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宗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五月,吐蕃首先向唐朝伸出了橄榄枝,吐蕃使臣论颊热入贡长安,商讨和谈会盟之事。例如元和十三年十月,吐蕃使臣论矩立刚到长安,次月吐蕃边军便入寇河曲、夏州(陕西靖边县)大肆掠夺,引得宪宗下旨斥责[6]。其他方向的唐军也没闲着,趁吐蕃的注意力都被宥州吸引,唐平凉守将郝玼,趁机进攻吐蕃占据的原州城(宁夏固原县),在击退了二万吐蕃军队后,成功占据了原州城。吐蕃王朝对外扩张的基础因素。
将相之首——裴度。宰相裴度可以说是宪宗朝最有名的宰相了,裴度的威望德业,一直为世所重,时人论将相,皆"推度为首"。恒州的王承宗、郓州的李师道等割据势力为了支持淮西叛乱,就派人刺杀主战的武元衡和裴度,结果武元衡在早朝途中遇刺身亡,而裴度身负重伤。面对藩镇割据势力的嚣张气焰,主和大臣纷纷要求宪宗罢淮西之兵,甚至要求宪宗罢免裴度的职务,以安定藩镇。
唐宪宗李纯。李纯者,乃唐顺宗李诵之长子,是为唐宪宗,系大唐帝国第十二任国君。805年八月,宦官俱文珍联以强藩逼李诵退位,李纯遂得登基,在位凡十五年。李纯既立,诸路节度使自行世袭者居多,李纯尝欲削弱外藩重振纲纪者。806年,西川节度使刘辟强夺三台旋称三川节度使一开藩镇相害之先河,李纯遂令大将高崇文奇袭西川,逆渠授首。
吊诡的中唐宰相武元衡遇刺案,使“元和中兴”在昙花一现中登顶?但不久,武元衡的仕途便出现了坎坷。以强势对抗藩镇著称的宰相武元衡,成为主战派的领袖,由此与"主和派"产生对立,又与对藩镇割据持"任其自便"观念的宰相郑絪出现了裂痕,还与李吉甫、李绛等宰相在执政观念上严重的分岐导致不睦,争吵不断。认为是因为武元衡的主战才导致朝廷对他们的征讨,只有杀死了武元衡,其他宰相也不敢主持讨伐藩镇,宪宗皇帝只得停止用兵。
德宗即位后,曾意气风发的想要削平藩镇,但唐德宗操之过急的做法却激反藩镇,给予已经衰落的朝廷权威以沉重打击。唐德宗在与藩镇的斗争中落败,但这并不意味着唐王朝已经无法控制藩镇,机会仍然存在,但显然不再会由唐德宗把控。但就在唐宪宗即位初年,藩镇再次动乱。唐朝的藩镇分为几个类型,有在西北负责防御吐蕃进攻的藩镇、也有在河朔地区脱离朝廷的割据藩镇,同时还有在江淮地区为朝廷提供税收的财赋藩镇。
“元和中兴”被唐宪宗教训的另一个藩镇,就是成德节度使王承宗。然而,德宗并不是一点成果都没有的,他愣是从成德节度使的地盘分出了易、定、沧三州,设置了个义武节度使。戊子,命左神策行营节度使高崇文将步骑五千为前军,神策京西行营兵马使李元奕将步骑二千为次军,与山南西道节度使严砺同讨辟。布发六州租赋以供军,将士不悦,曰:“故事,军出境,皆给朝廷。今尚书刮六州肌肉以奉军,虽尚书瘠己肥国,六州之人何罪乎!”
