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细菌”其实是我们自己“惯”出来的。从科学使用抗生素的角度来说,使用抗生素应首先明确疾病是否由细菌感染引起,例如普通感冒,大部分是由病毒引起的,由细菌引起的比例约占5%,使用抗生素并不能帮助治愈感冒,反而会耽误治疗。细菌之所以会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是因为它先于人类而产生,通过与自然环境更长期的斗争,它已具有顽强的生命力,抗生素出现以后,细菌也逐渐找到了对付抗生素的方法。
实拍超级细菌入侵全过程,攻克1000倍浓度抗生素只需十天。在最外层,抗生素浓度为0,次外层为细菌不能生长的最低浓度(1x最小抑菌浓度),由外向内依次指数递增,直到中心为1000倍最小抑菌浓度。抗生素浓度分布。研究人员将实验中大肠杆菌获得1000倍抗药性的过程中总共182个变异点进行了分析,找出了变异细菌的图谱,并用不同颜色标记了变异时的抗生素浓度。细菌的抗药性并不是被人类逼出来的,而是细菌与生俱来的生存本领。
但是,由于人类大规模地使用抗生素,这些耐药的菌株被特异性地筛选出来并流行开来,最终产生了对现在市面上大多数抗生素都有抵抗力的“超级微生物”。有些微生物只对两三种抗生素耐药,而有些几乎对人类所有的抗生素都耐药。微生物通过细胞表面的分子泵把抗生素泵到菌体外,使得细胞内的抗生素浓度始终低于起效浓度。而当抗生素的浓度能够在微生物内积累时,微生物可以通过产生新的酶来把抗生素转变为对其无害的产物。
为了避免注射青霉素造成的过敏反应,国内要求在注射青霉素前先皮试,而欧洲国家通过提高青霉素的纯度来避免这个问题。细菌的细胞壁对维持细胞生存非常重要,而青霉素会使一些以肽聚糖为主要成分的细菌细胞壁的合成受到抑制,使细菌的抗渗透压能力降低,引起菌体变形,破裂死亡。最外层抗生素浓度为0,次外层抗生素浓度为1(细菌不能生长的抗生素最低浓度,细菌一旦接触会立即死亡),最内层抗生素浓度为次外层的1000倍。
在第一例超级细菌被发现后,更多的不同种的超级细菌,就如雨后春笋般,在全世界各地出现!模拟超级细菌在不同抗生素浓度环境下的生存、迁移、变异情况。换句话说,次外层的抗生素浓度,就已经是细菌的地狱,一旦接触就会立即死亡,而中心的1000倍浓度,对于细菌来说,简直就是超级无敌变态炼狱。然后,普通细菌彻底进化为超级细菌!随着今年超级细菌的爆发,荷兰医学界也发出了警告: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细菌将会比癌症更危险!
全球 2/3 河流被检出抗生素污染,耐药这场仗人类快输了吗?目前,该研究小组计划评估全球河流抗生素污染水平对野生动物的影响,据研究小组分析,河流抗生素污染带来的影响很可能十分严重,「在肯尼亚的部分河流中,抗生素浓度已经高到鱼类无法生存的程度。这项报告给出给全球政府开出了明确的解决方案:联合国成员国共同制定抗生素滥用管理计划、禁止应用医学领域重要的抗生素促进家畜生长、设置更加严格的抗生素销售门槛等。
抗菌药物知识点笔记。抗菌谱:每种抗菌药物都有一定的抗菌范围,称为抗菌谱。另一些药物抗菌范围广泛称之为广谱抗菌药,如四环素和氯霉素,它们不仅对革兰阳性细菌和革兰阴性细菌有抗菌作用,且对衣原体、肺炎支原体、立克次体及某些原虫等也有抑制作用。化疗药物:理想的化疗药物一般必须具有对宿主体内病原微生物有高度选择性的毒性,而对宿主无毒性或毒性很低,最好还能促进机体防御功能并能与其他抗菌药物联合应用消灭病原体。
