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中国历代君主帝王22春秋战国郑国各代国君图说中国历代君主帝王22春秋战国郑国各代国君。郑武公的进步政策调动了人们建设郑国、保卫郑国的积极性,历史上的"弦高犒(kao)师退秦兵"和"烛之武缒(zhui)城退秦师"⑤ 的故事,就是郑国人积极主动保卫国家的表现。春秋时郑国国君,姬姓,名胜,郑定公之子,为春秋时期诸侯国郑国第二十任君主,在位三十八年。郑繻公,姓姬,名骀,为郑国第二十四任君主,郑幽公之子,在位27年。郑国末君。
“克段于鄢”第三年,不知什么原因(据说是因为郑庄公父子整天忙于开疆辟土打造郑国天下第一强国的品牌,不太理中央事务,而且难得来朝见一下,态度还挺横),平王跟虢国勾搭在一起,郑庄公在中央的地位有所下降,郑庄公极为不满,平王为了稳定郑庄公,提出两下交换儿子为质,平王儿子狐质于郑,郑庄公儿子忽质于周。周朝的诸侯封免权原来只在天子之手,任何人不得分封诸侯或取消已分封的诸侯的名号。
在二王并立,周朝内战期间,周平王少不得要让利与支持者,让关中之地与秦国,这实为“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变为“自诸侯出”的开始,此后,郑武公、庄公均得以王命征伐诸侯争霸中原;周平王此举可能由于经济窘迫,急于向鲁国示好,我见过周朝的统治基础是宗法制和礼乐制,周天子当为诸侯之表率,而周平王竟然带头不遵礼法,自己瓦解统治基础。庸懦的周平王只落得个周郑交质,王子狐为质于郑,郑公子忽为质于周。
“繻葛之战”发生在距今两千七百年前,郑国军队在繻葛地区将周天子组织的联军打得丢盔弃甲。激烈的战争后,天子联军根本不是郑国士兵的对手,联军惨败,周桓王也在这一战中箭受伤。战争结束后,周天子肆意妄为的报应终于到来,这场繻葛之战使所有诸侯国都看清周天子不过是个纸老虎罢了,周桓公根本不配“受命于天”。之后,周天子只能龟缩在都城内,诸侯们逐渐对天子的统治心生不满,“周天子”逐渐成了虚名。
周郑交恶?周郑交恶发生於前720年,郑国侵犯东周的国境。郑庄公怨恨周王,周王随即澄清,并以王子狐入郑为人质,郑国遂派遣世子忽入周为人质,史称「周郑交质」。公元前717年,郑庄公亲自到洛邑朝拜天子,想借机缓和一下同王室的矛盾,但受到周桓王的冷落,接着又发生了周与郑换田事件。郑国在没有得到周王许可的情况下,私自同鲁、许等国交换土地,引起了周桓王的恼怒,周、郑由“交质”发展到“交恶”的地步。
为了自己的子孙后代打算,郑桓公与太史伯商议后,报幽王同意,将郑国百姓迁往今河南荥阳一带,新建郑国。郑国第二任国君郑武公,在位二十七年,相继灭掉东虢国、郐国、胡国,将郑国领土扩充数十倍。担任卿士以后,郑庄公十余年不到雒邑履职,一直在郑国呆着,引发周平王的不满,而且,他也觉得郑国三代国君连续担任王室卿士,对王室不是一件好事。在这个节骨眼上,同姓的郑国,与雒邑王畿接壤的郑国,是最可信任的诸侯国。
周天子嫌弃管理天下太累而扶持郑氏三人,结局却很意外。公元前767年的一天,郑武公安排周天子到东虢国做调研,东虢国君受宠若惊,亲自向天子汇报工作,不料却当着天子的面让郑武公给“双规”了。面对郑武公的强悍,周平王只得忍气吞声,同意让郑国代管虢国。他先是故伎重演,安排周天子去调研,后又请周天子赐婚,让胡君前来迎娶郑国公主,但人家就是不上当,郑武公只得把女儿送过去。郑国扩张的节奏,让周天子很不安。
