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年7月,匈奴再次围住疏勒城,久攻不下,于是匈奴人切断了疏勒城的水源,没有水,人根本活不了几天,城中的水很快消耗完了,耿恭带领汉军挖井,井挖到十五丈,仍然不见一滴水,耿恭整衣下拜,祈祷上苍,保佑大汉将士,也许是感动了上天,也许是地下水要慢慢聚集才能出水,拜过后,井水喷涌而出,汉军高呼万岁,如有神助。范羌,真的是范羌吗?匈奴人很快发现汉军飞越天山,解救了耿恭的部队,北匈奴单于马上派出骑兵跟踪追击。
“耿将军,匈奴使者求见。”副官张封向我禀报。“将军此言差矣,某不才,来时见城内马骨累累,泥瓮向天,城内可是无粮、无水了?权且有水有粮,君不见城下带甲数万,士气如虎,先有陈睦全军覆没,后有关宠身死柳中城,西域千里,将军只得一军矣!以将军之才何故捐躯于此?况且将士用命,将军何不惜军卒之命乎?”朝廷派王蒙为将,范羌作为军吏从军,王蒙军赶到柳中城,大破匈奴、车师联军,但关宠早已阵亡。
匈奴自持悍勇,哪听这一套,加紧攻城,到了射程内,只听耿恭一声令下,城墙上突然射出遮天蔽日的箭镞来,中了箭的匈奴人,便鬼哭狼嚎起来,纷纷中箭落马的匈奴人被抢回军营修养,匈奴人也就停止了攻击,因为他们清楚一座被围的小城,围而不功,城中粮草不济,早晚也会因饥饿举城投降的,到了夜晚,中了箭伤的匈奴人好像被诅咒般,即便上了创伤之药,伤口却愈发的疼痛起来,继而溃烂,随后就是死亡,整个军营更是哀嚎声一片。
公元75年7月,匈奴包围了疏勒城,久攻不下之后匈奴人切断了疏勒城的水源,想把城内的人渴死。耿恭部将范羌泣血请求解救疏勒城的守军,全体将士无不动容,纷纷要求追随范羌前往疏勒城,最后,分出两千人由范羌带领赶往疏勒城。匈奴人很快发现汉军飞越天山,解救了耿恭的部队,单于马上派出骑兵跟踪追击,想彻底围歼这支汉军,但是耿恭出色地阻击了匈奴人,并最终克服千辛万苦,翻越天山山脉,摆脱了匈奴人的堵截。
公元75年,东汉永平十八年六月,匈奴率两万大军围攻疏勒城(今新疆奇台县半截沟镇南部山区),守城的兵力只有耿恭和300勇士,将士个个悍不畏死,严防死守,占据绝对优势的匈奴怎么也攻不下,于是截断上游水源,围城,逼耿恭投降。匈奴人没有办法,于是以财色利诱,只要耿恭降了,就可做白屋王,赐美人,耿恭假装答应,等匈奴使者一来到城中,耿恭就把他捆在城头上,当着匈奴的面枭首示众,然后用火烤他的肉吃。
百余铁血大汉将士守孤城一年,二千援军恶战数万匈奴拯救大兵耿恭。情况大致如下:这年3月二万匈奴军队与汉帝国争夺西域,匈奴军队势如破竹,攻破了归附汉帝国的车师后国,招降了西域北部焉耆等小邦国。同时,疏勒城位于山南山北之间的要道之上,可以防止匈奴攻略山南各西域小国。范羌大喊:“我是范羌!不是匈奴人,是天子派兵来接耿校尉,救你们回国的!但回家的路依然艰险,范羌所部及耿恭残部受到了匈奴骑兵的猛烈追击。
北匈奴两万骑兵直扑车师后国的国都金蒲城,此时后车师国的兵力羸弱,汉军仅有耿恭所部数百人。长期与匈奴人作战的耿恭熟悉匈奴人底细,他命士兵把毒药涂在箭上,利用强弓一边射击一边向北匈奴人喊话:“汉家神箭,其中疮者必有异。”果不其然,中箭的匈奴人伤口溃烂、无法救治,巨大的疼痛让伤者不断发出惨厉的哀嚎。围城数月,匈奴人也精疲力竭了,北匈奴单于亲自来到疏勒招降耿恭,许诺任命耿恭为王,并要将匈奴公主嫁给他。
