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S-2 THRIVE研究纳入了近一万名中国和一万名欧洲ASCVD患者的数据,服用相同强度他汀后,74%中国患者LDL-C降低到1.51 mmol/L,欧洲患者则仅有1/3患者达到相似LDL-C水平,并且中国患者肝酶升高以及肌病的发生率是欧洲十倍。LIPS研究[4]是第一个PCI术后他汀治疗的前瞻性研究,结果显示服用中等强度氟伐他汀4年降低PCI术后患者MACE事件风险22%,氟伐他汀也是第一个美国FDA批准用于PCI术后患者冠心病二级预防的他汀。
1.8 mmol/L≤LDL-C≤4.9 mmol/L、年龄在40岁以上的糖尿病患者是ASCVD的高危人群建议LDL-C<2.6 mmol/L;叶平教授告诉记者:“从糖尿病患者的一级预防和二级预防来看,他汀类的药物降低LDL-C仍占主导位置。比如说最新的CARDS试验,结果显示他汀类药物可使糖尿病患者的LDL-C水平降低40%左右,并显著降低心血管事件风险[5]。对于糖尿病患者而言,一级预防需要将LDL-C控制在<2.6mmol/L,二级预防的LDL-C要<1.8mmol/L;
资料显示,我国成人血脂异常总体患病率已达四成[1],超过三分之一的患者未能达到中国指南推荐的血脂目标值[2],其中以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或胆固醇升高为特点的血脂异常,是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重要的危险因素。2017年EAS关于ASCVD的指南提出[5],血浆LDL-C水平与ASCVD风险呈对数线性关系,降低LDL-C水平可以显著降低心血管事件风险,且降LDL-C的临床获益取决于LDL-C降低的幅度,与所用药物无关;
LDL-C或胆固醇升高为特点的血脂异常,是ASCVD重要的危险因素;早期检出血脂异常,监测其血脂水平变化,是预防ASCVD的重要措施。是用自身血清培养的胆固醇抗原回注到自身体内,刺激自身免疫系统产生胆固醇抗体,来调剂胆固醇的代谢水平,把血管内沉积的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代谢掉,可明显抑制动脉粥样硬化的发生和发展,对冠心病的预防,治疗,及支架后防栓,溶栓,软化血管,消除斑块有重大意义。
指南发布:2016版《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要点解读。有鉴于此,国家心血管病中心联合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以及中华医学会检验医学分会邀请近50位专家组成血脂指南修订委员会,自2013年11月启动修订工作,历时三年,经过广泛征集意见和反复讨论,制订了《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2016年修订版)》。全面评价ASCVD总体危险是防治血脂异常的必要前提。
陈伟伟教授解读《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2016年修订版)是在2007年我国第一部《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的基础上进行修订的,因此2016年修订版也常常被大家称为新指南。血脂指南一个非常核心的内容,是总体心血管风险评估,依据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病发病风险的高低,采取不同强度的干预,是血脂异常指南的核心策略,是开展血脂防治决策的基础。
《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2016年修订版)》发布。新版指南在国家卫生计生委疾病预防控制局的支持下,由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以及中华医学会检验医学分会组成血脂指南修订联合委员会,以我国近年来心血管病流行病学研究进展和血脂异常大规模随机临床试验为依据,参考国内外有关研究进展,经修订专家反复研讨论证,于2016年完成修订并正式发布实施。
新版《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发布,你的血脂正常吗?据统计,目前我国成人血脂异常患病率达40.40%。血脂主要指血浆内的胆固醇和甘油三酯,血脂异常是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重要的危险因素。血脂异常不同于高血脂,血脂检查通常共4项,即总胆固醇(TC)、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和甘油三酯(TG)。高血脂一般指的是除HDL-C以外的三项升高,高血脂以及HDL-C的下降都是引发心血管病的危险因素。
热点||我国血脂异常患者约4.3亿人 新修订防治指南今日发布。医道君按:国家心血管病中心24日在京发布《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2016年修订版)》,从生活方式干预、控制危险因素和规范诊疗入手,指导医护人员和公众提高对血脂异常防治的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水平。3.对血脂异常患者,防治工作重点是提高血脂异常的知晓率、治疗率和控制率。早期检出血脂异常,监测其血脂水平的变化,是预防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病的重要措施。
