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加人参汤合增液汤Ⅱ型糖尿病白芍15g,人参6g,黄连9g,知母12g,生石膏30g,黄精12g,山药24g,天花粉9g,玄参12g,生地12g,制首乌18g,麦门冬12g,地骨皮9g多饮、口干咽燥,脉细数或弦数,加玉竹9g,百合6g;
白虎加人参汤症状 用这个古方来治疗糖尿病效果很好白虎加人参汤症状:白虎加人参汤,出自《伤寒论》和《金匮要略》。热、渴、烦、汗、恶风、舌红为主症,可选白虎加人参汤。目前用本方治疗糖尿病、各种脑炎、小儿夏季热、暑热证、肺炎、结核性胸膜炎、红斑狼疮等张仲景《金匮要略》原文: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白虎加人参汤:生石膏45,知母5,甘草(炙)6,粳米30 人参9这个方子其实时解热的方子。
白虎加人参汤医话白虎加人参汤乃白虎汤加人参三两。按经文于白虎汤证,并无一言及渴,而加人参于方中,或曰口燥渴,或曰大烦渴,或曰渴欲饮水数升,此多得之汗吐下后.内热未除,胃液亏损,故加入人参于白虎汤中,是移清金涤热之功,转而为益胃滋干之用,实为泻子之实而补母之虚。而所谓的白虎四大证,按仲景原意实为白虎加人参汤证,对此张锡纯先生在《医学衷中参西录》中早有论述,而广州经方临床名医黄仕沛老师亦有明确论述。
五苓散的烦渴如何与白虎加人参汤鉴别?假设没有小便不利,你们看看这个脉证,那不一定用五苓散了,脉浮数而烦渴,这与白虎汤证差不多了,尤其白虎加人参(汤证),脉浮数,烦渴引饮,那不是白虎加人参汤(证)嘛。他有小便不利,所以这一段的意思就是让你与白虎汤证做比较。白虎汤证口舌干燥,烦渴,脉也浮数呀,但是他没有小便不利。
阳明病篇/阳明病本证/阳明热证/热在中焦/白虎加人参汤适应证(服桂枝汤,大汗出后,大烦渴不解,脉洪大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伤寒,脉浮,发热,无汗,其表不解,不可与白虎汤,渴欲饮水无表证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伤寒,无大热,口燥渴,心烦,背微恶寒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伤寒,若吐、若下后,七八日不解,热结在里,表里俱热,时时恶风,大渴,舌上干燥而烦,欲饮水数升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若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
消渴-白虎加人参汤证白虎加人参汤证。观其脉症,属消渴无疑。《灵枢·师传》云:“胃中热则消谷,令人悬心善饥。”其治法,师《伤寒论》“若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之教,拟:
名医经方之白虎加人参汤证。47、白虎加人参汤证。解说:白虎加人参汤,清热之中兼能益气养阴,功用全在人参一物,能大补元气而生津止渴。本方与白虎汤的主要区别在于津液匮竭,而又元气大伤,口中燥渴程度特别严重,《伤寒论》描述为“大渴,舌上干燥而烦,欲饮水数升者”。若只用白虎汤清热止渴不足以治其本,还必须加用人参益气生津方能达到治疗目的。
白虎汤证其一白虎汤证其一.予曰:此白虎汤证也。【按】本案方原为白虎加人参汤,却标作白虎汤证者,盖为求说解便利,示学者以大范故耳。石膏所以清热,人参所以养阴,养阴所以佐清热之不逮,同属于里,非若白虎加桂枝汤,桂枝加大黄汤之兼有表里者,故今姑一并及之。后人于白虎汤中加元参生地麦冬之属,即是人参之变味,不足异也。
