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谋。今天的政坛常有人指称对手“权谋”,被指称权谋的通常认为自己所展现的是政治智慧、是治术。权谋这个词儿最早见于《荀子·王霸》:“故用国者,义立而王,信立而霸,权谋立而亡。”但是不要以为仅凭“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样一个“理念”就算权谋了,真正的权谋讲究的不是那“目的”如何正确,而是“手段”如何隐晦。分赃不均导致权谋露馅,这是小老百姓的权谋列为下等者。还有一个人们不太想得到的权谋的范例:王阳明。
我们首先要给孙膑来个立场分析,孙膑忠于田忌,这是因为田忌把他从庞涓的魔爪中救出来;前342年,魏国攻韩,齐国以田忌、田朌为将,孙膑为军师,救援韩国。齐恐田忌欲以楚权复于齐,杜赫曰:“臣请为留楚。”谓楚王曰:“邹解所以不善楚者,恐田忌之以楚权复于齐也。王不如封田忌于江南,以示田忌之不返齐也,邹忌以齐厚事楚。田忌亡人也,而得封,必德王。若复于齐,必以齐事楚。此用二忌之道也。”楚果封之于江南。
孙膑作为军事权谋家,看到了战后的危机和邹忌的阴谋,于是给田忌一条妙计“将军不解兵甲,而还归齐国,让那些疲惫老弱的士兵守卫后方要塞,然后背靠泰山,左涉济水,右越高唐,把军中辎重运到高宛,派出轻便的藏车、精锐的骑兵冲进国都。如果这样干,那么齐国的国君就得逼走邹忌。不然的话,那么将军是回不到齐国了。”孙膑的计谋就是,直接利用强大的军事实力为自己兵谏齐王,直接政变,赶走邹忌,反正没了回头路。
战国策深度智慧:打击强大政敌只有三种策略,上策最为反人性!左成对甘茂说,“你不如把秦兵借给他。如果伤亡重,魏国不能归还全部秦兵,张仪怕丧秦兵受惩而不敢回秦国。如果获胜,魏国归还全部秦兵,张仪就会因功在魏国得志,他便馅秦国怀疑他忠于魏国而不敢回到秦国了。张仪不离开秦国,他在秦国的权势地位一定要高于你。”甘茂接受了左成提出的上策,派兵支持张仪,让其得志于魏国,让秦王感觉到他有二心,从而不在信任张仪。
后来,我和管仲分别辅佐公子小白和公子纠。管仲在,齐国强,管仲殁,齐国衰。公元前645年,管仲重病,桓公问他:“群臣中谁可以代你为相?”管仲说:“了解臣下没有人比得上君主。”桓公说:“易牙如何?”管仲回答:“杀掉孩子来讨好君主,不合人情,不可以。”桓公说:“开方如何?”管仲回答:“背弃亲人来讨好君主,不合人情,难以亲近。”桓公说:“竖刁如何?”管仲回答:“自己阉割来讨好君主,不合人情,难以亲爱。”
职场警示:升职斗争失败,不要抱怨世态炎凉!【解答】一个人权谋水平不高,升职失败,业务能力有限,无法立即转身离开,斗争失败后,场面必然会很尴尬,这个题主的职场情景非常典型,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1、职场的升职竞争是你死我活。作为一个失败者,从上到下都排挤他,这个是再正常不过了,因为,作为下面的员工,谁和失败者走得近,谁就是和现在的总经理作对,所以,大家必须和失败者划清界限,才能够向总经理表达忠心。
此时齐国国力也是相当一般,记得刚到齐国的孙膑说过一句话:“三晋之兵,素悍勇而轻齐,齐号为怯。”意思就是说当时三晋(赵、魏、韩三国)的士兵都轻视齐国,觉得齐国怯弱(很有可能是田氏代齐不久,齐国君臣内斗严重)。邹忌毕竟是文臣,对外征伐打仗最终还得靠武将,这时候出身于王族的田忌凭借军功已经开始崭露头角,特别是孙膑在魏国遭到庞涓的构陷来到齐国成为他的门客以后,田忌的威望一日胜似一日。
