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肾同为少阴,心为君火,肾为真水,心火下达,肾水上潮,心肾相交,共同维持人体的阴阳和谐。(五)痰火扰心证见失眠、胸闷、惊悸不安,脉滑,舌红苔黄腻,此由痰饮阻碍心神入归之道,以及火扰于心所致,治之宜温胆汤化痰饮而除热。如果心脾不足、气血两亏,证见失眠、心悸、少气、疲乏,面色不华,舌淡苔白,脉细弱无力,则用归脾汤补益心脾,如果心血虚,用天王补心丹。肝郁则气机不畅而内生郁火,火扰于心,由此可以导致失眠。
中医辩证失眠?中医药辨证治疗顽固性失眠 【摘要】 顽固性失眠者久治不愈,严重者彻夜不眠,是临床常见病。其临床分型,大致分为心肾不交、心脾两虚、胆郁痰扰、食滞内停、心胆气虚及肝郁化火证。1 失眠的辨证分型 1.1 心肾不交证:心属火,肾属水,正常状态下,肾水上济心火,心火不亢;心火下温肾水,使肾水不寒。若肾水不能上奉于心,水不济火,则心火独亢,心神紊乱;1.2 心脾两虚证:心主血,脾统血,脾为气血生化之源。
合理生活方式让身体更健康之「起居有常」在夜间身体表面处在休息、安静的状态,人世间从来就没有绝对的静,此时身体里面的肝胆依然辛苦的进行解毒、贮备工作,子夜11点—凌晨3点肝胆经的气血最旺盛这是它们的最佳工作时间。经络通畅,气血会顺畅的运行,有利于身体与天地同步。如果配合上述三种方法,内服中药对症调理,既调整脏腑功能又疏通经络保持气血运行顺畅,再借助自然的力量,也许困扰都市人的睡眠问题就能彻底解决!
本证与黄连阿胶汤证、栀子豉汤证虽然都有心烦不寐一证,但本证属少阴阴虚,水热互结证,故以咳而呕渴,小便不利,舌红苔水滑,脉细数而弦为辨;本案出现肌肤疼痛、瞤动,乃气火交阻,痰热内扰有动风之象,治疗宗“火郁发之”、“木郁达之”的原则,以疏肝开郁为大法,兼以清火化痰,重镇安神为佐,本方由小柴胡汤、栀子豉汤、温胆汤三方加减而成。用小柴胡汤以疏利肝胆气机,栀子豉汤则清热除烦,温胆汤而化痰安神。
夏桂成:清心滋肾汤。清心滋肾汤 【方名】 原滋肾清心汤因具有滋养肾阴、清心安神之功而得名,为治疗阴虚证围绝经期综合征的经验方。围绝经期综合征肾阴虚是本,但病发在心,故心肾合治,着重治心,故以黄连清心,是以改名为清心滋肾汤。莲子(心):甘、涩,平,或曰味甘,其心有苦味,性微凉,无毒,入心、脾、肾,有养心益肾,补脾涩肠的作用,治夜寐多梦、遗精、淋浊、久痢、虚泻、妇人崩漏带 下。
心肾不交不寐是因劳倦内伤,肾阴匮乏于下,不能上济于心,心火独亢于上,不能下交于肾,心肾水火不能相济而致。前者是肝胆气郁化火,后者为痰热蕴积扰心。痰热扰心不寐为脾运不健,或嗜食肥甘,聚湿酿痰,痰蕴化而为热;或热邪侵袭入里,灼津烁液,烁结为痰,痰热扰动心神所致。肝胆郁热不寐治宜清热泻火安神,方选龙胆泻肝汤,清胆竹茹汤加龙齿、珍珠母、磁石之属;痰热扰心不寐,治宜清热化痰安神,方选黄连温胆汤、导痰汤加味。
失眠证治浅谈 失眠是指经常不能获得正常睡眠,表现为睡眠时间、深度不足,以致不能消除疲劳、恢复体力与精力的一种病症。⑶环境因素:每个人睡眠都有一定的习惯性,如果睡眠环境一旦发生变化,而一时又不能适应,自然也不免受失眠的折磨。⑴思虑劳倦,内伤心脾,心脾两虚,心神失养,不得安寐;实证:包括心火炽盛、肝郁化火、痰热内扰、胃气不和等证。虚证:包括心脾两虚、心胆气虚、阴虚火旺等证。治法:清肝泻火,镇心安神。