在听命于朝廷的西川节度使韦皋病逝后,其属支度副使刘辟仿照其他藩镇的做法,自为留后,然后报请中央政府批准。然这个姑息的做法,遭到了右谏议大夫韦丹的反对,他说:“今赦免刘辟的罪行,势必群起仿效,朝廷将只剩下东、西二京之地,谁还会服从朝廷!”韦丹的意见,代表了朝廷中强硬派的看法,唐宪宗同意他们的看法,只是苦于时机尚未成熟,由此机变的任命韦丹为东川节度使,以钳制西川。唐宪宗从此废除了淮西节度使一职。
于是宪宗皇帝要求王承宗放弃藩镇节度使世袭制的陋习,并且交出成德镇下面的两个州给中央才肯颁布诏书正式任命他为成德节度使。势在必得的宪宗皇帝直接拒绝了吴元济的要求,而宪宗的目的就是彻底逼反吴元济,将淮西镇的控制权收归中央,而如果说原因,宪宗皇帝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在宪宗皇帝的多年努力下,"安史之乱"后由于藩镇割据而分崩离析的唐王朝基本归于统一,而宪宗皇帝也被史学家称为"安史之乱"后唐朝最有作为的皇帝。
(图:唐宪宗李纯)首先,他告诉了各路藩镇,宪宗朝廷和德宗是不一样的,不要轻易挑战朝廷的底线。当时,真正强大且不服朝廷管辖的藩镇共有五个,分别是卢龙镇(初称幽州镇)、承德镇、魏博镇、淮西镇以及平卢镇。接下来,宪宗调武元衡任宰相位,武元衡是典型的鹰派,宪宗召他任宰相,意思很明显,和藩镇死磕。第二,宪宗皇帝善于利用宰相的力量,比如,杜黄裳献策平刘辟,武元衡献策平刘锜,李绛献策平魏博,裴度献策平淮西。
三镇并立与权力下移:试论唐末藩镇格局形成及发展历程(长文)众所周知,唐朝政权实亡于藩镇割据,中央及地方矛盾尖锐,各地节度使独揽军、政、财权,职位又由其子弟或部将承袭,不受中央政令管辖。总体来说,这一时期的藩镇割据虽有所复兴和发展,但危害性并没有之前那么严重,各地藩镇节度使也只是经常发生牙将逐帅等“以下克上”之事,没有各自大打出手,此外多地还出现权力下移的趋势。
54 李愬雪夜袭蔡州。在淮西地区,李宝臣及其族侄李希烈相继担任节度使。这一时期,河朔三镇以及淄青、淮蔡各镇爆发了长达6年的大叛乱(建中二年至贞元二年,781~786),牵连在内的有成德节度使李惟岳,魏博节度使田悦,淄青节度使李纳,山南东道的梁崇义,淮西的李希烈,卢龙的朱滔,泾原的姚令言,朔方的李怀光等。淮西骁将丁士良、吴秀琳、李祐、李忠义等相继被俘后归降,唐军因之士气大振,连克多城,淮西将士降者络绎于道。
李师道听说田弘正归顺朝廷的消息后,当即派出使者前往魏州,希望田弘正能够继续维持昔日盟约,共图进退,成德、淮西等镇也派出使者游说田弘正,但都被他拒绝。淮西被朝廷讨平后,“素倚淮西为援”的李师道失去了一有力盟友,为此忧惧不已,幕僚李公度及牙将李英昙趁机进谏:“使纳质献地以自赎。”李师道一开始倒也听从,派遣使者到长安,称愿意让长子李弘方到朝廷作为人质,并交出沂、密、海三州。
UC头条:李愬雪夜入蔡州: 中晚唐史上最精彩的一场奔袭战!郾城的失守让身处蔡州的吴元济大为恐慌,为防止李光颜继续南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蔡州的精锐部队悉数派至郾城和蔡州之间的时曲。自五月至九月,李愬率领唐军先后攻击了蔡州城东北方向的朗山和蔡州城西北方向的吴房。经过百余里的急行军,李愬率唐军顺利到达蔡州城下。史料记载,李愬到达蔡州城后,先派人袭击了蔡州城附近的一个鹅鸭池,借以掩护士卒爬城的响声。
大唐外交部发言人白居易,奋斗在唐朝和吐蕃之间 | 白发布衣。时任宰相的李吉甫对宪宗说:“当年德宗时,南诏国还是吐蕃的盟友,为避免两线作战,故要与吐蕃会盟。而现在,异牟寻(南诏国王)跟咱是一伙的了,再和吐蕃和盟,恐怕他心里会有想法,不划算!”最逗的是,唐朝边将为了应对吐蕃骑兵,被迫焚烧草场增加吐蕃的后勤压力,结果吐蕃还不愿意了,致信唐朝泾原四镇节度使朱忠亮问:“频见烧草,何使如此?4.不打不服的吐蕃。