耿恭的祖父耿况与其膝下六个儿子,全部成为东汉开国将领,他的六个儿子分别是:耿弇、耿舒、耿国、耿广、耿举、耿霸;七月,左鹿蠡王的北匈奴军队兵临疏勒城下。耿恭深知坚守疏勒城之不易,所以必须要先以一次胜利来激发守军的斗志,他趁匈奴人立足未稳之际,率领招募来的数千民兵,出城迎战,匈奴人没有想到耿恭哪里弄来了那么多的军队,心有怯意,又深知耿恭足智多谋,怕不小心吃亏,于是调转马头就跑,向后撤退,以静观局势。
那是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十一月,奉车都尉窦固和驸马都尉耿秉等人率一万四千骑从敦煌出征西域,在白山(天山山脉东段)击败北匈奴呼衍王兵团,占领伊吾卢;耿恭和关宠的军队各自只有数百人,从战报上看,却已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抵挡了匈奴人的进攻,这足以证明匈奴的军队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强大。耿恭让士兵们一起和他把一桶桶的水抬上城头,当着匈奴军队的面擦洗城墙并淋浴,同时发出阵阵欢呼和狂笑。匈奴人仓惶北撤,前车师复降。
匈奴人虽凶残,但是心肠直,敬重英雄,他心生敬意,便诚意招降耿恭,并答应封他为王。”耿恭假装答应了,请匈奴使节一同上城头,不料到了城头后,耿恭当着匈奴大军的面,一刀结果了匈奴使节的性命,冲着匈奴单于喊道:“有敢来劝降者,同此下场!”然后在城墙上将使者的肉割下来烤着吃。匈奴人紧追不舍,想彻底围歼两千人的汉军,但是耿恭范羌挡住了匈奴人,并最终克服千辛万苦,翻越天山山脉,摆脱了匈奴人的堵截。
车师后王安得没有在匈奴人面前屈服,虽然他了解自己显着不是匈奴人的对手,他亲率大军迎战匈奴骑兵,一同急迫向耿恭屯垦兵团宣告求救信。当然,匈奴人也不会想到。耿恭深知据守疏勒城之不易,所以必需求先以一次成功来激起守军的斗志,他趁匈奴人立足未稳之际,带领招募来的数千民兵,出城迎战,匈奴人没有想到耿恭哪里弄来了那么多的戎行,心有怯意,又深知耿恭智慧过人,怕不小心吃亏,所以调转马头就跑,向后撤离,以静观形势。
这种管辖是比较松散的, 常有国际险恶势力也就是匈奴搞鬼,车师也是骑墙派,大汉强的时候归附大汉,匈奴来的时候,就跟着匈奴。第一次交锋,耿恭主动出击,打退了匈奴,但匈奴的骑兵越来越多,而且他们也变聪明了,把疏勒城的涧水给挖断。但疏勒城依然在耿恭的手里,依然在汉家将士的手里,疏勒城依然是数万匈奴人无法跨越的坚石。第二天,大军撤出疏勒城,匈奴兵紧追其后,耿恭且战且退,最后抵达玉门关时,二十六人只余十三人。
东汉耿恭十三将士归玉门的事迹为什么没人拍成电影?到了六月份,匈奴兵又来进攻,耿恭就派了几千名士兵反击,匈奴兵纷纷退去,但是,他们同时也把水源给切断了,城外不远处,是一条流水潺潺的河流,但是士兵们出不去,也没法打水,而战士们存的水早已喝光,极度的干渴让士兵们就要中暑,耿恭下令,将新马粪都收集到一起,用大石头压在上面,榨出马粪里面的水份,供给将士们解渴。
恰好,北方的匈奴侵犯西域了。匈奴又被汉朝赶出了西域。牢牢卡住天山通往北匈奴的咽喉。可是,匈奴对西域是不会死心的。匈奴先杀到了车师国的都城。虽然,这300人和2万匈奴铁骑。车师国也被匈奴攻破。在匈奴攻城之前。大刀一挥,匈奴人集体冲锋。匈奴人中箭之后。匈奴人觉得这样代价太大了。朝下面的匈奴泼水,戏弄匈奴。匈奴人足足打了几个月。匈奴使者刚进来。他们几百人对匈奴几万人。恭以单兵守孤城,当匈奴数万之众。