胡希恕老先生讲伤寒 222条 “若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若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本为是白虎汤证。白虎汤证啊,他不那么渴,只是口舌干燥而已,由于下伤津液,那么他才渴欲饮水,当然也有口干舌燥了,所以这时候说用白虎汤不行了,加人参,健胃滋液。这个咱们也讲过这个方剂,就是用白虎汤加人参,这是第二段。
假设没有小便不利,你们看看这个脉证,那不一定得用五苓散了,脉浮数而烦渴,这与白虎汤证差不多了,尤其白虎加人参(汤证)。脉浮数,烦渴引饮,那不是白虎加人参汤(证)嘛。“烦渴”后,应有“小便不利”四字,否则与白虎加人参汤证将难区别,以详见上条,故此略之。本条叙症与71条有重复,本条省略了“小便不利”,意当在与白虎加人参汤证相鉴别,而鉴别要点就在“小便不利”。
伤寒名案选新注系列—白虎加人参汤证。许曰:仲景云:“若吐下后,七八日不解,热结在里,表里俱热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盖始吐者,热在胃脱。《伤寒论》说:“伤寒若吐若下后,一七八日不解,热结在里,表里俱热,时时恶风,大渴,舌上干燥而烦,欲饮水数升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患者病变机理与此条若合符节,故许氏引以为证。
【此失眠耳鸣均可由头面部功血不足、糖尿病神经病变导致,黄芪桂枝五物汤是血管神经肌肉营养剂,此案用黄芪桂枝五物汤甚切,因双足麻木刺痛,可合用黄师四味健步汤以保护下肢血管,改善下肢血液循环,耳鸣失眠可入葛根、川芎以改善头面部的供血。】2、糖尿病胃肠病。《伤寒论》曰"若渴欲饮水,口干舌燥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本案有"大汗、大渴、脉大"等白虎汤脉证,又有乏力、脉细等阴伤之象,故予白虎加人参汤。
白虎加人参汤。【方剂名】白虎加人参汤,出自汉·《伤寒论》。结果:表明白虎加人参汤重用石膏治疗2型糖尿病证属气阴两虚,燥热偏盛型降糖效果更为理想。【方解】本方为白虎汤加人参三两,白虎解热,人参生津,主要用冶阳明经证气津两伤之证。【现代研究】研究表明白虎加人参汤具有解热、降低血糖、增强免疫、保护心肌、抗炎抑敏作用。
"这么一修改,表无寒,表有寒是白虎汤使用禁忌证呀,表无寒就是没有白虎汤使用的禁忌证,里有热是白虎汤使用的适应证呀,所以只有适应证而没有禁忌证,当然要用白虎汤了,这个修改多么严丝合缝呀。白虎加人参汤的适应证,我们把它叫做胃热弥漫,津气两伤证。因此真正的洪大脉,不应当见于白虎汤的适应证,而当见于白虎加人参汤的适应证,因为白虎加人参汤的适应证才是热盛而津气两伤,符合邪盛而正气已经有所虚衰的病机。
学知讲伤寒论66(第168-171条)——白虎加参汤。大渴,舌上干燥而烦,欲饮水都是大实热的症状,用白虎加参是因为有渴的症状,没有渴的症状用白虎汤就可以。169、伤寒,无大热,口燥渴,心烦,背微恶寒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170、伤寒,脉浮,发热无汗,其表不解,不可与白虎汤。这一条是太阳少阳合并病,心下硬是小柴胡汤的症状,颈项强是太阳病的症状,目眩是少阳病的症状,这几种症状合并出现,可以用针刺大椎、肺俞、肝俞穴。
白虎加人参汤案6江应宿医案:治其岳母,年六十余。六月中旬,劳倦中暑,身热如火,口渴饮冷,头痛如破,脉虚豁,二三至一止,投人参白虎汤,日进三服,渴止热退。寥笙注:本案属伤暑症。患者于六月中旬,因劳倦中暑,身热如火,口渴饮冷,脉象虚豁,此为中暑特征。暑热伤气,发自阳明,故投白虎加人参汤而愈。(熊老以其深厚的伤寒论学养及自己的临床研究心得,对古名医经方验案详加注释,会通案中脉因证治,阐明其辨证之要,立法之据,选方之意,用药之理。
经方十首048、白虎加人参汤 [组成用法] 生石膏30~100g、知母15g、炙甘草6g、粳米20g、人参10g。
