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人性的五大经典心理实验。当实验环境发生转变,受试者认为还有另外四个人参与讨论时,只有31%的人在对方发病后寻求帮助,剩下的受试者猜测会有其他什么人去照顾此人。实验结果:在实验进行到某一程度(如电击330伏特)时,许多受试者表示开始感到不舒服,并质疑是否继续实验。大多数受试者在电击达到300伏特之前都不会提出质疑或反对,0%的受试者在此前要求停止实验(请注意,在某些情况下100伏特的电压就足以使人丧命)。
美国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在1971年做的模拟心理实验——斯坦福监狱实验,便验证了这个观点。为了验证社会环境对人们行为的影响,以及社会系统控制个人行为、支配个人人格、价值观和信仰的方式,津巴多寻找大学生参与在监狱生活实验。当8612向津巴多提出这个问题时候,津巴多已经完全进入了监狱长的角色,他想着要是8612退出实验,就会导致更多人退出,自己的“小监狱”就不能继续下去了。
斯坦福监狱实验的真实启示录 | 科学人 | 果壳网 科技有意思。在一份仅仅描述实验大体框架的早期评论中,他指出,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看守变得暴虐,滥用权力。”(那也就是一共四个人。)那么,斯坦福监狱实验的传说——就像心理学实验的《蝇王》——究竟是怎样变得与真相分道扬镳,相去甚远?他担任了《斯坦福监狱实验》电影的顾问,在电影中完全照搬原始实验细节,直接从实验记录出发撰写剧本,仅做出了极少的戏剧性改编。
著名的“斯坦佛监狱实验”到底有何问题?在斯坦佛监狱实验的记录中,哥比这位“囚犯”是重要案例,实验中编号8612的他在“监狱”中要求离开,大叫︰“我不能再承受多一晚!我不能再忍受了!”斯坦佛监狱实验照片。两人发现参与者暴行的一项重要因素,是领导者保证这些行为是为了他们所认同的更重要事情——例如科学发展、监狱改革等,他们认为,斯坦佛监狱实验中“守卫”的行为并非源于其角色权力,而是他们认同实验人员。
堕落天使:警察为什么会变坏。警卫为了说一不二的权威痛下杀手,在囚犯的身上小便、强迫口交……仅过5天,警卫便强迫两个囚犯模仿动物交配,菲利普·津巴多不得不中止了实验,囚犯如释重负,警卫则显得有些意犹未尽。《战略特勤组》设置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道德困境,令观众无比纠结:核弹即将爆炸,酷刑不足以使恐怖分子招供,获得官方授权的审讯专家准备折磨恐怖分子两个无辜的子女,用无辜者的血拯救苍生,遭到女探员的强烈反对。
斯坦福监狱实验的真相!津巴多档案中的新证据挑战了你在斯坦福监狱实验验(SPE)里学习到的所有内容。我们都知道斯坦福监狱实验(SPE)的故事。津巴多的典狱长告诉警卫,“我们想要做的……就是,我们所做的、和所说的能够走向世界……现在你看,这就是你的警卫这样做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但是,为了这么说,我们必须有这样的警卫。”https://stacks.stanford.edu/file/druid:wn708sg0050/wn708sg0050_a_sl.m4a.
堕落天使:警察为什么会变坏。仅过5天,警卫便强迫两个囚犯模仿动物交配,菲利普·津巴多不得不中止了实验,囚犯如释重负,警卫则显得有些意犹未尽。好莱坞反恐大片《战略特勤组》设置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道德困境,观众无比纠结:核弹即将爆炸,酷刑不足以使恐怖分子招供,获得官方授权的审讯专家准备折磨恐怖分子两个无辜的子女,用无辜者的血拯救苍生,遭到女探员的强烈反对。
三个富含哲理的心理实验有一些心理实验,耐人寻味、发人深思、令人感慨,假如静下心来,细细品味这些别出心裁、与众不同的实验,不难感悟到其中蕴含的美妙哲理。实验是这样做的:津巴多招收了21位本科生作为志愿者,让他们体验监狱生活,在实验中,这些人扮演看守或犯人,而在此之前,这21个人都经过了性格测试,被评定为情绪稳定、成熟守法的人,通过扔硬币的方式,10个人被派去当囚犯,11个人做看守,共进行两周实验。
斯坦福监狱实验斯坦福监狱实验是1971年在斯坦福大学进行的,当时津巴多正在斯坦福大学任教。于是看守们采取措施对囚犯进行“镇压”:脱光囚犯的衣服、把囚犯进行数个小时的禁闭、没收枕头和被褥、取消囚犯的进餐、强迫囚犯用手清洗马桶、进行俯卧撑或者一些没有任何意义的活动而羞辱囚犯、剥夺囚犯的睡眠、半夜把囚犯拉出来清点人数和进行各种屈辱性的活动。随后,离开了试验现场后,津巴多想要知道Christina对整个试验的评价。
4个残酷实验:心理学可以有多黑暗?1.感觉剥夺实验。实验过程如下:实验参与者被告知自己将扮演“老师”,任务是教导隔壁房间的“学生”。“学生”实际由实验设计者的助手假扮,但实验参与者并不知情。他们脱光囚犯的衣服、把囚犯进行数个小时的禁闭、没收枕头和被褥、取消囚犯的进餐、强迫囚犯用手清洗马桶、进行俯卧撑或者一些没有任何意义的活动而羞辱囚犯、剥夺囚犯的睡眠、半夜把囚犯拉出来清点人数和进行各种屈辱性的活动。
双方脆弱的关系自此破裂,但这也让模拟监狱更加真实,毕竟哪有什么监狱里囚犯和狱卒如朋友般亲切?但对于津巴多而言,实验其实是成功的,他在实验后整理了十几条有关于监狱环境改革的方案,一并被采纳了。除了多数人从人伦道德出发,反对津巴多的实验,一些心理学家也指出津巴多实验的不恰当之处。在津巴多的刻意为之下,斯坦福实验已经算不上严谨,但地下监狱却恰巧像极了许多真实的监狱环境。斯坦福监狱实验, 维基百科.
