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芾爱奇石,苏东坡笑他颠。米芾把石头翻过来、覆过去地指给杨杰看,嘴里还喃喃地说:“像这样的石头,怎能不喜爱?”见杨杰没什么反应,米芾把此石纳入左袖,又从袖中摸出另一块石头,但见叠嶂层峦,奇巧之处,更胜先前一块。当米芾还在念叨着“如此奇石,焉能不爱”时,杨杰却再也忍不住了,说了句:“不独你爱,我亦爱之。”突然从米芾手中夺过此石,米芾还没反应过来,杨杰已急急出门乘车而去。
有“石痴”之称的宋代书画名家米芾嗜好奇石的趣事,最令人津津乐道。放回袖子之后,米芾又取一石,尽“天画神楼之巧”,宛转翻复查看,对杨说:“如此石安得不爱?”这下杨杰再也忍不住了:“非独公爱,我亦爱也!”说时迟,那时快,杨杰夺过米芾的奇石,匆匆“登车而去”。古代文人玩石如米芾、米万钟者何其多,利用一方方大小不一的石头,他们造出了园林山水,案上风光,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对话奇石,观照内心,尽显名士风流。
(据孙祖白《米芾米友仁》)。周种跟米芾关系不错,知道米芾的德行,凡是米芾看中的东西,由着他拿走。周种没当回事:你老吹自己是鉴定大师,收藏的东西却有一半是假的,就是能说大话,你敢让我看看这砚台么?米芾就从箱子里往外拿,周种知道米芾的洁癖,于是连忙去洗手,米芾见周种这么懂事也挺高兴。王安石的一把扇子上就写着米芾的诗句,没事经常看;苏轼更是说,和米芾做了20年朋友,还恨时间短,都是铆足了劲要把米芾往高里抬。
米芾有洁癖。酒至半酣,米芾突然站起身来,对苏东坡说:“世人皆以芾为颠,愿质之子瞻。”米芾向苏东坡求证,就是希望苏东坡为他公开平反,可他没料到,苏东坡的回答是“吾从众”,意思是:我同意大家的看法。米芾举轻若重,对杨杰说:“如此奇石,焉能不爱?”杨杰不为所动,米芾就将石头收进袖笼。米芾瞪眼问道:“你如何分辨真本和摹本?”画主回答:“真本上牛眼中有牧童的身影,摹本上没有。”米芾闻言大笑,立刻璧还真本。
米芾一面糟蹋苏轼的字一面收藏。周种跟米芾关系不错,知道米芾的德行,凡是米芾看中的东西,由着他拿走。米芾就从箱子里往外拿,周种了解米芾的洁癖,连忙要毛巾洗手,米芾看见周种这么懂事挺高兴。蔡攸一点办法没有,只能把字帖送给米芾。据传说米芾新婚之夜,李氏妇人将传家之宝“灵璧研山”相赠,米芾惊讶问道:“妇人为何有此宝物?”李妇人便将自己是李煜后世之孙告诉了米芾,并要求米芾“不得将此物予以他人”。
米芾可爱  宋朝写字最出名的数“苏黄米蔡”四大家,“米”就是米芾,因为办事二百五,人送外号“米颠”。周种跟米芾关系不错,知道米芾的德行,凡是米芾看中的东西,由着他拿走。米芾就从箱子里往外拿,周种知道米芾的洁癖,于是连忙去洗手,米芾见周种这么懂事也挺高兴。蔡攸一点儿办法没有,最后只得把字帖送给米芾。苏轼路过,米芾请苏轼吃饭,苏轼到了,米芾安排一人一张桌子,上面放了好笔好墨和三百张纸,菜放在旁边。
古代文人与砚台那些事儿|文房雅趣皇帝得玉一纽,治为墨海,上有篆文:帝鸿氏之砚。徽宗只得破格赏赐,米芾大喜过望,抱着砚台谢过皇上就往外跑,余墨洒在身上全然不觉,引得赵佶大笑。苏东坡回答说:我有两只手,只有一只手可以写字,但现在已经有三块砚台了,何必再要?苏东坡收藏过的砚台,如今仍旧传世的就可以一一枚举数十方..........老坑端砚精品赏析此古砚温润柔和,用手触摸细腻,犹如触摸婴儿皮肤一样;
