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词大会》康震点评苏轼,在最低境遇活出最高境界,真牛!在第八期的《中国诗词大会》中,又考到了苏轼一首诗,又是一首荔枝的,东坡居士,可能非常喜欢吃荔枝吧!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枝 苏轼。苏轼在最低的境遇中活出最高的境界:董卿说:苏轼还真是写了不少,咏荔枝的诗.因为苏轼去惠州,是一件特别痛苦的事情,朝廷贬谪他是很残忍的,从四月三号起五个月之内,连下五道诏书,给他贬到惠州,这是个什么概念?
苏东坡在惠州吃着荔枝正在高兴,想起杨贵妃心情突然大坏。这首《咏荔枝》诗,绍圣三年(1096)苏轼作于贬地惠州。很快,乐观旷达、随遇而安的苏轼在惠州安定下来,他毫不在意惠州的偏远贫瘠,闲时流连山水,体察风物,对惠州产生了深深的热爱之情,连在岭南地区极为平常的荔枝都爱得那样执着。自此以后,苏轼彻底爱上了惠州特产荔枝,一口气写下了数首咏荔枝诗,其中“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二句最为脍炙人口。
但是,苏轼被流放岭南,就是今天的惠州,偏偏爱上了这里的荔枝,真是福兮祸所依,对于苏轼来说,仅仅是这荔枝,也让他忘掉了流放的悲惨。在监狱里的罪犯们,“享受”着宽松安逸的监狱生活,除了死刑犯,他们都过着饭来张口的日子,监狱还为他们配备着24小时的紧急医疗救治。监狱由此增加对犯人的惩罚,那就是苦役,让他们以低廉的工资为监狱充当劳动力,以带来效益,当然美其名曰培养意志力和劳动习惯。
本诗为“不辞长作岭南人”、《苏东坡全集》:“不妨长作岭南人。从“荔枝诗”看东坡先生的岭南心境。绍圣二年四月十一日,苏轼在惠州第一次吃荔枝,作有《四月十一日初食荔枝》一诗,对荔枝极尽赞美之能事:“……垂黄缀紫烟雨里,特与荔枝为先驱。其中“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二句最为脍炙人口,解诗者多以为东坡先生在此赞美岭南风物,从而抒发对岭南的留恋之情,其实这是东坡先生满腹苦水唱成了甜甜的赞歌。
苏东坡文采风流,大名鼎鼎,让辽国君臣和强盗都敬佩不已!苏辙到了辽国,辽国君臣上下热情招待,还不停的问苏辙:“大苏学士安否?(你哥哥苏东坡先生还好吗?)”苏辙说我哥哥很好,谢谢各位关心。原来几十年前苏东坡被贬官到惠州,在此居住过,谢达非常敬重苏东坡的才华和为人,不仅没有焚毁苏东坡的故居,还派人修葺一新,然后杀了一只肥羊,运来美酒祭奠苏东坡,然后才离开。
这是绍圣二年四月十一日,苏轼在惠州第一次吃荔枝写的诗,吃过之后,苏轼就时不时“为荔枝打call”!王弗很了解苏轼的性格,老是怕他惹祸,每当苏轼会客的时候,王弗就在旁边听,躲在画屏后面听,听完之后就告诉苏轼,对这个人的看法,告诫苏轼,这个人怎么样,那个人怎么样,后来,也都一一应验了。《寒食帖》是苏轼撰诗并书。苏轼的《寒食帖》,写的时候苏轼的心情是很糟糕的,是苏轼被贬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所发的人生之叹。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全诗赏析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出自宋代苏轼的《惠州一绝 / 食荔枝》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如果每天吃三百颗荔枝,我愿意永远都做岭南的人。从“荔枝诗”看东坡先生的岭南心境。于是,东坡先生流连风景,体察风物,对岭南产生了深深的热爱之情,连在岭南地区极为平常的荔枝都爱得那样执着。
