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ASCO 上公布的 PFS 结果显示 margetuximab 相对曲妥珠单抗能够显著延长 PFS(5.8 个月 vs 4.9 个月,HR 0.76,p = 0.033),OS 的结果成熟度为 41%(18.9 个月 vs 17.2 个月,HR 0.95,p = 0.758)。入组的 612 例晚期乳腺癌患者,按 2:1 随机分组,接受曲妥珠单抗+卡培他滨±tucatinib 治疗,研究组和对照组的中位 PFS 期分别为 7.8 个月 vs 5.6 个月,1 年 PFS 率为 33%vs12%,研究组降低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达 46%。
ASCO2017:乳腺癌疗法的最新研究进展。研究结果表明,相比化疗而言(4.2个月),奥拉帕尼能够使得患者的疾病无进展生存期达到7.0个月,在奥拉帕尼治疗组中,60%的患者都出现了完全的反应率,而化疗组仅为29%,研究者表示,奥拉帕尼能够在首个III期临床试验中用来治疗转移性乳腺癌,而且未来这种药物或许能够潜在作为一种新型有效的疗法来对乳腺癌患者进行治疗,尤其是BRCA突变以及三阴性乳腺癌的患者。
江泽飞教授:乳腺癌新方案该怎么用?本次会议的乳腺癌专场,军事医学科学院附属医院江泽飞教授为大家总结了2017乳腺癌临床研究进展,并结合CSCO指南,就最新研究进展对中国临床实践的影响分享了精彩观点。二、乳腺癌最新研究进展。MONARCH2研究:评估Abemaciclib联合氟维司群与氟维司群单药在内分泌治疗失败的HR /HER-晚期乳腺癌患者中的疗效,主要终点为PFS。绝经后乳腺癌患者辅助内分泌治疗。绝经前乳腺癌患者辅助内分泌治疗。
IMpassion130研究比较了抗PD-L1阿特珠单抗(atezo)+蛋白结合型紫杉醇(nP)与单独使用nP对未经治疗的局部进展或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TNBC)患者的疗效,发现atezo能改善其中PD-L1阳性患者的生存。不过,在PD-L1阳性的患者中,atezo+nP的治疗方案还是较安慰剂+nP组延长了患者的中位OS(25.0月 vs 18.0月)以及2年时OS(51% vs 37%),给患者带来了生存获益(HR=0.71, 95%CI: 0.54, 0.93)。
2019乳腺癌进展年度回顾:HR /HER2-乳腺癌篇。岁末之际,来自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的李懿医生、王碧芸教授和胡夕春教授为大家盘点了今年乳腺癌领域的研究进展,我们将分为HR+/HER2-乳腺癌、HER2+乳腺癌和三阴性乳腺癌三篇分别推送给大家~ 乳腺癌是中国乃至全球发病率最高的女性恶性肿瘤,同时也在严重威胁乳腺癌患者的生存。更新的PFS结果与既往报道一致:联合组与单药组的中位PFS分别为20.6个月与12.8个月(HR=0.587;
ASCO:乳腺癌内分泌疗法毒性及临床管理方法。辅助内分泌疗法,包括他莫昔芬和芳香化酶抑制剂(AI),用于激素受体(HR)阳性的乳腺癌患者早期治疗可显著改善患者无病生存率和总生存率。肌肉骨骼症状已成为 AI 疗法的治疗限制性毒性。例如,患者可以从 AI 疗法换成它莫西芬疗法或另一个 AI 疗法。虽然所有的 AIs 治疗具有相同的机制和类似的副作用,有些患者因不能耐受一种 AI 副作用而中止治疗,但能耐受第二种 AI。
开启乳腺癌内分泌治疗新篇章 ——延长AI治疗被写进最新ASCO指南编译:肿瘤资讯来源:肿瘤资讯。超过5年AI治疗的6项研究表明AI延长治疗与总体生存优势无关,但与安慰剂相比有更低风险的乳腺癌复发和对侧乳腺癌发生。SOLE研究没有显示共计10年的连续AI治疗和间断AI治疗的DFS差异。4.预防继发性或对侧乳腺癌是延长AI治疗的主要好处,基于先前治疗的继发乳腺癌(或非乳腺癌)的风险建议延长内分泌治疗。
ASCO大会四项突破性研究公布!入组562例65岁以上的初诊GB患者,中位年龄73岁,且2/3的患者>70岁,患者随机1:1分配接受:单独放疗(RT,40Gy/15f)或放疗同步3周TMZ治疗,同时给予TMZ每月维持治疗。且RT+TMZ组患者的PFS亦显著延长(5.3m vs 3.9m)。进一步探索性生物标志物分析提示,MGMT-甲基化的患者从RT+TMZ联合模式中获益更显著,RT+TMZ和RT组患者的中位OS分别为13.5m和7.7m,这类患者中,接受联合治疗可以降低47%的死亡风险。