米芾是宋末的大书法家和画家,他一生多次应试,却又屡屡未中,后来随母进宫侍奉皇后,在皇后身边呆久了,被赐县尉,也就是比县长官位小,相当于一个县的公安局长,维持县辖的社会治安,由于米芾在书画方面的卓越成就,到了晚年才被召进宫,专门从事宫廷中的书画鉴赏和整理工作,任书画博士。据说,有一次宋徽宗让米芾以两韵诗草书御屏,实际上是想见识一下米芾的书法,因为宋徽宗也是一个大书法家,他创造的“瘦金体”也很有名气。
在众多的收藏中,奇石以其独特的魅力,永存于世,永葆其形,为人们的生活平添雅趣,深受藏家们青睐。奇石是大自然赐给人类的珍贵艺术品,每一块奇石都自然天成,浸透了万物生灵的精、气、神,集科学、文化、艺术于一体,也便都有了灵性。现代人赏石,大都要先看石头的成色,或崇形状重意境,或修凡骨悟禅机,又要求“奇、秀、险、幽”,若将这十二个方面在观赏奇石时相互交叉应用,仔细品味,便能从总体上把握奇石之美。
米芾装癫卖狂的成因辩释。从米芾笑而不答到米芾最后拿出一块奇石,还自言自语地说:“像这样的石头怎能不爱。”这当中至少说明,一是米芾选择在这里做小官,目的不是现在的官,而是以后的官。等到写完后,他捧着砚台跪在皇帝面前说:“这方端砚经过陛下的允许让臣米芾给研磨写字,不小心弄脏了,我实在不忍心把被臣污染的东西再送还皇上,不如您把它赏赐给我得了。”皇帝看到米芾这个赖样儿,不禁哈哈大笑,金口一开,赏给了他。
米芾像。有次,他找米芾到他家里去玩,顺便拿出一幅王羲之的字帖真迹在米芾面前显摆。蔡攸显然对米芾的戏精身份一无所知,居然把字帖递给了米芾。说时迟,那时快,米芾拿过字帖紧紧抱着,撒腿就往桥上跑,还做出要跳河的架势:“我得不到这字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还不如跑着字帖跳河算啦!”于是,米芾从蔡攸手里骗到了字帖。有一天皇帝请米芾去露两手,给他写一副字,谁知米芾一见皇帝的砚台就喜欢得不得了。米芾拜石。
他喜好砚台,抱石头睡4天,写下39字“天下第一难书”,流芳后世。关于米芾收藏名砚的故事有很多,其中南唐后主李煜也爱收藏名砚,其中“三十六峰砚”“七十二峰砚”都是李煜的名砚,后来这些砚台流落民间,这砚台真是让米芾日思夜想,后来他为了得到这方砚台,不惜倾家荡产也要得到。当米芾趴到砚台上,宋徽宗都一脸迷茫,就在这是米芾开口了,说自己已经使用过这个砚台,皇上就不能再用了,于是就请求宋徽宗把这方砚台赐给他。
二,《合作研山图》中的砚山,被薛氏所得。一个偶然的机会,翁方刚和罗聘有幸见到了这块砚山,把它借到家中数日,赏玩之余,还留下了这块研山的拓本,于是就有了《合作研山图》中的砚山拓本。《合作研山图》是由多人合作完成:这就是翁方纲小字隶书的《宝晋斋研山考》,罗聘之子罗允缵绘的《宝晋斋研山图》和研山拓本、罗聘等绘的《合作研山图》4个部分,其中,最重要的是研山拓本和翁方纲的《宝晋斋研山考》。
读史|北宋名臣如何围猎御史。同时代的名臣米芾和文彦博,就不会在这种“小事”面前摔跟头、丢前程,因为他们不仅不会拒人“合污”,甚至还会主动拉人下水,围猎御史。一天,文彦博宴请何御史,一番觥筹交错后,文彦博唤来一群歌妓,以助酒兴,并把杨台柳安排其中,唱起当时与何御史卿卿我我的曲子,御史立刻骨头都酥了,什么纪律、原则、使命,全都抛至九霄云外,再次与美人推杯换盏,情意绵绵。
