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周梦蝶原文及翻译。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后遂以“庄周梦蝶、庄周化蝶、蝶化庄生、蝴(胡)蝶梦、蝶梦、梦蝴(胡)蝶、梦蛱蝶、梦蝶、化蝶、蝶化、化蝴蝶、蝴蝶庄周、庄周蝴(胡)蝶、蝶为周、周为蝶、漆园蝶、南华蝶、庄蝶、庄生蝶、庄叟蝶、枕蝶、蝶入枕、庄周梦、庄叟梦、庄梦、蘧蘧梦、梦蘧蘧、梦蘧、梦栩栩、栩栩蘧蘧、蘧蘧栩栩、蝶蘧蘧”等写虚幻、睡梦及边蒙之态;
“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庄周,即庄子。庄子在《齐物论》里,讲述了一个非常著名的寓言故事:自己在梦中变成了一只蝴蝶,活生生的一只蝴蝶,自己觉得十分快意,完全忘记自己就是庄周。意思是:不知道是庄周做梦变成蝴蝶了呢,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作为主体的庄周与对象蝴蝶本来是有区别的,但是,由于主体的能动作用,使我(庄周)与物(蝴蝶)融合化一,我中有物,物中有我,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
关于梦的解析,庄子比西方哲学早两千年!《庄子·齐物论》载:“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因为在庄子看来,觉醒的庄子不会经历梦中的蝴蝶生活,梦中的蝴蝶不会经历梦之前庄子的生活。所以庄子梦为蝴蝶之时,庄子已然成为蝴蝶而其本人已经隐去,此时之蝴蝶并不知此乃庄子之梦,与庄子也无任何关联;
与此类似,现实当下的人生也没办法证明我们不是在梦中,因此庄子指出:“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梦中之人从来不知自己是在梦中;庄子看来觉醒的庄子不会经历梦中的蝴蝶的生活,梦中的蝴蝶不会经历梦之前庄子的生活。正如前文所言“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一切因为此故,所以庄子梦为蝴蝶之时,庄子已然成为蝴蝶而其本人已经隐去,此时之蝴蝶并不知此乃庄子之梦,此时只有蝴蝶而无庄子,一只蝴蝶栩栩如也,与庄子无任何关联;
丘也与女皆梦也,予谓女梦亦梦也。梦中有梦这种事情,睡觉爱做梦的人是有体验的,我就常常在梦里梦见自己又做了一个梦。庄子认为,梦与醒互为前提,梦中人不自知自己身在梦中,梦与醒就没有什么区别;庄子从梦中之梦,说到身外之身,他的蝴蝶梦,历来很多解释和参详,总有些说之不尽的东西,用李商隐的诗句来说是:“庄生晓梦迷蝴蝶”,这迷思,也许不是庄子的,只是读者的,读者也只能结合自己的人生体验,慢慢感悟了。
究竟是庄子梦蝴蝶,还是蝴蝶梦庄子?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自喻适志与!”在那个时候,自己梦到当蝴蝶,好舒服,“不知周也”,庄子名叫庄周,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庄周了。“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究竟是蝴蝶在梦中化成庄周,还是我庄周做梦梦到化成蝴蝶,我搞不清楚了。▲“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究竟是庄子变成蝴蝶,还是蝴蝶梦到庄子,这个中间一定有个分别,一定有个主宰。
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庄子·齐物论》)庄周这个人实在可爱,初读此文,你就会陷入这个老头儿布好的天罗地网,庄子的可爱不在于他的巧舌如簧,亦不在于他讲的种种故事。那庄周是庄周,蝴蝶为蝴蝶,必然又是有分别的,这也就是“物”“我”的转化了。我们执着于这些区别,而庄子则顺应了这些区别,不偏不倚,故而“可乎可,不可乎不可”。所以说无论蝴蝶化作庄子之梦,或者庄子之梦化作蝴蝶,可乎,不可乎。
说说古代诗文中的“梦”他在《齐物论》中说:“梦饮酒者,旦而哭泣;梦哭泣者,旦而田猎。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梦之中又占其梦焉,觉而后知其梦也。且有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也,而愚者自以为觉,窃窃然知之。”是谓人生是一场梦。“梦之中又占其梦焉,觉而后知其梦也”,梦境原非梦前所能预知,身在梦中的人却往往去构想猜测未来的梦;杜甫《画梦诗》的“春渚日落梦相牵”和《酬严武别杜诗》的“最怅巴山里,清猿恼梦思”;
从前庄子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四处飞舞的蝴蝶,忘记了自己原来是庄周。不一会惊醒,一看自己还是庄周。弄不清楚究竟是自己作梦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作梦变成了庄周。《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宋·苏轼《苏文忠诗》合注:“梦蝶犹飞旅枕,粥鱼已响枯桐。” 元·马致远《夜行船·秋思》:“百岁光阴如梦蝶,重回首往事堪嗟。”相关二十六史典故。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庄子?齐物论》)  到底是庄子在梦里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一梦变成了庄子?庄周梦蝶,如此一个庄子"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中奇异诡谲的梦境。也很难去想象千年前的庄子是否真在一梦醒来,恍然疑心自己梦中化为蝴蝶;还是,可以浅薄地说,庄周梦蝶,不过就是庄子一觉醒来的恍然不知梦境物我?"而今天,却只能感叹,我非庄子,安知其梦里梦外有何深沉的领悟?