“田布诛杀公孙孙”是《古本竹书纪年》给出田会反齐的唯一解释,我们不知田布为什么要诛杀公孙孙,以致我们根本不知田布是否受到田和的授权,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公孙孙被杀,激起了田会的愤慨,也得到廪丘地区官民的支持,田会举廪丘全境军民投奔赵国,这是足以震动齐国的兵谏。田布当然要阻止田会的兵谏,率领大军急赴廪丘平息叛乱,自是常理之中,但田布动作之快超出想象,田布大军迅速对廪丘地区实现合围。
齐国文有邹忌武有田忌,要是他们能够和睦相处,统一六国也有可能。这只是邹忌正面的评价,其实,邹忌虽然贵为相国,却没有宰相肚里能撑船的胸襟,更缺乏大局观念,因为田忌赛马一事被齐威王大加赞赏,而且田忌和孙膑形影不离,邹忌担心自己地位不保,想方设法排挤田忌。齐威王在邹忌的鼓动下,命令田忌督师伐魏,田忌在孙膑的帮助下,三战三捷,挫败了邹忌的阴谋。
公孙?谓邹忌曰:“共何不为王谋伐魏?胜,则是君之谋也,君可以有功;战不胜,田忌不进,战而不死,曲桡而诛。”邹忌以为然,乃说王而使田忌伐魏。田忌三战三胜,邹忌以此告知公孙?,公孙?于是派人带着数十斤黄金前往集市去找占卦的人,对他说:“我是田忌的部下,我们三战三胜,声威名震天下,将要做一番大事,这是否吉利啊?”占卦的人刚离开,公孙?就派人把占卦的人抓回来,押到齐王面前对质占卦时的所见所闻。
孙氏和田氏本为一家,孙武一直跟随叔叔田穰苴学习兵法,他与国氏的无咎、高氏的紫苏从小一起长大,孙武和无咎都倾慕紫苏,可是紫苏只对孙武情有独钟。孙武的部队没有听孙武的劝告,贸然进攻,中了埋伏,里有司为国捐躯,孙武代理其职务,组织大家当晚设计烧掉了敌军的粮仓。孙武来到紫苏家,向紫苏表明了心迹。国氏就在册封大典上将此事禀告主公,主公一气之下,把孙武押入大牢。在牢中,田穰苴来探望孙武,给了孙武莫大的鼓励。
"子贡曰:"君按兵无伐,臣请往使吴王,令之救鲁而伐齐,君因以兵迎之。"子贡曰:"今者吾说吴王以救鲁伐齐,其志欲之而畏越,曰''待我伐越乃可''。报吴王曰:"臣敬以大王之言告越王,越王大恐,曰:''孤不幸,少失先人,内不自量,抵罪于吴,军败身辱,栖于会稽,国为虚莽,①赖大王之赐,使得奉俎豆而修祭祀,死不敢忘,何谋之敢虑!吴王果与齐人战于艾陵,①大破齐师,获七将军之兵而不归,果以兵临晋,与晋人相遇黄池②之上。
这位收租的魏子比孟尝君还孟尝君,因为自己发现了一位缺钱的贤人,就自作主张、先斩后奏地把孟尝君一年的田租一次性地花了出去,这样大手笔地花钱连孟尝君都不曾体验。孟尝君生气了,魏子的工作职责是收钱不是花钱,如果孟尝君的手下都这么替孟尝君花钱,那么孟尝君就没办法给大家管饭当“老大”了。因为接受过孟尝君的恩惠,所以这位贤人坚信孟尝君是一位忠君爱国的好人,这样的人绝不会谋反,于是他上书齐湣王力保孟尝君。
但是,在《晏子春秋》中有一个叫做《二桃杀三士》的故事,读起来让人觉得甚是奇怪,因为这个故事中的晏子似乎和儒家形象格格不入,失去了仁义之心。晏子设局后世赞扬其智慧。其实,关于这件事,在《晏子春秋》中也有记载,也是三位猛士比拼功劳去争夺桃子,连功劳都是一样的,但是唯一的区别是公孙接展示自己功劳前的一句话,他说道:"晏子,智人也!夫使公之计吾功者,不受桃,是无勇也,士众而桃寡,何不计功而食桃矣。"
然后,晏子又管理了东阿三年,这次晏子随波逐流,和大家一起贪污纳贿,果然不得罪人,朝廷大臣也没人说晏子的坏话。齐景公这才明白晏子是个能办事的贤才,重新让晏子回到朝廷,管理政务。晏子出使楚国的时候,楚灵王就想趁机打击晏子。晏子个子矮小,在晏子还没到达时,楚灵王就命人在城门旁开了一个五尺来高的洞,想用这个洞来羞辱晏子。楚灵王接见晏子之后,继续攻击晏子说:"齐国没有人才了吗,怎么派你这种人来做使者呢?"