米芾见领导发脾气了,赶忙凑上前去,从左袖中取出一块‘嵌空玲珑,峰峦洞壑皆具,色极清润’的石头说:“这样美丽的石头,谁看了都会爱不释手。”米芾见杨杰不喜欢,就把石头放进左袖。米芾最后拿出一块‘尽天划神镂之巧’的石头,对杨杰说:难道你不喜欢这块石头吗?”【题识】:一清先生,于右任。“一代草圣”于右任先生逝世五十周年纪念展,(上海)复旦大学于右任馆,2014年9月。【题识】:竹贤先生正,于右任。
“古代赏石第一人”米芾二三事,他的千古第一奇石现在何处?灵璧石砚山。米芾献宝似的一件一件地往外拿,杨杰故意一直摇头,这激起了米芾的好胜心,终于拿出了他的传家至宝“灵璧石砚山”。米芾他曾经在江苏涟水为,涟水毗邻安徽灵璧县,米芾收集了好多灵璧石精品供石,可见米芾的传家宝“灵璧石砚山”是多么美妙的一颗奇石了,也难怪皇上看了也想据为己有。现在这一千古奇石““灵璧石砚山”被故宫博物院收藏。
白居易曾经写下多篇咏赞奇石的诗文,如《盘石铭》、《太湖石记》等,为我国奇石文化的形成奠定了理论基础。米万钟以好石著称,并将这种爱好追溯到自己的祖先”米芾“。在米万钟收藏的奇石中,最著名的有5块传世数百年的旧物:“一灵壁石,高四寸有余,延袤坡陀,势大如山,四面如画家皴法,岩腹近山脚特起一小方台,凝厚而削”;乾隆皇帝六下江南,有三次因喜欢灵璧石而绕道灵璧石产地,题诗、题字,留下许多美丽的传说。
难道,这就是南唐后主李煜的珍藏之物吗?米芾知道,当年李煜曾十分珍爱一块奇石,即使是在兵临城下江山易手之时,仍痴迷于石头,最终被俘,可谓“不恋江山爱美石”。李煜被俘后,他所收藏的奇石先后流传数人,后被李煜第五代后人也就是米芾之妻李氏收藏。李氏之所以将自己的传家之宝赠送给米芾,一是因为米芾爱石如命,二是石头亘古不变,象征着两人美好永恒的婚姻。
十年后,白居易关盼盼的《燕子楼新咏》诗三首,诗中展示了关盼盼在燕子楼中凄清孤苦、相思无望、万念俱灰的样子。843年白居易的《太湖石记》石破天惊,开辟了人们对于太湖石的审美鉴赏道路,让人们对太湖石在形态认识上进入初识阶段,以他瑰丽的笔触详细的记述了当时太湖石各种形态和现状,这是他眼中的太湖石:对于后主的超级奇石“灵璧研山”宋徽宗因为没有得到心里闷闷不乐,就召见了蔡京,想让蔡京说服米芾相赠“研山”。
得石者福,玩石者乐,今天你玩石头了吗?苏东坡爱此石如获至宝,从曲阳恒山运来汉白玉石,琢芙蓉盆将石放入盆中,石盆沿上刻有苏东坡所题的“雪浪石诗”,将思乡之情寄托在如山水画的这一方青石上,并依此命其室为“雪浪斋”。雪浪斋古亭雪浪石。他觅得研山奇石后。奇石的空灵美表现在以小寓大,避实就虚,精品奇石经过近观静赏,能给人一种空谷传声,幽静深远的精神意趣。意境美是奇石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块奇石都有其不同的意境。
据传说李煜收藏了很多怪石,有不少是灵璧石,其中有两块灵璧石是他最钟爱的,几乎每天都要鉴赏、把玩,可谓爱不释手,一至于宋朝军队兵临城下时,还不愿意舍下灵璧石而逃。六次下江南有三次因喜欢灵璧石而绕道灵璧石产地,题诗,题字,留下许多故事。为了能与灵璧石相伴,每次绕道,乾隆总要选采一批较好的灵璧石运回北京故宫。为了得到灵璧石,乾隆要求尼姑再下三局,尼姑看出乾隆爱石心切,只好将此灵璧石山峰献给乾隆。
