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所有复杂生命共同微生物祖先已找到:北欧之神命名。这些微生物全都以北欧神话中的神祗命名,分别叫做洛基(Loki)、索尔(Thor)、奥丁(Odin)和海姆达尔(Heimdall),全都属于阿斯加德古细菌(Asgard,北欧神话中的仙宫)。地球上的生命分为三种:细菌、古细菌和真核生物。最新研究指出,本文开头提到的几种微生物之一便是我们要寻找的古细菌,该古细菌吞噬了这种细菌之后,便逐渐演变成了体积更大、结构更复杂的真核细胞。
科学家发现细胞进化缺失环节 或填补生命起源研究空白科学家发现细胞进化缺失环节 或填补生命起源研究空白来源:中国科技网-科技日报 2015年05月08日 01:40[导读] 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项研究称,新发现的一种微生物极有可能代表着从单细胞到复杂细胞进化过程中所缺失的一环。科学家发现细胞进化缺失环节。这种被命名为“洛基”的古生菌,可能是最接近真核生物的一种原核生物,恰恰位于简单细胞到复杂细胞进化的过渡环节。
尽管如此,马古利斯越是推进她的共生进化理论,她的如下观点就变得越加令人信服:作为生命史上一次重大的进化过渡,真核生物细胞15亿年前的出现是共生起源的结果。按照马古利斯的观点,原核——原核生物的共生出现了真核生物,原核——真核生物的共生出现了更具竞争力的真核生物,而真核——真核生物的共生则出现了多细胞生命。这种共生起源类型的物种形成成为了原核生物在真核生命进化史中所起作用的典范。
但随后出现了Loki——还有其它具有真核生物特征的古细菌标本。总体而言,它们被称为是阿斯加德古细菌(Asgard archaea),一些科学家认为它可能是真核生物的起源——也许是在阿斯加德一样的古细菌吞噬了一种细菌之后。实验表明,如果允许氢在周围徘徊,这可能会进一步阻碍Prometheoarchaeum那已经很慢的生长速度,表明古细菌和其它生物存在着共生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意味着一个物种或两个物种的生长取决于另一个物种吃什么。
「万物起源传说」生命的起源(一):从无机物到原核生物。但是科学家们已经学会在实验室制造组成生命的构件,因此我们可以描述惰性物质是如何转变为生命有机体的。现代科学表明,生命物质和非生命物质由相同的物质元素构成,这些元素的原子以化学方式结合成分子。这一假说认为,地球上的生命是在地球温度逐步下降以后,在极其漫长的时间内,由非生命物质经过极其复杂的化学过程,一步一步地演变而成的。
慕尼黑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大学科学家对一组神秘单细胞生物的生态学进行了一项新研究,支持了氢在真核生物(第一个有核细胞)的进化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观点。地球生命生物进化史上最重要的发展之一发生在大约20亿年前,第一批真核生物出现(含有独特细胞核的单细胞生物)。这第一个真核血统随后将产生包括植物和动物在内的所有高等生物,但其起源尚不清楚。
从基因组看洛基。例如,洛基的基因就提示,这种生物可能会具有从前被认为只有真核生物才拥有的特征:它有5个编码肌动蛋白的基因,在真核生物中,这些蛋白被用于构建它们细胞内骨架的分子;从原核到真核的路上,洛基走了多远?艾特玛并不相信洛基就处在真核生物和原核生物的正中,“它只是使鸿沟变小了一点。”他说,“说它具有吞噬能力的确言之过早,但它已经具有了这样做的要素,也许它只是徘徊在如何做到这点的路上。”
科研人员获得感磁微生物起源和地球早期生命演化新认识。趋磁细菌是地球上已知出现最早的感磁生物,是研究生物感磁起源和演化的突破口。比较基因组学和系统发育分析表明,趋磁细菌的起源时限早于之前的认识:地球早期的细菌,甚至细菌的最后共同祖先(Last Bacterial Common Ancestor)可能合成磁小体细胞器,帮助这些生命更好地适应当时的极端环境,揭示出早期细菌的细胞已具有一定的复杂性。
教师招聘考试微生物知识集合。但病毒进入细胞之后,它可以控制细胞,使其听从病毒生命活动需要,表现它的生命形式。寄生虫:是指寄居在别的生物(即宿主)体内或体外的一类生物,它们利用宿主作为食物的来源以及作为生长发育和繁殖的场所,并能使宿主生寄生虫病,给宿主带来危害甚至致其死亡。立克次体:是介于最小细菌和病毒之间的一类独特的微生物,它们的特点之一是多形性,可以是球杆状或杆状,还有时出现长丝状体。
一般来说,微生物可以认为是相当简单的生物,大多数的细菌、原生动物、某些藻类和真菌是单细胞的微生物,即使为多细胞的微生物,也没有许多的细胞类型。这里仅简述原核微生物和真核微生物的分纲体系。动物界、植物界及原生生物界中的大部分藻类、原生动物和真菌是真核生物,而细菌、蓝细菌则是原核生物。真核生物和原核生物不仅细胞核的结构不同,而且其性状也有差别,真核生物和原核生物性状的比较内容将在第二章详细介绍。