匈奴人的铁骑在西域耀武扬威,势不可挡,南匈奴附汉称臣,北匈奴一路西迁。耿恭的堂兄耿秉曾向明帝提出平定西域战略:匈奴人撤了,耿恭却很淡定,西域焉耆、龟兹等国见机行事,归顺匈奴,匈奴单于见疏勒城久攻不下,看来得改变策略,匈奴使者一来,耿恭翻脸不认人,将他斩杀,只知数百汉军在西域孤城抵抗几万匈奴军,那一夜,耿恭和将士们在疏勒城中,“耿恭以单兵固守孤城,当匈奴之冲,对数万之众,连月逾年,心力困尽。
公元75年,东汉大军班师,耿恭率数百人驻守车师后国之金蒲城,牢牢卡住天山通往北匈奴的咽喉,与驻扎在车师前国之柳中城的同僚关宠互为犄角之势,防备匈奴侵入西域北道。敌众我寡,面对兵临城下的数万敌军,耿恭并没有被匈奴的嚣张气焰吓倒,他让部下在弩箭的箭头上涂了毒药,待匈奴攻城时,一进射程内,再行射击,被射中的匈奴剧痛无比,继而伤口溃烂,血水像沸腾一般往外喷,这景象着实吓人惊退了匈奴。
匈奴以看大汉军队撤回了,不甘于失败得他,集结数万大军前来进攻,面对数万匈奴得进攻,耿恭没有后退,他决定抱着必死得决心,捍卫大汉领土金浦城,更是为了捍卫大汉勇士得尊严。匈奴得不断进攻,一刀一刀得砍,尸体堆积如山,就算是如此,匈奴也没有退却得意图, 耿恭命人取来弓箭,在箭头涂上毒药,再找几个大嗓门会匈奴语的人对着城下的匈奴大喊:汉家箭神,其中疮者必有异。与此同时耿恭也派出部将范羌回大汉搬救兵。
十三将士归玉门(资料图 图源网络)而画中《十三将士归玉门》的将士也正是汉朝小军队从匈奴大军包围圈中拯救出来的幸存者,这十三人中有汉朝的名将耿恭。范晔在《后汉书》感叹道:“余初读苏武传,感其茹毛穷海,不为大汉羞。后览耿恭疏勒之事,喟然不觉涕之无从。嗟哉,义重于生,以至是乎!以为当疏高爵,宥十世。”他都恨不得当时能够在现场追随耿恭啊,表明当时汉朝无论是边疆将士还是朝中书生,都有一种尚武不屈的气质。
同年,西域都护府复立,陈睦被任命为都护,耿恭为戊校尉,屯兵于金浦城,关宠为己校尉,屯兵于柳中城,屯兵规模都只有数百人。故事的主人公校尉耿恭出自一个荣耀的家族,耿氏一族自开国功臣、云台二十八将之一的耿弇起,在东汉的二百年间,贡献了十几位将军、数十位校尉,子子孙孙前赴后继,只识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而耿恭将在西域大地上为他的家族增添一个惊心动魄的传奇。
匈奴人重兵围城,耿恭勇气倍增,他亲自站在城头与匈奴人搏战,汉军士气因之大增。耿恭趁着暴雨用毒箭射击匈奴人,毒液掺着雨水,横流城下,匈奴人死伤无数,不禁相互说道:“汉兵果有神灵保护,真可怕啊!”匈奴人苦攻多日,终无所得,不得不自金蒲城退军。北单于知耿恭已困,欲必降之,于是派使者对耿恭说道:“你若归降我,封你为白屋王。”耿恭佯装同意,引诱匈奴使者上城,亲手杀之,在城头支起架子,生火烤之,以辱单于。
为此,耿恭的族弟耿秉曾在永平十五年(72年)上谏,认为只有“击白山,得伊吾,破车师,通使乌孙诸国”,将西域诸国完全拉回汉朝阵营后,北匈奴才“可击也”。当耿恭还在金蒲城寻求突围时,另一边的柳中城也被匈奴人围攻,更糟糕的是,车师被破城后立刻跳反,跟着匈奴一起攻打汉军。耿恭在疏勒城一守就是大半年,前后大小数十战,始终没让匈奴、车师联军占到丝毫便宜,但这已经是耿恭军队的极限了。石城子遗迹的耿恭雕像。
东汉名将耿恭喋血孤城:坚守疏勒城抗拒匈奴大军。耿恭的部将范羌泣血请求解救疏勒城的战士,全体战士无不动容,纷纷要求追随范羌前往疏勒城。段彭、王蒙诸将最后决定由范羌率领二千名战士,翻越天险天山,前往疏勒城,救出耿恭余部。不是敌军?没有人敢这样想,但是这时,城下的人开口说话了,他冲着城头喊道:“耿校尉--,我是范羌,大汉帝国派遣军队来迎接校尉了--。”范羌,真的是范羌吗?
