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持脉时,病人叉手自冒心,师因教试令咳而不咳者,?此必两耳聋无闻也,所以然者,以重发汗,虚故如此。
“未持脉时”,就是这病人来到,还没诊脉呢,看着情形,这个人“手叉自冒心”,交叉着手按着心下的部位,这就很清楚了,桂枝甘草汤头前讲过了,气往上冲得厉害,心也跳得厉害,他按着这个地方比较舒服,“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这个病人发热,它是表证,你非使之由表解不可。这个表证咱们讲太阳病,头一回就讲了,这个表证什么意思,就是这个疾病在人体的良能上,愿意由表来解除疾病而发生的病,发生这种证。
【每日一诵】伤寒论第64条 第64条 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发汗过多,外亡其液,内虚其气,气液两虚,中空无倚,故心下悸,惕惕然不能自主,所以叉手冒心,欲得自按,以护庇而求定也,故用桂枝甘草汤,以补阳气而生津液,自可愈矣。这一段就说明这个发汗,不得法,而使之汗太多,也有毛病,这个就是单说这的,这就由于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
小建中汤。伤寒论归零:@净心这个是怎么想的?伤寒论归零:你想过小柴胡沒有?伤寒论归零:100.伤寒,阳脉涩,阴脉弦,法当腹中急痛,先与小建中汤。伤寒论归零:小柴胡小建中都针对三焦胆肝,而麦门冬则直接用于肺大肠胃这个区域。妙的是小建中汤原方芍药用到了六两,把肝经阳气逆反压在了膀胱,而膀胱与肺相对,等于间接的补充肺经阳气。伤寒论归零:我以前认为咳嗽是肺经两端受困导致的,此例提示肺经阳气外泄太过也会咳,受教。
汗出而不恶寒但热者.邪入里而成实也.然不可以峻攻.但与调胃承气汤.和其胃气而已..发汗之后.肺气必虚.设饮水过多.水气从胃上射肺中.必喘.或以水灌洗致汗.水寒之气从皮毛而内侵其所合.亦喘.成氏谓喘为肺疾是也..病在太阳之时.里热未甚.水液尚通.其外虽病.而其内犹晏如也.故不可多饮水.设饮水多.必停于心下为悸.所以然者.里无热.不能消水.心属火而畏水.水多凌心.故惕惕然跳动不宁也..
程知曰:此汗后心虚补阳法也。阳受气于胸中,胸中阳气衰微,故叉手冒心,心悸欲按也。
医圣教你饮水调护。今天我们便从医圣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中来学习感冒后的饮水调护法。如《伤寒论》75条“发汗后,饮水多必喘,以水灌之亦喘”,饮水过多,饮逆犯肺,肺失宣降则会导致喘证;127条“太阳病,小便不利者,以饮水多,必心下悸”,饮水过多,水液停留,上凌心肺致心下悸。饮水当“少少与饮之”饮水方法也有讲究,郭雍《仲景伤寒补亡论》曰:“凡病非大渴,不可与饮冷水;医圣的饮水调护方法学会了吗?
