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脾 胃纳呆的辨证施治【引用】脾 胃纳呆的辨证施治。2011-12-08 12:2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字号大中小 订阅 本文引用自聆海沐心《脾 胃纳呆的辨证施治》 纳呆,中医症状名,指胃的受纳功能呆滞,故名,也称“胃呆”。邪气去则脾胃之气复而自能饮食。湿困脾胃,也较多见,或由外湿、或因内湿,皆可困阻脾胃气机而致食少纳呆,其症多见脘腹痞闷,身肢困重,舌苔白腻,治宜芳香辛散之剂等,宣气化湿以苏醒脾胃。
脾与胃。因为口纳五谷,先入于胃,胃为脾之腑,故口为脾之外窍。1.脾与肾:肾阳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所以脾之运化功能必须有肾阳的推动,肾主水、藏精,又必须有脾运化之精微不断的滋养,若肾阳不足,不能温煦脾阳,则脾阳不振,临床上则出现腹胀,纳呆,形寒肢冷,浮肿便溏等脾肾阳虚之症。若郁怒伤肝,肝气郁结,气机失常横逆犯脾临床称肝气犯脾,轻者称肝脾不和或肝旺脾弱。所以有"见肝之病,知肝传脾,当先实脾"之说。
引起胃热的原因有很多,嗜酒、嗜食辛辣、过量食用肥腻食物等饮食不当问题都可能引起胃热;而气滞、血 胃热临床诊断:淤、 痰、湿、食积等也会郁结化热、化火,导致胃热(胃火);此外,肝胃不和,也会引起胃热(胃火)。由于痰的生成原因不同,所以有寒痰、热痰、湿痰、风痰、郁痰、顽痰之异。二是依据痰的不同性质,采用不同法则,热痰宜清,寒痰宜温,燥痰宜润,湿痰宜燥,风痰宜散,郁痰宜开,顽痰宜软。寒痰互凝,则为寒痰;
默小姐:养脾胃不可不知的历代名方,果断收藏!大建中汤(蜀椒6克、干姜12克、人参6克)是建立脾胃之阳气,与小建中汤和黄芪建中汤既建立脾胃之阳气,又建立脾胃之阴气,并以前者为主不同。与小建中汤相比,大建中汤纯为温中补虚、降逆止痛之方。黄芪建中汤与小建中汤主治的疾病相同,只是偏重于补气,在小建中汤基础上加黄芪,加强了补气作用,温补结合,适宜兼有气虚不能固摄者。补中益气汤主要针对以下三种情况:1.脾胃气虚证。
因胃是供给全身营养的器官,而心 肺肝肾的生理机能都依赖于脾精的输布,心肺肝肾的升降浮沉运动均以脾胃为枢纽,若胃气一虚,则五脏俱病,而产生“阳气下陷,阴火上乘”的病理变化。此外,情志失调,思虑伤脾,或肝郁不达,乘脾犯胃,脾胃受制;或体虚久病,脾胃虚弱,中阳不健,运化无力,清气下陷,或命门火衰,不能助脾腐熟水谷等等, 均可影响小肠受盛化物和大肠传导变化,导致脾胃升清降浊功能失常,发生泄泻。
升阳益胃汤、升阳散火汤。甘温除热之法并不拘泥于补中益气一方,其如升阳益胃汤、升阳散火汤等皆是此意,一并论之。升阳散火汤,用治“血虚或胃虚过食冷物,抑遏阳气于脾土,而致男子妇人四肢发热,肌热,筋痹热,骨髓中热,发困,热如燎,扪之烙手”等证。方用参、芍、炙草补中气而调和阴血,柴、葛、升麻升清阳而清散阴火,羌、独、防风除湿气而发散阴火,更有生草一味补中气且清泻阴火。
