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 | 沈复 .浮生六记。闲情记趣 文 | 沈复 《浮生六记》虫之趣。一日,见二虫斗草间,观之正浓,忽有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盖一癞虾蟆注158也,舌一吐而二虫尽为所吞。荷瓣素心春兰及长,爱花成癖,喜剪盆树。兰坡临终时,赠余荷瓣素心春兰注163一盆,皆肩平心阔,茎细瓣净,可以入谱者,余珍如拱璧注164。注释 注162 张兰坡:扬州人。注169 瓶口宜清:插花技巧。指插花时,花材成束插于瓶中,枝叶不要覆盖瓶口,使瓶口清爽。
浮生六记丨食一碗人间烟火,饮几杯人生起落,将柴米油盐过成诗前言。《浮生六记》是沈复的一部自传体散文集,“浮生”二字出自李白《春夜宴桃李园序》中的“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如此有趣又善于观察的沈复,写出有“小红楼梦”之称的《浮生六记》,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一个人很擅长把平平无奇的生活过得兴趣盎然,他和夫人芸娘两人却是把平平无奇的生活过得诗意又活色生香,实在令人向往。于插花一道,沈复是行家。
《闲情记趣》是《浮生六记》的第二卷,《浮生六记》是清代文学家沈复的一部自传体散文,共六卷,每卷皆有小题,分别是第一卷:《闺房记乐》 第二卷:《闲情记趣》 第三卷:《坎坷记愁》 第四卷:《浪游记快》 第五卷:《中山记历》(已佚) 第六卷:《养生记道》(已佚)。此时小沈复的眼睛成了放大镜:倏忽间,成千成百的蚊子变为白鹤,蚊声变为鹤鸣,薰蚊的烟变为缭绕白鹤的青云,蚊帐成为拘纳青云白鹤的大天地。浮生六记·闲情记趣。
沈复的《浮生六记.闲情记趣》原文和译文。原文:芸曰:“子之插花能备风晴雨露,可谓精妙入神。而画中有草 虫一法,盍仿而效之。”余曰;“虫踯躅不受制,焉能仿效?”芸曰:“有一法,恐作俑罪 过耳。”余曰:“试言之。”曰:“虫死色不变,觅螳螂蝉蝶之属,以针刺死,用细丝扣虫 项系花草间,整其足,或抱梗,或踏叶,宛然如生,不亦善乎?”余喜,如其法行之,见者 无不称绝。译文:
《浮生六记》语录:世间夫妇,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在《浮生六记》中,沈复以纯朴的文笔,记叙自己大半生的经历,欢愉处与愁苦处两相对照,真切动人。语录文摘。3、“识趣之人看美人,三分容貌有姿态等于六七分,六七分容貌乏姿态等于三四分……”6、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10、“识趣之人看美人,三分容貌有姿态等于六七分,六七分容貌乏姿态等于三四分……”
瓶口取阔大,不取窄小,阔达者舒展,不拘自五,七花至三四十花,必于瓶口中一丛怒起,以不散漫、不挤轧、不靠瓶口为妙,所谓“起把宜紧“也。或亭亭玉立,或飞舞横斜。“余曰:”试言之。”芸曰:“虫死色不变,觅螳螂、蝉、蝶之属,以针刺似,用细丝扣虫项系花草间,整其足,或抱梗,或踏叶,宛然如生,不亦善乎?”余喜,如其法行之,见者无不称绝。贫士起居服食,以及器皿房舍,宜省俭而雅洁,省俭之法曰“就事论事”。
童趣原文、翻译及赏析 童趣 (1215人评分) 8.2.多音字虾:通“蛤”h虾蟆蛤蟆xiā对虾词类活用名词用作动词:鞭数十(“鞭”,鞭子,这里活用名词作动词,“鞭打”的意思。)果然鹤也(“鹤”,白鹤,这里活用名词作动词,“变成白鹤”的意思。)一词多义观:①昂首观之〔看〕②作青云白鹤观〔...的景象〕察:▼。(3)“私拟作群鹤舞于空中”等于“私拟作群鹤于空中舞”。译为:我暗自把它们比作群鹤在空中飞舞。