【文源讲坛】百代文宗——韩愈(下)今天的阳山,有多达50多处纪念韩愈的文化景观,如贤令山、读书台、仰韩亭、韩愈路、韩愈纪念馆等。但是,也正是这篇惊世绝伦的《论佛骨表》,为奠定韩愈文宗的历史地位,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使得韩愈“文以载道”的文学主张有了最生动的注脚。前一段时间,我去孟州参观了韩愈墓,韩愈的陵墓非常高大,墓底部有石块围砌,上面是封土,封土上是开满的野花、野草。七律:谒韩愈墓。
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李师道在附近的密州(今山东诸城)任刺史,李师古家奴密不发丧,派人把李师道偷偷接来,准备搞个兄终弟及。但张籍写这首诗别有用意,他把自己比作节妇,把李师道比作''''''''君'''''''',''''''''明珠''''''''指的是李师道许给的地位、财富,''''''''良人''''''''指唐王朝,说自己''''''''事夫誓拟同生死'''''''',等于说自己只能忠于朝廷,不能接受李师道的好意。唐代藩镇割据分布图。李师道的恐怖手段没能动摇唐宪宗扭转藩镇割据局面的决心。
“待平贼垒报天子,莫指仙山示武夫”,中兴大唐的四朝宰辅裴度引言。元和十一年(公元816年),唐邓节度使高霞寓被淮西军打得全军覆没,朝廷一片纷然,宰相李逢吉、王涯、崔群等主和大臣请求罢兵,唯有裴度誓与贼不得两立,并请求督战。裴度不党。李党的主张与裴度的观点相似,所以裴度多次主张朝廷重用李德裕。裴度上任之初,幽州节度使朱克融曾以朝廷赐予将士的春衣质量不好为名,准备发动叛乱,听闻裴度在朝,便未敢轻举妄动。
挽救唐朝于危难的中兴皇帝,却为何终身不立皇后?李纯(778年―820年),初名李淳,唐德宗李适之孙、唐顺宗李诵长子,是唐代第十二位皇帝。虽然他的心腹宦官吐突承璀,裴玄静等人都向他劝诫过,李纯还是固执地服用长生药,性情变得暴躁易怒,经常斥责或诛杀左右宦官。当代悬疑小说作家唐隐,通过对唐史的多年研究,挖掘隐藏在唐宪宗周围的秘史,历时数年,创作了著名文化悬疑小说《大唐悬疑录》,清晰地还原了这个谜一样的帝王。
【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晚唐:盛世王朝的终结【编者:蒙郭建龙先生特许,本号选编先生新作《中央帝国的财政密码》中的部分内容。十年后,到了唐宪宗执政的末期,当财政重整规则见效、藩镇的财政权受到遏制后,皇帝再次推出了另一项制度:针对于藩镇的军事制度,采用与财政制度类似的规则。节度使直辖州的军事完全归节度使统辖,而非直辖州的军事权力被授予州的刺史,州刺史所辖军队也不再听从节度使的调遣。
之前的节度使可以全面插手下辖的几个州的财政,现在只能管辖一个州,相当于将节度使的财政权降到了和州同样的级别,这自然引起了节度使的不满。十年后,到了唐宪宗执政的末期,当财政重整规则见效、藩镇的财政权受到遏制后,皇帝再次推出了另一项改革:针对藩镇的军事制度,采用与财政制度类似的规则。节度使直辖州的军事完全归节度使统辖,而非直辖州的军事权则授予州的刺史,州刺史所辖军队也不再听从节度使的调遣。