ASCO重磅新药:乳腺癌“新希望”可将存活率提高至70%.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Jonsson综合癌症中心兼该研究首席研究员Sara Hurvitz博士说“这是首次证实,将内分泌治疗作为晚期乳腺癌的一线治疗并配合ribociclib抑制剂的使用可以明显提高其存活率,对于患者来说这是个好消息。”ribociclib+内分泌疗法=最佳治疗。诺华公司作为此项研究的最大投资者,其发言人Jamie Bennett表示,诺华公司将以Kisqali品牌销售ribociclib抑制剂。
结果显示该人群中乳腺癌患者确诊时的中位年龄为56岁,其中63%为绝经前患者,37%为绝经后患者;一项评估5年临床治疗评分(CTS5)在预测早期雌激素受体(ER)阳性乳腺癌患者发生远处复发(DR)方面的临床实用性的研究结果显示,在未筛选、非试验的包括绝经前乳腺癌患者的大队列研究中,CTS5能够有效预测患者晚期远处复发(DR)的风险,并且CTS5评分确认为低风险的乳腺癌患者发生晚期DR的风险较低,没有必要延长至10年的内分泌治疗。
[2017ASCO]姚和瑞教授:HER2阳性MBC研究热点之靶向优化。T-DM1±帕妥珠单抗一线治疗HER2阳性乳腺癌的疗效并不优于传统TH方案,似乎一线治疗T-DM1的挑战未能成功。有趣的是,本次ASCO会议上又报道了一项双靶 内分泌治疗的新研究—ALTERNATIVE(Abstract 1004),该研究旨在(新)辅助或晚期一线曲妥珠单抗 化疗进展后的HER2 /HR 晚期乳腺癌患者中,评估拉帕替尼(L) 曲妥珠单抗(T)联合AI对比单靶T AI或L AI的疗效。
【2019 ASCO直击】大咖论道:CDK4/6抑制剂在晚期乳腺癌治疗中的最新研究进展。但是还有一些病人接受Abemaciclib治疗后缓解时间还是比较长的,所以这也提示可能这些人群的耐药机制是对不同的CDK4/6抑制剂产生的耐药,这也涉及到我们对这样的人群在药物使用过程中的全程管理的问题,现在已经在探索一个新的Biomarker,希望能够找到这样的Biomarker指导不同的CDK4/6抑制剂在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晚期乳腺癌病人中的治疗。
来自ASCO的年度进展报告。罕见癌症治疗进展其他重大进展(免疫治疗、靶向治疗、获批新药等)ASCO推荐未来九大研究方向。确定更好地预测对免疫疗法反应的策略更好地确定受益于术后(辅助)治疗的患者群体将细胞疗法的创新转化到实体肿瘤中提高儿童肿瘤的精准医学研究和治疗方法优化对患癌老年患者的照护增加公平获得癌症临床试验的机会减少长期癌症治疗的不良后果减少肥胖对癌症发病与结局的影响确定癌前病变的检测和治疗策略。
统计分析:MONARCH3比较由研究者评估的abemaciclib治疗组与安慰剂治疗组的PFS差异。安全:在安全性评估人群中(abemaciclib组n=327,安慰剂组n = 161),abemaciclib组的最常见不良反应是腹泻、中性粒细胞减少症、疲劳和恶心(表3)。73.3%的腹泻患者予以止泻治疗。而确定哪些患者从abemaciclib作为初始治疗中受益最大,哪些内分泌治疗进展的患者需要加入abemaciclib,仍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以探索更好的个性化治疗策略。
2017年美国FDA获批的乳腺癌新药盘点!2017年,美国FDA在乳腺癌领域批准了4个CDK4/6抑制剂用内分泌药物,分别如下:与ribociclib一同获批的一线药物是palbociclib(IBRANCE?, Pfizer),作为全球首个CDK4/6激酶抑制剂在2015年就已通过一项II期研究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数据获得了FDA的加速批准,2017年又加入一个新的乳腺癌适应症,与芳香酶抑制剂(来曲唑)联用,作为内分泌基础的一线治疗,用于绝经后HR /HER2-的晚期乳腺癌患者。