白虎加人参汤方详解。
每日一方:白虎加人参汤。
方解:本方是周信有撷取增液汤、生脉散、白虎加人参汤、玉女煎、六味地黄丸、玉泉散、补阳还五汤诸方之长,吸收历代医家有关“消渴”的论述精华,结合自身多年临床经验,参考现代医学对糖尿病在病理学、生理学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并充分考虑方中诸药的“和合”特性而创制的定型方剂。加减:烦渴明显者加生石膏40~80克,黄连9克,或选用白虎加人参汤。白虎加人参汤对降低血糖和尿糖有显著作用;
黄连阿胶汤。经过30多年对《伤寒论》的研究与临床实践,肖相如老师总结出:治疗阴虚热盛型糖尿病,有黄连阿胶汤证的主证和病机者,可用本方加苍术、玄参。从方名“黄连阿胶汤”来看,黄连和阿胶是方中的主药。黄芩也是苦寒清热泻火的主药,虽然主入肺经,药力也不及黄连,但和黄连同用,则属于君臣配伍关系,可以增加黄连清热泻火除烦的功效,对于心火亢盛的重证经常同用,相似的例子还有大黄黄连泻心汤。▌黄连阿胶汤证主证分析:
六味地黄丸合人参白虎汤Ⅱ型糖尿病熟地黄30g,山药60g,山茱萸15g,西洋参参10g,黄芪30g,石膏30g,知母12g,玄参20g,苍术12g,乌梅15g,白芍15g,丹皮15g,泽泻15g,茯苓15g.兼高血压或冠心病者加夏枯草、丹参;阴阳两虚见舌淡苔白,脉沉细无力者,去石膏、知母,加杜仲、补骨脂、巴戟天;兼见血瘀症状者加三七、丹参、赤芍。
白虎加人参汤证 白虎加人参汤证:二六、服桂枝汤,大汗出后,大烦渴不解,脉洪大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一七 0 、伤寒,脉浮,发热无汗,其表小解,不可与白虎汤,渴欲饮水无表证者,白虎加人参汤主之。比如说,一位男患者,一直出大汗,心情很烦燥,口很渴,脉还很洪大,这个出大汗,是阳明热,是白虎加人参汤证太阳病,服桂枝汤后,大汗出,脉洪大者,与白虎汤。
学生就把这个信拿来给我看,我说这不是老师的错,是外科医生他学《伤寒论》学得不透,他把大陷胸汤证误认为是大承气汤证,应当用大陷胸汤而误用了大承气汤,那当然病就坏了。我说,老师,您怎么说您不是用白虎加人参汤治疗糖尿病呀,你看日本都做了动物实验了,白虎加人参汤就是可以治疗糖尿病,老师摇摇头,我没有这么教你。这么重的一个病,我想到了白虎加人参汤,可是那个动物实验呢,白虎加人参汤能够降血糖,降动物血糖。
白虎加人参汤治疗糖尿病一例 老年男性,打胰岛素后血糖也不能下降,心烦乱,不能自制。望诊:面红如妆。脉:人迎寸口俱三盛。处方:石膏30,知母20,甘草15人参10大米一把,14副,血糖已降至正常(胰岛素还在用),脉诊:人迎寸口已和缓。人也安静喜悦。
经方应用二十七——白虎加人参汤二十七、白虎加人参汤   本方为治疗阳明经热盛伤津证的主方,以发热,汗出,舌上燥而口渴甚,伴见时时恶风或背微恶寒等为主证。患者于两个月前,初觉口干,尿量较平时稍多,怀疑得糖尿病,到县医院查空腹血糖6.5mmol/l,因达不到糖尿病诊断标准,未加理会。查:空腹血糖16.5mmol/l,尿糖(+++)。方选白虎加人参汤合生脉散。查:空腹血糖7.8 mmol/l,餐后2小时血糖13.5mmol/l,尿糖(+)。
学生就把这个信拿来给我看,我说这不是老师的错,是外科医生学《伤寒论》学得不透,他把大陷胸汤证误认为是大承气汤证,应当用大陷胸汤而误用了大承气汤,那当然病就坏了。故事三十四:白虎加人参汤。他说:“我从来没有告诉你白虎加人参汤可以治糖尿病,我之所以可以用于那个神经性多尿证,之所以可以用于糖尿病,是因为病人有胃热而津气两伤的病机。”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老师为什么不说他教我用白虎加人参汤治疗糖尿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