邹忌,战国时期齐国人,历任田齐桓公、齐威王、齐宣王三代君王。早在田齐桓公时期,秦、魏攻韩,韩国向齐国求救,邹忌就建议田齐桓公不要向韩国施以援手。他告诉楚王,邹忌之所以对楚国不善,是因为他担心田忌会接触出国的力量回到齐国。假若楚王能够将田忌封在江南,对外表示他不会回到齐国,邹忌一定会和楚国重归于好。田忌就这样一直留在了楚国,直到齐宣王继位,得悉了是邹忌构陷的田忌,才重新将他召回齐国,官复原职。
我是田忌的人,如今田将军三战三捷,名震天下,想回军成大事,请你卜一卜可否吉利?
而齐王就认为这是孟尝君干的,这个怀疑不是没有道理,不管是不是田甲收到孟尝君的指示,齐王都会把这个事情安在孟尝君头上,但是恰逢魏子曾经救下的贤人,以死来证明孟尝君的清白,这个弄得齐王很被动。所以只能还孟尝君清白,孟尝君这时候也不敢再做宰相了。让孟尝君去秦国,齐王料定孟尝君是回不来了,这个心态暴漏了太早了,所以等孟尝君安全的站在他的面前的时候,不能不安抚,这时候齐王并没有直接拿下孟尝君的理由和把握。
田开疆曾经率领齐国军队把徐国打的落花流水,对齐国的开疆拓土立下了不小的功劳;按照礼法的话,齐国和鲁国的国君每个人能吃一个,齐国和鲁国的国相每个人也能吃一个,盘子里还剩2个,晏子就奏请齐王说可以赏赐给功劳深重的大臣,表彰一下他们。晏子说,田开疆的功劳最大,但是桃已经赏赐完了,只能等来年的桃再赏了。古冶子和公孙接看见田开疆死了,也觉得自己那么一点小小的功劳却吃了桃,太羞耻了,于是他俩也拔剑自刎。
战国系列65:公孙衍荐孟尝君为相。本着对国家负责任的态度,公孙衍对魏襄王进谏道:“王上,我知道您之所以起用田需,无非是想让齐王高兴。但事实上齐王对田需并没有什么好感。不如这样吧,微臣向您推荐一人,如果他来担当相国,不只是齐王满意,那对魏国来说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没错,田婴乃是齐王之弟,又是齐国的相国,在齐国可谓是炙手可热。微臣向您推荐的这个人,便是田婴的儿子,人称''孟尝君’的田文。”孟尝君 田文。
战国系列67:田文养士门客三千.公孙衍亲自跑到齐国,在征得田婴的同意后,将田文请到了魏国。就在这个时候,历来主张和秦国亲近的大臣公仲朋,向韩宣王谏言道:“王上,以韩国的力量,无论如何不是秦国的对手。依下臣之见,秦国去年攻略巴蜀,他意在是楚国;今年攻打我韩国,同样是为了楚国。大王不如向秦国求和,送他们一座城池,并且答应和秦国一起攻打楚国,此乃解我韩国之危之计呀,臣下以为这是以一易二的妙计。”
根据《战国策》记载,马陵之战后,孙膑问了田忌一个问题:“将军可以为大事乎?”田忌一听,惊恐地看着孙膑:“先生,您...您这是让我造反?”孙膑给田忌的这个建议,乍听起来,是谋反的建议,甚至有些荒谬。田忌还是没有听孙膑的建议。我们先放下田忌和孙膑,单说邹忌。当听到了田忌、孙膑是三战三胜的消息后,邹忌立刻派了一个叫做公孙闬(hàn)的人,带着黄金在街市上占卜。不出孙膑所料,田忌最后真的就没有回到齐国。