佛语说,尘世间的一切,皆由心起。心若简单,生活就简单;心若复杂,生活就充满痛苦。……一忧一喜皆心火,一荣一枯皆眼尘,静心看透炎凉事,千古不做梦里人。
苏轼与章惇:爱比恨更有力量。唯一可确定的蛛丝马迹就是后来章惇贬官乃是苏辙上书弹劾所致,虽然苏轼曾就此去信安慰章惇,但在爱憎分明的章惇眼中或许从此恨屋及乌了吧。北返至镇江时,章惇的儿子还是担心苏轼如果再度当政会打击报复自己老爹,于是鼓起勇气给苏轼写了一封哀婉恳切的长信,替父求情。我们不知道当章惇看到苏轼的信时会作何感想,也许他不得不承认,他费尽心机想要摧毁苏轼,到头来却是用仇恨为自己画地为牢。
苏东坡一生中的“五大州”苏东坡的一生颠沛流离,辗转30余州县,在湖北黄州(今黄冈)、江苏常州、广东惠州、海南儋州、浙江杭州等18座城市留下了500多个纪念性景点,这”5个州“都和苏东坡有颇深的渊源。余秋雨先生在《苏东坡突围》中这样写道:“苏东坡成全了黄州,黄州也成全了苏东坡……”。黄州时期是苏东坡文学创作的高峰期,创作数量多而且质量高,脍炙人口的《念奴娇 赤壁怀古》、《前赤壁赋》、《后赤壁赋》都是此时期所作。
说到逆商,我们无疑会相当中国历史上一位非常重要的诗人——苏轼!苏轼诗词双绝,一生豪迈。在本该春风得意的时候,却因反对王安石新法,再加上奸佞小人的嫉妒和谗言,苏轼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因“乌台诗案”陷入牢狱,险些丢掉性命。乌台诗案,是针对苏轼的一场文字狱。得知自己以诗获罪,苏轼一开始也是难以接受的。回京入狱后,苏轼的内心反而平静了。因地块位于城东,苏轼便以“东坡”命名,自称为“东坡居士”。苏轼摇摇头。
苏轼、苏辙哥俩的书法同时出现在赵佶御题图卷中。南唐王齊翰《挑耳圖》,後經宋徽宗趙佶御題命為《勘書圖》,設色絹本,縱:28.4厘米;王齊翰生卒年不詳,〔五代·南唐〕金陵(今江蘇南京)人。苏轼行书题跋。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辙书法题跋。苏辙(1039 -1112),字子由 ,苏轼之弟,四川眉山人。
“渊明吾所师”——陶渊明对苏轼艺术人生的影响。陶渊明在苏轼的生命里有着重要的地位,陶渊明带给苏轼的影响不容忽视,尤其是在苏轼的贬谪生涯里,陶渊明是苏轼一位不在场的知己,在精神上陪伴着苏轼度过许多艰难岁月。而陶渊明做到了真正的归隐,面对现实困境而能在精神上超越那种困境,这种人生境界以及陶渊明自然的诗风都深深感染着苏轼,苏轼度过一次又一次的苦难提供了精神支持,使得苏轼能够自存自保。
苏轼、苏辙哥俩同台比书法,谁更淡定?南唐王齊翰《勘書圖》,後經宋徽宗趙佶御題命為《勘書圖》,設色絹本,縱:28.4厘米;王齊翰生卒年不詳,〔五代·南唐〕金陵(今江蘇南京)人。苏轼行书题跋。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辙书法题跋。苏辙(1039 -1112),字子由 ,苏轼之弟,四川眉山人。
