游与我有旧,托我给姑娘带一柄金钗。”我拿出凤头钗,放在桌上。丫鬟道,“小姐郁郁寡欢,近来陆游新婚,更是失神落魄。午夜梦呓,常言‘务观负我,何日解脱’,恩公若能常来,或可解小姐心结。”
赵士程:世人皆道《钗头凤》,不知沈园别处情。沈园的一曲《钗头凤》,陆游与唐婉的爱情从此传为佳话,流传之余,悲剧的结尾总令人潸然泪下。沈园之内,各文人雅士共论诗词之时,赵士程也于其中初识了才女佳丽唐婉,并一见钟情,可彼时,她早已是陆游的妻子。但心爱之人遭难,他岂能丝毫不顾,他于是找到陆游,劝说陆游早日将唐婉接回。那日,赵士程兴高采烈地携唐婉同游沈园,却意外碰上了恰好从外面归来回沈园散心的陆游。
煮酒君:千古绝唱,陆游与唐婉。陆游二十岁时与唐婉结合。陆游之母觉得唐婉耽误了儿子考取功名,心中十分不满,加之唐婉才情横溢(那时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陆游在为孙姓女子写墓志铭时也说过,才藻非女子之事也),婚后数年唐婉未生孩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于是逼迫陆游休妻。唐婉走后,陆游在沈园赋诗一首《钗头凤》,聊表心意。唐婉为陆游魂牵梦绕,至死难休,而陆游,在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中,仍对唐婉刻骨思念,其情可悯。
世人皆知陆游与唐婉,何人心疼情圣赵士程。这一曲千古绝唱的《钗头凤》,为陆游赢得了痴情重情的名声,更令陆游与唐婉之间凄美的爱情,备受后人的称道,可这段爱情背后的真相,又有几个人清楚呢?赵士程与唐婉同游沈园散心,未曾想遇到陆游,这场不期而遇,注定了是一次命中情劫,陆游的一曲《钗头凤》勾起唐婉的旧伤,回到家的唐婉,因为陆游的这首词一病不起,悲恸之际更是和词一首。香消玉殒魂何在,千古伤心赵士程。
暗夜随想。——读《钗头凤》她与丈夫在小轩中品食,亲自送了陆游一杯酒,“以妾红酥手,予君黄滕酒”。他在墙上题了一阙“钗头凤”,为了逃开这宿命般的挫败感和遗憾,陆游远远离开了故乡山阳,手持三尺青锋北上抗金,又转川蜀任职。一年后,唐琬重游沈园,看见墙上所提的词,顿时伤心饮泣,便在词后和了一阕——。她对得起陆游了!而陆游呢,他一生写了九千多首词,却没有一首是给自己的母亲和续弦的妻子的,心里还是怨恨的吧。
钗头凤。后陆母对这位儿媳甚是不满,恐陆游因此而疏远功名,荒废学业,逼着陆游休妻。有一年春日,陆游出游禹迹寺南的沈园,遇到唐、赵二人在亭内饮酒。莫,莫,莫!例如:“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楼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和“梦断香销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此身行作嵇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后人喜爱陆游的诗文,也十分感叹陆游之不幸,所以沈园也由此出名,后代有数不清的人来此徘徊了。
但是唐婉却一直没有生养,这让陆游的母亲非常不满,而且陆游情场得意,但职场却非常坎坷,科举考试屡次受挫,陆游之母认为是唐婉的柔情消磨了陆游的斗志,又被算出唐婉会克死她,于是陆母逼迫陆游以无后为由将唐婉休掉,又为陆游另娶四川王氏为妻。次年春天,唐婉独自游览沈园,不经意间看到了陆游所题的《钗头凤》,唐婉回想往事,感触颇多,心头也是涌上万般滋味,于是在陆游的《钗头凤》旁边也题了一首《钗头凤》:
这两首《钗头凤》道不尽人间悲欢。婚后两人相敬如宾,感情非常好,但是陆游的母亲不喜欢唐琬,再加上唐琬婚后一直没有生育,便来个棒打鸳鸯,非逼得陆游休了唐琬不可。短暂的相见,并没有解开心结,唐琬离去后,陆游有感而发,在墙壁上写下了一首《钗头凤》。莫,莫,莫!一年后,唐琬再次来到沈园,当她发现陆游在墙上的那首词后,再也抑制不住内心埋藏多年的感情,也在墙上和了一首《钗头凤》。