卢龙节度使刘总要出家当和尚了。所以穆宗并未马上同意刘总的请求,而是在三月中旬小心翼翼地下了一道诏书,任命刘总为侍中、兼天平(治所在郓州,今山东东平县)节度使,同时将宣武节度使张弘靖调任卢龙节度使。天子这才匆忙罢免了张弘靖的节度使之职,把他贬为吉州(今江西吉安市)刺史,同时将昭义节度使刘悟调任卢龙节度使。朝廷只好任命田弘正的儿子、前泾原节度使田布为魏博节度使,希望他为父报仇,举兵攻打王庭凑。
唐宪宗的功绩——大大削弱了藩镇的危害。唐宪宗时,凭借宪宗皇帝的手段,尚可掌控宦官,但当宪宗皇帝暴亡后,唐穆宗靠着宦官登基,宦官的势力得到空前加强,左右神策军中尉及枢密使被称为“四贵”。以后唐朝的皇帝,除唐敬宗和唐哀帝(朱温拥立)之外,都是由宦官所拥立,且唐敬宗虽然不是宦官拥立,但却被宦官杀害,宦官势力可见一斑。虽然宦官弄权并不能完全怪唐宪宗,但自从唐宪宗暴亡后,宦官弄权再也不可逆转。
金缕衣 杜秋娘(唐)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后来,杜秋娘被派为穆宗之子李凑的保母,负责皇子的教养,杜秋娘自己没有孩子,便把一腔慈母之爱倾注到李凑身上。杜秋娘眼看着李家皇帝一个个被宦官所弑,又一个个在宦官操纵下登基,简直成了宦官手中的玩偶,心中十分不平。眼看时机即将成熟,杜秋娘周密筹划,与朝中宰相宋申锡密切配合,企图一举除掉王守澄的宦官势力,废掉文宗,把李凑推上皇帝宝座。
史上唯一一个不立皇后的朝代,竟然是由他开启的?唐宪宗起初不立郭氏,大臣们都在静观等待,没怎么闹腾;但是,李恒被立为太子一年半后,唐宪宗还不提立郭氏为皇后的事,大臣们就坐不住了。在大臣们眼里,郭氏无疑是最佳皇后人选;但在唐宪宗看来,郭氏的这三个优势,哪怕是其中的任何一项,都足以对皇权构成威胁,何况她还是三者兼备,唐宪宗又如何敢将皇后之位交给她。可见,唐宪宗不立皇后对后世影响之大。
宰相上朝路上被刺客割走了脑袋 皇帝苦等群臣上朝却无一人前来。此时李吉甫已经逝世,武元衡受到宪宗重用,掌握了对藩镇用兵的全部事宜。还没等侍从反应过来,几名刺客已经冲到了武元衡身前,一刀将武元衡脑袋割下,拎着脑袋扬长而去。武元衡。与此同时,另一位主战派大臣,御史中丞裴度也在自己居住的通化坊遇到了刺客,但他比武元衡幸运,这天出门戴着厚厚的毡帽,虽然刺客的刀砍在了裴度的头上,却只砍伤了他。
次年,李纯开始服用长生药,性情变得暴躁易怒,经常斥责或诛杀左右宦官,宦官集团又分为两派,吐突承璀一派策划立李恽[yùn]为太子,梁守谦、王守澄一派拥护李恒为太子。秋妃杜秋娘子女儿子唐穆宗李恒唐宣宗李忱惠昭太子李宁澧王李恽深王李悰洋王李忻绛王李悟建王李恪鄜王李憬琼王李悦沔王李恂婺王李怿茂王李愔淄王李忄办衢王李詹澶王李忄充棣王李惴彭王李惕信王李憻荣王李忄责女儿梁国惠康公主,始封普宁公主,下嫁于季友。
元和元年(806年)正月,一天宪宗和宰相们谈论起如何治国,宪宗说历史上有的皇帝很辛苦事必躬亲,有的皇帝采取端拱无为放手臣下,两种方式互有得失,你们认为呢?西川和镇海,宪宗很快就解决了这两个试图挑战中央权威的藩镇,这不但释放出了政策转变的强硬信号,而且与建中年间德宗直接挑战“河朔三镇”不同,宪宗要更加讲策略更加注重稳健,以实力较弱的南方藩镇开刀,只要这一刀下去能保证成功,那么刀锋必将直指河朔。
寒山生平新考证之二.由以上史料和寒山诗可以推断出寒山拾得生平年代及大致行迹如下:寒山隐居于814年,寒山遇灵祐当在宪宗元和九年(814)——元和十五年(820)年间,时在寒山37岁前。在寒山去浙东寒岩以前,根据成化版《顺德府志·仙释》卷十:“寒山拾得即文殊普贤菩萨,出世唐宪宗时,在天台国清寺,又于任县之东乡修炼”,及乾隆十五年《顺德府志·杂事》:“寒山、拾得,即文殊、普贤菩萨。出世宪宗时,在天台国清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