MONALEESA-2研究是继PALOMA2后CDK4/6抑制剂在HR+HER-晚期绝经后乳腺癌治疗领域的又一扛鼎之作,颠覆了过去数十年间HR+HER-晚期绝经后乳腺癌单一内分泌治疗的陈旧模式,巩固了CDK4/6抑制剂联合AI治疗HR+HER-晚期绝经后乳腺癌患者中的一线治疗地位。Abemaciclib是第三个CDK4/6抑制剂,基于MONARCH-3研究的结果,2018年2月FDA批准Abemaciclib联合AI用于绝经后HR+/HER2-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的一线治疗。
德州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医学中心乳腺癌项目组主任Joyce O''''''''Shaughnessy博士说: “并非所有HR+/HER2-转移性乳腺癌患者都是相同的,而部分患者携带需要特别关注的临床特征,这些因素可能预示着肿瘤预后不良。因此,治疗决策必须根据每位患者的个人特征进行量身定制。了解某些临床因素的预后价值,以及患者有否这些因素的存在,及对添入Verzenio治疗可能有的反应,将帮助我们寻求个体化的治疗决策。”
乳腺癌药物Faslodex(氟维司群)新适应症今日获批!今日,FDA批准了阿斯利康公司的Faslodex(fulvestrant,氟维司群)的新适应症,与CDK4/6抑制剂abemaciclib联合使用,用于内分泌治疗后疾病发生进展的激素受体阳性(HR )、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ER2-)的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MBC)女性患者的治疗。Faslodex长期以来一直是最常见的晚期乳腺癌类型——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的一种有效单一疗法选择。
MONALEESA-7研究评估了CDK4/6抑制剂ribociclib联合内分泌治疗对比单纯内分泌治疗,既往已经报道了患者可以从联合治疗中获得PFS获益,目前为止是第一个证实CDK4/6抑制剂相关的获得统计学差异的一线治疗可以增加OS的研究。HR阳性乳腺癌约占所有类型乳腺癌的3/4,内分泌治疗是这类乳腺癌的有效治疗方式之一,过去的四十年里,乳腺癌的内分泌治疗经过了,他莫昔芬、孕激素、芳香化酶抑制剂等,患者的生存期都不断的延长。
晚期乳腺癌内分泌一线药物治疗策略的选择。激素受体阳性晚期乳腺癌内分泌单药一线治疗可以是芳香化酶抑制(AI),他莫昔芬(TAM,雌激素受体调节剂)或氟维司群(雌激素受体下调剂)。在MONALEESA-7 III期研究(n=672)在绝经前女性ribociclib 卵巢功能抑制和TAM或非甾体AI对比安慰剂 卵巢功能抑制和TAM或非甾体AI同样在一线治疗中显示了10.8个月的额外中位PFS获益(23.8 vs.13.0月)。AI联合CDK4/6抑制剂疗效更好,生活质量高。
晚期乳腺癌系统治疗年度进展2019整理:肿瘤资讯来源:肿瘤资讯。在2018年ESMO上公布[22]的结果显示在ITT人群和PD-L1+人群,阿替利珠单抗组对比安慰剂组能显著延长患者的PFS(7.2个月vs 5.5个月, HR=0.8,P=0.0025),PD-L1+患者的亚组更加显著(7.5个月 vs 5.0个月,HR = 0.62,P<0.0001)。入组56例患者中39例HR+患者和17例三阴性患者,中位PFS达到14.8个月,三阴性亚组PFS 8.1个月和HR+亚组19.1个月[31]。
【ASCO 2017】殷咏梅教授点评MONARCH 2,Abemaciclib 氟维司群延长内分泌耐...作者:殷咏梅教授来源:肿瘤资讯III期双盲临床研究MONARCH2结果今日发布,针对既往内分泌治疗失败的HR /HER2-晚期乳腺癌,MONARCH2研究的结果令人惊喜。综合比较三项针对内分泌治疗耐药晚期HR 乳腺癌患者的III期临床研究(PALOMA3、MONARCH2、BOLERO2),对内分泌治疗耐药的患者,相较于单纯内分泌治疗,内分泌联合靶向治疗均获得了显著的临床获益。
吴炅教授点评MonarcHER研究,氟维司群联合CDK4/6i改写HR /HER2 晚期乳腺癌治疗模...来源:肿瘤资讯。HER2+乳腺癌占所有乳腺癌的20%~25%,其中约有50%的患者为HR+。MonarcHER研究结果表明,晚期HR+/HER2+乳腺癌患者在抗HER2+失败后采用Abemaciclib+曲妥珠单抗+氟维司群的治疗方案显著优于常规化疗+抗HER2治疗模式,成功挑战了传统化疗的地位,开启了内分泌联合CDK4/6抑制剂靶向治疗在HR+/HER2+治疗的新篇章。