陆游与唐琬的故事中为什么人们更偏爱赵士程?可就在他觉得快要苦尽甘来时,沈园一游,唐琬与陆游重逢,感慨万千,如今各自都有自己的小家庭,情敌相见分外眼红,赵士程各方面条件都比陆游好,彼时陆游正值官场失意,感慨之余写下《钗头凤》,回忆二人的过往情分。唐琬与陆游的过往这篇文章让赵家感到蒙羞,更是赵士程心中的痛,之后唐琬看到陆游写的《钗头凤》,和了一曲《钗头凤》不久便抑郁而终。
陆游与唐婉:两阕词,两个人,一座沈园,一个故事。位于绍兴市的沈园名气不小,是国家5A级景区,宋代著名园林,沈园至今已有800多年的历史。沈园的名气,源于宋代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更是因他们的两阕词而闻名天下。陆游触景伤情,怅然在墙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唐婉见之,感慨万千,一病不起,终因愁怨难解,郁郁而终!《钗头凤》(陆游)八十二岁的时候,人老发白的陆游再次重游沈园,看到了六十年前唐婉的合词。
曾经是琴瑟在御的恩爱夫妻,却因为陆游母亲的原因而被迫分道扬镳。陆游另娶王氏为妻,唐婉则改嫁同郡宗人赵士程。沈园里的一次偶然相逢,因唐婉夫妇相赠的黄縢酒,让陆游心中的思念决堤,泛滥成海。悲痛不已之中,陆游在沈园下了那首名垂千古的《钗头凤·红酥手》。一见陆游误终身,和完这首心心相映的《钗头凤·红酥手》,唐婉也就断送了短暂而凄凉的一生,撒手人寰。世人只记住了陆游题词的深情,却忘记了陆游抛弃你的薄情。
偏偏两个年轻人耳鬓厮磨,诗酒缠绵下又不免懈怠了学业,以致陆游婚后两年都未赴京科考,终于惹恼了父母双亲。
一滴滴的泪,敲痛了陆游落魄的心。爱,从不提及,却未曾离开。当那些慌乱而深沉的记忆,黑暗的年月以及厚重的过去,重生后再破灭,这样的他们,宛若荒草,飘零着生命的孤独。这份爱,握疼了陆游唐婉的心,凄美了这个故事的结局,隐隐刺痛了我那颗尘封的心……
陆游和唐婉的沈园绝恋中,有一个痴情的男人,不是陆游一曲《钗头凤》,一段令人扼腕的爱情,陆游的痴情只是在他的诗词中,反倒是以替补身份上场的赵士程,他才是真正痴爱唐婉的那个男人。赵士程和陆游是好朋友,他第一次见到唐婉就爱上了她,因为此时的唐婉还是陆游的妻子,所以纵然赵士程是皇室宗亲,家世显赫,他依然把这份爱藏在了心间,而不是像高衙内那样抢亲。她是为陆游而生,又为陆游而死,独留伤痛于赵士程。
虽说,两人的婚配本属“亲上加亲”,二人的婚后日子也算幸福美满,甜甜蜜蜜,然而,陆游的母亲对这个儿媳妇颇有微辞,觉得儿子在迎娶唐婉后太过沉迷于男女之情,导致陆游从此无心读书,心思懒惰,影响功名。虽说,迎娶唐婉导致陆游沉醉于男女之情,但是,陆游母亲想要拆散二人恐怕另有原因。从表面上看,陆家又延续了香火,拥有了三个儿子的陆游理应幸福美满,但是,失去了挚爱之人的陆游始终无法磨平内心的创伤。
唐琬本是陆游的前妻,也是他的表妹,小两口本来夫妻感情很好,但陆游的母亲不喜欢这个儿媳妇,就逼迫陆游把唐琬休弃了。后来陆游再娶,唐琬也再嫁皇族赵士程。再婚后的陆游可能也并不幸福,对于他后来的夫人,陆游在他的《渭南文集》卷三十五《夫人孙氏墓志铭》有记载:''夫人幼有淑质,故健康明诚之配李氏,以文辞名家,欲以所学传夫人,时夫人十余岁,谢不可,说:‘才藻非女子事也。''(《沈园情诗》)此后不久,陆游就溘然长逝。
唐琬:断肠一曲钗头凤,使我相思谁与共。沈园,沈园,又是沈园,经年的欢喜场,再回首已成伤心地。无限愁情是唐琬,次年再游沈园,见壁上词句,更是心潮起伏,万端感慨袭来之即,她终于忍不住和了一阕词:后来,陆游总算踏上仕途,光耀门庭,如此看来,陆母达到了她的目的,她赢了。这些诗,多半成于沈园,这期间,人事消磨,沈园三易其主。八十高龄的他除了铁马冰河之外,依然会梦见沈园的梅花,想起多年前采撷梅花的女子:
陆游认识这个女孩是因为她题在驿馆墙壁上的一首小诗:“玉阶蟋蟀闹清夜,金井梧桐辞故枝。一枕凄凉眠不得,呼灯起作感秋诗。”陆游觉得小诗写得清新可喜,问起驿卒,回答是他的女儿,陆游很是喜欢,于是纳其女为妾。按照常情推测,情形一定是这样:唐琬发现陆游,告诉赵士程,本意大约是提醒赵士程回避,以免相见的尴尬,而赵士程则说不必,索性招呼陆游同饮,于是陆游就来了。陆游也很尴尬。八十二岁,陆游再往沈园,凭吊唐琬:
《钗头凤》:原来最爱唐婉的,并不是陆游,而是她的第二任丈夫。原本故事到此就该结束,偏偏几年后两家在沈园相遇,酒后的陆游感慨万千,信手在墙上题下了这首《钗头凤·红酥手》。在沈园遇到陆游之后,赵士程甚至还“遣致酒肴”给陆游(齐东野语》卷一《放翁钟情前室》),让二人叙旧。陆游在后来的诗词里,依旧有对沈园、对唐婉的怀念,不可否认在陆游的心里永远有个角落安放着唐婉,但是心有那么大,其它地方还可以放别人。
他一生曾写过160多首咏梅的诗词,爱梅如同生命,正如其《梅花绝句》所写:“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真正进入“梅花是我,我是梅花”的境界。那位宛若梅花的佳人,曾经飘逸在他的寒窗下,如今,却已经成了他人的暗香,这怎不让陆游黯然神伤?这更让陆游百感交集,想起曾经的美好时光,他恨自己的优柔寡断,恨母亲的冷酷无情,悲愤之下,他提笔在沈园的墙壁上刷刷写下这首流传千古的《钗头凤》,尔后仓皇逃离沈园。
陆游与《钗头凤》 宋代大诗人陆游在诗文中所展现出来的爱国精神是无与伦比的,所以人们每每对之赞叹不已,这当然丝毫不错;待到她缓过神来,遂和着陆词写上一首平韵的《钗头凤》词道: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由于心中对唐氏的无尽感念,诗人就是在82高龄时,还在梦中去游览了沈园呢。这姬妾在黯然离开之际便填写了一首《生查子》词赠给陆游:  只知眉上愁,不识愁来路。一说此词陆并不为前妻所写。
梦回沈园 (墨含) -文/编:墨含 文编 雨夜闲来无事,随手拿起宋词翻看起来,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钗头凤》来,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一直感动着我,我拿出去年在沈园游玩时的照片,看着照片里的那两阙《钗头凤》碑刻,我默默地在心里读着陆游的那首《钗头凤》,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沈园的雨,是他们千百年的泪啊,飘不尽,洒不完!也许是天意,与表哥在沈园的再次相遇。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陆游与《钗头凤》是因为陆游与唐琬的感情太好,而陆游的家族却希望陆游博取功名,光耀门庭,担心唐琬会影响了陆游的仕途与上进心?六十三岁,陆游偶过沈园,触景生情,题诗云:“采得黄花作枕囊,曲屏深幌泌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少日曾题菊枕诗,囊编残稿锁蛛丝;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四十三年前,陆游与唐琬还是新婚燕尔;
揭秘:陆游的《钗头凤·红酥手》,为何会连用三个“错”字?这就是南宋著名诗人、词人陆游的词作品《钗头凤·红酥手》了。却不料唐琬的才华横溢和陆游的亲密感情引起了陆母的不满,后陆母认为唐琬把儿子的前程耽误殆尽,遂命陆游休了唐琬。陆游饮后,在沈园题下了这首《钗头凤》,写罢,搁笔而去。看罢该词,唐琬悲痛不已,回到家中,反复玩味陆游的词,便和了一首同样曲牌的词《钗头凤·世情薄》,不久就怏怏而卒了。
《钗头凤》(二)她和赵士程相携而入,正要落座时,她看见了陆游。陆游也欠身笑了笑。此时,赵士程也看见了陆游。寒暄礼应之后,赵士程便邀陆游同饮,陆游婉言谢绝。席间,唐婉劝赵士程为陆游致以酒肴。陆游接过毛笔,抹抹泪,想起唐婉注视着自己时,那满含真情,痛苦无比又无可奈何的眼神,心已尽碎。一个月以后,唐婉和赵士程再次来到沈园小饮。遂提笔,和陆游韵,写了一词情深深,悲切切的《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