我看《浮生六记》 (评论: 浮生六记)和谐,是人生最理想的一极;在《浮生六记》里,我们惊叹于沈复(字“三白”)的幸福与不幸。这部《浮生六记》可看做是我国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自传。从《浮生六记》六卷的编次来看,沈复毫不犹豫地把“闺房记乐”列为卷一,“因思关雎冠三百篇之首,故列夫妇于首卷;余以次递及焉。”这种认识,也是将腐儒们对三百首的苦心曲解“悬隔”起来,还以人之为人的本来面目。晚年的沈复,似乎正是这般。
此后沈复孑孑一身,颠沛流离,纵情于山水名胜,也许这才是适合沈复的人生,逢森夭折,沈复的孤苦人生,又添一份沉重,后得友人赠送小妾,重入春梦,不知梦醒几何。改变其实是很无力的,而且也不要用现代眼光看沈复,在沈复能力范围内,沈复也在努力,芸也很拼命,只是没有突破固步,没想到走出一条新路。有放高利贷的租住在沈复书画店的隔壁,高利贷者,也时不时请沈复画画写字,沈复怎么就没有看出来人家同样是一种闲适呢。
庸常生活的诗化与快意。《浮生六记》是一部自传体小说,所记述的主要内容,乃庸常生活中的平凡事,然而沈复却能以诗化的情怀,体悟快意与欢乐,即使辗转流徙,也能感念生活之厚遇。沈复和其妻陈芸,乃姑表亲,两小无嫌猜。沈复、陈芸约二三好友游苏州南园,经陈芸精心谋划,“择柳阴下团坐。先烹茗,饮毕,然后暖酒烹肴。是时,风和日丽,遍地黄金,青衫红袖,越阡度陌,蝶蜂乱飞,令人不饮自醉……游人见之,莫不羡为奇想”。
童趣 全文翻译及相关知识。主题:作者追忆了童年生活中细致观察景物的奇趣,反映了儿童丰富的想象力和天真烂漫的童趣。儿童一般都是有童趣的,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深厚,人变成熟、稳重了,也有城府、有心计了,童趣也就荡然无存了。这是一篇叙述童年趣事的美文,其核心就是凸现那令人没齿难忘的童真童趣,为此,文章以儿童眼中看世界所得“童趣”为主线,按照“总—分”结构组织全文,紧扣一个“趣”字来写。
《浮生六记》经典语录,每一句都很现实。——沈复《浮生六记》——南康白起《浮生六记》
浮生六记(清)沈复。浮生六记。此文本源于钱建文制电子书。卷五  中山记历(已佚)卷六  养生记道(已佚)
浮生二日忙浮生二日忙断文少辞章腰沉不因沈字丑非缘黄自注:沈,沈约;黄,黄山谷,又名黄庭坚。
【浮生六记】引(清)沈复。《浮生六记》是清朝长洲人沈复(字三白,号梅逸)著于嘉庆十三年(1808年)的自传体散文。清朝王韬的妻兄杨引传在苏州的冷摊上发现《浮生六记》的残稿,只有四卷,交给当时在上海主持申报闻尊阁的王韬,以活字板刊行于1877年。“浮生”二字典出李白诗《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中“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沈复--浮生六记。
沈三白与《浮生六记》 (评论: 浮生六记)古来就有人说:“一为文人,便无足观,文官之显赫,在官而不在文。”这话说得咬牙切齿的,好不解恨,想必李后主、宋徽宗听了,难免会无地自容。沈复唯一的文墨,是其生平自传《浮生六记》,写成后手稿多有辗转,几被湮没。稀奇的是,那么多先生师爷,那么多乐山乐水者,却只有沈复写出了个《浮生六记》,倒不见谁还有《浮生七记》、《浮生八记》。
浮生六记:善于发现生活的美。芸娘女扮男装逛庙会、易鬓为辫,添扫蛾眉;沈复与芸娘在庙会上逛的忘乎所以、芸娘忘了自己的男装打扮、碰到了一位姑娘、不得已只能脱帽证明是同性,方才化险为夷。有人觉得沈复是个渣男,但我觉得沈复给了芸娘那个时代的男人不太可能给女人的平等、如今男女平等很正常,在当时那个时代这一点很是可贵。生活平淡却又意趣盎然。很多时候生活本身是没有意趣的,有意趣的是平淡中认真生活的我们。
