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先生,你永远年轻。想和你分享苏东坡先生这三次贬谪的故事,也许能让我们,对“年轻”两字有些不一样的体会。那年的乌台诗案牵连很广,苏轼的罪行最重,关押一百三十日后,来到远离京城的黄州。苏轼手抄楷书《赤壁赋》(局部)张大千画的苏东坡先生。回想这一生,苏东坡最放在心上的,不是高居庙堂的荣光,反而是贬谪时候的流离岁月。那是到了黄州的第三年,寒食节本来是归乡祭祖的日子,苏东坡因为戴罪,不能离开黄州。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吃货苏轼:被贬岭南却只顾着狂吃牡蛎。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朝云死后,孤独的老苏东坡又被贬到儋州。苏东坡在儋州,儋州父老教会了他食用牡蛎这道美味。美食家苏东坡自己学会了烹制牡蛎,觉得牡蛎味道鲜美,就乐呵呵地写信给朋友说:“无令中朝大夫知,恐争南徙,以分此味。”通俗点说就是“雾草!海南的牡蛎太好吃了!儿子,你千万不要告诉我那些猥琐同事,那我就没得吃了。”
【宋代词人】苏轼:问汝平生功业 黄州惠州儋州。苏东坡少年时读了一些书,因为聪慧,常得到师长赞扬,颇为自负地在自己房前贴了一副对联:“识遍天下字,读尽人间书。” 后一白发老妪持一深奥古书拜访苏轼,苏轼不识书中的字,老妪借此委婉批评了苏轼,于是苏轼把对联改为“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用以自勉,从此传为佳谈。苏轼便据此杜撰了这么一个故事,这使梅圣俞更加赞赏苏轼。一次,苏轼约其弟苏辙并佛印大师。
苏东坡:生活是个结,解不开,就系成个花儿。但苏轼毕竟是苏轼,他很快调整心情,在黄州安顿下来。很多人听说苏东坡在海南授课,不远千里追到海南,跟随苏轼学习。对于一个蛮荒之地,完成了科举的零突破,确实称得上是“破天荒”了,时至今日,海南依然留存着东坡村、东坡井、东坡路、东坡帽甚至还有东坡话。苏轼被贬黄州时,曾与友人出游,路上遇雨,未带雨具,同行皆狼狈,独独苏轼浑然不觉,吟咏自若,缓步而行。
儋州寻迹苏东坡儋州寻迹苏东坡黄东成《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1年03月31日 第 08 版)"载酒堂"的碑文说明了来历:"绍圣四年秋,东坡到达儋州,初僦居官舍。东坡之后,"载酒堂"、"桄榔庵"虽塌废,但历代政府都相继拨款修葺,几经重建,明清以后,学者们又相继在此讲学,遂约定俗成为当今的"东坡书院"了。"黄州惠州儋州,可谓东坡生命中的奇绝之旅,而其在儋州的人生最后几年,又是东坡最奇异、最险峻、最精彩的生命之旅!
生日味道 昨天,我回家了,和母亲、父亲一起吃饭。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日,从呱呱坠地的那天,生日便终生与你相伴,年复一年,用它独有的味道,让你体味着生命的滋味。孩提时代,生日的味道是奶奶、母亲给备下的一个鸡蛋。其实,生日的味道也是你人生的味道。他难忘一蓑风雨任平生的黄州,也难忘“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的惠州。 黄州,惠州,儋州,是东坡居士人生留下的雪泥鸿爪。
苏东坡自知必死,写下两首“绝命诗”,成为历史悲剧的见证!这两首诗同样是苏东坡的绝命诗。但也因“乌台诗案”,苏东坡背上了罪官的身份,被贬黄州,此后多年都接连被贬至更远的惠州甚至儋州(即海南),直到徽宗即位才被召回,可惜年迈的苏东坡在回京途中写下《自题金山寺画像》的绝命诗后不久便逝去,一代大文豪、大诗人一生都没有走进过国家政治的中心一展抱负,满身才华空字蹉跎在“黄州惠州儋州”!