李可老中医的一句话就救了无数肿瘤患者。所以,李可老治疗肿瘤的时候,就找原点,还在阳气上下工夫。首先保住这个病人的阳气,不要让TA.继续再消耗,然后,想办法把这个肿瘤慢慢缩小,使这个病人暂时和肿瘤共存。解剖的结果是,这些人全部都有肿瘤,有的肿瘤有拳头那么大,十公分左右。忧恚则气结,气结则阳气不通,阳气不通则出现在何脏何经络,则肿瘤就有可能发生在何处。肿瘤患者大多数人已病入③阴,顾护胃气尤为重要。
[中医解析] 呃逆,古又称“哕”,陈无择《三因极一病证方论•哕逆论证》说:“大抵胃实即噫,胃虚即哕。”本例病人为机关干部,劳心伤脾,呃逆二天,中气更虚,清气当升不升,浊气当降不降,气机逆乱,扰动膈肌,其标在呃逆,其本在中虚,故选四君子汤补中健脾,中气得补,脾胃升清降浊各司其职,代赭石、旋复花、苏叶性温引气下降,平冲降逆,生姜、大枣和胃安中,培补中元。方中人参、白术、茯苓益气健脾渗湿,为君药。
【转载】李东垣名方升阳散火汤缘何屡被忽视+李东垣升清阳理论与风药的运用李东垣名方升阳散火汤缘何屡被忽视。考李东垣在书中多处提到“血虚”,李东垣笔下的“血虚”是在内伤的基础上胃气(脾胃之气)虚所导致的,是“中焦受气取汁”不足的结果。李东垣升清阳理论与风药的运用泥虎林 杨金萍 山东中医药大学   李东垣擅长从脾胃着手治疗内伤杂病,更擅用风药升举脾胃阳气,治疗各种脾胃内伤所致的气虚、气陷、气郁等证。
升阳散火汤。升阳散火汤—— 助阳气之升浮 散郁滞之阴火。升阳散火汤“散”什么“火”张景岳在《景岳全书·古方八阵》中指出:“东垣升阳散火汤,治胃虚血虚,因寒邪郁遏阳气,以至肌表俱热如火,扪之烙手。此火郁发之之剂也。”认为郁火因于“寒邪郁遏阳气”。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这样认为:升阳散火汤所治之火是由于脾胃气虚,无力升浮,或者在此基础上过食冷物,进一步损伤和抑遏阳气,致阳气郁滞于脾胃所化之阴火。
《临证指南医案》指出:“古人不究标本,每著消痰之方,立消痰之论甚多。后人遵其法而用之,治之不验,遂有称痰为怪病者矣。不知痰乃病之标,非病之本也。善治者治其所以生痰之源,则不消痰而痰自无矣。”行气、理气应视为治痰的基础,如严用和指出:“人之气道贵乎顺,顺则津液流通,决无痰饮之患。”所以朱丹溪指出:“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气顺则一身之津液亦随气而顺矣。”其中“不治痰而治气”一语,实为治痰之妙谛。
《周慎斋遗书》望色切脉[4]《周慎斋遗书》下一页 ◇ 理上一页 ◇ 望色切脉[卷二] 辨证施治凡有热病,喜热饮食,睡卧不得,衣被不可近者,俱是阳虚之病。(张东扶曰∶心火乘脾,脾阴受亏,宜补脾之阴,不当补脾之阳。炳章按∶此条不的亦非归脾汤所能治,凡思虑多则心血虚,脾无所受气而亦亏,归脾汤专补脾阳,乌能治之?炳章按∶泄泻者多兼湿,熟地究宜斟酌。)凡泄泻属脾宜燥,脾恶湿也。血中之气脾为主,脾土旺则上焦肺气亦足。
本证的病机在于脾胃虚弱,湿热滞留中焦,阻遏一身阳气,清阳不升,浊阴不降,故郁热内生,仝小林教授认为,本证的脾虚程度较前方为重,在脾虚清阳无力升举导致郁热内生,四肢发热的基础上,更添胃热胃滞,邪热壅滞,故有食不消化,大便溏结不调,苔黄厚等胃热脾虚之象是本证的又一辨证要点。升阳益胃汤,脾虚之象较前方为重,脾虚热郁中焦,故方中除补气建中之药外,尚伍以升提阳气、清降浊阴之品,治疗脾虚发热兼有胃滞胃热者。