姬林:是周平王的孙子,太子姬泄父之子。公元前697年3月,姬林病重,召周公黑肩入卧室托付说:“依照祖宗制度,我立了嫡长子姬佗为太子。 但是,我所钟爱的却是次子姬克。公元前697年3月,姬林病重,召周公黑肩入卧室托付说:“依照祖宗制度,我立了嫡长子姬佗为太子。但是,我所钟爱的却是次子姬克。今天,我将姬克托付给你,日后如果姬佗寿终,就兄终弟及,让姬克继位。你要尽力办好这件大事。”不久,姬林病死于洛邑。
周公见此情景,就劝周桓王说:“我们周室东迁,依靠的就是晋国和郑国。友好地对待郑国,以此鼓励后来的人,还怕人家不来,何况不以礼相待呢?郑国以后恐怕不来朝见了。”果不其然,郑庄公因为怨恨周桓王不礼遇自己,于是拿郑国的祊地(音崩,今山东省临沂市费县西南)交换了鲁国的许田(靠近许昌一带的田地)。诸侯不朝天子,这就给周桓王制造了口实,周桓王立即统率周军,联合陈国、蔡国、虢国、卫国四国的军队攻打郑国。
但平王这货又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于是反而被郑庄公抓住了把柄,郑庄公也是彪悍,不但当众埋怨周平王,甚至还亲自来到洛邑给周平王施加压力,周平王再三解释并赔礼,郑庄公依然表示不依不饶,于是周平王脑子一抽抽竟然提出与郑庄公交换人质......周王朝的王子狐被送到了郑国,而郑国的公子忽则来到了周,史称周郑交质。于是被激怒的郑庄公派兵割走了周王朝田地里的麦子,而到了秋天,周王室地里的谷子也被郑国军队给割走了......
周王的面子没了:周、郑交质 | 左传拾趣2.兼任周王卿士的郑武公与同样协助平王东迁有功的晋文侯一同辅佐周室,周平王在大家支持下勉强支撑起周室残局。郑庄公不但继承了郑国君位,同时也继祖父桓公、父亲武公之后继续承袭了周王卿士的职务,周室朝政依旧为郑所把持。两国之间(这里说“两国”其实非常不妥,因为郑国是周的诸侯国而已)用人质做担保是相互的,因此郑伯也把自己的一个儿子“忽”送到了周王朝当人质。
如果君子建立了两国互相信任的关系,按照礼制行事,怎么会用得着交换人质?)  尽管郑庄公和天子的关系逐渐恶化,郑庄公在职务上还是周王朝的卿士,还能调动周王朝的军队。《左传?隐公八年》:  “八月丙戌,郑伯以齐人朝王,礼也。”  (八月丙戌日,郑庄公带领齐僖公朝觐周天子,这是合乎礼制的。)  鲁隐公九年(周桓王6年,郑庄公30年,公元前714),因为宋殇公不去朝觐天子,郑庄公用天子的名义讨伐了宋国。
中央也干不过地方的周郑之战 | 左传拾趣9  公元前707年,周桓王出兵,同时拉上虢国、蔡国、卫国、陈国等诸侯国,组成由王室军队为主的多国联合部队,浩浩荡荡出发讨伐另一个诸侯国——郑国,拉开了中央政府攻打地方政府的奇特一幕。联合部队的情况大致是:周王以自己的部队为中军,虢国的军队为右军,蔡、卫两国的军队同属右军,周大夫黑肩(瞧这名字取的)的部队为左军,陈国的军队同属左军。
从遭人厌的“难产儿”到春秋霸主 看郑庄公如何逆袭。郑庄公是郑国的第三代君主,他的父亲是郑武公,爷爷是郑桓公。郑庄公(资料图)郑庄公自然不肯吃这个亏,他利用周王室卿士的身份,集合了周军与虢军,一直打到卫国南部的边境。卫国不甘失败,不久又联合宋国、陈国和蔡国,一直攻打到郑国国都的东门。齐国、鲁国、宋国、卫国、陈国、蔡国等,在郑庄公的文韬武略之下,现在都已经唯郑国马首是瞻,郑国俨然成了中原的霸主。
