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美联储已经认识到全球信用扩张已经到了极限,在未有重大技术突破之前扩表的空间非常小,再扩下去就被动崩盘(庞氏的唯一结局),特别是欧洲、日本的存款负利率、消费贷款正利率这种彻底颠覆了传统经济学的行为(德国有地方的贷款消费利率是-1%,甚至限制取现,就是要逼着你去消费,而不是让钱趟银行),但美联储要考虑各方博弈,如连续加息这种程度的收缩,可能会引发全球资产的崩溃,再造一轮经济危机。
宏观观察—黄金告诉你世界真相宏观观察—黄金告诉你世界真相。我们用两副长期图表来分析黄金与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关系,一是黄金原油比价,它代表黄金与实物商品的价值关系;首先看黄金与原油的关系。“道指/黄金”比价周期与全球经济长波周期(康德拉季耶夫周期)互为因果,前者是后者的周期变异--即周期起始时间点的前后移动。反之在“道指/黄金”比价下降周期—黄金的牛市阶段也即全球高通胀期,很难有重大的技术突破。
世纪证券在研报中如此描述:“美联储加息预期下,资金回流效应明显。美联储加息预期下资金回流美国的规模可能会超过2万亿美元。”图3:全球(不包括美国本土)投资者对美国证券类资产(美股,美债等,不包括期货)的总需求(12个月累计数值) 数据来源:美联储。天量资金流出中国,资金也开始流出美国,这件事情之所以发生,就是因为货币的本质,信用开始被摧毁了,因此货币供应就全球性的收紧,不光是中国,美国也同样在发生。
美元的流动性供给=在岸发行+离岸发行-美元净回流=(美联储在岸基础货币发行+在岸金融市场的信用派生)+(贸易逆差+离岸金融市场二次信用发行)-资本项下顺差。美联储并不掌握绝对的发行权,离岸金融市场由于其特殊甚至超主权的监管环境,体现了作为国际货币的美元对信用发行权及独立清算体系的强烈诉求。而亚洲美元(亚洲国家积累了庞大的美元储备),则被锁入美元资本市场以支持在岸美元发行,这正是在岸与离岸的信用争夺。
金融市场或迎来新投资机会。票据模糊了贷款与债券之间的界限,新增货币就是增加了贷款,资金流动性特点为先冲进金融市场,推高债券、股市,各类金融资产,最后才可能达到实体,全球实体经济放缓,制造业缩减生产线,而金融市场发展很快,银行网点增多,债券增长。当投资者习惯了持有债券,借钱消费,贷款购买,或许早早已忘记了,金融市场也会有改变,金融市场也可能有周期,金融市场毕竟不是百分之百的黄金。
美联储持续加息,国内炒房者可能要遭殃了。美联储前四次加息周期。美联储在1988年至1989年启动加息的时候,全球市场最大的泡沫是日本房地产市场。美联储加息,以及未来可能的缩减资产计划,首先会冲击到全球最被高估的资产,中国房地产市场虽然并未像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日本,大量国际资本参与房价炒作,最终酿成断崖式下跌的风险,但也存在美联储加息的蝴蝶效应,更何况美联储并不是一只蝴蝶,而是一只鹰。
全球金融大裂变,韭菜与资本市场的冬至!假设美国的货币乘数不变的话,到2018年低,基础货币减少5000亿,也就意味着信用货币对应,理论上会减少1.6万亿美元,到2019年底,将是近4万亿美元信用货币的消失。实际上,从来就没有钱荒,所谓的钱荒,本质上是对过去几年来的信用货币滥造的约束与回归,那些上一轮信用货币大创造中的狂欢者,希望用这个词,来逼出不断的货币放水,从而为他们杠杆加杠杆的未来,提供源源不绝的韭菜来收割。
美国应该不会与中国打大规模的贸易战(因为全面贸易战,美元世界体系会崩溃),而是采取蚂蚁啃大象式的中、小贸易战,在漫长的超级301调查过程中,一个一个领域的,压迫中国贸易让步,最大限度的减少,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回顾国际关系历史,不难知道,1971年黄金被驱逐出货币,也就是金本位彻底废除,美元确立了纸币霸权之后,贸易问题对美国来说,从来就不是贸易问题,而是一个金融问题,是美元地位的问题。(为什么不在贸易?
