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爱吃的胡椒,或许能重现中世纪亚欧之间的贸易 | 壹起读书。黑胡椒意粉,黑胡椒牛柳饭嗯,现在连黑胡椒方便面都有。胡椒这么好,也难怪中世纪的欧洲人那么喜欢了。在中世纪,西方获取胡椒的途径比较单一,主要是阿拉伯商人将原产于印度的胡椒运到威尼斯等港口,然后再贩卖到其他欧洲国家,经过南亚、阿拉伯南部、威尼斯、欧洲其他地区几次倒手之后,才到欧洲人手里,价格自然就翻了好多番,商人们自然也就赚得盆满钵满了。
香料作为食物调味品,虽然在现代人们的实际生活中微不足道,但在人类历史上,古老的香料贸易却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尤其是中世纪的欧洲,对香料的渴望直接催生了地理大发现。此后,香料使用迅速传到欧洲。据《圣经》的典故,香料是介于今生与来世、天堂与凡尘之间的东西,“人们相信不但天堂飘着香料的气味,那些众神本身也都带有香料气”。葡萄牙一直试图保守香料岛的秘密,但麦哲伦的航行使香料群岛出现在所有的世界地图上。
(黑胡椒是可以通过足够容易的干燥来保存,所以笔者认为保存并不是胡椒传播的主要障碍,胡椒传播不广的原因可能是由于路途等原因而导致的出口难度。)到了中世纪晚期,来自热那亚和威尼斯的意大利商人日益控制着欧洲胡椒贸易的大部分,那时候欧洲的黑胡椒价格非常昂贵。20世纪,随着非殖民化和英国东印度公司等殖民公司的消亡,黑胡椒贸易再次掌握在了黑胡椒种植国手中,主要是印度和东南亚。
香料的征服之路香料的征服之路扬雪 《 光明日报 》( 2013年07月15日 12 版) 初夏时节,在海南万宁,已经可以看到胡椒成熟,家家户户都已经在庭院晾晒胡椒。宋到元代胡椒贸易、消费更盛,马可·波罗曾在游记中记载杭州“每日所食胡椒四十四担”,但胡椒仍未完成由奢侈品向日常用品的转变,这一状况在明朝郑和下西洋之后才有了质的改变。到明末时,普通中国人已经可以大量食用胡椒,中国成为胡椒这一重要国际商品的消费国。
改变世界烹饪之三:罗盘草。不过上面说的只是一则神话,真正的罗盘草是原产自非洲的一种香料——一些曾经在丝绸之路上风靡一时的非洲香料,现如今已经绝迹,野生罗盘草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它主要集中在非洲北部,在丝绸之路进行贸易中为迦太基和昔兰尼的财富积累奠定了一定的基础。原产于非洲西部沿海地区的非洲豆蔻,可能最早出现在加纳附近的菜肴里,后来沿着丝绸之路,被运到非洲东部和地中海沿岸的一些港口地区。
荷兰联合东印度公司不仅驱逐英国人,它一口气将中国商人、马来西亚商人,爪哇商人统统赶跑,控制了马六甲海峡,并派遣武装集团进驻印尼群岛,重点拱卫香料群岛,强迫当地土著大统领与荷兰签订垄断性贸易合同,并对当地原住民施行更严苛的种植园经济和迁徙禁令,原住民全部沦为奴隶,只允许从事满足荷兰东印度公司的产业,粮食陷入贫乏,公司又运来大米,狠赚一笔。荷兰东印度公司控制的香料群岛大致位置现代公司先声。
葡萄牙帝国的衰落导读:“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因为这两个帝国的先天不足之处很多,其中最为突出一点是:它们的海外的殖民活动反映了当时西欧各国的某种共同需要,它们吸收了当时西欧各国的许多人力、物力、财力来从事这种开辟新航路的事业(当然包括殖民),但当它们成为庞大的帝国时,迅速成长的西欧各国民族国家会不会承认它们的帝国的地位那?想打破葡萄牙人对香料贸易垄断的人太多了,葡萄牙的招架能力有限。
