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人的16个雅称,风流尔雅。书淫。指好学不倦、嗜书入迷的人。《晋书——皇甫谧传》称皇甫谧“耽玩典籍忘寝与食,时人谓之书淫。”书癫。如陆游在《寒夜读书》一诗中曾用“书癫”一词自我解嘲,诗云:“韦编屡绝铁砚穿,口诵手抄那计年,不是爱书即欲死,任从人笑作书癫。”指一心迷恋于书的人。他博览强记,宋朱牟《曲洧旧闻》卷二载:“(赵元考)无书不记,世称‘著脚书楼’。”意为:赵元考好像会行动的书楼一般诗书满腹。
古代读书人谑称23种
一世读书抵封侯一世读书抵封侯(大家手笔)陈先达《 人民日报 》( 2013年10月13日 05 版)哲学专业是一个需要广泛读书的专业,不仅要读哲学书,文史类的书也要读一点。书是一味最好的保健药。清人张朝在《幽梦影》一书中说,“藏书不难,能看书为难;看书不难,能读为难;读书不难,能用为难;能用不难,能记为难。”最后一句有可议之处。看书容易,读书很难,而用书更难。能读书,能用书,能用好书,方是一个读书人的最高境界。
古代读书人雅号(图) 书痴指古代专心读书之人。书淫指好学不倦、嗜书入迷的人。如陆游在《寒夜读书》一诗中曾用"书癫"一词自我解嘲,诗云:"韦编屡绝铁砚穿,口诵手抄那计年,不是爱书即欲死,任从人笑作书癫。书迷指一心迷恋于书的人。书窟五代人孟景翌,一生勤奋读书,出门则藏书跟随,终日手不释卷,读书所坐之处,四面书籍卷轴盈满,时人谓之"书窟"。书巢南宋著名诗人陆游,在山荫家居时建造了一个书房,自命为"书巢"。
在中国,读书人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职业”,除了书生之外,自古对读书人的称谓颇多,有很多称谓还有一些有趣的来历。从古到今,还有不少读书人只知死读书,做事情也不知变通、照本宣科,常做出傻事,还有一些关于读书人的称谓专门形容这样的人。还有“掉书袋”一词,源于《南唐书·彭利用传》,书中记载,彭利用不顾对象和场合,“对家人稚子,下逮奴隶,言必据书史,断章破句,以代常谈,俗谓之掉书袋”。
大凡入此境者,对书已不是一般的喜爱,而是以书为友,嗜书如命,是典型的“书迷”。比方说,“前后出师遗表在,令人一览泪沾襟,”白居易读《出师表》不仅读出了书中真情,而且引起了情感共鸣,在内心掀起了情感波澜,此时人书合一,沉浸在书中的情感世界不能自拔,达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走马观花借书纳闲者俯拾即是,真正品出书味、读出书情者寥寥无几。
书痴淘书。蜂蝶贪恋花枝,书痴酷爱淘书;一个“淘”字,诠释着书痴寻觅、筛选之苦,也兑现着书痴的得书快乐。书海茫茫,自己需要的书,全凭眼力判断书之真伪、优劣,最后由手履行翻找职责,锁定目标“网住”称心之书。或有人对书摊上的书不屑一顾,因为书摊之书,盗版居多,另外古旧之书也不少。当然,书痴淘书也有烦恼,那就是,总有几本缺卷少册之书久淘不得,这烦恼于是就成了动力,期待着下一次能够幸运淘到。
古代读书人雅号 古代读书人雅号。「书淫」指好学不倦丶嗜书入迷的人。如陆游在《寒夜读书》一诗中曾用「书癫」一词自我解嘲,诗云:【韦编屡绝铁砚穿,口诵手抄那计年,不是爱书即欲死,任从人笑作书癫。】「书巢」南宋着名诗人陆游,在山荫家居时建造了一个书房,自命为「书巢」。尺二秀才古文"尽"字的俗写字为"尽"(现用作简化字),由於尽字由尺下二点构成,故而戏称书写俗字的读书人作「尺二秀才」。
读书人的16个雅趣,风流尔雅读书人的16个雅趣,风流尔雅。书淫。指好学不倦、嗜书入迷的人。《晋书——皇甫谧传》称皇甫谧“耽玩典籍忘寝与食,时人谓之书淫。”如陆游在《寒夜读书》一诗中曾用“书癫”一词自我解嘲,诗云:“韦编屡绝铁砚穿,口诵手抄那计年,不是爱书即欲死,任从人笑作书癫。”他博览强记,宋朱牟《曲洧旧闻》卷二载:“(赵元考)无书不记,世称‘著脚书楼’。”意为:赵元考好像会行动的书楼一般诗书满腹。
"书是气味 书是声音 书是温度 书是刻痕 书是命运 书是情调 书是万恶之源 书是两个人的事(与朋友共读,冬暖。) 书是肉体的爱(留下口水的痕迹,有肌肤之亲的证据) 书是精神的爱 书是被诅咒的爱(窃书遭骂) 书是生死相守的爱(牙买加著名小说家琴凯德说'':一旦我念过一本书之后,我就无法承受与它分离之苦。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彭城郎玉柱,好书成痴,他像古代中国的大多书生一样,笃信书中自有千钟粟、黄金屋、颜如玉。值得正视的是二人对书的态度,郎玉柱对书的痴情,并不为蒲松龄所喜,他化身异史氏批道:“天下之物,积则招妒,好则生魔……”颜如玉虽出自书中,却毫不感恩,甚至不惜以自身为选项,与书势不两立。为千钟粟而读书,为黄金屋而读书,为颜如玉而读书,书的价值便取决于千钟粟、黄金屋、颜如玉的价值么?