自信不会入地狱:一代文豪苏轼临终前的最后20天,死前说了4个字。大宋元符三年七月十八日,一代文豪苏轼病卧于常州寓所,他的人生,似乎就要走到尽头。苏轼像。好在不少人为他求情,再加上本朝有除叛逆谋反罪外,一概不杀大臣的规矩,宋神宗最后下令对苏轼从轻发落,贬为黄州团练副使。也是从黄州开始,苏轼的文章尽显阔达之风。天生英才苏轼就这样度过了自己的一辈子,走到这里,又去往那里,直到六十五岁高龄,病卧在常州榻上。
苏东坡:一座矛盾重重的迷宫。苏轼是怎么样一个人?在我这里,苏轼最初是人生导师,再而是知己,后来是一个矛盾体,而今看苏轼,颇像自己的一面镜子,或是一个影子。以俗眼观,黄州、惠州、儋州是苏轼的“伤疤”,是“蒙羞之地”,是不提也罢的人生痛处。以叔本华之哲学观而论,苏轼的人生,像是一圈没有终点的铺满炽热火炭的环形跑道,他绕着跑道一圈又一圈地奔跑着,双脚踩在帜热的火炭上面,但却丝毫不停下脚步。
赏话剧《苏东坡》 结识说不尽道不完的文人典范。人民网北京2月27日电由眉山市与四川省人民艺术剧院联合出品的话剧《苏东坡》将于3月3日、4日在国家大剧院上演。苏轼总结生平时留有诗云:“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据此诗句,话剧着重述说了在黄州、惠州、儋州这几个“一贬再贬”的伤心地,苏轼是如何成长为文人楷模苏东坡的。话剧《苏东坡》从乌台诗案案发写起,追溯了苏东坡二十余年间大起大落的人生经历。
百家讲坛唐宋八大家之苏轼(九)黄州惠州儋州。
百家讲坛 | 唐宋八大家-苏轼-第9讲-黄州惠州儋州。
对苏轼“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是怎么理解的?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2012-11-11
浅论乌台诗案前后苏轼诗词的变化
苏东坡|人生哪有完美,不过看开一点。▲ 苏东坡像。“乌台诗案”牵连甚广,苏轼坐了130天牢狱,深知在劫难逃写下绝命诗时,已经罢相的王安石为他求情:“岂有盛世而杀才士者?”曹太后也提醒神宗说:“当年你祖父将他当做后世子孙的宰相来培养,怎么说杀就杀?”神宗才饶他一命,将他贬到黄州。“乌台诗案”差点让苏轼丧命,而被贬黄州,却是苏东坡生命的起点。苏轼是蛹,苏东坡是蝶,在黄州完成蜕变。▲《前赤壁赋》苏轼 撰。
年少轻狂的苏轼,因为聪慧,在一片师长的赞扬声中长大,于是颇为自负地在自己房前贴了一幅对联:“识遍天下字,读尽人间书。” 后一白发老妪持一深奥古书拜访苏轼,苏轼不识书中的字,老妪借此婉转批评了苏轼,于是苏轼把对联改为“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并以此自勉。皇帝下令拘捕苏轼的消息被苏轼的好友提前得知,于是及时地送信给苏轼。当御史们极力搜集致苏轼于死地的证据时,正直人士也在全力营救苏轼。
东坡并不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诵经帖》一文写苏东坡吃肉后诵佛经,有人说:“你这样是不可以念经的。”于是东坡用水漱口,有人又说:“一碗水怎么漱得干净!”东坡说:“惭愧惭愧,阇黎会得(——有道高僧能理解我的)。”大有“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境界,你会忍不住为他的真实可爱而笑。而我感觉,读《东坡志林》,则仿佛东坡是你的一个至亲好友,仿佛他就坐在你面前,亲切可爱,侃侃而谈。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苏东坡的诗词人生。苏轼在嘉祐二年参加的省试中,主考官是欧阳修,结果考试揭晓,苏轼是第二名。从黄州惠州到儋州。当时的御史从苏轼的诗文中捕风捉影,说他诽谤新法,对朝廷不满,御史就把苏轼逮捕了。后来苏轼到杭州做通判,写了很多关于西湖的诗。乌台诗案后,苏轼经历了人生的巨大转折,他侥幸未死,然后到了黄州。这首词的写作时间是元丰五年,是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的第三个春天。
无论是身处何种困境,苏轼都热衷品尝各种美食,把”好吃“的精神发扬到了五湖四海。因此,在民间有很多关于苏轼的美食,例如”东坡肘子”、“东坡豆腐”、“东坡玉糁”、“东坡芽脍”、“东坡墨鲤”等。苏轼一生,多数时间要么在贬谪的路上,要么在贬谪的地方。可是,苏轼就是苏轼。在黄州期间,苏轼为了早日振作起来,曾多次到黄州城外的赤壁山游览,写下了扬名千古的《赤壁赋》《后赤壁赋》和《念奴娇·赤壁怀古》。