大汉不会扔下为帝国血战的将士——七千大军进抵绝域,只为救一人。75年7月,匈奴再次围住疏勒城,久攻不下,于是匈奴人堵截了疏勒城的水源,没有水,人基础活不了几天,城中的水很快斲丧完了,耿恭领导汉军挖井,井挖到十五丈,仍旧不见一滴水,耿恭整衣下拜,祷告彼苍,保佑大汉将士,大概是冲动了上天,大概是地下水要逐步聚集才气出水,拜事后,井水喷涌而出,汉军高呼万岁,若有神助。
匈奴人也是彪悍的民族,根本不在意耿恭的话,立即开始了攻城,当接近城下时,城上守军万箭齐发,匈奴人中箭着无比痛苦哀嚎,并且伤口就像开水一样的沸腾着,这一怪异景象可把匈奴人吓坏了,再不敢攻城了,只是后撤几百米将金蒲城团团围住。耿恭答应了,叫他们派使者入城,当匈奴的使者来了后,耿恭令人把使者抓到城上,一刀杀了,然后和将士们一起用火烤匈奴使者肉大口吃着,还大笑着说好吃。
此战虽胜,但耿恭深知匈奴势大,必不肯善罢甘休,于是撤守疏勒城。耿恭又令将士往城下泼水,匈奴将士以为有神灵相助,军心开始涣散。城下匈奴见状,哀嚎一片。司徒鲍昱厉声道:“将士奉命远征,为国守边疆。此时危难,如果不救,等于长匈奴志气,寒将士之心!当匈奴再犯边关时,谁来为国尽忠?”城中守军见城下黑压压地一片,以为是匈奴来犯,正准备做最后殊死一搏的时候,却听到一声哽咽而久违的呐喊:“开城门!我是范羌!”
永平七、八年与北匈奴的针锋相对,让刘庄明白了,山还是那座山,匈奴人也还是那群匈奴人,冥顽不化,不用点强终究是制不住这群蛮子的。因此,平匈奴必须先定西域。耿恭虽然多次智退匈奴大军,但匈奴人对于西域的战略并不会因此改变,只要汉军在西域存在一天,他们必然会继续派出大军进击,汉匈对西域的争夺恐怕会成为本地区的一个“新常态”。他们看来,大汉天威不在,匈奴兵锋强盛,因此再一次背叛了汉军,与匈奴联军进攻耿恭。
匈奴人发现疏勒城的饮水全依赖于穿城而过的小河。西域其实再度落入匈奴的手中,车师前后两国也叛变倒向匈奴人,伙同匈奴大军进攻疏勒城。耿恭将匈奴派来招降的使者拉到城头,当着城下匈奴人的面一刀杀掉,火烤后“壮志饥餐胡虏肉”,断了匈奴人逼迫投降的妄想。柳中城救援成功后,援军的副将王蒙认为数百里之外的疏勒城杳无音讯,说不定早被匈奴攻破,耿恭等人也是全军覆没了,便主张撤军,不再前往天山以北的疏勒城救援。
岳飞词句“壮志饥餐胡虏肉”的来历,一个校尉做过,一个校尉说过。此情此景,北匈奴单于也不由衷心佩服起耿恭来。更出乎意料,耿恭见到匈奴使者后,根本不给对方“能说会道”的机会,半句不罗嗦,直接把人推上城头,当着城下匈奴单于的面,迎头就是一刀下去!一切准备停当,耿恭和将士们便用碗盛着匈奴血,在城头上开起了烧烤宴会。千载之后,北宋名将岳飞因仰慕耿恭,乃因其典而作词道:“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