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15万清军90多万南明军队为何会集体投降。清军刚刚占领北京时,南明方面判断不好清军下一步的进军方向,为了以防万一,布置了江淮四镇。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此时清军选择先进攻南明,那么这一时期的江淮四镇会在朝廷的严令下拼死抵抗。负责在江北督师的史可法怒气冲冲的说:“斩四镇之头,悬于国门。”很明显史可法已经对这些军阀失去了最后的耐心,这些军阀已经成为了南明政权最大的不安全因素。
此时北方烽火狼烟,多尔衮击败了李自成,李自成带着大队人马仓皇跑到陕西,八旗军队占领了河北一带,李自成在陕西、甘肃、山西落脚,山东和河南守备空虚,是真空地带。南明的条件是灭了李自成后,清朝和南明以黄河为界成两个朝廷,有一些地,南明就不要了,送给清朝了。清军将李自成灭了,下一步必然是调转矛头,对准南明。为了各自利益,军阀开始自行在“封地”上税收,现在南明不是一个皇帝,是五个皇帝了。
朱由崧摆了一桌酒,刘宗周看到就说:“你是皇帝,不应该喝酒。”看到朱由崧面有难色,刘宗周便服软了,说:“但是喝一杯还是无妨的。”朱由崧乐了:“好呗,那你说一杯,朕就只喝一杯,来,把朕的那个大杯子拿出来倒满!”贴身太监很有眼色,每次朱由崧把这个大杯子只喝到一半,刚一吩咐,贴身太监就再斟满,如此朱由崧就半杯复半杯地喝得没完没了。史可法对朱由崧讲解了现在的局势,说真正的危机来自清军,而非左良玉的叛军。
他的叛乱致使清军趁机南下,直接导致了南明政权的灭亡。1645年3月,左良玉为躲避李自成余部可能出现的南下,打着为崇祯太子复位的旗号,顺江而下准备进攻南京。南京的弘光政权为了抵抗东进的左良玉,将江淮一带的大部分兵力抽调至南京的西边,只是江淮一带的防御力量十分空虚。左良玉在崇祯时期可以说是不可一世,李自成在河南一带活动时,朝廷命令左良玉会同其他将领合围李自成,但是左良玉总是出工不出力。
南明史:南明东平侯的所作所为,说明南明灭亡已成定局。南明弘光朝廷的军事支柱,是江北四镇——也就是南明的四个军阀。和明朝不同的是,明朝是以文制武,但是南明不同,南明完全是军阀支持朝廷,说白了,是以武制文,南明皇帝其实都得看军阀脸色,比如:东平侯刘泽清,是南明弘光朝廷的一个军阀,原本是山东总兵。这样的人作为南明军事支柱,南明不亡,才叫不科学。
No.164 南明死局(三)文字版。我们讲南明弘光政权的故事。对短短只存在了一年的南明弘光政权。来解剖南明弘光政权这只小麻雀。就是毁灭南明弘光政权的时候。所以南明朝廷这个时候并不缺战斗力啊。南明弘光政权的崩溃。可是军阀呢。左良玉这个人对于南明这一段弘光朝的历史。但是左良玉当了军阀之后 大帅了。我们还是回到南明 弘光朝廷崩溃之后。好 关于南明弘光政权的历史。这就是南明弘光政权。南明政权可不只是弘光政权一个.