惊恐、房劳伤肾,肾水不能上济于心,心火独炽,心肾不交;证候分析。忧怒伤肝,肝失条达,气郁化火,上扰心神则不寐;肾阴不足,不能上交于心,心肝火旺,虚热扰神,故心烦不寐,心悸不安;功效:交泰丸辛开苦降,苦温并用,既清心又暖肾,功能交通心肾,故善治心肾不交、心火上迫、烦躁不安、命门不热、下肢不温而不能入睡之症。三药合用具有清心宁神之功,心火清则心神安,故可治心火偏旺、失眠不安、烦躁不宁、舌红、脉数之症。
4.寐而不熟,心神失养者,加酸枣仁、夜交藤以养心安神;6.不寐证:若心烦心悸较甚,男子梦遗失精,可加肉桂引火归元,与黄连共用交通心肾,使肾水上济于心,心火下交于肾,心肾相交则心神可安。四、禀赋不足,房劳过度或久病之人,肾阴耗伤,不能上奉于心,水不济火,心火独亢,或五志过极,心火内炽不能下交于肾,心肾不交,或旰肾阴虚,旰阳偏盛,相火上亢,心火盛则神动,肾阴虚则志伤,心肾失交而神志不宁,因此不寐。
绛舌舌深红绛热亢盛,热性病邪营血分,鲜绛是为热心包,绛而中干热伤津,尖绛是为心火亢,绛而中心有光亮,是为胃阴己经伤,绛晦暗干而枯,是为肾已经凋,阴虚火旺久舌绛。舌独中心绛干,与上色绛中心干不同,彼则通体绛,中心独干,此则不绛,唯独中心干绛者,则邪入营,为气血两燔之候,故宜黄连,石膏两清心胃,此则胃热灼津邪热在胃,重在平胃热,使心营不受胃热燔灼,故于清热方中加清心之品。
黄连阿胶汤证案。方药:师黄连阿胶汤意化裁。按语:黄连阿胶汤,方出《伤寒论》,由黄连、黄芩、芍药、阿胶、鸡子黄组成,乃为“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之证而设。心烦,难以入寐,口干少津,盖因肾阴不足,不能上济心火,心火亢于上,扰乱心神。诸药合用,心肾之阴得滋,心火得清,水火既济,心神得安,则可入寐也。栀子豉汤证案。初予柴胡加龙骨牡蛎汤,虽见效但不显,且柴胡久服易劫肝阴,故柴胡剂不易久服。
中医治疗失眠的精髓:治心,安神为主,治肝,安魂之法。这是水不济火,心肾不交,以黄连、黄芩泻心火,鸡子黄养心阴,白芍、阿胶滋肝肾之阴。中医学认为,人卧则魂归于肝,肝虚不能藏魂,故以珍珠母入肝为君,龙齿亦有安魂镇静作用。肾为肝之母,故用熟地黄滋肾以养肝。加少许黄连、薄荷者,因此虽属肝虚之证,但不眠之症,最易引起心火,虽暂不烦躁,亦少加黄连,以防心火内生,也符合珍珠母丸使血充而不热之方义。
四、禀赋不足,房劳过度或久病之人,肾阴耗伤,不能上奉于心,水不济火,心火独亢,或五志过极,心火内炽不能下交于肾,心肾不交,或旰肾阴虚,旰阳偏盛,相火上亢,心火盛则神动,肾阴虚则志伤,心肾失交而神志不宁,因此不寐。其他脏腑,如肝、胆、脾、胃、肾的阴阳气血失调,也可扰动心神而致不寐。临床上根据脏腑特点和邪正虚实,可分为心火炽盛、肝郁化火,痰热内扰,胃气失和、阴虚火旺,心脾两虚及心胆气虚等七类。
马智认为不寐当主要责之于肝、心,且源起于肝,传变于心,因此提出“肝为畅情志之枢,心为出神明之府;肝为起病之源,心为传病之所。”这一独特学术思想。清·魏之琇在《柳州医话》中说:“七情之病,必由肝起。”肝主调畅气机,而七情内伤最易导致引起气机失调,如《素问·举痛论》云:“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思则气结,恐则气下。”因此,马智提出“情志为病,首先伤肝。”当归、白芍养血柔肝,缓急止痛,补肝之体;
