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诊和五诊白术与法半夏的配合,由于白术健脾以升,半夏和胃以降,一升一降则交和,故卢太师曰白术得法半夏,和胃交脾,上下皆通。藿香15g、苍术15g(袪表湿)、砂仁15g(纳五脏之气归肾)、白蔻15g(开胃囊,立中气)、茯苓15g(其功皆在利小便)、陈皮15g(醒胃走表)、厚朴15g(降阳明,嗓子痒)、法半夏20g、明天麻15g(肝脉浮)、柏子仁15g(安眠,通便)、炙甘草5g、生姜30g。因为桂枝不是君药,所以我们不叫桂枝法。
卢火神“桂枝法”的学习与破解(一)在5月17日至19日这三天,成都医药界出现了一个罕见的奇景,有三百多年历史的北京同仁堂在成都的四家分店在那三天同时只煎一张处方的药——-卢火神献给地震灾区的那帖处方!6月30日,正在四川抗震救灾的解放军“铁军”野战医院院长和几位官兵,从抗灾一线赶来为的是向卢火神献锦旗致谢意。就是卢氏桂枝法!卢火神是如何布局桂枝法?共同学习,请关注《卢火神“桂枝法”的学习与破解(二)》
“太阳的底面即是少阴”[2],太阳经气本源于少阴命火,只有少阴命火充足,太阳气化才能源泉不竭。一为开太阳,解肺闭:足太阳膀胱经是人体最大的开机,太阳气化不利则水湿不化,聚而生痰。二为温肾阳,纳肾气。岭南名医何梦瑶曰:“痰本水也,原于肾,肾阳虚,则水泛为痰。”肾藏先天之精气,肾阳为一身阳气之根本。故治疗上着重以大剂附子恢复阳气,阳足则生机勃勃、气化有源,痰湿瘀浊得化,肾气足,痰浊消,气自能归根于下。
彭师流感之法治病毒性流感之法方案一桂枝30,茅术15,茯神15,法夏15,砂仁15(酌情用),生楂肉20,天麻15,防风20,香白芷20,炒大麦芽20(酌情自加),石菖蒲20,炙甘草15,生姜60。方案二广藿香20、茅术15,茯神15,法夏15,砂仁15,生楂肉20,天麻15,防风20,香白芷20,大麦芽20(自加),石菖蒲20,炙甘草15。广藿香法的构成是将方案一处方中桂枝换成广藿香,不用姜,其他不变。
所以在《伤寒论》里放这样一些内容主要是和狭义伤寒鉴别、比较的六经病证篇(10 篇)太阳病篇分了上中下三篇("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上第五"、"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中第 六"、"辨太阳病脉证并治下第七")辨阳明病、辨少阳病、辨太阴病、辨少阴病、辨厥阴病,然后"辨霍乱 病脉证并治第十三"、"辨阴阳易差后劳复病脉证并治第十四"这10 篇内容一共398 条,涉及到的方剂是112 方后 8 篇。它的病性属于阳证,它的病势呢,属于 阳证的极期。
如何补阳气呢?中医认为,可采用中医按摩方法补阳气。气海穴:3个有效按摩法可补阳气。补阳气按摩方法一:按摩气海穴。涌泉穴:3个有效按摩法可补阳气。补阳气按摩方法三:按摩涌泉穴。补阳气按摩方法:有三种方法可应用于刺激涌泉穴。一是用药物烘烤、熏洗,二是用灸疗、膏贴,三是采用各种中医按摩手法或其他的物理性方法刺激涌泉穴,达到补阳气的目的。
03、脾俞。04、肾俞。处方一:用艾炷或艾条(百会、四神聪、肾俞、脾俞)处方一:艾条悬灸法(脾俞、足三里、气海、梁丘、列缺)——气虚者用之。【常用穴位】颧髎穴,颊车穴,曲池穴,印堂穴,足三里穴,三阴交穴,肝俞穴,脾俞穴,肾俞穴,神阙穴、关元穴、血海穴,合谷穴。处方三:艾条温和灸(曲池、血海、三阴交、肝俞、脾俞、肾俞、神阙、关元)——用于消除黄褐斑。。处方三:艾条温和灸(肾俞、命门、脾俞、足三里、百会)