人生何处歇不得苏轼最有哲理的一篇小短文,寥寥百字,却写出了人生真谛原创 谢小楼 2018-10-10 06:13:28.苏轼一生跌宕起伏,人生的风风雨雨,迫使他不断地思考人生的问题,寻找安身立命的道理,所以,在他的诗词文中,处处透露出人生的哲思。苏轼五十多岁的时候,他再一次被贬,这一次贬得比黄州更远,贬到了广东惠州,有一天,他偶然出游松风亭,走到半路就累了,这一累,却让他顿悟到了一个深刻的人生哲理。
苏轼:在云里写诗,在泥里生活,在岁月里洒脱。果然,苏轼去世十年后没有人提起欧阳修,人人都在谈论苏轼,偷读他被禁的作品。在这一段时间内,苏轼完成了内心世界的重要转变,苏辙曾说“谪居于黄,驰骋翰墨,其文一变,如川方至;释氏书,深悟实相,参之孔老,博辩无碍,浩然不见其涯也。”在黄州的第三个年头,岁月给了苏轼关于生活的答案,苏轼写了《定风波》,“一蓑烟雨任平生”中全然不见“拣尽寒枝不肯栖”的孤寂之色。
苏轼:在云里写诗,在泥里生活,在岁月里潇洒。今年适逢苏轼诞辰980周年,清华附小开展了一系列致敬苏轼的活动。从成果呈现来看,书法、绘画个个亮眼,《大数据分析帮你进一步认识苏轼》《苏轼的社交圈》《苏轼的旅游品牌价值分析》等论文资料翔实、堪称惊艳,让网友惊呼“逆天小学生”。在黄州的第三个年头,岁月给了苏轼关于生活的答案,苏轼写了《定风波》,“一蓑烟雨任平生”中全然不见“拣尽寒枝不肯栖”的孤寂之色。
苏东坡:没有如意的人生,只有看开的生活。但在这之后,苏轼的好运似乎全用光了,他人生的大部分时间不是被贬就是在被贬的路上。苏轼四十三岁时因乌台诗案被贬到黄州,在黄州,苏轼住在江边的一间简陋小房里,没有积蓄没钱吃饭,苏轼不得不亲自下地耕种。儋州并未成为苏轼人生的埋葬地,而是成为了其幸福的源泉。苏轼将他的三次被贬经历看作他毕生的事业,“问汝平身事业,黄州惠州儋州”。
苏轼苏辙兄弟在老师欧阳修的推荐下参加了考试,苏轼的文章列入三等(一等二等是虚位,无人获得,意为太难了),整个北宋开国百年来,除了苏轼只有吴育获得过次三等,那么苏轼算得上是百年第一人了。他反对皇帝重用苏轼,希望皇上把苏轼派到远地做官,神宗很矛盾,一方面他想变法,一方面又欣赏苏轼才华,便采取折中政策,派苏轼去做风景优美的杭州做通判。朝廷的一纸调令把苏轼从东坡的世界里提了出来,苏轼如梦初醒。苏轼危矣!
苏轼显然不是他的好老师,他也称不上苏轼的好学生。苏轼在惠州住下了。苏轼另有一首被人广为传颂的《蝶恋花》,据说也是在惠州写的。苏轼在惠州失掉王朝云,无疑是人生一大痛。有个老太婆,七十岁了,喜欢同苏轼开玩笑,一日田坎上相遇,老太婆笑道:“内翰昔日富贵,一场春梦。”苏轼亦笑,很以为然,为她写诗。苏轼当即明白了,对她说:“妪之旧居,乃吾所买。不必深悲,今当以是屋还妪。”苏轼还了房子,只得借屋居住。
每到中秋,不知有多少人在吟诵苏轼这阕词,它传到今天,已经940年了。如果苏轼也玩手机,相信此时他会一条微信发过去:“兄弟,哥喝多了,想你了。”而苏辙一定这样回过来:“哥,少喝点,我也想你。”我一直觉得,苏轼和苏辙是一对模范兄弟。在他们的生命中,似乎每一天都是兄弟,从未有过猜疑和不满,就连他们最终的归宿都是“在一起”:苏辙本来要死后回老家眉山安葬的,但不知为什么,他还是葬在了河南郏县哥哥的墓旁。又到中秋,听王菲的歌,看崔寒柏的字,兼怀苏轼苏辙兄弟。