素体阴虚,房劳过度→肾阴耗伤→不能上奉于心→心肾不交,心火独亢→扰动心神→心神不安→不寐。如心脾两虚型患者,常会有思虑劳倦过度的现象,失眠会因劳累过度而加重或发作,如因恼怒而复发,则心脾两虚而兼郁热,治疗时当先推荐加味逍遥丸,以发火郁,之后再推荐归脾丸等养心血的药物;改变不良的睡眠环境;限制患者白天过多的打盹,适当增加些体育锻炼,严格遵守睡眠-觉醒时间表,上床即睡觉,让患者养成良好的睡眠习惯。
虽然心脾两虚证与心肾不交证在临床上均可见心悸、失眠、多梦的共同症状,但心脾两虚证出现的脾不健运症状如食纳减少,脘腹胀满,大便溏泄,倦怠乏力等,在心肾不交证中一般见不到;(2)痰闭心窍证与痰火扰心证痰火扰心证,多因抑郁、忿怒、狂喜等情绪异常,气郁不舒,郁久化火所致,李东垣说:“气有馀、便是火。”火旺则灼炼津液为痰,痰与火结成痰火,上扰心神,轻者心烦、口苦、失眠、易惊;辨证:证为心肾不交,肝脾不和。
按照我个人的经验分析,我是分了六个证型,分别是心脾两虚、胆火上扰、脾胃不和、心肾不交、痰湿瘀阻、肝郁化火。因为肾阴不足,肾阴是水,水不能上济于心。腰为肾之腑,肾是主骨的,如果肾精亏虚,肾水不足,这个时候就容易出现腰膝酸软的情况。大家还是要进一步地去分析,我只是给出了一个方向,就是我们给的比如六味地黄丸,它主要重在肾阴,如果是因为肾水不足,心火下来以后肾水不足,含不住火,那么就用六味地黄丸。
活血养心话丹参 丹参,又名赤参、血参,为唇形科多年生草本植物丹参的干燥根。丹参味苦性微寒,主要作用于心、心包和肝经,为治疗血分病证的要药。丹参和丹参制剂在防治心血管疾病中能"肩负重任",主要是通过以下三点实现:  活血通心脉  用于心血瘀阻,血脉不通(不畅)的病证。因此,丹参既活血又凉血还养血,可谓是和血之剂,善治血分病证,但以活血为主,主治血瘀病证。
多由痰湿内阻,神明不安,或郁久化热,痰热扰神所致,故遵理气化痰,宁心安神,佐以清热除烦,临证时应权衡痰热多寡,及正虚与邪实的轻重,从而或以扶正为主,或以祛痰为要,疗效自佳。本案患者,本受惊吓而起,惊则气乱,神无所主,脏腑气机逆乱,痰由是而生,痰热上扰,病情增重,加之病后失于调治,气血为之而伤,故除见夜游外,尚有神情恍惚,心慌心悸,触事易惊,惶惶不安等一派心气心血不足,神无所主之表现,属于夜游重者。
刘祖发教授运用柴胡加龙骨牡蛎汤的临床经验。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出自《伤寒论》第107条:“伤寒八九日,下之,胸满烦惊、小便不利、谵语、一身尽重、不可转侧者,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主之 [1] ”。方药: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化裁: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是小柴胡汤去甘草,加桂枝、茯苓、龙骨、牡蛎、铅丹、大黄而成 [2] 。此患者有夜寐不安,烦躁易怒,口干口苦,脉弦等少阳枢机不利的表现,故方选柴胡加龙骨牡蛎汤。
喜伤心、怒伤肝、思伤脾、悲伤肺、恐伤肾……其中,喜伤心、怒伤肝、思伤脾、悲伤肺、恐伤肾等等,成为中医情绪致病的主要理论。心藏身,肺藏魄,当心火摇曳、肺气不宁的时候,我们就会神气涣散,魄气不藏。3,思伤脾。那么,心属火,脾属土,心火生脾土,心为母脏,脾为子脏。我们知道,肺主气机的升降。所以说,喜伤心、怒伤肝、思伤脾、悲伤肺、恐伤肾,这不仅是古人对人体和生活的观察结果,也包含着一定的思辨过程。