为进一步加强我国血脂异常防治工作,2013年11月,在国家卫生计生委疾病预防控制局的支持下,由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中华医学会糖尿病学分会、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以及中华医学会检验医学分会组成血脂指南修订联合委员会,对2007年版《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以下简称《指南》)进行修订。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或胆固醇升高为特点的血脂异常,是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重要的危险因素;
叶平:?血脂管理指南——演进、革命与争议。各国指南对干预目标的定义在不断变化,2004年NCEP ATP III强调LDL-C作为首要目标,2011年ESC指南也将LDL-C作为首要目标,非HDL-C作为次要目标,2013年国际动脉粥样硬化协会指南将非HDL-C作为次要目标或替代性目标,2013年美国ACC/AHA指南将LDL-C作为首要目标,2014年NICE与NLA均将非HDL-C作为首要目标,这表明关注非HDL-C能够更加全面干预血脂异常。
历数2014年血脂指南,这些亮点你知道吗?然而,非HDL-C主要是LDL-C及极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VLDL-C)的总和,而其中的LDL-C约占致动脉粥样硬化脂蛋白的75%,其携带的胆固醇约占血总胆固醇的70%左右。3,我国整体人群的ASCVD风险水平和平均胆固醇水平低于欧美国家居民,且我国患者对于大剂量他汀类药物治疗的耐受性较差,中等强度他汀类药物治疗可使大多数患者LDL-C达标,因此不推荐我国患者常规选择大剂量高强度他汀类药物。
《2016 版欧洲血脂异常管理指南》和《2013 版成人降胆固醇治疗降低 ASCVD 风险指南》都再次强调了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在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发生和进展中地位,并明确针对不同 LDL-C 水平及 ASCVD 风险进行分层干预,将 LDL-C 作为后者脂质控制的首要靶目标。非-HDL-C 的计算公式:非-HDL-C = TC-HDL-C,此指标评估 ASCVD 风险优于单纯 LDL-C。表 2 ASCVD 危险人群 LDL-C 和非-HDL-C 达标值(mmol/L)
胡大一 | 为什么需要一个关于降胆固醇防治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的亚洲共识。2013年11月美国心脏病学学会(ACC)和美国心脏协会(AHA)抛弃了美国成人胆固醇教育计划的传统体系,匆忙抛出了貌似十分创新而简洁的关于降胆固醇防控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病(ASCVD)的新指南(以下简称新指南),引起了包括美国脂质协会、国际动脉粥样硬化学会、欧洲动脉粥样硬化协会、欧洲心脏病学学会和中国胆固醇教育计划(CCEP)专家组的质疑。
2017年4月底,欧洲动脉粥样硬化学会(EAS)发布“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致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共识声明,通过对200余项流行病学研究、遗传学研究、病理研究及临床随机干预研究的分析得出结论:血浆LDL-C水平与ASCVD风险呈剂量依赖性、对数线性关系,降低LDL-C可减少心血管事件风险,获益程度取决于LDL-C降低的幅度。第二,要让广大医生和公众认识到,什么是血脂异常,不同人群的LDL-C应控制在什么水平。
ASCVD的脂质学说具有强大证据链,例如经典模型(高胆固醇喂养兔)、改良试验证据(脂代谢相关基因敲除)、斑块组织病理学发现(胆固醇核心)、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早发冠心病)、ASCVD患者脂代谢特征(胆固醇增高)、人群流行病学研究资料(胆固醇干预)及更低LDL-C与心血管事件(IMPROVE-IT)。研究表明,LDL-C达标与PCI术后心肌损伤明显相关,LDL-C水平决定了人群AS发生情况,更低的LDL-C目标值获益更为明显。
我个人是接受“越低越好”这样的观点的,因为LDL-C是LDL颗粒上的胆固醇,而LDL上的胆固醇和VLDL上的胆固醇之间交换是非常广泛的,甚至和HDL上的胆固醇也有交换。为什么把糖尿病合并危险因素或靶器官损害的患者纳入到极高危患者,是因为糖尿病患者的LDL-C水平可能不会很高反而比正常人低一些,但是其致动脉粥样硬化的作用很强,如果能让所有的糖尿病患者的LDL-C降得更低,同时降低sdLDL水平,就能带来更多获益。
糖尿病患者,血脂怎么管理?无心梗病史的糖尿病患者,与无糖尿病但有心梗病史的患者,具有同样高的心梗风险。胆固醇水平低的糖尿病患者的心血管死亡危险性高于胆固醇水平高的非糖尿病患者。研究数据显示,降低LDL-C对减少糖尿病患者的冠心病风险十分必要,而血糖控制对于减少微血管并发症的危险也很重要。其实他汀对心血管疾病的总体益处与新发糖尿病风险之比是9∶1,他汀类药物对心血管疾病的保护作用远大于新增糖尿病风险。
近20年来,国内外关于血脂异常的防治研究取得了很大进展,血脂异常主要是以胆固醇升高作为动脉粥样硬化的主要致病因素。一 血脂和血脂检测。(4)LDL-C:因胆固醇占LDL重量的50%作用,一般情况下LDL-C与TC平行,但最好采用LDL-C取代TC作为对冠心病及其他动漫粥样硬化性疾病的危险性评估。美国ACC/AHA新指南根据LDL-C的降幅设定低强度(LDL-C降幅<30%)、中等强度(LDL-C降低30-50%)、高强度(LDL-C降幅≥50%)他汀治疗。