古琴曲《庄周梦蝶》:庄周入梦亦如幻,物我两忘逸神远。《庄子·齐物论》:“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不论庄周梦蝶,抑或蝶梦庄周。庄周梦蝶,是庄周梦中看见了蝴蝶,需要通过自我的修为,从心理上泯灭彼与此的界限,达到一种“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的境界。
心理学大师的争鸣,及“庄周梦蝶”隐喻的真相。而真正对梦展开科学研究的,是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1856-1939),正是他使心理学进入了“精神分析”的时代,而其代表作正是《梦的解析》。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梦之中又占其梦焉,觉而后知其梦也。庄子认为,在梦中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在做梦,而且梦里还会有梦,这不免让人联想到《盗梦空间》里的多层梦境,到最后,甚至连主人公都已经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
庄子关系学:人生的最高境界就是“无我”也就是说,庄子只是个身体,而蝴蝶就是精神,也许真的有那么一个地方是可以让蝴蝶不需借助身体而生活的。既然庄子搞不清楚自己与蝴蝶的关系,那么他能不能搞清楚现实与梦的关系呢?可是,庄子偏要问:你怎么知道前者是梦,后者不是梦呢?在这里,庄子不仅仅是认为人与蝶、梦与醒无法分开,浑然一体,他甚至认为人就是蝶,梦就是醒,人与蝶,世界万物及发生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大梦而已。
随着年纪的不断增长,梦境的情节也越来越丰富,除了一如既往的灵异场景,还增添了许多玄幻片段,当然还有一些以前不会做而现在经常做的梦,比如梦到过去的时光,梦到自己的将来,梦到一些刻骨铭心的记忆,梦到一些许久未见的人,梦到过去的趣事,梦到曾经的伙伴。我们每个人都会做或多或少的梦,梦的世界缥缈离奇,梦的转折毫无依据,有的是好梦,有的是噩梦,有的梦倍感真实,有的梦荒诞离奇,有的梦转瞬即逝,有的梦刻骨铭心。
当庄周梦中变为蝴蝶的时候,开心的不知道还有庄周的存在。庄周现在于“蝴蝶梦”再次言“ 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蝶?—— 周与蝴蝶两不相知”实际是对“ 梦饮酒者,……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梦之中又占其梦焉,觉而后知其梦也。且有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也,而愚者自以为觉,窃窃然知之。”的呼应。在庄周本人看来,因为“觉”“梦”之不同,蝴蝶与庄周虽然“自喻适志”但两不相知。当庄周化成蝴蝶,蝴蝶还是庄周吗?
“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所以我们说,庄子对梦的最大贡献是把历史上的记梦、占梦发展成为写梦、借梦说理,将梦当作寓言、当作艺术作品来写,这是庄子对“梦”的发展,也是庄子对“梦”的一大贡献。蝴蝶梦开创了“梦文学”的先河,两千多年来,蝴蝶梦以后产生的各种梦源源不断,终于以“红楼梦”这个千古一梦达到高潮,形成了“梦文学”的长河,而在这条梦文学的长河之中,庄子的蝴蝶梦无疑是源头,无疑是最璀璨的一个梦。
“庄周梦蝶”寓言的三重含义。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因“庄周梦蝶”的第一句,“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就有此种迷惘之情的显露,庄周梦为蝴蝶,非常愉快(“自喻适志”正是形容此种愉快),但忽然梦醒,还是那个庄周。在更高的时空里,“庄周”与“蝴蝶”其实是一体的,但是在我们的时空里,“庄周”与“蝴蝶”又是不同的物质状态。
庄周有了这种心境,故而庄周梦为了蝴蝶,自己在梦中成为了蝴蝶。就心境而言,“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实际上是对现实的遗忘和对理想状态的回归,这种对现实的遗忘和对理想状态的回归在现实中是无法体现的,只有在梦化蝴蝶时才能完美的展现。蝴蝶美且蝴蝶追求美,梦见蝴蝶是好事,梦为蝴蝶更是好事;大鹏和列御寇由于心境所限只能梦到蝴蝶飞舞不可梦见化为蝴蝶,庄周有至人的心境故可梦到化为蝴蝶;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夜读书之二 2012-10-23 13:51 星期二  方其梦也,不知其梦也。像上面长梧子先生说的梦,不知道别人做过没有,我是做过的,有很多时候,我会做我在睡觉的梦,又有很多时候,我会做我已经醒来,正在做事的梦,可是醒来以后,我却发现我根本就是在睡梦中。想一想,我现在做的事情,在梦中也曾做过,而我做过我睡觉了在做梦的梦,唉,这样无休止地想下去,真是人生如一梦啊!