[卷上] 补脾胃泻阴火升阳汤。胃乃脾之刚,脾乃胃之柔,表里之谓也。黄(二两)半夏(汤洗,此一味脉涩者宜用)人参(去芦)甘草(炙,以上各一两)防风(以其秋旺,故以辛温泻之)白芍药羌活独活(以上各五钱)橘皮(连瓤,四钱)茯苓(小便利、不渴者勿用)泽泻(不淋勿用)柴胡白术(以上各三钱)黄连(二钱)何故秋旺用人参、白术、芍药之类反补肺,为脾胃虚则肺最受病,故因时而补,易为力上咀。如脾胃中热,加炒黄连、甘草。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合百合地黄汤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合百合地黄汤。气郁日久化火,伤阴耗液,出现精神抑郁,头昏目眩,失眠多梦,心悸健忘,心烦意乱,口燥咽干,手心出汗,舌红少苔,脉细数,采用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合百合地黄汤或小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合生脉饮治疗。根据五行生化制克理论和脏腑病理传变规律,肝木克脾土,肝气横逆犯胃(脾),引起脾不健运,胃不和降的肝胃(脾)不和证,肝脾失调、肝胃不和的病变在临床上极为常见。
《伤寒论》中几首泻心汤方(3)《伤寒论》中几首泻心汤方(3)第六,干姜黄芩黄连人参汤方《神农本草经》:味甘微寒。第八,生姜泻心汤方《伤寒论》云:伤寒汗出解之后,胃中不和,心下痞硬,干噫食臭,胁下有水气,腹中雷鸣下利者,生姜泻心汤主之。按:寒则伤阳,汗则耗阳,今伤寒汗后而表解,是阳气在表,而阴气于里,势成未济,当求之以和法。第十,黄连汤方伤寒论云:伤寒,胸中有热,胃中有邪气,腹中痛,欲呕吐者,黄连汤主之。
据其病史,症侯,舌象及脉象分析,其病乃由脾胃虚寒,阳气不足,痰饮内停,以致胃气不降,痰浊上犯,清阳不升而成。还有善于降胃止呕的小半夏汤(半夏、生姜),及小半夏加茯苓汤。临床中常用的补脾益气之方如四君、六君、补中益气、归脾等无一不用白术,即使《伤寒论》、《金匮要略》中诸健脾温中化痰利水诸方也皆以之为中流砥柱,如理中汤、苓桂术甘汤、五苓散、枳术汤、白术附子汤等。况此证痰湿中阻,恶心呕逆,半夏是在所必用。
国医经典解读第23讲:专治厥阴肝经的阴浊上逆之邪—吴茱萸汤。肝经寒邪循经脉上冲巅顶则头痛,故用吴茱萸汤温降肝胃,泄浊通阳有效了。用吴茱萸汤,必与厥阴肝经有关。祛水的药都是热药,如干姜生姜,这里有水逆,都因为胃虚,另外搁人参、大枣、生姜,吴茱萸配合生姜,生姜的量挺大,用于制呕去水,吴茱萸是这么燥的药,所以用人参跟大枣来顾护脾胃之阴、津液,生姜用这么重,把水毒逼开,跟吴茱萸协同作用的效果也是很好的。