我们今天继续接着说1970年代非常有名的斯坦福的监狱实验,在那场实验里面最有意思的就是在实验开始的第一天,几乎所有人就已经开始进入角色了。然后这里面我们还要注意,就是最后当整个实验中断之后,这里面其中一个饰演狱卒的学生叫博登,他的日记说,当菲利浦向我透露实验将有结束时我高兴级了,但也震惊的发现,其他狱卒非常失望,不只因为我们原来要得到的实验研究的薪水减少,而且我觉得某个程度上,他们似乎很享受那个过程。
人性与作恶:斯坦福监狱实验。40年后,参与斯坦福监狱实验的看守、囚犯和研究者们现在对此作何感想?我会愿意进监狱吗?*注:斯坦福监狱实验(英语:Stanfordprison experiment)是1971年由美国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领导的研究小组,在设在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大楼地下室的模拟监狱内,进行的一项关于人类对囚禁的反应以及囚禁对监狱中的权威和被监管者行为影响的心理学研究,充当看守和囚犯的都是斯坦福大学的在校大学生志愿者。
斯坦福监狱实验是个骗局!斯坦福监狱实验也许是整个20世纪最有名也最受争议的心理学实验。斯坦福实验丨Philip G. Zimbardo.许许多多的心理学入门教材都引用了斯坦福监狱实验,往往都不加评判。斯坦福实验。斯坦福监狱实验的结果多年来一直在受到仔细审查,许多人认为,比起严谨的科学,这更像是戏剧化的展示,是学术界的真人秀。斯坦福监狱实验发生地的标牌丨Eric. E. Castro.这些心理学实验也正在被重新评估:
实验当中的津巴多.在实验前的一天,津巴多特地为充当狱卒的志愿者开了一场讲座。就算囚犯们开始被这些残忍行为折腾得崩溃了,津巴多研究团队还是继续着实验。等到实验进行第五天的时候,参与实验的人似乎被实验彻底驯服,成了“自己”以外的另一个人。但能确定的是津巴多实验确实有许多不恰当的,重新质疑过去的实验也是另一种科学进步。菲利普·津巴多本人在知乎回应:如何看待菲利普·津巴多的斯坦福监狱实验被披露造假?