太湖石简史1.0:看各路玩家如何各种会玩。据《史记·留候世家》中记载,汉开国功臣张良就对奇石有着独到的认识和异于常人的兴趣,比如他在自家客堂正中就供有一方奇石。进入隋唐、赏石、藏石之风已成潮流,许多文人雅士爱石成癖,他们将奇石供于客堂书斋,清闲时面对奇石,凝神遐想,神游期间,并由此勃发诗兴。对于后主的超级奇石“灵璧研山”宋徽宗因为没有得到心里闷闷不乐,就召见了蔡京,想让蔡京说服米芾相赠“研山”。
砚:武夫宝剑,文人宝砚 | 每日一字。文人宝重砚台,首推其实用价值,苏轼曾说:“砚之美,止於滑而发墨,其他皆馀事也。”好的砚台,对于书写、绘画有巨大的影响。武夫宝剑,文人宝砚。《砚谱》上就说:“谱言四宝,砚为首,笔墨兼纸,皆可随时收索,可与终身俱者,唯砚而已。” 明代陈继儒在《妮古录》也曾经写道:“文人之有砚,犹美人之有镜也,一生之中,最相亲傍”。古时,有不少文人靠写作文字维持生计。
天价奇石何罪之有天价奇石何罪之有 X天价奇石自古有之,“天价奇石”并非现代人的发明创造,而是中国自古有之。米芾,字元章,号襄阳漫士等,祖籍太原,就曾以“灵璧研山”换住豪宅,米芾为此将豪宅改名为“海岳庵”以作纪念,并作诗“研山不复见,哦诗徒叹息。惟有玉蟾蜍,向余频泪滴。”以此抒发自己的悔恨,失落心情,足见米芾为用“灵璧研山”换豪宅而抱怨终生。宋代大文学家苏东坡也钟情于石,他仕途坎坷,颠沛流离,所到之处广泛收集奇石,得意失意,奇石总成知己,还写了许多咏石诗文。到了1995年,深圳举办的奇石拍卖会上,一块马头奇石以30万元拍出。
米芾来了。宋徽宗让米芾以两韵诗草书御屏,他听闻米芾在书法上的造诣很高,所以想要见识一下。趁着宋徽宗高兴,便说:“此砚臣已用过,皇上不能再用,请您就赐予我吧?”宋徽宗惊讶之余,倒也成全了米芾的这份痴狂,将砚台赐给了他。米芾下拜石头的事情传了出去,朝中大臣认为米芾这个举动,实在有失体统。于是有人便上奏弹劾米芾,米芾因此被罢了官。
苏东坡去世,米芾写下这篇书法,只为要回一块砚台。但是东坡去世后,米芾第一时间想起的,居然是自己心爱的紫金研还在东坡那里。其实,事情是这样的,这块砚台本来是米芾的,被东坡借去使用,这一用就用到了去世。作为一名爱砚之人,为了不让这块绝世好砚成为东坡的陪葬品,被永久地埋在黄土之下,于是米芾要回了这块砚台,而米芾写下的篇书法《紫金研帖》,是米芾追回苏轼所借紫金研的说明。
米芾看到皇上高兴,随即将皇上心爱的砚台装入怀中,墨汁四处飞溅,也不顾忌,并奏告皇帝:“此砚臣已用过,皇上不能再用,请您就赐予我吧?”皇帝看他如此喜爱此砚,又爱惜其书法,不觉大笑,便将端砚赐之。米芾最后拿出一块天雕神镂的奇石,一边自语:“这样的石头怎能不爱?”杨观察使眼睛一亮,忽然夺过石头说:“不单你爱,我也爱得很。”说完,转身登上车走了,让米芾追悔莫及。
大书法家米芾奇葩爱好:认石头做亲戚,为一石头还自愿贬官。当时的宋朝皇帝非常赏识米芾,但是米芾却因为过度痴迷于赏玩石头,耽误了好几次官家正事。府衙众人也很懂得讨好米芾,于是把这块石头送给了米芾。到了第四天,家人看着米芾实在是不成人形,于是找到苏轼,希望苏轼来劝一劝米芾。而米芾的官职,其实原比灵璧的缺职要高上几阶,他之所以自愿降职去灵璧,是因为灵璧因为地势的原因,特产石头,米芾是想去多淘几块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