春秋时期、平王东迁和周郑交恶。虢公翰可能以周平王称王不正为由,于携(今陕西西安北)立王子余臣为王,史称周携王[ad]。东周可分为春秋时期与战国时期,中国进入诸侯争霸的时代,周王威严扫地,仅有天下共主的虚名[224]。而郑伯掌控王政大权,屡次挑战周室威严。周平王为了平息,于前720年以王子狐入郑为人质,郑国也派公子忽入周为人质,史称周郑交质。而郑庄公就收割温地的麦和成周的禾以威胁周室,激怒了周桓王[225]。
051-公元前八世纪末郑国崛起。郑庄公颇有心计,在洛邑担任卿士期间,常常假公济私,不但私自减少郑国该向周王室缴纳的赋税,甚至还偷运诸侯向王室朝贡之物前往郑国。郑国遂派世子忽入周为质,史称“周郑交质”。郑庄公的这一报复行为,让周王室与郑国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周天子的退让和妥协,助长了郑庄公的嚣张气焰,郑国对他更不尊重,从此不再朝见周王。郑国与周王室之间的矛盾,最终演变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
先兵后礼,这一箭将周天子拉下神坛,开启了数百年的诸侯争霸。说起西周后期与周天子最亲近的莫过于郑国了,郑国开国君主郑桓公为保护周幽王被犬戎所杀,其子郑武公保护周平王东迁有功,成为了王室卿士,其子郑庄公继承父业,独揽王室大权。事实的确也是这样,这一箭射去了周天子的威严,从此诸侯各国不在将周天子放在眼里,礼崩乐坏,相互攻伐,以下犯上者更是数不胜数。
郑国与周王室的关系紧张由来已久。周桓王向郑庄公提出来,希望与郑国互换土地,周王室得到了郑国的四块土地,郑国得到十二块比较小的土地。按道理说,姬忽的郑国军队功劳最为显赫,理所当然应该得到第一份犒赏,但是喜欢咬文嚼字的鲁国大夫却用另一套标准,犒赏的次序按各诸侯国地位高低来排列,郑国是新兴的诸侯,在周王朝诸侯国中的地位不算高,所以郑国在接受犒赏的次序上,反而排在其他诸侯国的后面。
郑国。襄公下传四代到简公时,郑国任用子产为相执政,铸造刑鼎,发展经济,救助百姓,因而郑国重新富强。七穆指郑穆公的七个儿子子罕(公子喜)、子驷(公子騑)、子丰、子游(公子偃)、子印(公子舒)、子国(公子发)、子良(公子去疾),他们从公室分离出来另立宗族,即罕氏、驷氏、丰氏、游氏、印氏、国氏、良氏。郑庄公不满,为此闹到朝廷,导致周郑关系恶化,以致弄到周王室与郑国交换人质,就是历史上说的“周郑交质”。
显赫郑姓:爱拼才会赢显赫郑姓:爱拼才会赢2015年03月22日郑姓图腾郑桓公画像。郑郑是也。奠国就是郑国。郑国遗民四散迁徙,其中郑桓公第15世孙、郑康王的儿子公子鲁带领一支族人逃到陈国和宋国之间,自立为南里君,以郑国国名为姓,成为郑国遗民中最早改姓郑的一支。三代国君一路打拼 铸就郑国的辉煌 郑桓公受封后,原本只是弹丸小国的郑国,经过3代人的努力,在春秋初期逐渐成长为一个强国,在历史上留下辉煌的记载。
真正的春秋第一霸,周天子在他面前黯然失色,伟人也称他很厉害。郑庄公继位之后,母亲武姜让郑庄公把京城封给弟弟叔段,迫于母亲的情面,郑庄公无奈的答应了。周王室自东迁以后早就没有了以往的威望,但是这时候的周桓王为了打击已经强大的郑国,就起用虢公与郑庄公分权,引起了郑庄公的不满。郑庄公非常恼火,就派人强行抢收了周王室的小麦,之后郑庄公又亲自面见周天子,想缓和一下与周王室的紧张关系,结果受到了周桓王的冷落。