上期答案:桂枝甘草汤加味。大论云:“未持脉时,病人手叉自冒心,师因教试令咳,而不咳者,此必两耳聋无闻也,所以然者,以重发汗虚故如此。”故投桂枝首革汤温迟心阳,少佐石富浦以开窍,果获良效。《伤寒论》第64条:发汗过多,其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治疗当用桂枝甘草汤来调补心阳。心下悸欲得按者,与桂枝甘草汤,以调不足之气。桂枝甘草汤,桂枝疏木而安动摇,甘草补土以培根本也。
伤寒论16:五苓散、苓桂术甘汤、茯苓甘草汤、白虎汤、半夏苦酒汤、桂枝甘草汤、栀子豉汤、葛芩连汤。茯苓甘草汤:茯苓、桂枝等量,加生姜、甘草。汗药(麻黄汤、桂枝汤或葛根汤),用后,病人得汗,但病没有去掉,身体还有不舒服,陈述口渴,很像喝水,但一喝水就吐,五苓散证。半夏苦酒汤:什么东西都吞不下去,气色很好,喉咙无肿代表没有肿瘤,突发吞不下东西,非饮水则吐,用半夏苦酒汤。若少气者,栀子甘草豉汤主之。
茯苓甘草汤方 茯苓甘草汤方 2016-05-23 11:09阅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伤寒,汗出而渴,小便不利(通行本阙)者,五苓散主之。曰中风发热,六七日不解而烦,有表里证,渴欲饮水,水入则吐,名曰水逆者,发热属证象在表,冠以中风,知当有自汗,自汗则津液外泄,虽汗而荣气内弱,不能外和,故六七日迁延不解,汗泄数日,虽不大汗,亦令津液内亡,津亡则荣血不濡。
伤寒明理论(4)呕吐伤寒呕吐。所以伤寒病至六七日。战栗伤寒战栗。伤寒郑声者。与谵语混而莫辨。烦渴便难而多言者为谵语。是不与谵语为类也。谵语伤寒谵语。伤寒胃中热盛。有谵语者。谵语与独语。谵语之由。有汗出谵语者。有下利谵语者。有下血谵语者。有燥屎在胃谵语者。有三阳合病谵语者。有过经谵语者。必发谵语。汗出谵语。是汗出谵语者也。是下利谵语者也。是下血谵语者也。是谓燥屎在胃谵语者也。是三阳合病谵语者也。
《伤寒论》“叉手自冒心”的正确解释。由于对“叉”字理解的不准确和对条文推敲不够,以致于很多书将《伤寒论》中的“叉手自冒心”和“手叉自冒心”,错解为“双手交叉按在心前”。叉是“分叉”而不是“交叉”,手的五指伸展张开如叉叫“手叉”或“叉手”。《伤寒论》第64条“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这里的“叉手自冒心”解释同上。
第67 讲 辨呕吐、辨预后、厥阴病篇小结大家好,我们上课。在少阴病篇所学的"少阴病,吐利,手足逆冷,烦躁欲死者,吴茱萸汤主之"那是一个"胃寒气逆,剧烈呕吐",结果造成阴阳气一时的不能相顺接于手足,出现了"手脚发凉,剧烈呕吐,升降逆乱",病人痛苦难耐,所以出现了"烦躁欲死",这些症状非常类似于少阴的"阳衰阴盛证",它叫少阴病,应当说它不是少阴病,而是少阴病的类似证,用吴茱萸汤"温胃散寒,降逆止呕";
2心阳虚耳聋证2、心阳虚耳聋证:原文75、未持脉时,病人叉手自冒心,师因教试令咳而不咳者,此必两耳无闻也。提要:心阳虚心悸耳聋证。症状:叉手自冒心——心悸所致。耳聋——A手少阴心之脉络通于耳;B心主神明,耳之听觉依赖神之正常。C《素问》曰:“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开窍于耳”。因心阳虚衰,心神失调,心阳不能煦养于耳,故耳聋。病机:心阳虚衰,耳失温养。
张仲景巧用“文蛤散”的启示。文蛤汤主之。参古代本草,五倍子确又有“生津”之效,如《本草图经》:“生津液最佳。”《神农本草经疏》引《日华子》:“主生津液。”《本草蒙筌》:“解消渴生津,却顽痰去热。”《本草征要》“内服:敛肺化痰,故止嗽有效,散热生津,故止渴相宜。”《金匮要略心典》言:“文蛤味咸性寒。寒能除热。咸能润下。用以折炎上之势。而除热渴之疾也。”如此古籍记载,实为现代诸多中药学著作所不逮。