癫狂科学家系列之一:比较心理学家哈洛。以下节选自Harlow他谈论,可能是他最有价值的实验。但是就此,不得不说Harlow的实验正是将这些明显的事情做出了实验证实。“在代母实验中回避了多余的事情---将绒布代母身上的奶嘴从二减到一,后来干脆取消。并且也不断更改奶嘴,胸前,身体的中心位置,由此最大的自然化,观察幼猴在代母上的认知变化。”Harlow的代母实验证实了亲密的重要性,身体接触在孩子健康成长中很重要。
孩子迷恋毛绒绒的物体,是在寻找妈妈的感觉 - 壹心理。在孩子最需要抚慰的时候,如果真实的母亲“缺位”(不一定是真实的分离),不能及时为孩子提供安全呵护和情感抚慰,孩子就会寻找一个感觉最像母亲的东西。第三幕,母亲离开房间,孩子单独与陌生人在一起。卡巴尼斯认为,在心理治疗中,如果来访者感觉足够安全,就会对治疗师产生安全依恋,在治疗师的帮助下,进而发展出儿 时无法发展的机能,形成更加安全的依恋类型。
换言之,这只铁丝母猴与绒布母猴相比,除了 在被哈洛称为“接触安慰,的能力方面有差异外,其他方面完全一样。然后,研究者把这些人造母猴分别放在单独的房间里,这些房间与 幼猴的笼子相通。为了探寻在这种情 境下,与铁丝母猴在一起的幼猴和与绒布母猴在一起的幼猴将分别做出 何种反应,哈洛在它们的笼子里放入各种各样能引发恐惧的物品,如上 紧发条的玩具打鼓熊(这种玩具熊与幼猴一样大,对幼猴而言是很可怕 的)。
没有养宠物的人可能会说:“宠物需要付出很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殊不知,在和宠物的相处过程中,看起来是宠物需要我们的照顾,其实,更多的时候,是我们需要宠物。在“主人不在”、“主人在场,沉默”,“主人在场,给予奖励”三种条件下,让宠物狗通过摆弄玩具来赢得食物奖励,以此来观察宠物狗的动机和情绪。英国著名心理学家琼·尼古拉斯博士经过多年研究人类健康与宠物之间的关系后,相信宠物可以给人完全、彻底的信任感。
「实验证实」就可信吗?近几年来不少经典的心理学都重新受到审视,这股推翻的浪潮,源自于近十年来,心理学界开始发起「可复制实验」运动,对曾经做过的心理学实验,进行更大规模的重新研究,在进行更大规模的实验后,曾经被定论的心理学,有了些截然不同的答案。#3 棉花糖实验。70 年代的棉花糖实验,对象虽然都是孩子,但他们大多来自斯坦福内部的育儿中心,言下之意:家境都挺不错,实验结果的代表性有极大的盲点。
何谓路西法效应?作为无权势者的囚犯面对权势者所建立的监狱与狱规(可以延伸至类似监狱情境的社会结构),囚犯们只能“回应”——这种“回应”只能遭致两种选择:反抗或是顺从。实验开始时,拥有绝对权力的实验指导者就指定了好人与坏人的界限——看守警察与囚犯。作为权势者和管教者的看守,通过管理囚犯的职责,取得了限制囚犯的自由,掌握了处置囚犯举止行为的特殊意志,使囚犯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尽在自己的把握之中。
斯坦福监狱实验全评价(下):扒皮和双盲原则。心理宫殿 斯坦福监狱实验(下):扒皮和双盲原则 小程序。再补一刀,2005年,有位为实验设计提供咨询的圣昆廷监狱的假释犯卡洛·普利斯科特,在《斯坦福日报》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题为“斯坦福实验的谎言”,其中揭露了狱警的许多折磨囚犯的伎俩是来自于他在监狱的亲身经历,而不是参与者自己发明的。思考题:津巴多的斯坦福监狱实验,违背了哪几项基本原则呢?
通过筛选,他最终挑出了24个身心健康的大学生进行一项为期2周的社会心理学实验——即有名的“斯坦福监狱实验”,随机给他们安排一个身份,成为一名“看守”或者“囚犯”,为了增强实验的真实度,将会全天模拟监狱生活,直到实验结束,津巴多担任“监狱长”。实验虽然结束了,但这个实验造成的心理创伤却难以抹平,这个实验自从被披露出来就饱受世人批评,引发了巨大社会震动并被改变为电影《死亡实验》。
斯坦福监狱实验。1970年,斯坦福大学的津巴多教授决定进行一个实验,研究一下美国监狱中囚犯与狱警之间的关系,为监狱管理提供一些理论支持。狱警开始有意识的压制犯人,脱光犯人的衣服,强迫犯人清洗马桶,逼迫犯人做俯卧撑。犯人对狱警的行为表示愤慨,绝食抗议 —— 于是狱警加大了惩戒的力度。犯人的反抗被狱警粗暴对待,而津巴多教授沉浸在自己的“监狱长”角色中,并没有进行干预。三天后,狱警辱骂犯人,口头暴力很严重。
学会假装,倒逼改变斯坦福监狱实验。著名的心理学家津巴多(Philip Zimbardo)曾经进行过一项著名的监狱实验,后被改编为电影《斯坦福监狱实验》。斯坦福监狱实验(英语:Stanford prisonexperiment)是1971年由菲利普·津巴多领导的研究小组,在设在斯坦福大学心理学系大楼地下室的模拟监狱内,充当看守和囚犯的都是斯坦福大学的在校大学生志愿者。其实这恰恰印证了一点,人可以通过改变行为与角色来改变自己的思维。
心理学家伊恩·罗宾斯曾有研究表明,长期处于孤独中的人容易焦虑、产生极端情绪甚至出现幻觉……为什么孤独常常伴随着低落、消沉等情绪?来自美国圣克鲁斯镇(Santa Cruz)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的心理学家克雷格·哈尼(Craig Haney)同时也是一位研究美国囚犯精神健康的首席权威专家,他认为一些囚犯之所以会故意挑起同狱卒间的野蛮对峙,仅仅是为了重新确认自身的存在感,也就是说,为了不忘记自己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