为什么抵挡不住清军南下?其次是弘光政权还拥有百万大军,主要兵力分布在江北四镇和镇守武昌的左良玉手上,兵力人数远高于北方的清军和李自成的大顺军。但东林党人当年曾成功阻止了万历皇帝将皇位传给老福王朱常洵的计划,所以东林党的大臣怕小福王登基会对他们不利,就强烈表示反对,并一致推举名声较佳的潞王朱常淓。弘光政权最后的希望破灭。弘光元年(1645年)五月二十二日,弘光皇帝朱由崧被清军俘虏,南明弘光政权灭亡。
降清影响更甚吴三桂的左梦庚 – 铁血网。左梦庚(?南明总督袁继咸御战,梦庚还驻池州,遣兵间道自彭泽攻下建德,遂直取安庆,迫使南京方面仓促宣布戒严和急征黄得功、刘泽清、刘良佐三总镇兵入卫。不久左梦庚被南明总兵黄得功破于铜陵,左梦庚率部乃退保九江。左氏父子在南明建立后的一系列“清君侧”军事行动牵制了南明大量的江防兵力使得弘光朝廷在清军大敌当前的危险时刻两条战线作战,从客观上促成了清军南下部队的顺利进兵。
黄得功、高杰为了争夺扬州而大打出手,完全不顾国家利益,而后四镇统帅又不顾大敌当前的形式调动主力截击打着清君侧名字起兵反叛的左良玉,四镇出兵左良玉其实也完全出于自己的私立,从江淮四镇的角度来看,左良玉的到来纯属抢自己的饭碗,就在江北四镇与左良玉窝里斗的同时,给了北方的清军极佳的机会,多尔衮命令清军主力南下。面对南下的清军,四镇的情况又变了,面对左良玉最多是抢地盘的问题,而清军却是来灭国的。
崇祯自杀后,明朝百万大军去哪了。当时南明的主要军事力量有坐镇武昌的左良玉军队和“江北四镇”。其中仅左良玉就拥兵达八十万,“江北四镇”也各自拥兵数十万。不过,虽然南明政权在名义上拥有超过百万大军。至此,南明的百万大军,在几乎没怎么抵抗的情况下,就全部改弦易辙,向满清投降。而南明的弘光政权也只存在了短短的一年时间,就被清军灭亡。
这就是著名的南明弘光政权,在弘光政权刚刚成立之时,可谓仍是实力最雄厚。当时的的南明跟多尔衮提出,战后希望以黄河为界,黄河以北是满清的,黄河以南是南明的,南明的底线至少也是划长江而治。南明弘光王朝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土崩瓦解,80万军队灰飞烟灭,失去了最后一次反搏一击的机会,此后南明的其他小朝廷,再也没有如此的力量,因此清廷像守株待兔的猎人一样,轻而易举取得全国。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南明方面派去使臣前往北京见多尔衮,南明朝廷的价码是平定了李自成以后,清朝和南明以黄河为界限,这就意味着河北地区不要了。经过一年多的战争,清廷方面基本上平定了李自成,接下来就轮到南明了。南明控制着江南、华南、西南等地区,江淮四镇的兵力再加上武昌的左良玉,南明方面的军队最少超过80万。但是由于南明刚刚成立,根本没有钱供养这样军队,朝廷便命令军队在驻地自己想办法,这就南明垮台的一大败笔。
到第二年四月北归时,清军总共劫掠府州县共八十八处,人口三十六万九千余众,牛羊马匹、金银珠宝无数,明朝几乎无军力可以御敌,明廷震动,这时候崇祯连忙召见内阁首辅周延儒商议南迁,“上以边寇交织,与周延儒议南迁,命无泄。”这是最早见于文献记载的南迁之议,而且是由崇祯帝自己提出,但消息泄露,传至后宫,明熹宗懿安皇后以“宗庙陵寝在此,迁安往?”力劝崇祯坚守京师御敌,这时清军逐步撤至关外,首次南迁之议作罢。