此为阴气上腾,阳气下陷,阴阳相隔,气血无所统制,水饮搏于气,壅滞于周身,《金匮要略》桂枝去芍药加麻黄细辛附子汤方,原主"气分,心下坚......水饮所作"。处方:麻黄10克制附片60克(久煎)辽细辛6克桂枝12克干姜60克生姜120克甘草30克[二诊]上方连服十余剂,头痛减轻,余证同前。处方:桂枝10克生姜30克炙甘草12克大枣20克麻黄10克制附片30克(久煎)辽细辛3克茯苓15克当归10克上方服十余剂后,病基本治愈。
人浴⑻刀啵“住P睦鄞保荒馨胛裕煌坊柰吠矗窈αΓ闹謇洹C嫔园祝逍榕帧I嘀实⒆习担鞍氩课尢Γ喔堪啄寮谢贫瘢龀廖ⅰ4宋艉涤艟茫跣吧罱嵊谠啵问嘟担銎谏耍陆共还蹋灾露便失常。乃少阴寒化,兼太阳表实证。法宜内护元阳而散寒,外开腠理而固中。以麻黄附子甘草汤主之,处方:麻黄10克制附片30克(久煎)甘草15克四剂[辨证]患者早年双目失明,生活艰苦无人照顾,以致沉疾迁延,病情日益复杂,阴阳及表里虚实交错;此属太阳少阴证鼻衄。
桂枝汤,桂枝清除卫气的不正常收敛,白芍收敛多余的汗液,甘草、大枣巩固老本营,就是脾胃,生姜帮助桂枝把邪气,也就是风赶出体外。桂枝汤的主要功能,就是调节太阳这个层面的气机,所以太阳这个层面的很多疾病,桂枝汤都能治疗。足太阳膀胱经经过后背,在脊柱的两侧,所以太阳经不通会引起腰背痛,用桂枝汤疏通了膀胱经,腰痛就能好转。这个时候用桂枝汤来扶太阳之气,所以能治疗。用桂枝汤能宣太阳抑郁之气,所以治疗有效果。
这一条是讲太阳病误下后,应根据正气抗邪的能力及表证存在与否来决定治法。.太阳病.就是表病,中风也好,伤寒也好,都应当发汗,而不应该泻下。.下之后.,出现.其气上冲者,可与桂枝汤.,从文意来看,.其气.是指太阳之气,.上冲.则是和内陷做对比的。例如,太阳病篇里有这样一条,.太阳病,脉浮而动数……,医反下之,动数变迟……,阳气内陷,心下因硬,则为结胸。.这是太阳之邪内陷变成结胸了。
再看伤寒论原文,"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疼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汤主之。若汗多,微发热恶寒者,外未解也,其热不潮,未可与承气汤,若腹大满不通者,可与小承气汤微和胃气,勿令至大泄下。另外,太阴病中有个比较特别的地方,"太阴病,脉浮者,可发汗,宜桂枝汤",前文已经知道,"脉浮者,可发汗",为肺有寒的治法,而太阴病是脾有寒,可见当太阳太阴并病时,太阴的脾寒也是可以通过发汗而解的。
所谓伤寒六经病证,仅为利用以代表人体各个抗邪程序之代名词。阻气血之流行,适值经临互为因果耳,处方:细辛、竹节白附、全蝎、活磁石(先熏),川芎、白香芷、蔓荆子、乌药,川桂枝,防风、炙姜蚕,病人见方有难色曰:如此辛热活血祛痰之品,前医皆谓余阴虚风热,服此热药其何以堪,颇虑头痛未已,又生他病,是否可用万全之方,祝曰:有斯病则用斯药,何惧之有,古人云:药不瞑眩,则厥疾勿瘳也,倘用无足轻重之方,病不能愈矣。
咽喉属少阳大家都明白,咽喉属少阴大家就不一定认同了,我们讲抓独法的时候会专门讲咽喉,咽喉属少阴我随便给大家念几条条文:“病人脉阴阳俱紧,反汗出者,亡阳也,此属少阴,法当咽痛,而复吐利。”“少阴病,下利,咽痛,胸满,心烦,猪肤汤主之。”“少阴病二三日,咽痛者,可与甘草汤;不差者,与桔梗汤。”“少阴病,咽中伤,生疮,不能语言,声不出者,苦酒汤主之。”“少阴病,咽中痛,半夏散及汤主之。”
3 六经辨证 -太阳病证。《景岳全书·伤寒典》:“合病者,乃两经三经同病也。如初起发热、恶寒、头痛者,此太阳之证,而更兼不眠,即太阳阳明合病也,若兼呕恶,即太阳少阳合病也,若发热不眠呕恶者,即阳明少阳合病也,若三者俱全,便是三阳合病。”《医宗金鉴·辨合病并病脉证并治》:“论中所著合病并病,虽单举阳经,未及阴经,然阳经既有合病并病,则阴经亦必有之可知矣。如太阳病脉反沉,少阴病反发热,是少阴太阳合病也。”