从前村里头有一家地主,村民们都靠着给地主打长工来维持生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主和村民相处的很好。地主想通了,他们握手言和,后来这个长工就成了真的地主,后来原来的地主老了。。。美国应该不会与中国打大规模的贸易战(因为全面贸易战,美元世界体系会崩溃),而是采取蚂蚁啃大象式的中、小贸易战,在漫长的超级301调查过程中,一个一个领域的,压迫中国贸易让步,最大限度的减少,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
全球货币“比烂”,黄金现在入手还来得及吗?从根本上来说,黄金的属性是信用对冲,这一属性表现为金价的长期波动与实体信用和货币信用反相关,其中实体信用反映了长波主导国经济增长格局的相对强弱,货币信用反映了全球信用货币制度下货币体系的稳固性,具体来说,也就是美国实体经济增长格局和美元体系的稳固性是驱动黄金价格在长期走势的根本因素。在全球实体信用和货币信用恶化的驱动下,黄金价值将迎来回归之旅。
货币当局与金融市场的动态博弈,将本是旨在推动货币政策正常化回归的美联储推入一个尴尬的两难境地:如果继续加息,全球金融风险的爆发将严重冲击美国国内并不稳固的金融市场,美国可能将不得不面对从外部“进口”来的第二次金融危机(2007年次贷危机是将危机“出口”),且在加息效果上并不能带来长端利率的提升,也就是所谓的“格林斯潘之谜”;具体来说,美联储缩表与加息并重的政策实验,可能具有以下六方面动机。
两周前,我在分析美联储加息逻辑的《美国加息是为了巩固美元地位》一文中明确指出,美联储加息除了考虑通胀、就业和经济增长之外,“美元作为世界储备、结算和交易货币,除了扮演美国主权信用货币的角色,还在有力的“维护”着世界货币体系朝着有利于美国的方向运转。昨夜,美联储择机释放鹰派言论,里士满联储主席Jeffrey Lacker非常肯定的敦促美联储加息,以遏制通胀上扬,市场押注美联储12月份加息的预期上升。
四大联储主席首度同堂 耶伦“在利率略高时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2016年04月08日。四位美联储主席历史上首次齐聚一堂。耶伦认为全球经济增长相对疲软,而美国经济走势出现积极迹象,自去年12月份加息、结束多年零利率以来,美联储今年已经对加息采取谨慎策略。耶伦还表示,美联储已经展示了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的策略,将在利率略微更高的时候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希望最终将资产负债表规模显著地缩减。
熵一资本谢东海:从利率出发看2019年大类资产配置。如果所有的国家和美国的经济周期同步,理论上我们应该看到各国的央行都应该处于加息中,但实际上只有少数国家的央行跟随美联储加息,比如加拿大、英国。本轮美联储的加息周期中,短期利率和基准利率变动基本保持一致,主要体现为两年期国债的收益率。但中国的利率表现与美国有差异,短端利率迅速下行,长端利率有所下行,尚维持在3.5%,结果是国内的利率收益曲线是极速走高。
一份颠覆你理解的“黄金牛市”报告。导读: 黄金死多头Incrementum AG资产管理公司发表了年度黄金报告——《黄金即信仰》,坚信两年内金价将触及2300美元。如果按照欧央行目前的QE规模,在2016年第一季度的时候,欧央行本可以按黄金1200美元/盎司的价格买入4698吨黄金。虽然黄金经历的一段时间的低迷,尤其是巴菲特表现出对黄金鄙视之后,但我们欣慰于黄金从2001年以来的年均表现,从2001年到2016年,黄金年均增长率为10.71%。
油价下跌将改变全球投资格局。油价是2015年金融市场最重要的因素。尽管欧洲和亚洲的经济前景引发了市场对原油需求不足的担忧,但供应面因素是本轮油价下跌的主因。目前,市场对决定短期油价的现金成本(可变成本)的估计范围在每桶15至25美元之间,而对决定中长期油价供应的 盈亏平衡成本(平均成本)的估计分歧极大,从50到80美元不等,难有确切的数据。油价持续下跌的环境下,投资者应增持原油进口国的资产,减持原油出口国的资产。
在“后QE时代”,全球市场又将何去何从?高盛全球固定收益联席主管威尔森指出,根据美联储前三次主要的收紧货币政策行动来看,当前很多经济条件与历史场景相似,有些甚至比历史还好,按照以前的步伐,美联储很有可能已经开始加息。美国银行的利率策略师米斯拉相信,口头宽松(VE)将是未来一段时间美联储的沟通方式,美联储官员们可能会利用各种场合强调在真正加息之前将会保持足够的耐心,从而让市场平稳度过。
在一众投行中,比较有趣的是美银美林,既将2018年的标普500指数的目标点位提高至2800点,其首席投资策略师Michael Hartnett 又警告投资者称,标普500指数可能在2018年崩盘。摩根士丹利股票策略师Mike Wilson 说:“2017年的股市大涨,主要支撑是全球经济协同复苏和市场对企业盈利的相对低估。但是,如果2018年全球经济复苏的协同效应减弱,企业盈利在2018年达到峰值,让投资者头疼的市场震荡就很有可能发生。