胡夕春教授点评:MONARCH plus:氟维司群/NSAI联合Abemaciclib显著延长中国患...来源:肿瘤资讯。MONARCH plus研究有力的支持了Abemaciclib联合氟维司群或芳香酶抑制剂在中国HR+HER2-MBC中的使用,在国际舞台绽放的同时给中国患者带来了新希望,因此我们也有理由推断MONALEESA-3研究结果也可以在中国人群中重现,氟维司群联合CDK4/6抑制剂在一线内分泌治疗敏感人群中同样可以为中国患者带来最长PFS。
2019 CSCO | 江泽飞教授:MONARCH plus研究重磅发布,点燃中国患者新希望整理:肿瘤资讯来源:肿瘤资讯。对于激素受体阳性(HR+)晚期乳腺癌患者而言,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CDK) 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给这类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第一组称之为Cohort A,是CDK4&6抑制剂Abemaciclib联合芳香化酶抑制剂作为激素受体阳性晚期乳腺癌的初始内分泌治疗,入组人群接受的既往辅助内分泌治疗多为他莫昔芬。
专家访谈 | 江泽飞教授:MONARCH plus成果证实Abemaciclib给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整理:肿瘤资讯来源:肿瘤资讯。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最重要的治疗手段是内分泌治疗,而随着选择性抑制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4和6(CDK4/6)抑制剂的上市,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也开启靶向治疗时代。江泽飞教授:MONARCH plus研究是一项以中国学者作为主导的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再次验证了在乳腺癌内分泌治疗领域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的优势。
2019ESMO|乳腺癌内分泌治疗进展——刘强教授带您精彩抢先看  一年一度的ESMO盛会即将于9月27日-10月1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ESMO大会为欧洲最负盛名和最具影响力的肿瘤学会议,每年超过20000名专业人士参加会议,提交的学术摘要达到3900篇左右,会议上将分享各类肿瘤的最新学术进展,而乳腺癌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专题之一。
郭宇教授:早期HR 乳腺癌内分泌治疗时长的选择。奥地利乳腺癌和结直肠癌研究组在ABCSG 6a关于延长内分泌治疗的研究中,将在ABCSG 6临床试验5年内分泌治疗后延长2年阿那曲唑治疗获益者中分成两组,一组继续行3年阿那曲唑治疗,另一组则终止治疗,结果显示延长内分泌治疗可使乳腺癌患者获益。aTTom试验入组了6953例乳腺癌患者,完成5年他莫昔芬治疗后随机接受5年他莫昔芬延长治疗或终止内分泌治疗。
肿瘤快报 | ASCO 指南更新, 三阴性乳腺癌治疗新进展。晚期三阴性乳腺癌治疗 3 期试验成功。试验中,随机分配(按 1:1 的比例)未治疗的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接受 atezolizumab 加 Nab-Paclitaxel 或安慰剂加 Nab-Paclitaxel; 患者继续干预直至疾病进展或发生不可接受的毒性作用。导致停用任何药物的不良事件发生在 15.9% 接受 atezolizumab 加 nab-paclitaxel 的患者和 8.2% 接受安慰剂加 nab-paclitaxel 治疗的患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