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刘备安排打压诸葛亮的人,是怎么被诸葛亮打倒终生不得翻身的。诸葛亮对李严什么态度?这是因为刘备在登基时就做好了亲征东吴而留诸葛亮打理成都的打算,他必须要保证与诸葛亮之间毫无障碍地沟通,所以,赋予诸葛亮录尚书事的权力,是非常必要的。尚书令对皇帝负责,刘备这一任命,等于剥夺了诸葛亮录尚书事的权力,这是他削弱诸葛亮权力的开始。诸葛亮与李严,一主一次,一政一军,诸葛亮治成都,李严镇永安,一内一外。
陈寿说,诸葛亮身长八尺。诸葛亮北伐,得到三郡响应,马谡街亭违背诸葛亮命令,败北,诸葛亮退兵。当然,还是会有一批异想天开的,认为诸葛亮没采用魏延同样异想天开的“子午谷奇策”,太保守啦,殊不知魏延建议的子午谷奇策想要成功,得满足以下条件:他自己掌握占蜀汉人口1/200之一的精锐,不带大量粮草奔袭,指望到长安后,魏国人会屁滚尿流,主动逃出长安,还得要求诸葛亮等后续部队迅速跟进——这些套路,也就是赌棍敢玩儿。
53岁的诸葛亮每天食用一斤米,为何司马懿判定诸葛亮阳寿已尽?为何司马懿听闻侯断言诸葛亮死期不远了呢?其后,刘备从汉中撤军,以为二弟关羽报仇之名整兵攻打孙权,双方在夷陵地区展开了一场决战,但是急功近利的刘备再遭败局,在夷陵之战战败后,刘备只能带领着剩余的蜀中子弟兵退回蜀州,在回成都的途中,刘备在白帝城病倒,临终前托孤诸葛亮,并且任命诸葛亮为蜀汉的丞相,全面主持蜀汉国政并且辅助幼主刘禅。
诸葛亮逝世之后,为何司马懿仍不敢伐蜀?三国后期基本是诸葛亮和司马懿之间的较量,大家都知道,诸葛亮完败司马懿,无论是从军事、兵法、谋略上,司马懿只能死守,而诸葛亮每次都是进攻,每次北伐都被司马懿吓得不轻。那么诸葛亮死后,司马懿到底在做些什么呢,原来他也有事做,比如公元237年时,曹魏的公孙渊反叛,司马懿就要去镇压,后来司马懿突然收到魏明帝曹叡的诏书,让他速速赶回来。
在这里可以看出刘禅对诸葛亮对于蜀汉的重要性是看得相当清楚的,本来第一次北伐失败,对整个蜀汉造成的损失影响非常巨大,倘若刘禅要夺回大权,以这个做借口是非常适宜的,但是他也知道蜀汉现在还处于危机之中,自己年纪也轻,对国家大事的决断能力比不过诸葛亮,而且诸葛亮手握党政军大权,自贬三级不过是形式上的,实际上根本没有动摇他的真正大权,诸葛亮"所统如前",以前主管的什么事务,现在也主管什么事务。
诸葛亮既然向刘禅“请示”向魏国出兵,本来应客气一点,“请皇上圣裁”是现成的话,他却省了这一句,直接说“今当远离”,意思是刘禅批准与否,向魏国用兵是一定的,“诸葛亮传”记为“政事无巨细,咸决于亮”。魏延“善养士卒,勇猛过人”,有功有谋,因与诸葛亮的幕僚杨仪不和,中了诸葛亮的遗计而受害,蜀汉损失一个顶梁柱(刘备在汉中称王,将汉中大任交给魏延而不是张飞,由此可见魏延的能力)。司马炎推崇诸葛亮是理由的。
这样背景下的孟达,竟然还挂念着刘备,欣赏诸葛亮。但是慢慢地,诸葛亮发现孟达似乎在玩文字游戏,虽然信中多次表明归顺大汉的立场,可是一年下来也不见动静,似乎孟达对曹魏还是抱有幻想的,同时又得知东吴也遣人招揽孟达,诸葛亮渐渐感受到,孟达依仗优越的地理位置和雄厚的部曲实力,与曹魏、孙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再这么下去,局面会很复杂,如果东边不稳定,汉中的压力就会增大,对于即将开展的北伐会产生重大影响。