这个左良玉野心很大,希望能够篡位,自己当南明的王。于是找了个借口开始造反,没想到的是掌握了南明大部分的军队却被南明将领黄得功、刘良佐屡次击败,最终只剩下二十多万士兵跟随着。虽说左良玉在造反的过程中死掉了,可是当时却让南明的一部分皇亲国戚有了篡位的念头,南明陷入到了一个自相残杀的局面。当清军在逐步吞并大顺和大西时,南明依然还在争夺政权,等醒悟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清军以绝对的优势将南明给彻底拔除了。
于是找了个借口开始造反,没想到的是掌握了南明大部分的军队却被南明将领黄得功、刘良佐屡次击败,最终只剩下二十多万士兵跟随着。虽说左良玉在造反的过程中死掉了,可是当时却让南明的一部分皇亲国戚有了篡位的念头,南明陷入到了一个自相残杀的局面。当清军在逐步吞并大顺和大西时,南明依然还在争夺政权,等醒悟过来时已经来不及了,清军以绝对的优势将南明给彻底拔除了。
比如左良玉在湖广作战多年,实际上已经尾大不掉,但是直到崇祯皇帝自杀后,他才得以插手湖广的行政系统,成为军阀。李自成在1643年才在襄阳正式建立政权,根据地的建设才因此开始,到清军入关不到两年,他的政权没有充足的时间来经营巩固、整合根据地的力量。何况,南明并没有什么都没发生,朝廷内马党和东林在内耗,朝廷外左良玉跟朝廷互看不爽,江北四镇也在互相争夺利益,这样就更加延缓了整合江南、重建政权力量的速度了。
也就是说,从南明建立之初,南明朝廷的局面就不稳定。军阀马士英因为拥立有功,弘光帝为了表示对马士英的回报,于是给了他很大的权力,而马士英掌权后,立马在朝廷中安置自己的人,以至于南明朝廷里庸才遍地,这便是弘光朝廷的政治局面;清朝非但不接受南明的谈判条件,还提出了清朝的谈判条件:弘光帝改称王爵,南明做清朝的附属国,否则,清军就要攻打南明。清军已经对南明朝廷提出武力威胁,可是弘光帝呢?
奸臣传:马士英(南明)马士英假惺惺地说:“现在国难方殷,正是用人际,不能因小节问题埋没了人才……”马士英话未说完,高弘图就迎头给浇了一瓢冷水:“逆案是先帝钦定的,任何人都不能擅自改变。”  马士英黔驴技穷,遂铤而走险。马士英当然有后顾之忧,清军在关外虎视眈眈,这是谁都能看到的事实,但马士英的解决办法就是:向清军屈膝求和。而且,许多反对马士英的东林党人多荫庇于左良玉军中,更为马士英所忌恨。
其实,左部大军和南明弘光朝廷之间只是民族内部矛盾,而且此事是由左梦庚的父亲左良玉发起的,现在左良玉已经死了,那么左梦庚作为一个从犯,选择与朝廷和解应该也不是难事。而反观左梦庚,南明弘光朝廷与左梦庚并无深仇大恨,而且左梦庚投降之后,朝廷失去了一支很有战斗力的队伍,而且还成了清军攻打江南的先锋部队,可以说左部的投降直接导致了南明弘光朝廷被清军击溃,左梦庚的汉奸行为比吴三桂有过之而不及。
残明痛史 - 南明,南明 (四)南明政府也一样,建国之始核心管理团队与老板经过多次战略研讨会一致通过了南明国策,也就是这个国家的总体战略方针叫做:“借虏灭寇”或“酬虏灭贼”。我们不详细叙述这次南明政权的外交首秀的全过程。多尔衮发现李自成还有这等实力,所以推迟了对南明政权的打击,全部兵力调往陕西加紧对大顺政权的最后总攻。不是向南明政治中心靠拢,向皇上靠拢,而是“讨伐南京!”讨伐马士英、阮大铖!