(2)《伤寒论》里关于暴聋的记载和病机。“病人叉手自冒心”一句在《伤寒论》第64条也出现过相同的文字,64条的原文是“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是因为发汗过多导致心阳随心液外泄而骤虚,从而出现了心下悸动不宁、心跳心慌这种症状,正因为有了这种虚性的症状,虚则喜按,所以病人有“叉手自冒心”这样的动作,借以稍安心悸之苦。
出自《伤寒论》,其处方组成是桂枝12-24g、炙甘草6-12g,方中桂枝用量倍于炙甘草,桂枝味辛性温,人心通阳。《伤寒论》用桂枝甘草汤“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实际临床中,桂枝甘草汤治疗的心悸范围很广,不仅仅限于发汗后的心动过速。门氏据此病史,施桂枝甘草汤一料试服;桂枝12g、炙甘草9g,睡前服一煎。症属心阳不振,脉络瘀滞,治拟温补心阳,宗仲景桂枝甘草汤,药用桂枝(去皮)36g、炙甘草18g,10剂。
后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一书,首创麻黄汤、桂枝汤等方剂,以汗法治疗外感热病初期阶段,提出了发汗的具体运用方法、注意事项、禁忌症,并对过汗、误汗所产生的变证、危证的救治有着深入的研究,隐寓了汗证的辨证论治,理法方药俱全,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发展了《黄帝内经》,祖国医学对汗的认识于是大彰。正虚无汗、少汗者,或由于阴虚无以为汗,或由于阳虚不能蒸化而成汗。津液出于腠理为汗,汗出过多则损伤人体的津液。
《伤寒指掌》 > 卷二 厥阴本病述古 厥阴本病述古。邵评∶腹满谵语.由于肝火木旺.脾家有热.脉浮紧者为弦.弦乃肝脉.脉症是肝邪乘脾之候.肝木侮土.理尚顺直.故曰纵.刺期门者.泻肝邪也..邵评∶肝邪挟火而刑肺金.肺气不得宣布.故渴饮而腹满.木反乘金.侮所不胜..邵评∶前第一条消渴气上撞心.是肝邪乘心.上条腹满谵语.是肝邪乘脾.此条恶寒饮水.是肝反乘肺.肝寄相火.有泻无补者.此类是也..
若胸阳不振,邪陷胸中,兼表不解,见“脉促胸满(闷)” ,可用21条桂枝去芍药汤解肌祛风,宣通胸阳;若胸阳虚损进一步加重而出现全身阳气不足,脉由促转微,恶寒严重,则当用22条桂枝去芍药加附子汤解肌祛风,温经扶阳;若表阳虚较重,卫表不固兼表不解,出现发热恶风寒头痛,汗漏不止,甚则有“四肢微急,难以屈伸”等症,可再加用芍药,即20条之桂枝加附子汤,解肌祛风,扶阳固表。
【汉传中医基础理论系列】《伤寒论类编补遗》误治后脉证并治及禁忌篇318.$ t* |& w1 J/ B5 f$ \“恍惚心乱”,有两个原因:一是病人流失津液很多,津液无法养心脑;“小便已阴疼”,就是小便后,整个尿道都疼,这个同样是流失津液很多,津液无法养阴窍。汗家如此?因为津液流失,出现阳明的“胃中干、烦躁不得眠”,此时要饮水自救,应该“少少与饮之,令胃气和则愈”,就是说要少少给水喝,让肠胃慢慢得到滋润,不要暴饮蛮灌。
厥阴病预后(摘自郝万山伤寒论)厥阴病,渴欲饮水,当为阳气初复,津液一时不继所致,褐必不甚,此时无需用药治疗,少少与饮之,也就是慢慢地喝一些温水,也就是每次饮少量,而多次重复饮的意思,令胃中津液恢复,则可自愈。第71条有“太阳病,发汗后,大汗出,胃中干,烦躁不得眠,欲得饮水者,少少与饮之,令胃气和则愈。”是胃中津液损伤后,采用了“少少与饮之”的饮水方法,来促进康复。