没错,没有一种已知的古细菌有着像普罗米修斯菌那样的长触手,似乎可以下判断:普罗米修斯菌不是古细菌。但问题是,普罗米修斯菌只是阿斯加德菌里的一种,其他阿斯加德菌是不是也都长有触手,我们不得而知。假如阿斯加德菌不属于古细菌,那么生命树的三域说将依然成立,只不过此时旧瓶里已装了新酒,这三个域是:细菌、古细菌和阿斯加德菌,而真核生物将以阿斯加德菌的分支的形式出现在生命树上。
【漫画水控】好氧生物处理——似乎达成了共识。大部分的微生物和细菌都属于好氧微生物,人类和动物也属于好氧生物。水里的有机物被好氧微生物代谢过后最终会变成三类物质:能量、无机终产物和细胞残留物质。细胞残留物质变成剩余污泥被从水里分离出来了处理掉了,最终微生物是水里的匆匆过客。不同形式的有机物被生物降解的历程也各不相同,结构简单、分子量小的可溶性物质能直接进入细胞壁,二结构复杂、分子量大、胶体或颗粒状的物质则要被微生物吸附,在胞外酶的作用下被水解才能进入细胞壁。
他们发现,细胞与病毒中,有442个蛋白质形状是相同的,而病毒有66种蛋白质形状是独有的。研究人员估计,在约15亿年前,病毒就有了66种特定的蛋白质形状,这是病毒的进化之旅中关键的一步:突变发生在病毒的蛋白质外壳,使得病毒可以入侵到宿主细胞中。现在,大多数人提到病毒,可能会不寒而栗,大脑立马联想到各种禽流感病毒、艾滋病病毒(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或是前些时候出现的埃博拉病毒,认为病毒就是致命的“害虫”。
地球生命起源或来自地下(图)地球生命起源或来自地下(图)“但我们必须考虑另外一种非常有说服力的可能性,也即生命出现在温暖的断裂层处,它能够保护生命不受到严重的小行星撞击或者早期地球所暴露的致命紫外线。”毫无疑问这是一种主流理论:大多数人相信海洋的热液喷口是地球生命的摇篮。但是,即使地壳的断裂处并没有见证第一个生命形式的出现,它们几乎肯定是地球上生命到达尽头时有机物的最后一个避难所。
如今,科学家们越来越了解这种被命名为CRISPR(成簇规律性间隔的短回文重复序列) 的元件,并且将其作为了一种研究工具,然而虽然大多数生物医学的研究人员更关注的是CRISPR-Cas9如何用于编辑基因,但是Mojica和其他微生物学家仍然 希望了解有关这个系统的一些基本问题及工作原理:它是如何演变的?Mojica等人从位于与病毒基因组有时匹配的CRISPR回文重复之间的DNA序列中,推导出CRISPR-Cas的功能。No.5 有多少种CRISPR-Cas?
病毒是外逃的遗传物质。正是病毒的这种模棱两可性,让科学家对它的起源备感困惑:生物一般是从简单到复杂进化的,既然病毒比细胞简单,那病毒自然应该比细胞出现得早,这是第一种观点。由于质粒通常存在于细胞中,我们还可以进一步猜测,pR1SE就是从细胞中逃逸出来的质粒。顺理成章,病毒最早起源于从细胞中逃逸出来的质粒。所以,新发现支持病毒起源晚于细胞的观点,但病毒并非退化的细菌,而是从细胞中逃逸出来的遗传物质。
菌落:将单个微生物细胞或一小堆同种细胞接种到固体培养基表面(有时在内层),当它占有一定的发展空间并处于适宜的培养条件下时,该细胞就会迅速生长繁殖并形成细胞堆,即菌落。选择性培养基:根据某微生物的特殊营养要求或其对某化学、物理因素的抗性而设计的培养基,具有使混合菌样中的劣势菌变成优势菌的功能,广泛用于菌种筛选等领域。基本培养基:仅能满足某微生物的野生型菌株生长所需要的最低成分的组合培养基。
9.产芽孢的细菌都是一些杆状的细菌,如芽孢杆菌属和梭菌属等。34.选择培养基(selective medium) 根据不同微生物的营养需求或对某种化学物质敏感性不同,在培养基中加入相应营养物质或化学物质,抑制不需要微生物的生长,将所需微生物从复杂的微生物群体中选择分离出来。(2)膜结合载体蛋白(透过酶)也是跨膜蛋白,被运输物质在膜外表面与透过酶结合,而膜内外质子浓度差在消失过程中,被运输物质与质子一起通过透过酶进入细胞。
病毒、细菌、病菌、微生物、毒素各有什么区别?细菌病毒又称噬菌体,现已知寄生于细菌的病毒也可间接造成人类疾病,如白喉毒素蛋白实际是由在菌体寄生的病毒指导合成的。按来源可分为动物毒素、植物毒素和微生物毒素,其中微生物毒素包括细菌毒素、霉菌毒素和单细胞藻类(如原核的蓝藻和真核的甲藻)毒素等。纯的毒素根据生物效应,可分为神经毒素、细胞毒素、心脏毒素、出血毒素、溶血毒素、肌肉毒素或坏死毒素等。微生物毒素。
图1 通过核糖体小亚基的rRNA序列构建的系统发育树,包括三个域—细菌、古细菌和真核生物,超嗜热菌中硫代谢的类型予以了标识(引自Noll &Childers 2000)从表1不难看出,与真核生物相比,原核的细菌和古菌在与能量代谢和碳代谢相关的生理功能上要丰富多样得多,或者换句话说,在基础代谢方面,细菌和古菌表现出了惊人的可塑性,而真核植物看似只选择了基于叶绿素的光合作用这一条进化之路,虽然它是如此的宽广与自由!