后来刘备拿下汉中后抽空了这支后援,他命孟达北上攻取曹魏的房陵(今湖北省西北部、十堰市南)、上庸(今湖北竹山县西南),同时又遣自己的养子刘封从汉中沿着沔水东下与孟达会师,刘备要求封统达军。十七年,诸葛亮是怎样的为人相信刘备一清二楚。在第一次北伐前,魏国对待蜀汉的态度是认为蜀汉不过只有刘备一人而已,刘备死了后蜀汉好几年都没动静,也就没什么准备(《诸葛亮传》裴注引《魏略》载:始,国家以蜀中惟有刘备。
军师联盟:诸葛亮用这几样秘密武器,虐魏军有如虐狗。无当军与元戎军。诸葛亮特种部队之二:元戎军。三千元戎军本身就是巴人力强善射之辈,在装备了诸葛亮所发明的“元戎弩”之后,负担起了六军之中的摧锋军的重任,所谓摧锋者,就是远距离击杀敌军首脑的斩首部队。北伐克复中原,使汉室中兴,是诸葛亮一生的愿望,他以白毦军和西凉铁骑余部组成的主力从祈山走上邽的平坦大道而行,又以无当飞军和元戎连弩为奇兵,相机而动。
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绝不可能因此影响诸葛亮与魏延二人的关系,更不可能形成所谓诸葛亮与魏延之间的矛盾,此后也有诸葛亮派魏延单独领兵之事就是证明。至于这次会议没有让魏延参加,应该说是诸葛亮的无奈:倘若魏延听说诸葛亮将全权托付杨仪,说不定会出于不满而当场翻脸,这正是诸葛亮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诸葛亮与魏延关系需要客观评价:诸葛亮对魏延是器重的,是在诸葛亮的战略框架下让他充分发挥了作用的;
陈玉屏先生在其文章中论道:“当此之时,若论功,诸葛亮功在社稷;论权,蜀汉军政外交,事无巨细,亮皆专之;论才智,阿斗较之诸葛亮,无疑有天壤之别;论德望,诸葛丞相早已泽被四方,更何况先主有‘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的遗命,百官之中,亦非无阿谀之徒。可见蜀中同样具备禅代的条件。”陈玉屏:《试论诸葛亮的道德风范及其对蜀汉政治的影响》,载《西南民族学院学报》,《历史研究专辑》,1986。
所以读完三国演义的人,很难想象诸葛亮能在曹操、孙权的帐下效忠,前者自不必说,疑心暗鬼,连亲儿子都不放心,何况是妖人诸葛亮,所以司马懿直到曹操病死,才敢展露锋芒;先主临出征前,再次把刘禅叫到诸葛亮面前,嘱咐他听相父的话,一切事务皆由诸葛亮定夺。第四次北伐,司马懿大军惨败于诸葛亮。后主刘禅,席地大哭,改换素服,令国丧三日,杀掉了一批趁机诽谤诸葛亮的官员,并且废掉丞相一职,诸葛亮死后,蜀汉再无丞相。
随着刘禅对军国治理的深入了解,开始对诸葛亮穷兵黩武的进行独力北伐导致国力衰退的政策看法有分歧,可是基于刘备订立的北伐统一中国恢复汉朝宗师室的既定政策和诸葛亮在国内的崇高威望,刘禅在诸葛亮主政期间,以团结为重,全力支持诸葛亮的北伐。”尽管诸葛亮执意北伐,没有听从刘禅的劝告,刘禅还是全力支持诸葛亮的北伐。”诸葛亮自贬三级后不久,为了不影响诸葛亮的权威,等诸葛亮打了胜仗后,刘禅及时恢复诸葛亮的职务。
魏延:良将死于疑。诸葛亮对魏延多存疑虑,不予重用,且借机除之,以致最终被杨仪乘机以所谓"叛逆"之罪将魏延杀害。刘备选魏延镇守汉中,足见魏延在刘备心目中的地位之重要。每次出征,魏延都要求自己领兵一万,与诸葛亮分道出击,诸葛亮始终未允许。诸葛亮去世后,杨仪密不发丧,派费祎去揣度魏延的意向,并抓住魏延个性矜高的致命弱点,用欺诈和激将手段,引蛇出洞,惹得魏延勃然大怒,抢在杨仪撤兵之前,率领所部径南归。