弘光三案一、大悲案。弘光元年初,河南一个姓童的妇人自称是弘光的继妃,乱离中与弘光走散,越其杰、刘良佐深信不疑,一边奏报一边派人护送童氏来京,弘光当即否认,宣布童氏假冒。大哲学家黄宗羲本来就诋毁弘光和太后通奸,他的第子万斯同更加肆无忌惮的说福王诸子早就全部殉难,弘光实为伴读李某,崇祯“深念叔父荼毒,世子已死,即以李袭福王爵。”并说弘光和太后寝如夫妇,弘光不许童妃入宫是怕事情泄露。
明将秦良玉的传奇故事。秦良玉像。秦良玉全家齐上阵,先是派遣兄长秦邦屏、弟弟秦民屏率五千兵马先行,随后秦良玉亲率三千精兵赶赴辽东战场。他觉得秦良玉只是一个女子,应该禁不起诱惑,于是便派人送金银、丝绸给秦良玉,向她示好,希望她不插手自己的事情。当时各地的勤王兵有二十余万,但是都畏惧清兵无人敢出战,只有秦良玉率领的白杆兵直面千军,气势如虹,大败清军。也因秦良玉之名,张献忠的军队没有进击秦良玉的大本营。
读《南明史》:南明的五个政权——弘光政权。弘光政权建立后,之前参与拥立福王的四位总兵以败军之将坐收“定策”之功,五月十七日,黄得功进封为靖南侯、高杰为兴平伯、刘泽清东平伯、刘良佐广昌伯,军阀操纵朝廷的局面业已形成。弘光朝廷甚至下了封吴三桂京蓟国公的封赏。四、弘光朝廷的腐败。扬州失守,史可法殉难的消息传到南京后,弘光朝廷一片惊慌,五月初五,清军进抵长江北岸,初九日占领镇江。南明弘光政权至此覆亡。
此人自称是明朝太子,大臣一看:明朝彻底亡了,结果都成了亡国奴。王铎曾经当了三年的太子老师,所以,弘光派出的第一批大臣中就有他一个。众人在看到朱慈后都不能确定,只有王铎断言道:“此人是冒牌太子,直接关起来吧!”随后,大臣们都说这人不是真的太子,朝廷立即将“朱慈烺”抓起来连夜审讯。而王铎本人,则时刻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中,不断有言论说:“王铎撒谎谋害真太子”,风言风语使王铎蒙受了奇耻大辱。
一世枭雄的左良玉,不过是明末清初时代悲剧下的产物。纵然明朝乃至南明的覆灭左良玉过错难销,可左良玉的一生和历史地位的认定不得不说是时代的悲剧。这点恩仇分明的个性本无大碍,可随着左良玉地位的提升,对于明末时局的影响加大,当国家利益和自身利益相冲突时,左良玉毫无例外的以己为重的行事作风却对国家产生了极大的危害。左良玉就在这种常败常胜中,竟然一步步成为明廷依赖剿匪的主力,崇祯“专倚良玉办贼”。
朱由崧摆了一桌酒,刘宗周看到就说:“你是皇帝,不应该喝酒。”看到朱由崧面有难色,刘宗周便服软了,说:“但是喝一杯还是无妨的。”朱由崧乐了:“好呗,那你说一杯,朕就只喝一杯,来,把朕的那个大杯子拿出来倒满!”贴身太监很有眼色,每次朱由崧把这个大杯子只喝到一半,刚一吩咐,贴身太监就再斟满,如此朱由崧就半杯复半杯地喝得没完没了。史可法对朱由崧讲解了现在的局势,说真正的危机来自清军,而非左良玉的叛军。
当时南明政权的皇帝是福王朱由崧,指望福王救援,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因为正直无私的史可法在拥立过程中得罪过这位昏庸的阿斗。凤阳总督马士英主张立福王,也来询问史可法,毫无提防的史可法便把福王的七大缺点告诉了马士英,并说福王“在藩不忠不孝,恐难主天下”。福王正愁怎么打击报复史可法,正好史可法送上门来,眼不见心不烦,于是顺水推舟,当即答应了史可法的请求,并假惺惺地加封史可法为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
章旷,章简弟。驻守德安城三月有余,此时福王朱由菘已主政南京,巡抚何腾蛟令章旷署理荆州以西诸道事,并派李藻代替章旷镇守德安。给事中熊汝霖、御史游有伦,借机弹劾章旷失沔阳、德安之罪,朝廷准备在湖北黄州审讯章旷,章旷悲愤交加,准备以布衣回华亭隐居。何腾蛟深悉章旷之才,向朝廷替章旷辩白,章旷得以仍衔原职,监抚精锐标军。”起初,章旷屡遭朝廷贬官,声望人脉尤轻,诸军将领皆不知章旷其谁,而章旷监军也不得要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