生物学上对生命和非生命是如何划分的?图示:在地球起源之初,没有任何生命存在,直到它逐渐冷却,大气中的水蒸气凝结成雨降落到大地上,形成覆盖全球的海洋之后,生命才开始诞生,按照现在我们对生命的定义,直到形成第一个能繁殖的细胞(演化生物学家将它称为卢卡),生物学家认为,这才算是地球生命的完整诞生,在此之前的阶段,都只能算前生命阶段。对生命进行定义,当然是想把生命和非生命之间划下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
例如,前真核细胞吞噬了一种原始的需氧细菌(又称原线粒体),结果这种需氧细菌在前真核细胞的细胞质里生存下来了,并且逐步与前真核细胞形成了内共生关系:需氧细菌不断地从前真核细胞获取糖酵解产物,而前真核细胞又从需氧细菌那里得到糖酵解产物进一步氧化而释放的能量。2、线粒体和叶绿体所含的核糖体与原核生物的相似,而与真核生物的不同,并且这两种细胞器也能够像原核生物一样进行无丝分裂;原核细胞和真核细胞的概念:
生物线粒体真的是起源于细菌吗?人类细胞根据功能的不同其中的线粒体数量也不同,普通细胞中的线粒体有几百个,肝脏细胞中有1000多个线粒体,肌肉细胞中的线粒体更多;线粒体有着独立于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并且两者的密码子存在差异,比如UGA在细胞核中是终止密码子,但是在人类线粒体DNA中却是色氨酸密码子,AUA在细胞核中是异亮氨酸密码子,在线粒体DNA中是甲硫氨酸密码子,这与某些变形门细菌相似;
真核生物起源被称为生物界仅次于生命起源的第二大谜团,而在科研下,这一谜团逐渐清晰,谜题也将被解开。
随着生命从简单到复杂的演化,基因组的大型化在所难免,其结果就是DNA链不断延伸,这迫使DNA进行立体结构上的调整——①将DNA集中在一定的区域并用膜隔离开来,②将长长的DNA拆成若干段,即若干染色体;若考虑中位数及其上限偏移,以及细胞直径一个数量级的差异,真核生物DNA的压缩倍数大约应该是3.5个数量级(图3),谢平(2016)将此称之为真核生物DNA的压缩原理(Packing principle of eukaryotic DNA)。
35亿年前细胞起源细胞起源 -正文  在生命进化历史上,细胞怎样从原始的前细胞的生命形式进化而来的问题。从原核细胞到真核细胞  对现存原核生物和真核生物的形态结构和分子生物学性质的比较研究,以及古微体化石的发现均表明原核生物与真核生物一方面有明显的区别,另一方面也存在亲缘关系。这些发现支持真核生物由原核生物进化而来,而不支持原核生物是真核生物退化的结果。
线粒体控制细胞的自杀(凋亡) E. MICHELAKIS   线粒体占有突出地位的另一个领域是真核细胞的起源。就像著名的线粒体学家Immo Scheffler说的那样:"分子生物学家们忽视线粒体的原因,可能是他们没有立即认识到线粒体基因这一发现的深远意义及应用前景。学术论文将我们的家谱追溯到线粒体夏娃,甚至利用线粒体基因重建出不同物种之间的关系,但很少问及线粒体基因到底为什么存在,仅仅假定它们是细菌起源的遗迹。
寻找最后的普遍共同祖先LUCA.先前对LUCA的研究寻找在所有基因组中发现的常见通用基因,基于如果所有生命都具有这些基因的假设,则这些基因必须来自LUCA。这种方法已经确定了11,000个可能属于LUCA的共同基因,但它们都做得很好看:有了这么多基因,LUCA比任何现代细胞都能做得更多。一旦他们完成了他们的分析,比尔马丁的团队只留下了原来的11,000个基因中的355个基因,他们认为这些基本属于LUCA,可以告诉我们LUCA如何生活。
虽然找不到病毒化石,科学家们还是可以基于现有病毒及其宿主的基因组等信息,得到病毒演化的线索。最典型的当属逆转录病毒(也叫反转录病毒),它们是一类RNA病毒。更有趣的是,拟菌病毒和一种细菌(普氏立克次体)十分相似,这更让一些科学家相信它们的祖先原本也是一种细菌,后来“退化”成了病毒,只是装备丢得没有一般病毒干脆。上述两种理论都假设病毒是出现在细胞之后的,毕竟病毒都需要依赖细胞生存。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