《伤寒论》原文“伤寒若吐若下后,心下逆满,气上冲胸,起则头眩,脉沉紧,发汗则动经,身为振振摇者,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主之。”辨证:面黑为水,脉沉主水,胸闷短气,乃是水寒之气窃踞胸阳之位,己成凌心射肺之势。处方:桂枝12克,茯苓30克,炙甘草10克,白术10克。此方治水气上冲,迫使肺气不利,肺气不能通调水道,则见小便困难,面目浮肿以及咳喘等证。即本方减去白术、甘草加茜草、红花.处方:茯苓30克,桂枝12克,茜草10克,红花10克。
【主治】心痛彻背,背痛彻心。然恐胸背既乱之气难安,即于温药队中,取干姜、赤石脂之瀒,以填塞厥气攻冲之经隧,俾胸之气自行于胸,背之气自行于背,各不相犯,其患乃除。邪袭背俞,气从内走,则背痛彻心。俞脏相通,内外之气相引,则心痛彻背,背痛彻心。《金匮》胸痹心痛短气脉证第九,载有栝蒌薤白白酒汤、栝蒌薤白半夏汤、枳实薤白桂枝汤等方,以治痰郁结气闭塞清阳之胸痹心痛,势发轻浅,此治寒邪侵入背兪,注于心之痛也。
桂枝法系列讲座~太阳桂枝。桂枝法分为太阳桂枝、阳明桂枝、少阳桂枝、太阴桂枝、少阴桂枝和厥阴桂枝。第四、扶阳医学的桂枝法与伤寒论的桂枝汤有什么不同呢?这个时候,还没有寒气穿透进入人体的血管和骨节,这种状态就是《伤寒杂病论》中描述的桂枝汤证,而扶阳医学就用桂枝法系列的桂枝汤法。在扶阳医学的桂枝法体系里,我们刚刚讲解了在血管内飞奔的桂枝,讲了将桂枝的能量由血管内的营分横切到血管外的卫分的生姜。
[明医·微读]走近川派伤寒大家——傅元谋 川派伤寒特点 四川地处盆地,多阴雨,少日照,重庆群山环绕,两江交汇,水汽氤氲,川蜀两地常年湿气偏盛。倡导寒温一统:川籍医家不拘于寒温之说,认识到伤寒之法可用于温病,温病之法能补伤寒之不足。傅老师认为痒是由气机不通而致,若气机不通程度较甚则为痛,所以若人体阳气不足,则气的运行动力不足,自身阳气不足又易受邪,内外之因可使人体气机郁滞不通,进而出现身痒的症状。
夹阴伤寒。此非大承气汤下后之变.系患者胃气初复,寒热失调所致。给以调和胃气,方用《伤寒论》半夏泻心汤加减。方中法夏止呕逆,散结气;毅然以白虎加人参汤清其肺胃之热,以大承气汤下其久滞不通之结热;在整个治疗过程中,用寒用热,悉以体气之盛衰而为定,在体功与病邪方面,则根据“体功重于病邪”、“阳气重于阴气”的观点,先着重调理体功(机体功能)及扶持阳气,使正气旺盛,抗力增强,然后再处以治病之方,总以救人为先。
即《脾胃论?脾胃盛衰论》所说:“脾胃不足之源,乃阳气不足,阴气有余。”肺乃脾之子,脾胃虚弱,则水谷精微不能上输,发为肺气失养而郁滞之病机。心肺之阳虚,乃由于脾胃之气先衰。其主要原因是脾胃虚衰,水谷之精微不足以滋养心肺,心肺乏资生之源而气机不利,血难周济,气滞血凝而升降受阻,病发胸痹。也有脾虚失运,痰饮内盛,厥气上逆,使心阳孤危,咳唾惊悸,心悬而痛,当用桂枝、枳实、生姜之类为主以涤饮祛痰,运化脾胃。
因为麻黄汤虽然还没有说,我们很快也要说麻黄汤了,就是在这个条文当中,太阳伤寒发汗是要用麻黄汤的,太阳中风是表虚的,他是用桂枝汤的。五十四条,时发热而自汗出者,他的脉象应当是什么呢,他肯定是有一个阳浮而阴弱,大体是这样一个脉象,就是阳浮而阴弱,但是他可以兼数脉可以兼洪,阳浮而阴弱,或兼数或兼洪,这两条的这个脉象,可以从这个用桂枝汤证,从桂枝汤证的这个脉象上推导出,这五十三条和五十四条的这个脉象。