“有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读过沈复的《浮生六记》都知道,“无人问我粥可温”其实说的就是沈复对于与自己有着闺房之乐的结发妻子芸娘的悼念。在《闺房之乐》中沈复写到自己在芸娘家做客在饭桌上没有填饱肚子,饭后芸娘为他藏粥于自己的闺房中,请沈复来吃粥时被家中亲人撞见,一时成为家中笑谈。
有一次曾在酒桌上听厦门大学谢泳教授转述史学大家陈寅恪对此书的评价:“吾国文学,自来以礼法顾忌之故,不敢多言男女间关系,而于正式男女关系如夫妇者,尤少涉及,盖闺房燕昵之情意,家庭米盐之琐屑,大抵不列于篇章,惟以笼统之词,概括言之而已。此后来沈复《浮生六记》之《闺房记乐》,所以为例外创作。”于是想起读过多遍的《浮生六记》,想着沈复夫妇的爱情放到现在来看,也依然令人感动,令人倾慕,令人向往。
沈复《浮生六记》简介沈复《浮生六记》简介。《浮生六记》是清朝长洲人沈复(查看沈复简介)著于嘉庆十三年(1808年)的自传体散文。陈寅恪指出:“吾国文学,自来以礼法顾忌之故,不敢多言男女间关系,而于正式男女关系如夫妇者,尤少涉及。盖闺房燕昵之情意,家庭迷盐之琐屑,大抵不列于篇章,惟以笼统之词,概括言之而已。此后来沈三白《浮生六记》之《闺房记乐》,所以为例外创作。”
再读《浮生六记》《浮生六记》是不是要告诉我们,人生本来就无法圆满,在我刚刚涉猎此书为闺中之乐而生羡慕,以为这美好的倾心之爱就是沈三白夫妇的全部时,一位朋友轻轻的喟叹提醒我,提醒是对的;《浮生六记》作者沈复,字三白,生于清乾隆时代?,苏州的衣冠之家,娶表姐陈芸字淑珍为妻,芸娘大方有趣,沈复情深义厚无大事业,姐弟夫妻情深,颇有“赌书泼茶”之乐,“举案齐眉”之礼。
书评A096:人间良夜静——读《浮生六记》有读者慨叹“慧如三娘,思虑过度、损及气血,不得翁姑青睐。才如沈复,书生意气、累及妻小,潦倒残生空遗文采传世。”其实不必苛责沈复过多,芸娘之殇,过不在其,受旧时封建礼教之害,生于斯长于斯,那个年代如何跳脱出礼教的束缚。沈复,清代布衣文人、画家、园艺师。《浮生六记》有着落花流水的时光散漫,庭院梦境的从容静寂,与布衣蔬食的晨光之美,还有不食人间烟火的淡雅出尘。
浮生唯愿此情长。浮生唯愿此情长?浮生唯愿此情长浮白。生来一场盛世的烟火,绚烂在长安街的天,还有万家灯盏,一夜风月无眠。余音绕梁,原来不懂,就这么怀念着,却衍生出执念的光景长相思兮无穷极,有情争不做路人。雪,偶尔的也从你身上落下,就仿佛语言了结局,到底我们终究是你和我;到底余下的岁月里是你和别人的情深;到底春来柳叶新,卿不做归人!浮生唯望此情长,不恨风月不恨卿。
意气凌霄不知浮生愁。曾叹恩怨情仇如蜉蝣。弹指情弦暗扣。浮生荒唐事 不过痴嗔几回。浮生荒唐事 不过情仇喜悲。
《浮生六记》:这才是爱情该有的样子。沈三白若为芸娘整袖递巾,她必站起来说:“得罪”、“岂敢”,沈三白便会故意逗她说话:“你想用礼教束缚我吗?礼多必诈!”一番玩笑下来,“岂敢”、“得罪”,变成了夫妻之间的小乐趣;芸娘女扮男装同沈三白去逛庙会,沈三白教芸娘猜谜语、行酒令;七夕节,沈三白与芸娘共拜织女星,惟愿爱长长久久,沈三白还准备了一对印章,刻着“愿生生世世为夫妇”。《浮生六记》便是沈三白,
糊涂一梦半浮生,醒后不知身何处。一梦浮生长,几度桃花凉,心有千千结,提笔却忘言,信马苍山外,何处不为家。好梦留人睡,梦中又贪欢,刻回忆成诗,掀岁月为篇,不夜星天尽,阑珊灯火明。无所思,亦无所忆,十夜入眠九梦君,梦里不知长相思。临渊羡鱼,倚山羡鹤,鱼不能飞,鹤不能游,故羡鱼有渊,羡鹤有山。糊涂一梦半浮生,醒后不知身何处,足下万里山河,世间无处容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