神话破灭: 欧洲曾很崇拜中国。◆欧洲大陆的中国风。马可·波罗在中国生活了许多年,1295年回国后,把他在中国的所见所闻写成了《东方见闻录》(又译《马可·波罗游记》),详细记录了中国元朝的财富、人口、社会生活、政治、物产等情况。在这时的欧洲,中国的一切都被美化了,甚至中国的君主政体也被欧洲人视为“最佳政体”,中国的道德观也被视为世界上最完备的道德规范,中国哲学被视为世界上最富理性的哲学。
中国人最早在公元前2世纪接触到胡椒,吴国的唐蒙就向吴王进献过胡椒。在唐宋时期,厨子做菜需要胡椒、医生配药需要胡椒、道教养生需要胡椒,迷信房中术的士大夫想要壮阳,也得胡椒来助阵。公元1124年,苏格兰国王去拜访英格兰国王,每天都要吃胡椒:汤汁里有胡椒、菜里有胡椒,你想不到的是,连葡萄酒都用胡椒粉重熬一遍;胡椒碱在光照条件下容易分解,磨成粉末的胡椒在一段时间后就会变得索然无味,想吃够味的胡椒都是现磨现吃。
再隐秘的事情也架不住总有人惦记和打听,充满传奇的故事比比皆是,经过这次变乱,阿拉伯人几百年的商业秘密终于被撬开了缝隙:欧洲人得知,一些神奇的香料,比如说胡椒,可能来源于比阿拉伯更远的东方——印度。这里正是胡椒的原产地。这里有一个长期被忽略的知识:实际上黑胡椒和白胡椒不是两种植物,只是胡椒的不同制作工艺,前者是半熟的浆果经太阳晒干的,味道浓重,后者是全熟的果实经水浸泡然后去皮,味道温和。
香料与世界。不同商人对于香料贸易的争夺,直接原因就是香料所代表的巨大经济价值。气候的限制使得尤其在冬季鲜肉难得、宗教的斋戒使得可食之物异常单调,厨师们发明了香料的数百种不同的用途,几乎没有哪一种食物是不放香料的,有一些供吃肉和吃鱼用的味道厚重的香料沙司,其中包括丁香、肉豆蔻仁、桂皮、肉豆蔻皮、胡椒及其他香料,随后还有甜食,诸如加牛奶和香料熬成的甜面、香料和果干制的蜜饯,同时还有香料酒和啤酒。
胡椒的果实和种子通过不同的加工方法可以得到黑胡椒、白胡椒、绿胡椒和红胡椒。黑胡椒:黑胡椒是由未成熟的绿色浆果制成的,浆果通过煮、干燥、发酵、烘干处理后果皮会逐渐变黑并收缩成为薄皱的一层皮包裹种子,得到的产品便是黑胡椒。由于白胡椒加工去除了果壳,故白胡椒香味没黑胡椒丰富,调味功能要次于黑胡椒。有资料显示,在世界胡椒出口总量中黑胡椒占到了80%-85%,白胡椒占到了15%-20%,绿红胡椒约占1%。
而在中世纪的欧洲,胡椒简直就是“硬通货”:“胡椒能用来买地、付税,甚至当嫁妆”,“皇亲国戚宅第中珍藏的胡椒有专人看守,富人则是私藏在隐秘的橱柜里。用胡椒做菜是少数人的特权”。从达伽马开启欧洲到印度的海上线路、郑和下西洋多次到达胡椒港,到英国、荷兰相继在东南亚建立殖民地,再到美国建国初期依靠香料贸易充实国库,胡椒的流通见证了大航海时代帝国的崛起与世界贸易的发展。
尚恩的香料之旅丨“我不要钱,只要一吨胡椒!”问题:怎么才能每天都收到这种文章呢??(胡椒与其他香料,图片来自于Discovery《列国图志:印度》节目)及卤料秘方不同香料的作用和功能每日与您分享最新的香料知识打造最全的香料百科全书宏德香料百科微信号:hdxl1688愿大家通过这个平台让做香料和使用香料的朋友们认识和了解更多的香料知识,做出更香,更美味的健康食品给消费者,让自己的事业发展更好。