第一类,繁殖期杀菌药,如β-内酰胺类(包括了鼎鼎大名的青霉素类抗生素和头孢菌素类抗生素,这两个类别的抗生素里又有更细的分类)、万古霉素。在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中,细菌与抗生素产生了微妙的平衡,抗生素对细菌的打击导致了细菌的生物变异,一部分细菌因为基因的变化而产生了结构的变化,使得抗生素无法进入细菌的细胞内,从而使抗生素失效,还有一部分细菌产生了灭活酶,灭活酶破坏掉了进入感染组织的药物。
西医将亡于抗生素,拯救人类的只能是中医!超级细菌让抗生素跌下神坛。人类近百年来依靠西医的抗生素,大大提高了对抗疾病的存活率,但这绝不是没有代价的,代价就是现代人类对抗生素的耐药性越来越高,直到人类体内出现对抗生素超级耐药的超级病菌,到时任何西医的抗生素都将无效。由于抗生素不断降低人类的免疫力,导致超级病菌的出现,西医恐慌了,因为用尽了所有的抗生素也无法杀死超级细菌。中医对抗生素的认识。
大意是说,如果细菌对于某一种抗生素产生了抗药性,则对于另一种抗生素来说他们会变得更脆弱。一来这些超级细菌在社区环境中的总携带者少,所以很少在社区中广泛传播,二来由于社区的环境不象医院里的耐药细菌,经过了无数抗生素的千锤百炼,不可能有太多数量的超级细菌积累,致病力没有医院的细菌强,所以正常人的免疫力在这样的环境下起到了一定的防护作用,部分致病菌还没有引发感染性疾病的时候就被人体免疫力消灭了。
比起猪肉里残留的抗生素,这里有更恐怖的事!抗生素残留真正的危害在于耐药性。“抗生素残留”听起来挺吓人的,但是真正威胁我们的并不是残留的抗生素本身,而是抗生素的耐药性!!!抗生素如何被滥用?人滥用抗生素的问题其实更为严重,通过食物摄入的抗生素残留远远少于医疗中滥用的口服或注射药物。抗生素对细菌有效,但对病毒无效:很多人一感冒就赶紧用抗生素,可感冒大多都是由病毒引起,所以用抗生素往往是无效的。
抗生素本应是用于对抗细菌的最后一道防线,但却有许多人只要随便感个冒,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抗生素。中国是抗生素使用大国,也是抗生素生产大国,中国的妇产科长期以来都是抗生素滥用的重灾区,上海市长宁区中心医院妇产科多年的统计显示,目前青霉素的耐药性几乎达到100%。近几年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医院抗生素综合使用率达到70%以上,远高于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30%院内使用率,而在英美等发达国家,抗生素院内使用率仅有不到25%。
肖永红:所有细菌都已经有耐药现象发现,但根据耐药的严重程度,可以称为超级耐药细菌的主要有以下几种: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耐万古霉素肠球菌、耐万古霉素葡萄球菌、耐碳青霉烯类肠杆菌科细菌、多重耐药铜绿假单胞菌、泛耐药不动杆菌、产ESBL肠杆菌科细菌、多重耐药结核杆菌。二是克服耐药机制,恢复细菌对抗菌药物的敏感性:如针对细菌产生的bete-内酰胺酶,研究合成酶抑制剂,将酶抑制剂和抗菌药物联合使用。
“超级细菌”由来已久大众不必杞人忧天超级细菌"由来已久大众不必杞人忧天阻断传播途径是有办法的。它一方面杀死细菌,但总有一些"狡猾"的细菌没有被杀死,而是产生耐药基因,这种基因在这个细菌的下一代继续保留,于是出现耐药性越来越高的新一代细菌,称之为"超级耐药菌"(superbugs)。开发一种新的抗生素一般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而一代耐药菌的产生只要2年的时间,抗生素的研制速度已赶不上耐药菌的繁殖速度。