苏轼一再被贬,最远贬至海南,一首悲愤诗在当地流传不朽。苏轼被贬途中。而且把诗人在杭州兴建的“苏堤”,在京中所撰的《上清储祥宫碑》横加折毁,全面否定苏轼的文绩和政绩,企图从精神到肉体上消灭他。苏轼由惠州起程时,即已考虑到海南的条件比惠州更为恶劣,同时也彻悟到还京之计纯为幻想。苏轼受百姓爱戴。苏轼的弟弟苏辙。苏轼和苏辙。“怒涛千古不平声”在海南人民的心中,诗人苏轼永远是崇高的。
鉴赏|苏轼、苏辙哥俩的书法同时出现在赵佶御题图卷中。王齊翰生卒年不詳,〔五代·南唐〕金陵(今江蘇南京)人。苏轼行书题跋。苏轼(1037—1101),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四川眉山人,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苏辙书法题跋。苏辙(1039 -1112),字子由 ,苏轼之弟,四川眉山人。来源:书画名家鉴赏。
历史人物苏轼的三次被贬。在不断地遭贬被黜中,苏轼没有被悲伤和痛苦压倒,他以一种随缘自适、旷达超脱的态度对待自身的处境,那么,苏轼一生的三次被贬都是怎么发生的呢?他们指控苏轼写诗文讪谤朝政、反对新法、指斥皇帝,要求处置苏轼。但苏轼被贬后心里面也怡然自得,宋哲宗八年十月,苏轼被贬谪到惠州。苏轼被贬谪到惠州,惠州地处岭南,气候温暖,一年到头甜瓜香果不断,其中以出产荔枝、龙眼、柑橘、杨梅等超甜果类出名。
苏轼当时在惠州的生活如何?苏轼到来后,他马上把他们安排到合江楼居住。除了美食,还有山水,罗浮山、白水山、汤泉及惠州西湖中的诸多胜景,均是苏轼的寄情之地,他写下了很多诗文,赞叹惠州山水风光之美,也抒发自己忧国忧民的情怀。当然,惠州留苏轼的记忆也不全是美好的,他一生的红颜知己——小妾朝云在惠州去世了。苏轼在惠州,能够关心民生疾苦,揭露时政黑暗,他多次劝说地方官吏为民办事,因此深受惠州百姓的爱戴。
和孩子一起读诗 |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惠州一绝 / 食荔枝》东坡先生只好流连风景,体察风物,更在这个时期对岭南产生了深深的热爱,连在岭南地区非常普通的荔枝都爱得那样执着。罗浮山下四季都是春天,枇杷和杨梅天天都有新鲜的,如果每天吃三百颗荔枝,我愿意永远都做岭南的人。他爱荔枝,也爱南方山水,所以愿意“长作岭南人”。
他曾撼动文坛,他曾被贬惠州!但说起来,多少有点尴尬,我对于惠州的初始记忆,竟然因为苏轼被贬谪到惠州后,才华大放异彩,让我逐渐的想要了解这个城市,迫切想要知道惠州背后到底有什么样力量,能让这位被贬谪的文人,在惠州找到了自己,施展才华,撼动了文坛?诗文中主要歌咏惠州风物,遂使惠州名扬四海。现在,几乎每一个土生土长的惠州人,都能对“东坡公”在惠州的事情说上几句,便是对这个被贬谪的文人最大的肯定了。
苏轼被以“讥斥先朝”之名贬往惠州。据说是因为苏轼描写惠州生活的诗传到京城,当权派看后,愤于苏轼竟然觉得生活舒服,于是苏轼就被一旨贬到最为偏远的海南岛。“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记否,路上人困蹇驴嘶。”这是苏轼在嘉祐六年赴凤翔任职时经过渑池,对弟弟《怀渑池寄子瞻兄》的和诗,可说是苏轼一生来去无定的微缩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