美联储加息是大概率事件——分析机构预测美联储在12月13-14日的议息会议上加息概率达到100%。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会加息0.25%,但有分析人士认为不排除加息0.5%的可能。一般来说,美联储加息后,美元就会上涨,这将对新兴市场造成多大程度的影响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之一。黄金投资者是最关心美联储是否加息的一族,因为黄金与美元向来都是跷跷板的关系,每次美联储一有动作,都会让黄金投资者的心跳几跳。
共和党的竞选人以及一些投行已经指出:美联储不可能在美国总统大选前加息,因为如果美联储加息,将会导致股市抛售。因为尽管美联储理事是独立的,美联储主席却由美国总统任命。我们必须清醒,在美联储的杂音中,在“买,买,买”的中国人全球资产配置浪潮中,如果全球资产配置,比如买了美国的房子,香港的股票,还持有了外币,那么,不妨在多样化投资的工具箱中,增加“做空美股”的工具,比如某些做空美股股指的ETF。
日元升值预示全球风险增大。然而,日元又是全球投资资本流向的风向标,是全球投资安全资产的避风港,即日元是全球类似于黄金、国债、比特币等一样的避险资产。股市大幅调整令全球风险偏好恶化,借入低息日元投资高风险资产的套利模式,也暂告一段落,日元或将就此重回升值。日本长期以来出口型经济模式最惧怕日元升值。借入低息日元押注风险资产的套利模式暂停,包括日元在内的避险资产受到青睐,甚至是美元也有一定的避险作用。
从全球股灾看 美联储加息可能已经过于迟缓了。货币紧缩,利率上涨是此次全球股灾最重要的原因,如果我们说,货币政策最主要的目标是维持币值稳定,维持金融稳定,那么如果此次货币紧缩,最终带来了全球性的股灾,并引发再一次的金融危机,那么我们能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是成功的吗?美联储从2008年开始量化宽松,2014年开始退出量化宽松,2015年开始加息,在这两年中,美联储总共加息才5次,联邦基金利率达到1.25%至1.5%的水平。
报告认为,美联储在这个经济周期较晚时候才开始加息,而目前通胀的压力已经到了关键水平,美联储已经无法阻止通胀,也无法阻止金融泡沫破裂。Crescat Capital认为,尽管美联储在加息,但比起其国内通胀压力,其货币政策仍然过于宽松,要能够抑制通胀走高,那么其联邦利率要达到5.5%的水平,而目前该利率只有2%。在泡沫要破裂而通胀要走高的情况下,贵金属是投资者应当选择的一个资产。
富国基金认为,罪魁祸首是美股,本次美股大跌与年初一致,均因美联储持续加息缩表,美债收益率短期飙升,估值受到压制所致,但是美股转入熊市概率小。受美股及欧洲市场暴跌影响,A股市场恐慌情绪显著升温。A股市场在隔夜美股大跌的情况下出现下挫,A股反弹的进程被美股的调整所打断,短期美股对港股以及A股的压力将持续存在,但需要看到的是,A股年初以来已下跌超过2成,相比美股的高位已释放部分风险。
-微信精选-天涯社区。天涯观察|全球股市暴跌,新一轮金融危机即将发生?从时间周期上来看,2000年美国科技股破灭,2008年雷曼兄弟破产,贝尔斯登被收购,全球进入金融危机,然后进入一轮放水周期,美国搞了三轮QE,欧元区的利率也一直接近负数,日本更是让日元贬值,全球股市从09年见底之后,一路纷纷创出新高(其中A股是个奇葩,虽然09年也来了一波牛市,但回撤幅度太大,直到去年才又来一波牛市,但是没有创出新高)。
区块链并不是任何人的负债,直到现在,全球没有多少金融机构会给区块链做资产认证,也没有金融机构参与对区块链资产的信用背书,这类资产正处在剧烈的波动期,但并不会成为经济的隐患,反而可能是一种突破性的自我改造,因为它生长的逻辑,本身就很难成为某一个特定对象的负债。最后,回归到本文的主题,前一个十年,全球用超低利率和高负债率走出了金融危机,未来十年,全球经济靠什么走出超低利率,以及用什么偿还债务?
SDR和美联储加息骗局11.12.SDR和美联储加息骗局。美日表示:人民币符合SDR条件,支持加入。SDR条件:货币自由兑换,央行减少干预汇率等。中国央行迫切人民币加入SDR=城下之盟=人民币暴贬=美联储不加息。本月底,人民币SDR想通过IMF评估,须货币自由兑换、减少汇率干预等。所以,本月底人民币通过评估,全球资本不会配置人民币资产,而央行却要遵守SDR条件。
美国是如何利用美元在全球“剪羊毛”的?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比如小牛手上有100亿美元(大土豪),放在美国利息太低,这个时候A发展中国家,未来发展趋势不错,而且为了吸引国际资本,利息给的比较高,所以,小牛手中的100亿美元就换成A国的货币大约500亿在A国投资,像小牛一样的土豪来A国投资的人越来越多,然后推升了A国经济的发展,尤其是A国房地产经济的发展。
但莫尼塔宏观团队同时表示,由于缩表这一工具相对加息而言较为刚猛,因而在加息这一步走稳之前,美联储可能不会任意为之。对此,分析人士表示,人民币采取的是参考一篮子货币的有管理的汇率机制,我国在汇率预期管理方面也积累了很多经验。4月离岸与在岸人民币汇差不再如3月倒挂,即离岸人民币汇率较在岸出现贬值。离岸人民币汇率持续下跌、美元兑人民币NDF的持续走弱,反映人民币汇率预期转向贬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