2018年的最后一天,一家专注于多重耐药(MDR)超级细菌感染的抗菌素(也叫抗生素)疗法的生物医药企业盟科医药递交了港交所上市申请资料,筹钱开发新的抗生素。MRX-1是全球唯一一种开发中的处于三期临床开发阶段的可用于全身给药的恶唑烷酮类对抗多重耐药革兰氏阳性菌的抗菌素药物,预期2020年第四季度可实现商业化,足以面说明盟科医药在新抗生素研发方面的领先性。
“超级细菌”,全称为超级耐药细菌。“碳青霉烯类抗生素是临床治疗革兰阴性菌(对多种抗生素耐药的一类细菌)最重要的抗菌药物,而多肽类的粘菌素又名多粘菌素,对大肠杆菌、沙门氏菌等多种常见细菌都有抗菌作用,被医学界视为抗菌治疗的最后防线。”河北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副教授安胜英告诉记者,由于对肾脏具有毒副作用,粘菌素在人类临床使用量并不大,因此,很多细菌对粘菌素耐药性一直处于较低水平。
超级细菌:青铜变王者?抗生素这种''''''''炮弹''''''''是按设定好的靶子射击,而有了''''''''耐药神功''''''''的菌族成员可以改变自身的抗菌药作用靶点,相当于把靶子挪地方,让''''''''炮弹''''''''迷失了方向,不能有效地识别作用底物,无法发挥抗菌作用。有些细菌家族成员外层有保护性外膜,外膜上有小孔道,抗菌药通过小孔进入族人体内发挥抗菌作用,而有了神功的菌族可以缩小孔径或者减少小孔数量,导致''''''''炮弹''''''''不能进入体内,无法发挥抗菌作用。
课题组通过分析随访儿童的晨尿发现,1种以上抗生素在尿中被发现的频率为58.3%,至少两种及以上抗生素或抗生素类别在尿中同时发现的频率分别为26.7%和23.5%,而且在一份尿中最多同时能检测出4类6种抗生素。具有耐药性的人畜共患病原细菌以及食源性动物感染之后,会经过食物链或皮肤接触传染给人,长期食用含耐药性细菌或抗生素残留的肉类会增加人体内细菌的耐药性。减少抗生素的滥用毫无疑问是抗击超级细菌大举进攻的首要工作。
与超级细菌赛跑:寻找新型抗生素。中国抗生素的使用一度饱受诟病,但一直从事抗生素研究的上海盟科医药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袁征宇认为,中国境内细菌产生的耐药性与欧美等国家和地区的区别并不大。除了倡导医生在临床中正确使用抗生素,解决细菌耐药性问题还需要研发新药物。因此,在布莱斯科维奇看来,抗生素研究十分紧迫,“如果我们现在不开始寻找新的抗生素药物,等到耐药细菌传播开来,就太迟了”。
为什么中国滥用抗生素这么久,也没出现超级细菌?视频:我国检出3例“超级细菌”病例 一患者死亡 。抗生素和细菌从来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关系,中国超级细菌不爆发,并不代表没有,超级细菌需要在抗生素的压力下进行基因突变才能有可能形成,这种成功概率并不高,即使产生有多种耐药性的传统超级细菌,又有什么关系呢,通过对抗生素不断进行修饰比如添加氨基加氟,高通量药物检测总能筛选出有效且相对安全的抗生素的。
图表:NDM-1超级细菌 新华社发  中广网北京4月8日消息(记者舒晶晶)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去年英国媒体爆出:南亚发现新型可致人死亡的超级病菌,抗药性极强可能全球蔓延,它的可怕之处并不在于对人的杀伤力,而是它对抗生素的抵抗能力,面对这种病菌,人们几乎无药可用。肖永红:我们只要不接触抗菌药,它的耐药就会恢复过来,失去耐药性。就变得对抗菌药敏感性。肖永红:抗菌药是处方药,不要随便买来用。