小国击败6国联军,春秋首位霸主,称霸诸侯时齐桓公才刚刚出生!在这期间,郑国、宋国两国矛盾也日益激化,宋国后来集结卫国、陈国、蔡国、燕国、鲁国等多个国家对郑国进行夹击。郑庄公和大臣祭仲、高渠弥率军迎战,竟然大败周桓王的联军,甚至射了周桓王手臂一箭,郑庄公很会做人,为了照顾周天子的颜面,放了周桓王一马,没有活捉周桓王,战后还安排人去慰问周桓王。粉碎宋国、卫国、陈国、蔡国、燕国、鲁国联军夹击;
就在郑庄公与周天子打太极的时候,其他的几家诸侯却悄悄联合起来对付郑国,那么郑国在外面都有哪些敌人和哪些朋友,为什么说郑庄公是小霸主,他又如何称霸征战四方的?齐僖公和郑庄公算是王八对绿豆,看到郑国的日益壮大,齐僖公向来见见郑庄公,顺路看看周天子。于是在公元前713年,郑庄公告诉所有人,宋殇公没有按时觐见周天子(说的好像他自己按时觐见一样),联合了齐国鲁国组成三国同盟,把宋国打了个落花流水。
世世代代都任王室卿士的虢国国君的后代、时任虢国国君的虢公忌父借此积极参与王政,图谋夺回失去的王室卿士职位。但就在虢公林父天天为周王室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他部下的贵族詹父捅了虢公林父一刀———詹父找个借口,率领天子的军队对虢公林父进行讨伐,结果虢公林父战败,跑到了虞国。虢公丑亡国  虢公丑怎么都不会想到,世代忠于周王室、为周王室立下汗马功劳的虢国,会在王室的眼皮底下被灭。
另外郑庄公还扶植宋国内部的反对势力。郑国确实取得了对宋国的胜利,但郑国又从来无力吃掉宋国,这种和平胜利是郑对于宋所能取得的惟一形式的大胜利,这里,不利的政治地理环境起了决定的作用:郑处在几个大国之间,又几乎无险可守,即使某一天有力吃掉宋国,那相邻的大国也绝不会坐视其崛起,必然要以武装干涉的形式使郑回到自顾不暇的地步,这也是以后宋国为什么保存了很久,甚至到后来齐国灭了宋国自己也差点亡国的原因。
周桓王十三年(公元前707年)爆发的繻葛之战,是春秋初期郑国为称霸中原,在繻葛(今河南长葛北)大败周室联军的一次反击作战,也是历史进入东周后,周室衰弱,诸侯国崛起,不听从天子之命,竞相争霸在军事领域中的最显着标志之一。郑国虽迟至西周后期始分封立国,但由于其开国君主郑桓公为周厉王的幼子,与周王室关系亲近,因而一直为周王室所倚重,被委以为王室卿士,主持周室中枢大政。
郑庄公很恼火,因此就不来朝见天子。其主要的不同之处在于:霸主是以天子手下的诸侯长的名义,承认并尊重天子的地位(至少表面上如此),假借天子的名义号令诸侯;郑庄公的霸业,也利用了天子的因素。但他与周天子又有很大的矛盾,这矛盾主要是由于周天子分割与罢黜郑庄公在朝廷中的卿士的职位而引起,而周郑互换人质和周军抢割王畿之禾(小米),都是严重违背礼制的,都表明了作为诸侯的郑庄公的跋扈和周天子的威风扫地。
周王室的统治根基一直都在丰镐之间,虽然在西周初年武王周公以及成王就已经预建了雒邑,但那也是因为“雒邑居天下之中,诸侯原来贡献距离相差无几,在此接受诸侯的朝见,可以显示出天子的均平无好恶亲疏”但当时的设想是建议在西周王室王权尊重,实力强悍的基础之上的,而今平王因为躲避犬戎而被逼迁都雒邑。而今随着周王室的东迁,为了维持王室的生存和天子的威仪,势必会侵占到周边诸侯国的实际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