苏东坡: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哪知试卷拆开一看,作者是苏轼,欧阳修立刻对他青睐有加, 他这样评价苏东坡:如果说苏轼是蛹,那么苏东坡就是蝶,他已经破茧成蝶,涅槃重生。就这样,苏东坡这次被发配到了儋州,为什么选择儋州,因为苏轼,字子瞻,里面有个詹字。海南儋州的三年,是苏东坡在生活上遭受苦难最多的时期,却也是他文学创作的高峰时期,更是他人生精神升华到极致,对人生意义哲思体会最为深刻的时期。
唐宋八大家之苏轼9 黄州惠州儋州。在这三次贬谪中,第一次贬谪最让苏轼措手不及。那么在黄州的艰难岁月里,戴罪之身的苏轼究竟是如何生活的?解说:在惠州,苏轼抱定了终老岭南、客死异乡的准备,然而朝廷仍然不放松对他的打击。绍圣四年,六十二岁的苏轼再次被贬,这次的地点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竟然是天涯海角的海南儋州。换句话说,虽然贬谪让他更加地边缘和绝望,但是反省和对生命的体验,更接近于苏轼的本真的自己。
苏轼的儿子都是大才,尤其以第三个儿子最佳。苏过是苏轼的第三子,他的母亲是王季章,苏轼的继室。苏轼让苏迈、苏迨领着全家妻儿老小去江苏宜兴种田为生,而让苏过随同去贬所安置。绍圣三年四月,苏轼买下惠州城东五里的白鹤峰一块地基,营造了二十间房子,花去了苏轼一生的全部积蓄,一共用了“六七百千钱”(千,就是一千钱,古人以千钱为计算单位),苏过不肯让61岁的父亲独自辛苦,只能让他做做决策、筹划。
《苏东坡》解说词第六集《南渡北归》苏东坡问道士的名字,道士低着头并不回答。苏东坡恍然大悟:“那只横越大江的仙鹤,莫非就是您?”道士回头一笑,苏东坡陡然惊醒。于是,世间的每一个人,都能从苏东坡的艺术里重新感受人生,而苏东坡也定然在后人的品读里,一遍遍地重新活过。去世前三个月,苏东坡途经金山寺,即兴写下一首诗,也算是对自己一生的总结:“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大师苏东坡: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也无风雨也无晴!苏东坡在政治上也辉煌过,他一生经历过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徽宗等五任皇帝,几个美丽的太后很欣赏他,几个有为或无为的皇帝其实也很崇拜他,但不知道为什么,几个皇帝都争着比谁把苏东坡贬得远。一天,儿子有事临时委托了个朋友来送饭,朋友听说苏东坡喜吃鱼,特意弄了一条肥美的大鱼来,苏东坡一看,知道“死神来了”,幸亏苏东坡一贯神经大条,才没被吓死。
古今第一文人是谁?然而下面才是我选他为第一文人的最主要原因:苏轼是国家的栋梁之才,深受百姓拥戴,人格完美,千古难寻。黄州惠州儋州。苏轼独自创制或由他改进和完善的菜、小吃、酒,自宋、元以来,就一直以他的号命名,称之为东坡菜、东坡小吃、东坡酒,在烹饪酿酒行业中广为流传。苏东坡不仅是个全才文人,而且其人格高尚有趣,真实而旷达,虽然人生多难,却胸襟博大,尤其他造福了无数百姓,可谓千古第一文人。
苏轼在诸多领域皆成就非凡,各色人等皆有心目中的东坡形象,倒确实是一个东坡化身百位东坡。苏轼走了,“百东坡”、“三东坡”最终归结为“千秋一东坡”。蜀党的权威是苏轼,洛党的领袖是著名理学家程颐,其兄长程颢与苏轼是同年进士。苏轼足迹所及,一方面造福一方,另一方面书写地方,所到之处,都因为苏轼的到来,而千古留名。但苏轼最终使杭州的形象定型了。宋朝远去了,苏轼远去了,但苏轼的文化创造至今犹自屹立不倒。
唐宋八大家之苏轼 第B11版:史海钩沉 20150924期 《中国电视报》公元1097年,60多岁的苏轼再次被贬,远贬海南儋州,根据苏轼自己所写,海南的生活是:此间居无室,食无肉、病无药。续弦王闰之,心地善良,善于持家, 她陪同苏轼一起贬谪到黄州,陪同苏轼一起开荒于东坡,陪同苏轼一起搭建了雪堂。公元1080年,苏轼因为“乌台诗案”被贬黄州,生活极为困顿,王闰之不但毫无怨言地尽心照顾一家老小,而且还与苏轼一起赤脚耕种于东坡。
苏东坡的人生逆旅 环岛之旅最后一站是位于西线儋州的东坡书院。一 苏轼东坡书院碑石上的“三州”就是苏轼人生逆旅的自我写照。“道”是无晴却有情”,黄州这块诞生了四祖、五祖与六祖惠能的禅宗圣地,佛光普照,东坡居士沐佛遣怀,其逆旅人生,迎来了人生逆旅中的别样风景。不久前逰惠州,在惠州西湖的东坡纪念馆看到了一份惠州人民记录下来的当年苏东坡在惠州兴修水利及其它益众惠民的业绩清单,其中“苏堤”略见一斑。
苏东坡一生中的“五大州”苏东坡的一生颠沛流离,辗转30余州县,在湖北黄州(今黄冈)、江苏常州、广东惠州、海南儋州、浙江杭州等18座城市留下了500多个纪念性景点,这”5个州“都和苏东坡有颇深的渊源。余秋雨先生在《苏东坡突围》中这样写道:“苏东坡成全了黄州,黄州也成全了苏东坡……”。黄州时期是苏东坡文学创作的高峰期,创作数量多而且质量高,脍炙人口的《念奴娇 赤壁怀古》、《前赤壁赋》、《后赤壁赋》都是此时期所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