不久前,世界卫生组织发表世界上最具耐药性、最能威胁人类健康的“超级细菌”列表“12强”,上“榜”的细菌被世界卫生组织认为急需开发新型抗生素来应对。在世界卫生组织认为急需开发新抗生素的12种重点耐药性细菌中,耐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鲍氏不动杆菌、绿脓杆菌、肠杆菌类为第一队列,在需要新抗生素的迫切度上最高,其次是耐万古霉素的金黄色葡萄球菌。在应用研究方面开发新型抗菌药,如生物新型抗菌药物、中药抗菌药;
一般而言,碳青霉烯类抗生素可被用于对付许多对其他药物有耐药性的细菌,被认为是对付细菌的最后一道防线,而上述两个案例中提到的“超级细菌”种类均对碳青霉烯类抗生素有耐药性。在世界卫生组织认为急需开发新抗生素的12种重点耐药性细菌中,耐碳青霉烯类抗生素的鲍氏不动杆菌、绿脓杆菌、肠杆菌类为第一队列,在需要新抗生素的迫切度上最高,其次是耐万古霉素的金黄色葡萄球菌。
如何合理使用抗生素,事关“超级细菌”防治。“聪明”的细菌  所谓“超级细菌”,是指对几乎所有抗生素有抗药性的细菌,这种细菌的可怕之处并不在于它对人的杀伤力,而在于它对普通杀菌药物——抗生素的抵抗能力。此外,政府与企业应充分重视抗生素耐药问题,自上而下加大新型抗生素的研发力度,并开展破坏细菌耐药基因和增强细菌对抗生素敏感性的深入研究,为预防“超级细菌”提供更长远和可靠的支持。
“超级细菌”有何“超级”之处?哪些药物可与之对抗?下一个“超级细菌”是什么模样?本报特邀请微生物专家剖析“超级细菌”的来龙去脉,还原耐药菌的本来面目。“NDM-1并不是细菌的名称,而是一种酶,能够赋予细菌变身‘超级细菌’的能力。”广东省疾控中心微生物检测所副所长邓小玲博士指出,NDM-1叫做“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又称金属酶,因从有印度、巴基斯坦等南亚国家旅游史的病人体内分离到含有此种酶的细菌而得名。
《半月谈》痛批“超级细菌”开始横行 一代超人抗生素真的陨落了吗?抗生素作为20世纪的伟大创新之一,在治疗人类和动物的传染病方面具有显著功效,但曾一度被誉为"灵丹妙药"的抗生素,如今却被认为是饮鸩止渴>>同时也是抗生素滥用和细菌耐药性的。医生也不给你开抗生素啊!抗抗生素的细菌越来越多,最终抗生素拿这些抗抗生素细菌也无可奈何。很快人类又派来了抗生素2号、抗生素3号……首例无法被任何已知抗生素治愈的"超级细菌"……
后抗生素时代,人类的最后一道防线在哪?“超级细菌”出现 最强抗生素失效。有媒体担心,如果耐多粘菌素细菌和同能抵抗其他抗生素的细菌一旦结合起来,演变出能够对抗所有抗生素的“超级细菌”,那攻破抗生素的最后一道防线或许只是时间问题了。“它是一种老抗生素,但它是我们所剩唯一能对抗‘超级细菌’的抗生素,”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托马斯·弗莱登说,“我们正面临进入后抗生素时代的危险。”▼虎视眈眈的耐药细菌。
华农专家发现“超超级细菌”孙坚教授解释,“超超级细菌”是前两类“超级细菌”耐药基因的杂合和重组。孙坚表示,实际上,“超超级细菌”对所有抗生素都耐药的说法并不准确,它是一种“泛耐药细菌”,即细菌对常用抗菌药物几乎全部耐药,而并非“全耐药细菌”。虽然“超超级细菌”传播渠道还未完全盖棺定论,但控制抗生素滥用确是必然,减少抗生素的滥用毫无疑问是抗击“超超级细菌”的首要工作。
“超级细菌”传播性不强 专家表示无需恐慌。NDM-1并不是细菌的名称,而是一种耐药基因,能够在细菌之间传递,一旦细菌获得这一基因,就可能变身为超级耐药细菌。近80年来,人类一直在用抗菌药物与细菌打一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消耗战,在此过程中,抗菌药物不断升级,从青霉素到头孢菌素再到碳青霉烯类,而细菌也从普通耐药进化为超级耐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