临床上,设定降低LDL-C目标值已为广大医生所熟知和习惯,但近年有部分国外新发表血脂指南却不推荐设定LDL-C降低目标值。(1)在目前尚无确切临床证据支持何种LDL-C达标值的情况下,沿用2007年版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的推荐,设定极高危人群目标值是LDL-C<2.0 mmol/L(80 mg/dl),应是可以接受的。(2)大量研究证实:将LDL-C降至LDL-C<2.0 mmol/L(80 mg/dl)目标值,已能使ASCVD及其高危者获得绝大部分的临床益处。
【借鉴】美内分泌学会发布血脂异常管理指南。与2012版指南相比,新指南的更新对心血管病进行了新的风险评估和分级,其为部分不同类型的血脂异常患者提供了筛选标准、风险评估、治疗指导,并且比以往更强调血液中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在衡量动脉硬化及炎性标志物中的重要性。目前,国际动脉粥样协会推荐的LDL-C目标值是:一级预防LDL-C<2.6 mmol/L、二级预防LDL-C<1.8 mmol/L,但强调每个地区应根据实际情况设定目标值。
与临床密切相关的血脂主要包括胆固醇和甘油三酯,胆固醇主要可分为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HDL-C)和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图3. 好胆固醇和坏胆固醇。血浆LDL与LDL受体结合后,聚集成簇,被内吞入细胞,并与溶酶体融合,在溶酶体酶的作用下,LDL中的apoB100被水解为氨基酸,胆固醇酯被水解为游离胆固醇及脂肪酸,前者通过以下途径调节细胞的胆固醇代谢:①抑制内质网的HMG CoA还原酶而抑制细胞本身胆固醇合成;
本期刊出的《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2016年修订版)》(简称新指南)是在2007年《中国成人血脂异常防治指南》(简称2007血脂指南)的基础上,经过专家团队历时1年多辛勤工作的成果。从1997年《血脂异常防治建议》到2007年的我国第一部血脂指南,直至这次新指南的制订,指南制订专家组始终坚持原则,一是借鉴国际指南的经验,重视中国本土化的研究数据和证据,不迷信、不盲从国外的指南,穿中国鞋,走中国路;
ESC/EAS血脂异常指南主席、日内瓦大学医院Fran?ois Mach教授在报告中指出,欧洲指南强调了降低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治疗的三个基本原则,即通过降低LDL-C来实现的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风险的比例降低取决于LDL-C的绝对降低幅度;LDL-C水平“越低越好”,降低LDL-C的强度要依据风险及基础LDL-C水平。Mach教授分析指出,降低LDL-C的药理学策略部分强调了LDL-C绝对降低决定了ASCVD风险降低的概念。
各国指南降LDL-C的目标值建议。在《2019年ESC/EAS血脂异常管理指南》中,对于二级预防的极高危患者,LDL-C治疗目标为较基线降低≥50%,且LDL-C目标值<1.4 mmol/L(55 mg/dL);部分极高危患者LDL-C基线在目标值以内者,将LDL-C从基线值降低30%左右。血脂控制的首要指标为LDL-C,积极降低LDL-C水平是减少心血管事件、逆转动脉粥样硬化斑块的可行途径,对于极高危人群可将LDL-C的目标值进一步降低至<1.4 mmol/L(55 mg/dL);
《2014年中国胆固醇教育计划血脂异常防治专家建议》十大要点。因此,不推荐首选这两类药物用于血脂异常药物干预,除非患者。降胆固醇治疗指南放弃了降胆固醇治疗目标值,而是根据患者心血管危险水平建议应用不同剂量与强度的他汀类药物治疗。风险水平和平均胆固醇水平低于欧美国家居民,且我国患者对于大剂量他汀类药物治疗的耐受性较差,因此中等强度他汀类药物治疗适合于我国多数血脂异常患者的一级预防和二级预防。
LDL-C指标,该如何看待?血液中LDL-C包含有50%胆固醇,可见LDL-C与胆固醇水平相平行,即LDL-C是动脉粥样硬化性胆固醇水平的判断指标,现已将LDL-C作为动脉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发生的重要检测项目。LDL-C为ASCVD发生和发展的重要因素,选择LDL-C作为监测和治疗指标,可稳定并消退动脉粥样斑块,进而减少心血管事件的发生率和病死率。总之,定期检测LDL-C水平,可早期发现LDL-C是否达标,对ASCVD的防治至关重要。
糖尿病患者,怎样使用阿司匹林和他汀?一级预防的总体原则应根据患者的危险分层,选择中高危患者给予阿司匹林,对于无任何危险因素年龄≤65岁的女性、糖尿病患者不伴动脉粥样硬化性疾病的不应使用阿司匹林一级预防[2]。②无心血管疾病,但年龄超过 40 岁并有一个或多个心血管疾病危险因素者(早发性心血管疾病家族史、吸烟、高血压、血脂紊乱或蛋白尿),LDL-C 的控制目标为< 2.6 mmol/L ;
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包括冠心病、动脉粥样硬化性卒中和外周血管疾病,其病理基础是动脉粥样硬化。他汀类药物治疗是血脂异常防治以及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一级预防与二级预防的基石。大量临床研究证据表明,合理应用他汀类药物治疗可显著改善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的临床预后,故他汀类药物适用于所有无禁忌证的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患者,即使血脂已经正常,也应坚持长期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