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北京话的来源,及南方话的起源也谈北京话的来源,及南方话的起源。十、南方话源于少数民族土著学汉语 有人说南方话,甚至广东话是最纯正的汉语,也有人说“粤语是古代的河北、山西、陕西话,福州话是古代的齐语,闽南话是古代的河洛语。”(4)《蹩脚汉语》说:“容易学会普通话的北方人,也不必沾沾自喜,其实你们所谓的“南蛮鸟语”,才是正宗的华夏之音。” 其实这种看法并不符合南方话的起源和历史。
将普通话定为汉语的标准音,产生出一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极具讽刺现象:汉语说得最标准的区域在长城以北,是传统意义上的胡人居住区黑龙江和内蒙古,而真正汉人却说不出一口标准的汉语;其一,黑龙江自古就是满洲的发祥地,其二,清“八旗回拨”制度使的大批北京的满洲八旗子回迁黑龙江,与此同时也把整个北京的“汉语胡音”——普通话,原方不动地搬回了黑龙江,是他们奠定了黑龙江尤其是哈尔滨京城普通话的基础。
孝庄一生英明睿智,偏偏不懂汉语,那她是怎么和汉人交流的。皇太极是满人,肯定说的就是满语。但是随着满清入关,大多数的人都以满语为主,在这么多年的潜移默化下,孝庄的满语肯定过关了。在她伴随着孝庄学习满语的过程中,不仅自己可以讲一口流利的满语,并且还能写的一手好的满文,还因为字写得好,而被孝庄指定成为了康熙的写字师傅。在孝庄以前,满族的后宫是以说蒙满族语言为主的,后宫的档案也是由满文记载。
清朝皇帝上朝究竟说汉语还是满语?清朝皇帝从小就开始接受满汉两种教育,既有满族师父,又有汉族师父,满族师父主要教武功骑射,汉族师父教文化课,语言也是既要学满语又要学汉语,所以,皇帝是满汉双语都会说的。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清朝统治者汉化程度的加深,皇帝在上朝面对不同民族的大臣时,会说不同的语言,也就是说,皇帝是看人说话的,需要说满语的时候就说满语,面对不会满语的大臣就用汉语。
清代带满腔满味的“满汉语”语言现象--金道荣一、 引言吕叔湘先生( 1940) 曾将官话(今称北方方言) 分为平话系白话和金元系白话, “平话系白话大致可信其依据汁京与临安之口语, 金元系白话则其初殆限于燕京一带而渐次南伸”。一千多年来, 北京话始终处在开放的环境之中, 和当地少数民族语言(主要是阿尔泰语系的语言)不断交流, 现代的北京话, 也可以说是最开放的汉语方言。
汉语中保存了多少满语词汇?汉语中满语词汇的保存。满语在清朝时为国语,随着时代的变化,仅有少量满语词汇存留于汉语中。关键词:语言接触 汉语 满语词汇一、引言。两种语言接触后影响是互相的,只不过在满语和汉语的接触中,汉语处于强势地位,满语处于弱势地位,但是不等于说满语对汉语完全没有影响。满语对汉语的影响是呈区域化的,由于女真族乃至后来的满族入关前一直聚居在东北,因此满语对汉语的影响集中在东北地区。
而汉语中吸收满语最多应当数满语俗语,不仅汉代迁徙的清代人用它,而且至今仍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深深地影响着人们的日常生活。满语的衰败也是对东北方言造成影响的一种表现,因为满语的衰败并不是完全地消失,而是满语势力的减弱,而满语仅存的一些势力以渗透进东北方言,作为存留的方式。满汉通婚,使孩子学习两种语言,但由于满族的物质精神条件都不如汉族,使满族人更多地使用汉语交流,这对于满语的保存是不利的。
浅析我国少数民族濒危语言及其保护措施。了解我国少数民族濒危语言现状,有助于政府和全社会重视对少数民族濒危语言的保护,维护我国文化和语言的多样性。第三,大力发展民族文化旅游经济,通过民族文化旅游业的发展促进民族语言的发展和传播,让民族语言和民族文化产生经济效益,从而让少数民族看到本民族语言和本民族文化的价值,并更加热爱本民族语言,自觉地使用本民族语言,延缓民族语言的衰退期。
普通话并不是正宗汉语汉语漫谈  作者:一路南风  普通话是海峡两岸的日常推广用语,也是中国媒体的官方正音,新加坡称“华语”,其他国家称“中国话”。官方汉语的首次巨大变化发生在元代,当时蒙古铁骑攻陷中原,接近关外的北京成了“元大都”,忽必烈为了统治汉人,对北方汉文化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同化,但迫于汉族人口基数宠大,为了方便统治,也学起了汉语,因此当时的官方用语是游牧语言和汉语的杂交。
马克?艾略特是哈佛大学研究中国与中亚历史的教授。他写过《满洲之路》,是各种语言的研究成果中,最早用满语作为一手资料研究清朝历史的著作之一。看着电视上只说一种语言的满族人,他会不会感到困惑呢?
