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雪新凉,念未央。寂寥的夜,璀璨的星,寒花花苞含羞而放,月光下,枝头间,寂寞沙洲冷,冷意无限袭,阵阵冷,心间无碍,花自开,彼岸花开,半夏思凉,半暖冬,月落乌啼霜满天,又是一年寒冬月,几度愁肠恨新雪,初雪新凉,凉彻心扉,花开落几枝,寒花开,念未央。初雪遇花开,枝头闹,摇曳洒江头,红晕江头落日,余晖一段故人情,飘飘落落几枝雪,新雪初落,寒风初降,降枝头,念未央,未央月,枝头挂,天地一片寒。
玲珑心,素雪尘埃泪。人生难得几回醒,生亦何欢,当醉酒当歌,今朝有酒今朝醉,玲珑心,剔透雪,晶莹如泪,尘埃落,素雪当流年。云水间,飘荡着一曲悠扬的歌声,远处孤舟,湖心亭外尘埃满,白雪皑皑送相思,尘封一段缠绵的影像,落在心间约会的地点,断桥上,残雪落,佳人玲珑心,如雪如白,尘埃泪,寻一处落雨生香的夜晚,听年华向晚,闻寒风送爽。雪落玲珑心,成霜成雪,相约冬雪共流年。
独立寒冬,纷纷素雪,飘落一段回忆,醉酒伤感忆,往昔萧索寒,落梦枝头相思闹,不觉已至小雪时节,逢寒风凛冽雪花起,簌簌落雪纷纷至,季节褪去了所有的浮华,纯真朴素的身影,暖暖的冬阳,惬意心头荡,静时光,冬日小雪至,恰逢寒花开,几度愁肠泪,相思解衷肠。时光匆匆,又逢小雪,寒花开,总断情,孤独冬雪至,几回冬寒,又逢冬寒。寻雪问路,二十时节小雪至,落冬寒,傲骨寒花开,看淡人生雪,尽冬寒,写意人生。
修一山清风,待一场香雪。落尽冬风几枝愁,修一山清风,一盏古灯,一笺寂寥,寄冬雁枝头闹离歌,寒泪共月,素雪飘流年。几段离愁几段殇,琉璃月,清风落,一缕尘埃落,寒花枝头落,每一粒尘埃,只有落到低处才能绽放出最美丽的光芒,摇落冬寒摇落雨,雨落空山不见人,寒风不待人,吹过脸庞冷,一山清风一山冷,寒意无边雪纷纷。修一山清风,待相思人,人醉心若愁,水意无边风月,解风月,雪落山空,飘落无声,静待香雪。
温月下酒,酒生流年忆,醉几回感慨,一段冬月,几分残雪,月落他乡,相遇即是缘,缘尽人断肠,酒忆江南月,久违的身影,回忆多少流年,雾气相思,愁肠泪,残雪断肠挂几枝,枯枝落叶纷纷落,几分傲骨几段香,梅花望月,慰冬寒,一段风尘几段眠,只是雪花开,花开几枝,雪落流年,压枝头。
汲一股冬寒,沏一壶诗意。诗意的人生,诗意的暖。寒风吹过书桌上的笔记,你来了,我就得走了,我的记忆里还是一片秋色,回忆生活的落叶,纷纷扰扰,满怀期待的明天都显得如此奢侈,执笔写下另一句话:秋风叶落,冬寒生,汲一股冬寒,温酒,醉相思。依旧熟悉的背影,月下把盏,汲一股冬寒,共叙离愁,沏一壶诗意人生。
踏雪寻梅,素雪落,流年安。雪中一枝寒梅,在枝头悄悄的绽放,落地一场寒,寒雪未央,孤独雪,孤独泪。寻冬寒,待傲骨花开,梅雪相映,谱一曲流年叹,逝水芳华终成雪,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雪寒一枝梅,素白的人生,点点红,点缀了一片残雪,览一冬寒,凉忆江南烟雨楼,蒙蒙雪,烟雨楼台落素雪,盏盏流年,盏盏灯,亮一处暗夜宵雪,如远出的灯塔,等待一个熟悉的身影,揽流年风月,无边雪,点点飘。
心明如雪,不惹尘埃。素白的流年,执雪意,勾勒人生冷暖,诗意翩翩落,起舞相思意,一枚风尘,落定一阵寒雪,落花残雪枝头落,摇曳雪,心明如雪,一颗柔软的心,落雪成泪,泪几行,诗几段。尘埃如雪,尘埃泪,菩提树下,菩提安,悟一场人生禅水心,枝头雪,剔透泪,执素笔画冬梅,梅映雪,雪映寒花开。彼岸,寒花开,一枝残雪,一枝寒梅,梅雪相映,禅心如雪,浅雪浅尘埃,心明如雪,亦如诗,不惹尘埃,不惹寒。