当时地中海东岸被拜占庭帝国所控制,虽然威尼斯人和拜占庭帝国的关系不错,但另一个意大利城邦——热那亚的商人也和拜占庭帝国关系融洽,能够通过地中海东岸进口香料,这就打破了威尼斯人对香料贸易的垄断。其结果是,拜占庭亡国后,热那亚人彻底丢掉了香料进口途径,全欧洲的香料都得靠威尼斯人提供,威尼斯人狮子大开口,别人也只有接受的份儿了。葡萄牙人念念不忘的是抢夺威尼斯人的香料生意,帮着热那亚人复仇威尼斯。
17世纪末马来西亚一个朝廷的记录,传达了胡椒农可悲的处境 :“且让我国各地人民,勿如占碑及巨港那般种植胡椒。或许那些国家为钱而种胡椒,以求变得富裕,但他们到最后必会一无所有。”美国在19世纪成为胡椒的主要供应国,胡椒的来源远在美国13000英里之外的苏门答腊西北岸,那里有“胡椒海岸”之称。之后,虽然苏门答腊西北部胡椒海岸依旧发生过海盗事件,但不再有美国胡椒船被马来西亚人劫持,也不再有美国战舰摧毁当地的村落。
对华贸易长期暴利和垄断是荷兰东印度公司暴富的关键 对华贸易长期暴利和垄断是荷兰东印度公司暴富的关键。1595-1602年,荷兰陆续成立了14家东印度贸易船队。1607年,荷兰从中国澳门运茶叶至印尼万丹,然后于1610年带回荷兰,从而揭开中国与欧洲茶叶贸易的序幕。在取代葡萄牙人在西太平洋霸主地位后,荷兰人成为景德镇瓷器的最大买主——从1602年起至1657年郑成功禁止与荷兰人交易止,运往荷兰及转往欧洲的瓷器总数在300万件以上。
来到中国的“堂吉诃德”:欧洲扩张与东方寻梦。马可·波罗演绎的这个中国梦,点燃了欧洲对中国的热情。不难想象,达恩波利形容的那些令人惊叹的新奇的中国商品,一到欧洲便大受欢迎,李伯庚说:“欧洲的海运商人在印度和中国海岸建立了一连串的商站,各种香料和中国的茶叶、丝绸、瓷器等满足了欧洲人的需要,又刺激起了更大的需求。”按照荷兰学者凡·莱厄统计的结果,仅1620年荷兰东印度公司要求中国供应的瓷器量就多达6.45万件。
大英博物馆展品介绍——霍克森胡椒罐。随着罗马城的陷落,胡椒的美味(及胡椒的货币价值)被征服者们攫取。虽然起义军人数远远超过罗马士兵,但武器、战术、组织度都远远不及南征北战的罗马军团,一战被罗马人击溃。161年,由于罗马帝国同时遭到帕提亚和日耳曼人的入侵,不得不将驻扎不列颠的罗马军团调回,自此罗马帝国对不列颠的扩张也到此结束。霍克森宝藏因其神秘的主人和诚实的发现者排在世界十大宝藏的第九位。
宋元时期福建的香料与海外贸易。福建造船业的发达和航海术的进步,为宋元福建海外香料贸易的繁荣兴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泉州、福州、漳州各港口的发展为福建海外香料贸易提供了便利的条件,其中又以泉州港的海外贸易最为繁盛,大量香料通过这些对外贸易港口进入福建。宋元时期,福建的海上贸易达到鼎盛时期,香料是贸易的大宗,它们通过海上贸易或朝贡的方式进入我国,而福建作为海上交通要道,为香料的输入提供了便利通道。
植物学家的锅|胡椒和辣椒:千里寻宝还是小国寡民。中国人不爱吃胡椒吗。这种滋味来自于其中一种叫胡椒碱的生物碱,虽然相对辣度只是辣椒素的百分之一,但这已经让胡椒有了相当惊人的辣度。中国与胡椒的接触。蒌叶是胡椒科胡椒属的一种植物,有特殊的香气,也是嚼槟榔的重要辅助材料。奇怪的是,即便受到权贵阶层的喜爱,中国人并没有专门从事胡椒贸易,而是把胡椒当作一种奢侈品,从古至今,胡椒在中国就没有成为正常贸易的货物。