清代后期,满语不再是满族人的母语了。在文化上,满文出现较晚,满族的文化积淀落后于汉族,且满族比较开放,愿意向汉族学习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的知识,语言又是这些知识的载体,这就导致满族迅速转用汉语,甚至最终放弃了自己的母语。满族的语言态度。清兵入关后,满族的语言环境渐渐转为满语、汉语的双语环境,很多满族人对汉族文化较为倾慕,从心理上开始接受并主动学习汉语言和汉文化,以一种自然的状态开始转用他们的语言。
清朝统治了中国200多年,为何满语不仅没有被推广,反而被同化了。首先来说,满语相当玉来说,是一个比较小众的语种,就算是在清朝的内部,很多官员对满语也是会说不会写,而相对于来说,汉人的数量比较多,编发易服也就算了,要是真让他们学习满语,估计人们都要起来造反了,最主要的是,在朝廷之中除了很多的满族官员之外,为了安抚汉人,他们还吸收了很多的汉人官员。后来在皇上朝的时候,基本上都不说满语,而是说汉语了。
歌颂汉族人的诗歌
你是怎么看待南方的方言?汉语方言是个巨大宝库,联系华人文化风情研究方言现象,有利于多种学科的发展。汉语方言的研究是我们把握汉语的历史,包括汉字的使用和汉语语音的发展的最可靠、也几乎是唯一的途经。汉语在语音发展上有跟其他语言共同的规律,也有自己的个性,这也是依靠方言资料来论证的。在充分了解到方言的重要性以后,我们更要利用现代工具录制各种各样用方言说的、唱的语料,让它永远保存下来。
上海方言大词典将交稿 "阿拉闲话"正逢"第二春"上海话吸收了江浙语言的一些词语,尤其是苏州话和宁波话,一跃成为汉语三大方言(北京话、上海话、广州话)之一。从三国至今的漫长岁月中,上海话不可避免地受到周边地区方言的影响,对上海话影响最大的还是苏州话和嘉兴话,现在上海松江地区说的就是“嘉兴上海话”。从学生时代起至今,钱乃荣几乎研究了一辈子上海方言,对上海话的内情了解,对上海话的感情深到了“顽固”的地步。
汉字的拼音化的中韩比较 真正感觉到汉字有必要引入拼音的时代是清朝时期。而且拼音的设计尽量加大各个拼音之间的差别,去掉发音差别太小的拼音设计,这个过程从清代一直到建国后现在的拼音方案完成为止。韩文和越南文的汉文字拼音化过程都是采用符号替代自己的语言中的发音,对自己的语言基本不改变。越南文不太清楚,韩文本身的拼音化只是原本的将本有的发音基础上进行的拼音化,不像中国是研究后形成的一种汉字新的发音规则。
隋唐以后,随着一些新的区域文化的加入,并在这些文化与汉文化频繁发生摩擦和冲突(这也是一种共生)后,使得汉文化圈逐渐扩大,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区域文化:齐鲁文化一直具有文化的和政治的象征意义,被赋予华夏文化传统的正宗地位,且不乏粗旷古朴、豪爽热烈的特点;燕赵虽属汉族农业文化地区,但早期因与游牧文化关系密切,形成了勇武好搏击的特点,后随着历代统治者在北京建都,燕赵文化逐渐具有一定的“正统性”;
【一点资讯】国外讨论:中国人会认为新加坡华人是文化意义上的中国人吗?纷繁复杂的中国特色遍布新加坡:各种中文作品,各种中文的新闻娱乐媒体,欣欣向荣的中国流行文化,各种华人团体、中国文化节、中国戏曲、中国宗教活动、中文书店、等等。因为汉语不是所有新加坡人的共同语言(新加坡还有马来人和印度人等),也不是新加坡的唯一官方语言(新加坡有四种官方语言)。在新加坡,“华语是用来替代“普通话”这种说法的优先术语。
记忆中东北方言【01】东北方言具有多元性,研究东北方言的形成,有助于了解东北方言中蕴含着的中华民族文化特色。东北方言,是汉语方言。古代北燕朝鲜方言是汉语的一种方言。最说明历史久远的一个方言,就是对小孩的称谓,江浙方言称小女孩为"囡",小男孩为"囝",而东北方言对小孩统称"小嘎",女孩称"小尕",男孩称"小玍",按象形文字解释,人没留髪之前称"小玍",留髪之后称"小生",常叫"秃小子",而"尕"则正像披一头秀发的女孩。
清朝皇帝上朝都说东北话,还满嘴大碴子味?东北话被很多人认为是满语的最后容身之地,但其实东北话自己的历史也不长。从血缘上来说,东北话与满语毕竟是地域近亲,所以东北话的满语遗留比比皆是。现代人打趣东北话一股浓重的大碴子味儿,其实所谓的大碴子味儿,大部分是满语演化过来的。满语地名也有很多遗留,像哈尔滨(满语晒渔网的场子)、佳木斯(驿丞居住的村子)、松花江(白色的江河)、齐齐哈尔(济沁河边的哨卡)等等。