有的人就猜测说:“诸葛亮是内斗内行,外斗外行”,诸葛亮多次发动北伐,不是为了攻击曹魏一统中原,而是为了夺取两个人的权利,最终诸葛亮赢了,成功的铲除了这两个人,最终加速了蜀汉的灭亡,间接的帮助了司马家族,所以才封诸葛亮为武兴王的,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而相反诸葛亮初次见魏延就说他天生反骨,要斩杀魏延,虽然这是诸葛亮的威逼利诱的计谋,但从一开始魏延和诸葛亮的关系就不怎么样。
诸葛亮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刘禅得他爹的真传,也不笨。在这里,皇权、相权互相较起劲来,几天后刘禅撑不住,先后派多个大臣围在诸葛亮府前,从早至晚,催促诸葛亮出面应对危机。由此看出,皇帝只是一个摆设,相权和军权完全的掌握在诸葛亮手中,任何对于诸葛亮的权力和权威的挑战都是不可行、不可能的。到诸葛亮建兴八年第四次北伐时,刘禅进行了一次试探:利用四次北伐劳而无功的机会,突然动用皇帝命令,明令诸葛亮班师回朝。
才华非凡,智谋更是吊打三国诸多谋士,例如:司马懿,此人虽然算得上是三国最大的赢家,但才华智谋方面确实抵不过诸葛亮,当年诸葛丞相与司马懿对阵,司马只得拒守,面对诸葛亮司马懿生平所学,完全发挥不了任何作用。对于诸葛亮的才能,曹魏号称毒士的贾诩这样评价诸葛亮“诸葛亮善治国”,什么意思,从字面意义就很容易理解,意思就是诸葛丞相非常善于治理国家!在诸葛亮死后,作为对手的司马懿是如何评价诸葛亮的呢?
然而不幸的是,诸葛亮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都双双去世了,小诸葛亮与弟弟诸葛均跟着叔父诸葛玄先到了豫章,后来又辗转到了荆州。金城武版诸葛亮。今人有言,对于诸葛亮的大权独揽,刘禅心中早怀不满,所以在诸葛亮逝世后,迅即取消了丞相这一职位,并一直不批准为诸葛亮立庙。陆毅版诸葛亮。然而无可辩驳的是,无论刘禅对于诸葛亮怀着什么样的感情,在诸葛亮逝世后,刘禅都完整遵循了诸葛亮的遗愿,先拔蒋琬,后擢费祎。
蜀汉后主刘禅的无能,竟是诸葛亮所致!华夏皇帝漫谈之蜀汉后主刘禅 三国|震惊!蜀汉后主名叫刘禅,是汉昭烈帝刘备的长子,蜀汉王朝的第二位皇帝。他曾说:“政由葛氏,祭则寡人。”诸葛亮对刘备的知遇之恩十分感激,加上刘备临终托孤的一番话,他对蜀汉更是忠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让他发挥得淋漓尽致。诸葛亮确实很有能力,他勤于内政,发展生产,经济很快就兴盛起来,从而赢得了蜀地人民对蜀汉政权的拥护。
蜀汉朝廷认为魏延叛乱,马岱于是奉杨仪之命斩杀了魏延,一时间立下大功。据史料记载,建兴十三年(公元235年),也就是丞相诸葛亮去世后的第二年,马岱率军北伐,与魏将牛金交手。司马懿派他前来应战马岱,足以见得马岱在司马懿心中的地位。更为关键的是,姜维此前一直不支持北伐,马岱作为武将却有机会独自率军北伐,而且事实上也能独当一面,可见马岱领兵打仗的能力是得到公认的,这从侧面也反映出蜀汉群臣对于马岱的认可之高。
诸葛亮说:“食其禄而杀其主,是不忠也;居其土而献其地,是不义也。吾观魏延脑后有反骨,久后必反,故先斩之,以绝祸根。”先给了魏延一个下马威。司马主管军事,魏延身为丞相司马,相当于北伐军的总参谋长,又身为督前部,即北伐军的先锋,可见诸葛亮还是很倚重魏延。第一次北伐时,诸葛亮派遣部将守卫街亭,很多人都认为应该是魏延、吴壹等宿将,没有想到诸葛亮用了纸上谈兵的马谡,把其他人撂在一边。魏延心中的不满可想而知。