李白《古风》其九(庄周梦胡蝶)赏析。《古风》 其九 李白“庄周梦胡蝶,胡蝶为庄周。 一体更变易,万事良悠悠。诗名《古风》,这首诗李白讲的是“庄周梦蝶”,我们来看李白《古风》其九原诗:赏析 李白说,庄周在梦中发现自己是只蝴蝶,梦醒后,又发现蝴蝶已变为了庄周。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通过这首诗,我们可以看到李白的财富观,李白也确实是不守财的。《古风》 其九 李白“庄周梦胡蝶,胡蝶为庄周。
这个王县令每次在公堂上审理犯人时,如果要判处这个犯人笞杖之刑时,他就会直截了当的向犯人家属,提出一个让旁观人看来是匪夷所思的变通方案,就是让犯人家属赶紧去抓蝴蝶,并将抓来的蝴蝶交给他,如此这样就可以对该犯人不实行笞杖之刑,免除该犯人屁股的皮肉之苦。既然所谓“疑是凶人”的人,都能“悉变成蝴蝶”,而且是“缤纷飞散”,那么为爱殉情的好人祝英台,当然就更加能和梁山伯一起,化作蝴蝶翩翩飞了。
《庄子》杂谈:庄生梦蝶与子綦丧耦。“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当庄周在梦境中时,不知有庄周,醒来时“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说明庄周与蝴蝶是一不是二。但“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庄周与蝴蝶一定是有分别的,庄周是庄周,蝴蝶是蝴蝶,是二不是一。子綦似乎答非所问。
庄周梦蝶——人生如梦复如蝶。庄子《齐物论》有云:“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千百年来,有许多人作了和庄子相似的梦。庄生的蝶梦和所有这些类似的梦,无非都表达了一种人生如梦的思想。北宋苏轼读庄子,曾喟然叹息曰:“吾昔有见于中,口未能言,今见庄子,得吾心矣!”青年时期的郭沫若也曾喊出“我爱我国的庄子”这样的豪语。
“静读”第337期|庄子.《庄周梦蝶》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庄周是战国时期的著名的思想家,有次睡着了,梦见自己变成一只漂亮的大蝴蝶,他感到非常的愉快,非常的惬意。当庄周突然间醒过来,惊惶不定之间,方知自己原来是庄周。如果说牢狱之灾就像庄周梦中变为蝴蝶一样,那么褚时健的努力就是梦醒后成为人的关键因素。
【庄周梦蝶】庄子简介 庄周梦蝶的典故是什么意思?庄子(约公元前369年-公元前286年),名周,字子休,战国中期宋国蒙人。庄子最早提出“内圣外王思想”对儒家影响深远;庄子洞悉易理,深刻指出“《易》以道阴阳”;庄子“三籁”思想与《易经》三才之道相合。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胡蝶则必有分矣。他认真的想了又想,不知道是庄周做梦变成蝴蝶呢,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庄周与蝴蝶一定是有分别的。
《齐物论》“庄周梦蝶”解《齐物论》"庄周梦蝶"解。庄周梦变胡蝶,已不觉有庄周的存在,看不到其人举止行为,听不到其人言谈雄辩,其人的思想意识也没有了,哪里去了?的确如此,灵魂意识即是道,但是,道有先天后天 之别,此时的道不是先天,先天能归一,不是先天不能归一。周所以为周是道物运化到后天产生的,同样蝶之所以为蝶也是道化至于后天的结果,周所以梦蝶是由于周的道物回返为先天过程中,没有完全化为先天的原因。
霍金解答庄子的千古难题:答案出人意料!在霍金的微博下,众多网友纷纷留言与其互动。今天上午,他就此留言解答了一番庄子梦蝶的故事,以下是微博原文:“中国古代有个哲学家叫庄子。''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梦醒后,庄周不知是他梦为蝴蝶,还是蝴蝶梦为庄周。霍金教授,请问我们如何知道我们是生活在梦里还是真实存在?”换做我的话,我也许会梦到宇宙,然后困惑是否宇宙也梦到了我。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