枣仁汤合黄连阿胶汤加减:酸枣仁20~30g、当归6.安心神,加当归、白芍、百合、夜交藤,加强养阴血之。梁师治以补益心脾,养血安神。血盈则可藏神,配合酸枣仁汤以宁心安神,兼清虚热。痰浊、养血安神。按:该患者系由痰浊上扰,血不养心而致失眠。用温胆汤加入石菖蒲开窍化痰,加当归、白芍养血安。神,再加炒枣仁、夜交藤宁心安神,故药后痰浊得化,养血安神药不效,故梁师选用血府逐瘀汤。调治气血、和理气机;桃红四物汤可养血活血、祛瘀。
引火归元法治疗老年病证举隅。证属肾阳虚弱,心火亢盛,心肾不交。按:心肾不交为临床常见的老年人不寐的证型之一,大多为肾阴虚,肾水不能上济于心,使心火独亢,心肾不交而致不寐。如徐东皋言:“有因肾水不足,真阴不升,而心阳独亢者,亦不得眠。”而清·陈士铎认为,肾阳虚弱,肾水过寒,水沉于下,不能上济于心,使心火独亢于上,亦会使心肾不交而致不寐。证属脾肾阳虚,阴寒内盛,虚阳夹胃火上浮,治拟温补脾肾,引火归元。
推理辨证治舌痛推理辨证治舌痛。证属心脾湿阻火郁,治以清心脾、散郁火为法,方用泻黄散合导赤散加减。从舌与五脏对应看,舌心属脾。舌质暗红,倾向于热;该患者舌苔偏白,比薄白稍多点,但还没到腻的程度,脉象弦缓,正常人也会出现该舌象、脉象,即看到这种舌象、脉象,不知道该病人有舌痛症状时,会当作正常的舌、脉。本案中,脉象没有典型的脾湿和心火脉象,但反过来,脉象也没有从反面反对辨为脾湿心火,这对辨证也是有用的。
在这里,“精诚名医汇”为您列举—— 黄连12克,黄芩6克,阿胶10克(烊化),白芍12克,鸡子黄2枚。它就是化自《伤寒论》里的黄连阿胶汤。所谓心肾不交,指的是肾阴亏虚,不能上济心火,使得心火独旺而导致失眠。你看陈士铎《辨证录》里就说道:“夜不能寐者,乃心不交于肾也……心原属火,过于热则火炎于上而不能下交于肾”。《长沙药解》解释说:“《伤寒》黄连阿胶汤,用之治少阴病,心中烦,不得卧者,以其补脾而润燥也”。
中医诊断:郁证,证属心脾两虚兼有郁热。而其病机关键在于思虑过度,心脾劳伤,证属心脾两虚兼有郁热,方拟归脾汤、栀子豉汤合甘麦大枣汤加减,以养血安神,补益心脾兼清虚热,初诊治疗症减,效不更方,继服前方上症痊愈。多思善虑,喜静闻声易惊,其病机关键在于长期过思伤脾,气血生化乏源,心神失养,而导致心脾两虚之证,方拟归脾汤、合甘麦大枣汤加减,以养血安神,补益心脾,加葛根、泽泻以升清阳、健脾气,清半夏止呕散寒。
中医眼中的抑郁症,能治!其实抑郁症最主要的几个表象是:失眠、情绪低落、饮食不规律。病变日久,损及肝肾心脾,使心脾两虚,或肝肾不足,心失所养,总之,当肝失疏泄,脾失健运,脏腑阴阳气血失调,而使心神失养或被扰,气机运行失畅,均可出现郁证。”抑郁症让人精疲力尽,并消耗掉抑郁症患者几乎全部的时间和精力。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抑郁症的发病率约为11%,也就是说,每十个人中间,就会有一个抑郁症患者。
了解患者睡眠情况判断疾病了解患者睡眠情况判断疾病。可见于心脾两虚、心肾不交、肝阳上亢、痰火扰心、食滞胃腑等证。通过询问睡眠时间的长短、入睡的难易与程度、有无多梦等情况,有助于了解机体阴阳气血的盛衰,心神是否健旺安宁等。火邪、痰热内扰心神,心神不安,或食积胃脘所致者,其证属实。嗜睡多因机体阴阳平衡失调,阳虚阴盛或痰湿内盛所致。精神极度疲惫,神识朦胧,困倦易睡,肢冷脉微者,多因心肾阳虚,神失温养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