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九歌》的作者是不是屈原,历来注家都认为屈原是其作者。屈原是《楚辞》的灵魂人物。怀王应是很懊悔的,《新序》中说::“是时怀王悔不用屈原之策,以至于此,于是复用屈原。屈原使齐……”。《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说:“屈原即死之后,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皆好辞而以赋见称;然皆祖屈原之从容辞令,终莫敢直谏”。《九辩》有其中一些内容模仿屈原的《离骚》、《哀郢》,虽受屈原的影响,但主旨原创,风格独立。
评阎若璩《尚书古文疏证》十二.“有穷后羿”下之语未必不可得知,魏绛引此语,绛必得知,绛引“夏训”有之曰,故其语必是“夏训”中语,“夏训”成篇,当然不惟“有穷有羿”半句之言,其所载熟悉《书》者必知。梅氏之言亦差矣,前引魏绛与晋悼公之谈话,魏始谈及“有穷后羿”,即被晋悼公打断,而问“后羿何如?”绛只得专说羿事,于太康事,只如下几字:“昔有夏之方衰也,后羿自鉏迁于穷石,因夏民以代夏政。
歌曰:〔《诗纪》注:刘勰云:黄歌断竹,质之至也。〇逯案:《吴越春秋》所载越歌,率类汉篇,惟此歌质朴。〇逯案:《史记》已言歌南风之诗,冯衍显志赋又云咏南风之高声,步骘上疏亦言弹五弦之琴,咏南风之诗。【注】逯案:《诗纪》原作辟雍诗。《诗纪前集》一据《乐府诗集》以《吴越春秋》之歌为正文,而以吕书佚文附之,非是。去鲁歌。注语:《晏子春秋》曰:晏子臣于庄公,公不说,饮酒,令召晏子,晏子至,入门,公令乐人奏。
“中道”观念与中国史学传统“中道”观念与中国史学传统 杨朝明 王纪东 摘 要 中国早期史学传统具有独特的风格,不仅务求真实记录,而且运用褒扬和贬抑等书法义例评判历史,其依据则是“中道”观念。[12]史书出自史官记事,蕴含了史官的治世理念或政治思想。这便是《孔子家语·论礼》中记载的孔子之言:“夫礼,所以制中也。”[17]史官治史关键是“持中”,就是说,史官记事同时肩负着评判其事是否符合礼的职责。
《散原精舍诗编年笺注稿》:0013.汉武帝《瓠子歌》其二:“薪不属兮卫人罪,烧萧条兮噫乎何以御水。颓林竹兮楗石菑,宣防塞兮万福来。”又《史记·河渠书》记载:“是时东郡烧柴,以故薪柴少,而下淇园之竹以为楗。”“宣防”,即宣防宫,又称“宣房宫”,是西汉武帝时为抗击黄河决口水灾,赴瓠子口堵决而兴建在瓠子堤上。《史记·河渠书》记载,汉武帝塞瓠子口后,“而道河北行二渠,复禹旧迹,而梁、楚之地复宁,无水灾。”
《尚书》的基本内容是君王的文告和君臣间谈话的记录。
范蠡亦可视为渔父形象的原型之一。2.4.《庄子·渔父》中的渔父  庄子还在《渔父篇》中写了两个主要人物,一个是代表道家思想的渔父,另一个是代表儒家思想的孔子。2.5.《楚辞·渔父》中的渔父  《楚辞·渔父》叙述了屈原遭流放后,形容枯槁,游于江潭,行吟泽畔,忽见渔父的情景,表达了他“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是以见放”的悲愤和不平,而渔父对之以“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之言。