战国系列54:公孙衍联齐攻赵张仪忧心忡忡。在上一期我们讲到,离开秦国的公孙衍又被魏惠王拜为了上将,在当时混乱的局面下,如何给魏国谋出一条生路,便成了公孙衍上任后首要的问题。公孙衍前往齐国拜访田朌,并且对田朌说道:“将军,齐国与魏国各出五万兵马,分别由你我带领,不出半年,这赵国可破。”这一仗下来,田盼俘虏了赵将韩举,拿下了平邑和新城两座城池,公孙衍也打败了赵将赵护。
当然,作为驾车的回报,秦惠王也给他了一个顺水人情,他承认了魏惠王的王号。赵肃侯去世之后,一直疲软的赵国终于迎来了一位极有能力的英明君主,他就是赵肃侯的儿子赵雍,这位赵雍便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赵武灵王。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我们之前的一篇文章,齐威王与魏惠王在郊外论宝,齐威王在说到自己国家宝贝时,曾经提到了这样一句话:“吾臣有朌子者,使守高唐,则赵人不敢东渔於河。”这个朌子指的就是田朌。
官场权谋---锯箭法。一人中箭,血流不止。被人搭救,来到医院。医生急忙治疗,拿出器械,贴肉锯掉箭杆。然后说;“外科只能作到如此,取出箭头是内科工作,请到那里治疗吧!”这种做半截事作风,是官场流行的潜规则。
明朝内阁大臣徐阶简介 扳倒严嵩提拔张居正。徐阶墓  徐阶本是江苏松江府人(今上海市松江区),明朝嘉靖年间出任内阁大臣,与奸相严嵩同朝为官,对于严嵩的恶行,暗暗积蓄力量,瞅准机会后终于扳倒了为非作歹的严嵩,取而代之成为内阁首辅大臣,也就是位居皇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
诗文逸事|诸葛亮悲歌《梁甫吟》勇士公孙接说自己打虎有功,吃了一桃,勇士田开疆说自己杀敌有功,又吃了一桃。勇士古冶子说:“我当年跟齐王过黄河,有只大鼋(yuán)将驾车的马拖入河里,我在逆流里潜行九里,杀了大鼋,提着马尾从水里跳出来,岸上的人都以为是河神出现。你们说这样的功该不该吃桃?”公孙接和田开疆满脸羞愧说:“我们的功劳不如古冶子,却抢吃了桃子,真丢人,怎么还有脸活下去呢。”说完就拔剑自杀了。
李德裕鉴于提拔柳公权的恩德不是出于自己,于是,因故而贬柳公权为太子詹事。“恩非己出,因事左迁”,这是资治通鉴给出的理由,因为提拔柳公权的这个提议不是出于李德裕,如果同意这个认命,柳公权必然感激崔珙。即使柳公权没有任何的动作,如果只是崔珙一个人的权谋离间术,也必须否掉这个升迁柳公权的建议。柳公权是李德裕的人,但是柳公权却被自己的政敌推荐,不管是不是有证据,最大的可能就是柳公权内心不满,想投靠崔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