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香料)因此对古代欧洲人来讲,香料与其说是奢侈品,不如说是生活必需品。所以,在东方白菜价的香料到西方生生炒成了黄金价(其实比黄金还贵得多,有时一粒胡椒能换一枚金币!),香料也就在欧洲变成了奢侈的必需品,在东西方的差价竟高达一万倍以上!哥伦布、达伽玛和麦哲伦这三位地理大发现时代的开拓者在成为地理发现者之前实际是香料搜寻者,最早到亚洲的欧洲人是为寻找香料而来的。
有人就提出了建议: “英国人最好先与中国人做生意,生丝会给英国带来巨额利润。你们不需要向伦敦索要资金,因为日本有大量金银。英国人带来的胡椒、象牙、香料和毛织物等商品已是葡人经常带来的商品,在日本有饱和趋势。另外,弹药、铅和锡等用于制造武器的货物是日本不希望看到的商品。”只不过,英国人虽然知道生丝的重要性,但想采购大宗的生丝并不容易,因为荷兰人已经占领了生丝的市场。
基督教与别的宗教不同,它浸透了普世主义,受不了异端教徒的信仰冲突,所以古代的很多基督徒们就有一种好战冲动:要么加入我们,要么与我们为敌。
三、对商人出海贸易,不象西欧一些国家那样,以国家政权大力支持、奖励,提供航海运愉工具,甚至给予武装保护,防止海盗劫掠,帮助商人开拓海外市场,保护商人在海外的一切利益。万历时期,葡萄牙、西班牙商人活跃在世界贸易领域之中,主要从中国大量购买丝织品、瓷器,转卖南美洲与日本以及欧洲等地,使我国的海外贸易处于出超的地位,大量白银流人中国,国际贸易对中国十分有利。
调味也调情之香料篇  香料有5000年的历史。香料原产于印尼的"马鲁古群岛"(Maluku),包括:丁香、胡椒等,远洋到印度,与当地香料合流后,由骆驼摇晃运到地中海去。这些神秘传说及令人上瘾的香料,令欧洲人对外面世界发生兴趣,另外,马可波罗的《东方见闻录》也大力渲染东方的繁华,15世纪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外出冒险,寻找"胡椒的故乡"——印度,不小心发现"新大陆",也间接造成后来的殖民地扩张,打通香料之路。
从黄金到零钱——大航海时代的香料贸易(六)然而,当荷兰人还在乐此不疲的将摩鹿加群岛的香料运往欧洲时,人们早已开始对放有很多东方调味品的菜肴抱有一种掺杂着厌恶和取笑的态度。荷兰人自垄断香料贸易开始就紧紧的把持锡兰肉桂和印尼豆蔻的生产与运输。很多古代春药配方中都会找到香料的影子。所以,当那些掌握财富的贵族对东方香料兴趣索然或者说当财富转移到其他本就不喜东方香料的社会阶层时,商业的动向自然也要随着翻转。
【叶开文章】香料的智慧。很多学者认为香料原发中东,八千年前的苏美尔人就擅长用各种香料烹制肉食,而文明辗转传承至今,其果实纷呈于世界,后者受惠无穷尽。现在印度、南亚等,则是香料输出国。香料可以用来烹制美味的肉食,去除鱼肉的膻腥气味,还可以保存食品,提神醒气,强身健体,很多香料亦有药用功效。现在欧洲已经完全控制和理顺了香料的生产和贸易,在欧洲的超市里,专门摆放香料的架子上,真是种类繁多,琳琅满目之至。
香识 |「丁香」空结雨中愁(下)通过前两篇文章的介绍(是的,我们也没想到,一个丁香就扯了那么久),我们已经知道香料丁香不是在雨巷里结着哀愁的丁香花。瘟疫流行的时代,欧洲传统医学认为丁香可以祛除邪秽,成为修道院医疗用药的基本配方,引发了欧洲对丁香的狂热。但在其它国家,丁香是广为使用的调料之一,在印度,丁香被用于辛辣菜肴的调味;丁香浓烈的气味来源于丁香酚和异丁香酚。丁香酚 化学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