王齐洲:孔子办学的时间地点(关于孔子办学的几个基本问题之一)阳虎欲见孔子,孔子不见,阳虎送孔子蒸熟的小猪,以便孔子拜谢时见孔子,孔子打听到阳虎不在家时去致谢,却在路上巧遇阳虎,阳虎劝孔子出仕,孔子口头答应,而实际并未出仕;[6]因为有孔子17岁收徒之说,故《礼记·檀弓上》载有孔子合葬父母于防,其弟子与他一起封土造墓,“孔子先反(返),门人后,雨甚至,孔子问焉”等事,《孔子家语·曲礼公西赤问》记载略同。
史记14.太史公读春秋历谱谍,至周厉王,未尝不废书而叹也。是以孔子明王道,干七十馀君,莫能用,故西观周室,论史记旧闻,兴於鲁而次春秋,上记隐,下至哀之获麟,约其辞文,去其烦重,以制义法,王道备,人事浃。铎椒为楚威王传,为王不能尽观春秋,采取成败,卒四十章,为铎氏微。於是谱十二诸侯,自共和讫孔子,表见春秋、国语学者所讥盛衰大指著于篇,为成学治古文者要删焉。
《文心雕龙》注释及译文(11-16)正文及注释。译文据“述”字。他的《温峤碑》、《王导碑》、《郗鉴碑》、《庾亮碑》,文词大多枝离繁杂,只有《桓彝碑》这一篇,辨析裁断算是最好的了。54.属碑之体,资乎史才——《文心雕龙》之 “诔碑第十二”(6)(10)左史记事者二句:左、右史的分工,古代有两种说法:《汉书?艺文志》说:“左史记言,右史记事。”《礼记?玉藻》说:“动则左史书之,言则右史书之。”杨校:两“者”字当删。
苏轼:庄子祠堂记。庄子,蒙人也。谨按《史记》,庄子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其学无所不窥,然要本归于老子之言。此知庄子之粗者。余以为庄子盖助孔子者,要不可以为法耳。故庄子之言,皆实予而文不予,阳挤而阴助之,其正言盖无几。’”然后悟而笑曰:“是固一章也。”庄子之言未终,而昧者剿之以入其言。凡分章名篇,皆出于世俗,非庄子本意。
苏轼《庄子祠堂记》庄子,蒙人也。谨按《史记》,庄子与梁惠王、齐宣王同时,其学无所不窥,然要本归于老子之言。作《渔父》、《盗跖》、《胠箧》,以诋訾孔子之徒,以明老子之术。此知庄子之粗者。余以为庄子盖助孔子者,要不可以为法耳。故庄子之言,皆实予而文不予,阳挤而阴助之,其正言盖无几。然余尝疑《盗跖》、《渔父》,则若真诋孔子者。
中国首张仲尼式德斋珍藏古琴3D录音唱片:成公亮《秋籁》 中国首张仲尼式德斋珍藏古琴3D录音唱片:成公亮《秋籁》 [ 2007-1-12 21:59:00 | By: 龙啸长天 ] [唱片资讯] 唱片片名:成公亮《秋籁》唱片品牌:香港龙音艺术表演:成公亮 唱片编号:RA-941004C 出版时间:1994年 [唱片文案] 成公亮曰:《秋籁》,这是在南京录音,香港龙音制作有限公司1994年出版的CD。虞山琴派上承南宋浙派的遗风,后又直接影响了清代的广陵琴派。
旧文重贴:介子推是个假典型介子推是个假典型。最早的记录介子推故事的是被孔子等人夸奖为“微言大义”、能为“为尊者讳的《左传》。《左传》是如何介绍介子推的呢?真正提到介子推的就一段话:《史记》的介绍比《左传》细一些,但是基本是转述《左传》的资料,只是多了“龙蛇之歌”的记载,就是介子推的从人不服,编了个“民谣”挂在宫门口,说文公 对待介子推不公平。这样看来,史记、左传还是美化了介子推了!