“书痴”钱钟书“书痴”钱钟书。作家钱钟书先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书痴”。有外国记者曾说,“来到中国,有两个愿望:一是看看万里长城,二是见见钱钟书”,简直把钱钟书视为中国文化的奇迹与象征。钱钟书的书痴形象,堪称一代绝唱。天下读书人何其多也,其中许多只可称之为“读书的人”,而非将读书当作事业的读书人,如钱钟书这样把读书做到极致的读书人,更是少而又少,所以,钱钟书值得后世敬仰。
上海的旧书市场有哪些?法国巴黎的塞纳河边有繁华的旧书市场,日本东京的神田街上有几百家旧书店,上海的福州路上也有着活跃的旧书市场,几十个旧书老板忙碌地为旧书而奔波,而在上海的街头巷尾则不时会有一间间旧书店闪亮登场,吸引着爱书者惊喜的目光!福州路号称上海的文化街,是有历史的,解放前四马路的书店就甚多,不过当时以新书为主,线装书店集中的地方反而在三马路(汉口路),然而现在汉口路已经没有什么了。
外文书店隔壁是古籍书店: 一楼是专营美术书籍和用品的,二楼是古籍,三楼即是博古斋,卖书画作品和线装书,这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卖古书的地方,可让你抚摸四五百年前的明代古书。上海旧书店福建路120号: 尽管店堂不大,但地段绝对是好的,在豪华的上海书城边有这样一家旧书店,还经常有些让人意料不到的旧书露面,实在有点让书迷们惊讶不已!原古籍书店现在好像是卖艺术类书籍,古籍书店搬到斜对面图书公司(原上海书店旧址)二楼。
城市"阅读厅"点亮湖西CBD城市"阅读厅"点亮湖西CBD凤凰苏州书城昨起试营业,经营面积达1万平米,是华东最大实体书店  城市“阅读厅”式的优雅宽松环境,人性化的设计,抢占了工业园区湖西CBD核心区域的有利位置。更有顾客在收银台前感慨:要买的书在苏州其他实体书店买不到,自己不会网购,去外地书店淘又麻烦,没想到此次在凤凰苏州书城里淘到了,感觉自己和书的距离一下因这家书城的试营业而缩短了。
香港书展 书迷盛会。来自深圳的景小姐,趁着周六和几个好朋友一起到香港书展"扫货",看中的正是书展上种类繁多的英文书籍。书展也掀起了"韩寒热"。历届香港书展最大的亮点是嫩模在书展会场穿着暴露地签售写真集,去年书展的人气靓模周秀娜一天销售5300册写真,将其他名家之作统统打败。于是在今年的书展开幕之前,贸发局新成立的"书展文化活动顾问团"以"品位低俗"为由,禁止靓模在书展举行签名会,而出版商仍可出售靓模写真册。
重度书痴的书装指南。而对于重度书痴来说,只有一个书房或是几个书架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被书包围!今天,为重度书痴们奉上一份书装指南,用来改造你的小家,你一定能刷爆朋友圈。坐在这样的书沙发看书,你能确定自己想看哪本吗?空荡荡的墙上装饰些书封,整个格调都不一样啦。地板上,铺张书毯是不是有种坐拥书城的感觉?用一个精致而优雅的书茶壶冲泡出书香味的好茶。枕边书。绿茶书情|文艺连萌成员。
书痴 书痴 作者:胡洪侠 来源:《书情书色》爱书人喜欢把书比喻为自己的情人,美国书评家布罗亚德却别出心裁地把书比喻成自己的女儿。书一旦借出,他不稳于步,不辨爱憎,不知声色,只想知道那本书什么时候能回来,“就像凌晨时等候年少的女儿从不明不白的聚会上归来”。
与书相关九吟。刘军义。叹书痴。书痴购书似发疯,累累书本睡柜中。常为彀无生烦恼,那得闲余细品评?品书。好书到手心虽安,细品文理是关键。择书。好书浩如海,书扬文明功难论,叹书奴。书似艳妖为君淫,倾囊操劳一片心!劝书痴。书多益善乃古言,书瘾。书妖作孽势真汹,害我贤弟心不宁!品书之乐多难寻,繁杂琐屑扰我心,
南宋陆游在《书巢记》中描写自己满屋子都是书,“吾室之内,或栖于椟,或陈于案,或枕藉于床,俯仰四顾,无非书者。吾饮食起居,疾痛呻吟,悲忧愤叹,未尝不与书俱。”古来书痴多,东晋陶渊明在《五柳先生传》中说自己,“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书痴一旦不得读书,整个人都不好了。书痴若是一天不读书,就觉得自己变俗了;在书痴的眼里,读书几乎可以代替一切。《汉书》下酒。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