“这样实际产生的后果,就是导致象北伐这样大的军事行动,完全没有李严这个被刘备遗命“统内外军事”的托孤大臣说话和发表意见的份。”(摘抄自汗青写的《诸葛亮不过是个野心小人》)“蜀汉前后三次北伐这样重大的行动,诸葛亮都没有一丝让与他并列为托孤大臣李严参与的做法”(摘抄自汗青写的《诸葛亮不过是个野心小人》)。《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中说:“政事无巨细,咸决于亮。”又说诸葛亮:“杖二十以上亲决”。
四川著名历史学者看诸葛亮的“勤与德”诸葛亮还写信劝勉李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他好好工作,不要因为父亲被贬而丧失信心,诸葛亮给李丰的信的最后说:“详思斯戒,明吾用心,临书长叹,涕泣而已。”罢免李严是公,诫子李丰是私。明朝初年,蜀王朱椿下令废武侯祠,迁诸葛亮像于刘备庙内。据陈寿《三国志·诸葛亮传》载:“亮推演兵法,作八阵图,咸得其要。”因此说,青白江弥牟镇八阵图即是诸葛亮统率蜀军的“演兵场”。
诸葛亮慧眼识蒋琬。他因此劝刘备说:“蒋琬是国家栋梁,而非百里之才,为政以安民为本,不以修饰为先,望主公明察。”因为诸葛亮的一席话,蒋琬得以免死,但被罢去官职,不久诸葛亮建议起用为什邡县令,继续考察他的政绩才能。蒋琬的才能远不及诸葛亮,这是无可置疑的,但他能沿用诸葛亮的成规,以静治国,注意选拔人才,用人之长,兼之气量宽宏,心存大局,因此使蜀汉在失去了诸葛亮之后维持了稳定的政治局面。
门额大书昭烈庙,为何世人却道武侯祠。然而百姓太崇拜诸葛亮了,索性私下祭祀,王朝无可奈何于蜀汉景耀6年(公元263年)建成首座诸葛亮庙,一千多年来屡经损毁,明朝重建时与昭烈庙合并,成为罕见的君臣合祭庙。诸葛先生死后五百多年,当时杜甫参观的武侯祠还建在少城之内,非此时武侯祠。进入汉昭烈庙,满眼皆是与诸葛亮有关的诗词,楹联,反倒是先主刘备成了个陪衬人物,如果此庙不供奉诸葛亮,先主庙是否有人光顾还真是个问题。
都是他代替诸葛亮从中调和,直到魏延被赶出丞相府——魏延作为丞相司马,能被诸葛亮这种大度的人从身边轰走,也实在是个极品。他甩开魏延,返回杨仪军中,虽然魏延曾经是丞相府同事、虽然魏延是最高阶武将,但现在看来,他和杨仪才是利益一致的——如果魏延真的获得了全部部队的指挥权,那么毫无疑问,魏延极有可能成为新的丞相,如此,这些老一代丞相府属官不仅一个不会被魏延留用,甚至可能遭到奚落。
诸葛亮坚持北伐不但被活活累死,还让蜀国亡得更快,真是这样吗?这样下去蜀国大权很快就要被益州本土势力夺走,诸葛亮只有通过北伐,不断挖掘外来人才,通过北伐诸葛亮重用了以姜维为代表的外地势力,他们在蜀国没有依靠,只能牢牢的和诸葛亮为代表的荆州集团结盟,共同对抗益州本土势力,一直到蜀国灭亡,蜀国的大权也没有被本土势力夺走,所以从这一点来说诸葛亮的北伐是成功的。
姜维是诸葛亮的传人,谁是司马懿的传人呢?公元234年,诸葛亮病逝于五丈原,遗命姜维次于魏延断后,回到成都后,姜维被任命为右监军辅汉将军,封平襄侯。费祎死后,姜维独掌蜀国军权,继承了诸葛亮匡扶汉室的遗志,继续率领蜀汉军队北伐曹魏,其中有胜有败。曹魏大臣司马懿,其智谋与诸葛亮比肩,多次挫败诸葛亮的北伐行动。可以说,若没有邓艾,尽管曹魏能够灭了蜀汉,但绝不会如此轻而易举,邓艾在灭蜀之战中居功至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