作者:钟敦和、平成斌、谢燕、龙儿、沈维新、小桥流水、光寅、乐安、中国海哥、梅影点点、桃园庄主、布衣清荷、凯歌、古湘墨色、周拥军、楚江棠、阿远、云山老农、孙晓廷、蔡亚波、贺宜志、天伦云鹤、冷雄军、平沙落雁、依昂迭阿、刘继超、何志云、月影(28人)驿路梅花。年关事杂雨相欺,雪锁沉云月影移。诗林哭老三更月,艺海思沉一钓矶。才有梅花便不同,彩笺题咏性相通。霜雨染青丝,流年逐梦驰。诗酒彩云相伴,讴歌月朗风清。
梅曾欠雪三分暖,雪今欠梅一段情。梅曾欠雪三分暖,雪今欠梅一季情。“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曾记寒风满袖的岁末枝头,那抹嫣红的情愫缱绻于冰洁的雪怀,倾诉三生石语,许下千年情话。低眉依雪笑,绾髻偎雪梳。流年依旧,时光浅唱中的瘦影清魂,却被岁月的声音,濡湿了祈盼的明眸。虽是思念吻疼了蕊心,却是痴情一片暖寒冬,因了回忆中的雪月风花,明年的这个季节,我会依然守候在你来时的路上,继续书写地老天荒。
寒冬至,落叶飘零。冬天的雪花飘进黑夜,黑夜里的雪花,秋寒中的雨,与你的亲密接触,邂逅一场冬夜的相遇,风雨飘摇的秋,记忆中的雨,是否荡漾在你的心头,化雨成霜,化雨成雪,飘零的黑夜,与冬天的风来一场酣畅淋漓约会。心中的落叶,回忆中的霜白,天地寒,冷月无声,凄凉而过,白鸟飞,落雪翩翩,拾一片落叶,感受一段秋黄。寒冬至,落叶飘零,愿你在寒冬中找到落叶的暖,感受我飘零的心。
古典书城。「最受欢迎的古典文化公号 最具人气的古典文化社群 」古典君:此诗以兴开首,借鸿雁南飞,引起客居思归之情;古典君:寒风带来了冬天的潭水般的清沏,“独自开”三字就如一剑劈出分水岭般巧妙地将梅的小天地与外界隔开了,梅的卓然独“横”(梅枝不“立”),梅的清纯雅洁的形象便飘然而至。古典君:这是怎样的一种寒冷?古典君:天气虽寒冷,也挡不去词人的好兴致。古典君:月到中天,夜深人静,独处深闺,耿耿难寐。
秋月忆寒风雪吟。风劲,月寒。雪落,无垠。——迷境《秋色之三 · 秋月忆寒风雪吟》
冬冬寒料峭已萧杀,多用诗行染芳华。冬寒萧穆素颜色,撩起禅心静默它。冬寒帘卷西风横扫木,劲催枯叶离落无。冬夜长。冬夜月色多凄凄,独眠幽梦夜长长。年杪岁终迎大雪,想听落雪却还绝。冬夜抒怀。冬夜长,星月朗,对月歌,思无恙。大雪怀恋大雪时节无雪痕,亦无离土回乡人。寒萧冬日冷淡月,思故念亲情欲深。西风送晚大雪寒,黯然余晖淡无颜。
冬梅傲雪,只为舞尽千年一梦【美文欣赏】冬梅与春风相拥、冬梅与夏雨相亲、冬梅与秋霜相携,霜寒峭壁,雪冷虬桠,在这凛冽的寒风中,在这飞舞的雪花里,在这铅华谢尽苦寒隆冬的时节,岁寒独秀的冬梅带着今生的夙愿,带着隔世的梅香,与雪共舞,与风相伴,暗香疏影,“凌寒独自开”,芬芳了天地间。让我们携一抹隽咏的情愫,走入梅雪的梦境,枕一片梅花,将柔情融于残红,在雪的圣洁里,沉沉睡去,不愿醒来!
野渡梅香舟自横,浅吟彼岸情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曾记寒风满袖的岁末枝头,那抹嫣红的情愫缱绻冰洁的雪怀,撩起三生石语,许下千年情话。这缕相依相偎的魂,终是“一度相逢一度思,最多情处最情痴。”只是,我还想守着这一缕还未被流年遗世的魂,疏影曼枝,静静地等你,等你……依霞望月,任寒风凛冽,只想把这一缕暗香洒满天地尘寰,在你来时的路上,氤氲着我的香魂袅袅,留下一段雪梅情的千古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