《伤寒论》条辩三四三:厥阴病,渴欲饮水者,少少与之愈。厥阴病中的上热下寒证,本来就有消渴的证候,而本条却又谓【渴欲饮水者,少少与之愈】表面看来,似乎有些矛盾,实则两者的病理机转截然不同,因此在渴的程度上亦必有所区别。三、厥阴邪退阳复的渴欲饮水,因阳气乍复,津液一时不及上承,因而口渴,此时口渴决不会是消渴或大渴引饮那样严重,文中的【欲】字,可说明本证口渴的程度不会太甚,也正是判断本证预后的主要依据。
第二种情况是太阳表邪入里,阻碍三焦的气化功能,表邪未解,故而脉浮、微热,下焦气化失职,膀胱气化不利,则水不能出,故而小便不利,上焦气化失施,津液不能上承,故口渴,本条文所说的消渴症状,是口渴而饮水不解的症状。林利城:本条通过口渴来辨水停三焦还是水停中焦。水逆,蓄水证虽然口渴比较重,甚至会渴饮不止,但是终究水逆,宿水内蓄不化,新水就满以受纳,加上无处可消,出现水逆,水逆是蓄水重点,还是要五苓散。
桂枝二麻黄一汤方 (论见后)桂枝(去皮一两十七铢)大枣(五枚擘)炙甘草芍药生姜(各一两六铢)麻黄(十六铢去节)杏仁(十六个去皮尖)上七味。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方 于桂枝汤内去桂枝。桂枝加附子汤方 于桂枝汤内加附子一枚。桂枝甘草汤主之。桂枝甘草汤方 桂枝(四两去皮)甘草(二两炙)上二味。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主之。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方 茯苓(半斤)桂枝(四两)甘草(三两)大枣(十五枚)上四味。
太阳斡旋法第三伤寒贯珠集 卷一 太阳篇上太阳斡旋法第三 服桂枝汤后证治六条 太阳病。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方 于桂枝汤内去桂枝。少与调胃承气汤。则少与调胃承气汤以和其胃。但与调胃承气汤。太阳传本证治七条 太阳病。病去太阳而之膀胱。血结宜桃核承气及抵当汤丸导血除热。所谓血病见血自愈也。并太阳传本、热邪入血、血蓄下焦之证。与太阳传本、热与水结、烦渴小便不利之证。水病、血病皆得有之。
千古名方“桂枝甘草汤”桂枝甘草汤:组成:桂枝25克,甘草12克。A.《伤寒论》64条:“发汗过多,其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析疑:桂枝甘草汤由桂枝、炙甘草两味药组成,这两味药中,桂枝有着和营、通阳、利水、下气、行瘀、补中的作用,当然桂枝亦有解半表半里的作用,但就桂枝甘草汤来说,桂枝在本方中主要起着温通胸阳的作用;因心下悸,水饮上冲也有心下悸,欲得按者定虚实,桂枝甘草汤主之。
“补心之峻剂”丨桂枝甘草汤方义及应用。《伤寒论》第64条云:“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伤寒发汗,本为正治,但若过汗则致变证,即仲景所谓“坏证”,此条即是误汗伤阳之心阳虚证。仲景以桂枝甘草汤为基础方,辛甘化阳,以温补心阳、养心定悸。桂枝甘草汤出自《伤寒论》条64条“发汗过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汤主之。”《注解伤寒论》:桂枝之辛,走肺而益气;
3-修真十书杂着捷径卷之十九修真十书杂着捷径卷之十九  锺离八段锦法  闭目冥心坐,  冥心盘趺而坐。闭气搓手热  , 以鼻引清气,闭之少顷,搓手令极热,鼻中徐徐乃,放气出。三焦嘻  三焦有病急须嘻,古圣留言最上医。孙真人四季行工养生歌  春嘘明目木扶肝,夏至呵心火自阑,秋咽定收金肺润,肾吹唯要坎中安,  三焦嘻却除烦热,四季长呼脾化飧,切忌出声闻口耳,其功尤胜保神丹。修真十书杂着捷径卷之十九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