【此即孔子之宦。】然而孔子却由此习得当时贵族阶级种种之礼文。孔子幼年既宦于贵族,故孔子自称;【孔子之好礼,只是注重大群体之融结,故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孔子虽不直斥鬼神,【如曰:“敬鬼神而远之。”】或则疑孔子仍为宗法社会时代人之见解,【如孔子主三年之丧等】其实孔子对于人世与天国,【即性与命之问题所解答】现实界与永生界,【即孝与祭之问题所解答】并已有一种开明近情而合理之解答也。
" 12 本纪:《史记》中有十二本纪,记述帝王事迹,如《五帝本纪》、《夏本纪》等。14 八书:《史记》中有《礼书》、《乐书》等八书。20 因循前业:班固《汉书》沿用了《史记》和班彪《史记后传》的部分体例和史料。刘勰认为吕后摄政时,代表汉王朝的是刘弘,元帝王后临朝时,继承皇权的是孺子刘婴,只能为刘弘、刘婴立本纪,而不应给吕后、王后立本纪。《后汉书.张衡传》说,张衡上疏,指出司马迁、班固史书中的十多处错误。
乐以诗为体,乐不能离开诗而存在,诗与乐的关系是表里的关系,“乐与诗相表里”,〔1〕故诗与乐是合一的,孔子的雅颂各得其所,既是正三百五篇之乐,也是正三百五篇之诗。列国公卿引诗百有一条,逸诗不过五条,列国宴享歌诗赠答七十条,逸诗不过三条,分别大约为二十分之一与二十三分之一,这较孔颖达的十分之九说差异更大,说明逸诗的数量少之又少,绝不可能有逸诗三千篇之事。
《韩诗外传》说:  “成王壮,周公致政,北面而事之,请然后行,无伐矜之色,可谓臣矣。”  (成王长大,周公还政,北面而事奉成王⑤,政事经过请示才能实行,没有居功自傲的颜色。)  但尽管事隔数年,对周公的流言并没有结束。周公还政于成王后,仍然有人在成王面前说周公想要作乱,蓄谋已久,若是不加戒备,必受大害。⑥  尽管周公向先王和上天表示要替代武王去死,但事后武王病好了,周公也没有归天。周公摄政七年。
春秋《老子》反映老子学说之间的血肉联系。老子学说自春秋晚期创立以来,至战国晚期, 五千余言《老子》的形成自成一系。两千多年来,老子学说的传世,有赖于传世本《老子》 。正因为如此,古今中外形成了老子学说固定的形式和内容。将五千余言的《老子》中的任 意一部分独立出来,重新组合,仍然笼罩着《老子》的光环。春秋《老子》虽然不是人为的 “独立”和“组合”,但它与五千余言的《老子》具有包含和被包含的直接关系。肯定前者 是《老子》,而后者则是不同阶段多种《老子》的汇集和演变。
由此观之,洛邑的“王城”,即今王城公园一带就是古郏鄏。再者,以周王的名义统率成周的军队讨伐不臣,同样说明成周是王都。武王死后,周公摄政,太公望和召公不理解,周公就解释说:“我之所以弗辟而代行政者,恐天下畔周无以告我先王太王、王季、文王。三王之忧劳天下久矣,于今而后成。武王早终,成王少,将以成周,我所以为之若此。”周公所说的“成王少,将以成周”表明,成王要迁都成周,是成王即位前就已经定下来的国策。
杜预虽未以《竹书纪年》来注释《春秋》经传,但对《竹书纪年》和《左传》作了比较,他的结论是:“其著书文意大似《春秋》经传,推此足见古者‘国史’、‘策书’之常也。”“诸所记多与《左传》符同,异于《公羊》、《谷梁》:知此二书近世穿凿,非《春秋》本意审矣!虽不皆与《史记》、《尚书》同,然参而求之,可以端正学者。”《竹书纪年》与《春秋》相近,尤其是《左传》,这是最可宝贵的国史!史学的独立自《竹书纪年》始。