高建忠 | 治咳不效,求助伤寒——慢性咳嗽医案一则。而从整体观念入手,采用六经辨证,选用两解太阳、少阳的柴胡桂枝汤方加减,半年咳嗽,5剂即止。原文如下:“余临证以来,每见咳嗽百药不效者,摒去杂书之条诸纷繁,而觅出一条生路,止于《伤寒论》得之治法。《伤寒论》云: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三句,是金针之度。……《伤寒论》小柴胡汤谓:咳者去人参、生姜,加干姜、五味子。此为伤寒言,而不尽为伤寒言也。
’’(16条)又如五苓与抵当两证,病位同在下焦少腹,后世均列为太阳腑证:但前者属蓄水证,病表邪人腑膀胱水蓄,阳气不得宣化。又如少阳病右五主证七或然证,其或然证亦当属于兼证范畴,故小柴胡汤多加减法。水血痰食气郁等病,为杂病中常见之证。救表,宜桂枝汤。”(91条)“太阳病,外证未除,而数下之,遂协热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硬,表里不解者,桂枝人参汤主之。”(163条)以上两者同为表病误下而表证不解,下利不止。
肺脏有寒且肺气弱,可以选用石菖蒲+砂仁+法夏这三味药,这三味药的联合使用能够增强肺气祛肺寒。卢太师说“陈皮行气开郁,外通皮毛,内通网膜,通脾肺而舒肝。”所以陈皮是连接右寸肺与右关脾的药,也就是卢太师说的通脾肺,通脾肺就是通右关与右寸。假如不用生陈皮,用老陈皮呢,有五年,十年,二十年的老陈皮,老陈皮就不会发汗,老陈皮除了通脾达肺的功用之外,主要是醒胃气的功用要强一些,因为老陈皮很香,芳香沁脾。
桂枝二麻黄一汤方 (论见后)桂枝(去皮一两十七铢)大枣(五枚擘)炙甘草芍药生姜(各一两六铢)麻黄(十六铢去节)杏仁(十六个去皮尖)上七味。桂枝去桂加茯苓白术汤方 于桂枝汤内去桂枝。桂枝加附子汤方 于桂枝汤内加附子一枚。桂枝甘草汤主之。桂枝甘草汤方 桂枝(四两去皮)甘草(二两炙)上二味。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主之。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方 茯苓(半斤)桂枝(四两)甘草(三两)大枣(十五枚)上四味。
桂枝汤,麻黄汤,大青龙汤,小青龙汤,葛根汤等  2、吐法:瓜蒂散  3、下法:三承气汤泄下燥热,桃核承气汤泻热逐瘀,抵当汤破血逐瘀,茵陈蒿汤利湿退黄泻热,大陷胸汤泄热逐水,麻子仁丸润下,蜜煎方、土瓜根方导下等等  4、和法:和枢机,解郁结。故"汗出而喘"排除了麻黄汤和小青龙汤证的"无汗而喘"。"不可更行桂枝汤"提示不能用桂枝汤,暗示也不能用桂枝加厚朴杏子汤,不是中风兼喘。诊断为猪苓汤证。
桂枝汤的加味方,如桂枝加葛根汤、桂枝加厚朴杏子汤、桂枝新加汤、桂枝加附子汤、桂枝加桂汤、桂枝加芍药汤、桂枝加大黄汤;桂枝麻黄各半汤是小汗之法。还有一种情况,病人服桂枝汤大汗出后,出现有如疟疾一样的恶寒发热,一天发作两次的证候,也就是所谓的.一日再发.,这说明营卫之间尚有小邪未解,但是比桂枝麻黄各半汤证的一日二三度发的情况又稍稍轻些,而且已经是大汗出之后,因此用桂枝二麻黄一汤,调和营卫,兼祛小邪。
[辨证]此证本太阳受邪,由于失治,病情急剧转化,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首先,太阳外证未除.又出现某些少阳证,太少二经同病,其证相互交错。正如《金匮要略》所谓:“肾著之病,其人身体重,腰中冷……甘姜苓术汤主之。”可见,此例除有柴胡桂枝证以外,兼有肾着之病,故本柴胡桂枝与甘姜苓术汤方意,合而用之。故临证效法柴胡桂枝合剂之意,并甘草干姜茯苓白术汤燠土而胜水,亦为使太少合病之证兼而收效之义。证属太阴虚寒邪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