并非来自满语:北京话原是“南京话”?但当时不同阶级的北京人所说的北京话颇有不同,官场文人偏南京官话,贩夫走卒偏盛京官话。其实,在元杂剧中就有不少后来北京话的影子,但那时北京通行的是北方方言,元中后期统治者曾想将其设为官话,但未成功,只好易以南京官话,但这至少可以证明,北京话脱胎于北方方言,后兼收并蓄了南京官话、满语、蒙语等的精华,所以生动活泼、表现力强,而这也正是为什么,北京涌现出这么多优秀作家。
【走遍唐山】这些唐山话,原来竟是满语!这样的满族词语已经成为汉语的组成部分,如果不单独指出它们是满语的音译,很多人是不会想到这些词语实际上都属于满语的音译词。还有的词语出现了满语被汉化的状态,譬如“马马虎虎”(粗枝大叶,心不细)并非是满语的原词,而是从满语中的“拉拉呼呼”演变而来的;“邋遢”,是来自满语的“勒特”(脏兮兮的,衣冠不整),“利索”“麻利”是从满语“拉利”演变而来的。
大部分相关领域的学者认为,满语对汉语的影响,远远小于汉语对满语的影响。在清代汉语,特别是清代的北京方言中,确实一度收入了一些满语词汇,但是现在学术界公认的由满语传入汉语的词汇当中,除“沙琪玛”一词以外,其余均已基本在现代汉语普通话或北京方言的日常口语中消失(但有个别与宫廷或官制有关的词,如“格格”、“额娘”等,在影视剧的帮助下,在口语中有极少的、戏谑化的复活)。
【趣识】清朝皇帝上朝时,说汉语还是满语?康熙中后期开始,随着康熙皇帝汉语水平的提高,汉族官员的增加,康熙皇帝在召见大臣的时候会对汉族官员使用汉语。雍正皇帝本人从小被康熙皇帝请的名师教导长大,精通满、蒙、汉3种语言,因此在满语和汉语之间可以流利切换。乾隆皇帝虽然会写汉语诗,但是他推行满语不遗余力,因此在多个正式场合,乾隆皇帝都使用满语。
关于普通话,到底是不是满族人的蹩脚汉语的精准考证!最近有些公知们,在网上宣扬普通话是满族人的蹩脚汉语,这是对普通话的诋毁,更是对不懂普通话的老百姓的误导。咱们再来系统的看一下,满族人的蹩脚汉语是儿化音,省字,充满满语遗存的京片子的汉语方言。如果各位不信可以听京片子的方言汉语,和普通话对比其中的区别。对汉语产生影响的是西北的突厥语系,在两晋南北朝和五代辽宋夏金时期,突厥语系确实对汉语产生了影响。
UC头条:原来我们都会说满语! 普通话里的满语词汇, 你知道几个?而在我们的日常用语中,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满语词汇,尤其是东北话中,满语词汇则更多。今天小编就给大家整理一些常见的满语词汇。2、佳木斯:音译满语“佳木斯噶珊”,佳木斯为驿丞,噶珊为村,所以佳木斯为“驿丞村”或“站官屯”。1、阿玛:满语中“爸爸”的意思。再有就是日常用语中的满语词汇,这方面的词汇在学术界尚有一些争议,小编权且搜罗来给大家参考下。
浅析东北方言的特点。方言是一种社会现象。作为北方方言的次方言——东北方言,其简洁、生动、形象,富于节奏感,与东北人豪放、直率、幽默的性格相当吻合。受汉族文化影响形成的方言仍保留自己的特点,即一般这类方言不用翻译,通过方言本身,差不多就知道了方言所表达的内容。东北方言的每一类词,都有鲜明的方言印迹。由于东北方言缺乏整理和专门教育,一些富有特点的方言正在消失,一些含义固定的方言词汇也在被错误地运用。
民族学理论与客家研究1 民族学理论与客家研究1 2006-09-05 20:31阅读:21 作者:转载 文章来源:转载 更新时间:2006-4-19客家是汉民族的一个分支。笔者认为,客家研究离不开民族学理论。一、适用于客家研究的只能是马列主义的民族理论和中国化的民族学,而不是西方的民族学理论民族学是以氏族、部落、部族、民族等人们共同体为研究对象的一门科学,主要采用实地调查的方法,研究各民族的现状及其历史发展的规律。
现在普通话和古汉语一样吗?现代的语言学者把周秦汉时期的汉语称为上古汉语,把南北朝至宋朝的汉语称为中古汉语。上古汉语没有声调,声母系统比中古汉语复杂,复辅音多。当然,不能说客家话、粤语就是中古汉语,二者只是保存了一些古汉语的特点。研究古汉语的意义,并不是夸大汉人内部矛盾,古今汉语的差异、地方方言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唐朝普通话:中古汉语朗诵《将进酒》上古汉语、中古汉语、近代汉语朗读诗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