《左传》、《国语》及战国诸子书,凡引《书》或曰夏书,或曰商书、周书,亦皆无《尚书》之名。○《尚书》古、今文皆出壁中孔安国《书序》:鲁共王欲坏孔子宅,于壁中得先人所藏虞、夏、商、周之书,此《古文尚书》之出壁中者也。是《今文尚书》亦出自壁中。孔子题为《虞书》者,以其事皆虞廷之事,如《隋书》修于唐而谓之《隋书》,《唐书》修于宋而谓之《唐书》也。《左传》称为《尚书》,今依壁书次序则在《周书》中。
郑庄公说:这样一来,京城的人纷纷反叛共叔段,共叔段跑到鄢这个地方,军队就跑到鄢,攻打共叔段,最后共叔段跑到共国。当年武姜要制这块地的时候,郑庄公就暗示武姜说制这块地本来是虢叔的,他凭借地势险要,胡作非为,你现在要为共叔段要这块地,我会怀疑你也会胡作非为的,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当然这不是共叔段失败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在于共叔段一举一动都在郑庄公预料之中,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敌人之中这是最可怕的事情。
《古文尚书》孔安国传之太史公,太史公以之参考他书,古文家不然,太史公采《逸周书》可证也)。《序卦》孔子所作,故汉人亦以《书序》为孔子作。人皆据《史记.儒林传》"孔氏有古文《尚书》,而安国以今文读之"一语,谓孔安国以今文《尚书》翻译古文。其最荒谬者,《史记》明引《汤诰》(在伏生二十九篇之外),太史公亦明言"年十岁,诵古文",而皮氏以为此所谓古文,乃汉以前之书,非古文《尚书》也,此诚不知而妄作矣。
《左传》于此处倒叙陈敬仲年少时,“周史有以《周易》见陈侯者,陈侯使筮之,遇观之否,曰:‘是谓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此其代陈有国乎?不在此,其在异国;非此其身,在其子孙。……若在异国,必姜姓也。”如果《左传》所说无误,周太史曾以《周易》见陈厉公,那说明此时周王室已有《周易》文本,而陈国此时还没有《周易》文本。大概此时《周易》只有卦爻辞部分,而无《易传》部分,他把《周易》当作筮占之书,而不愿齿及。
春秋公羊传,明刊本。《公羊》一书,自有古学后,乃抑之与《左》、《榖梁》同列,并称《三传》。欲明《公羊》条例者,宜读刘逢禄《公羊何氏释例》,崔适《春秋复始》两书。《史记·十二诸侯年表》:“孔子西观周室,论史记旧闻,兴于鲁,而次《春秋》。七十子之徒,口受其传说。为有所刺讥褒讳贬损之文辞,不可以书见也。鲁君子左丘明,惧弟子人人异端,各安其意,失其真,故因孔子史记,具论其语。成《左氏春秋》。”说甚游移。
就是说左丘明在写了左传之后又作了《国语》,但唐宋以来,有的学者说作国语的左丘明并非作左传的左丘明。但春秋取材于鲁史,“春秋者,鲁史也,鲁史记之,孔子录而藏之,以传信于后世也”。左传是解释经的传记,春秋经是一部历史的大事记。左传又是独立的一部史书,它是一部春秋史,记载大国争霸的整个历史,朝聘、盟会、战争、外交、辞令,件件齐全,所以后来史书都采取了左传的体例,如史记、汉书等大都采用了左传的凡例。
由于三种春秋传授本,二种纪载“孔子生”,一种纪载“孔丘卒”,左传还记载了鲁哀公弔唁孔丘之辞,又加上孔丘学生子贡的评论。坊记还曾引论语,足见其作者在论语书名已定之后,他引春秋而称鲁春秋,一种可能是当时他还能看鲁史记,更可能是他不认为孔丘曾修春秋,当时所传的春秋就是鲁史本文。第三,韩非子外储说右上有明文:“患之可除,在子夏之说春秋也。”至于“孔丘生”“孔丘卒”,当为后人传春秋者所加,不是鲁春秋旧文。
《逸周书》原文《逸周书》原文。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