李老讲免疫系统病及代谢病的治疗。邪气从皮毛而入,当从皮毛而解,麻黄汤、桂枝汤、葛根汤、麻附细辛汤等可用。④正气攻邪,必伤正气。若出现下肢冰冷或浮肿,上实下虚,上假热下真寒,面如红妆,气升而不降等证,不能祛邪,不能扶正,急敛正气,用四逆汤、破格救心汤、四逆加人参汤、引火汤、潜阳封髓汤等。免疫系统疾病的过程虽然强调阳气、寒邪,三阴证,但六经病证均可在不同时期出现,出现哪经病证就按照哪经用方。
脉兼见沉细,证兼见善欠,善恐一二证,此肾之脾胃病也,当加泻肾水及泻阴火之药。中气益,则阴火熄而肺清矣。欲暖脾胃之阳,必先温命门之火,此肾气丸纳桂,附于滋阴剂中十倍之一,意不在补火,而在微微生火,即生肾气也。故不曰温肾,而名肾气,斯知肾以气为主,肾得气而土自生也。若缩砂者,以其味辛性温,善能入肾,肾之所恶在燥,而润之者惟辛,缩砂通三焦达津液,能纳五脏六腑之精而归于肾,肾家之气纳,肾中之髓自藏矣。
刘敏教授为第三批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广东省“优秀中医临床人才”,先后师从全国著名伤寒大家陈瑞春教授、熊曼琪教授、姚梅龄教授,金匮名家伍炳彩教授、陈纪藩教授,以及岭南温病名家彭胜权教授学习,并为国医大师孙光荣教授的授证弟子,从事中医临床、教学及科研工作 30 余年。刘敏教授在临床上常用桃核承气汤治疗胃肠瘀热型糖尿病正切合病机,可通过清除胃肠 瘀热而改善此类患者的胰岛素抵抗。
理中丸(汤)配方,理中丸(汤)的功效与作用。【浅议】此太阴病、脾胃虚寒证之治方。周慎斋亦云:“诸病不已,必寻到脾胃之中,方无一失。何以言之?脾胃一伤,四脏皆无生气,故疾病日多矣,万物从土而生,亦从土而归,治病不愈,寻到脾胃而愈者甚众。”临床常见之慢性肝炎、冠心病、支气管炎、肺气肿、肾炎、宫血等久治不效者,多可从调理脾胃而愈。按:理中汤为太阴脾家虚寒证之治方,以下利为多见,治便秘同一理也。2.泄泻。
【真传一刻】第152期:刘敏-调治脾胃法在糖尿病及其并发症中的应用。寒证——吴茱萸汤证。在糖尿病里头有一个并发症,叫做胃轻瘫,一谈到胃轻瘫最容易想到的就是刚才我们高院长所谈到的半夏泻心汤,包括生姜泻心汤和甘草泻心汤,确实是用得不少,如果说呕、痞、利三者俱备,哪怕只见三者中的一者,只要考虑有中焦虚损,兼有寒热错杂,或者湿热,就可以用半夏泻心汤,或者生姜泻心汤和甘草泻心汤,当然,它们三方的所主是不同的。
其中伤也,有伤脾阳,有伤脾阴,有伤胃阳,有伤胃阴,有两伤脾胃。椒附白通汤方。四九、阳明寒湿,舌白腐,肛坠痛,便不爽,不喜食,附子理中汤去甘草加广皮浓朴汤主之。主以理中汤(原文系理中丸,方后自注云∶然丸不及汤,盖丸缓而汤速也;以大建中之蜀椒,急驱阴浊下行,干姜温中,去人参、胶饴者,畏其满而守也,加浓朴以泻湿中浊气,槟榔以散结气,直达下焦,广皮通行十二经之气,改名救中汤,急驱浊阴,所以救中焦之真阳也。
如果从仲景《伤寒杂病论》的经方理论来说,其中有一个调节脾胃的方法叫建中法,用于治疗脾胃虚弱,仲景建中的方剂有小建中汤、大建中汤、黄芪建中汤,是以桂枝汤为源发挥的一系列类方,后人总结为“虚人伤寒建其中”。简单介绍一下柴胡桂枝汤,《伤寒论》第146条,“伤寒六七日,发热,微恶寒,支节烦疼,微呕,心下支结,外证未去者,柴胡桂枝汤主之”,是少阳兼表之证,小柴胡汤和桂枝汤的合方,功能通调三焦。
所谓清气营气运气卫气春升之气。内伤脾胃。内外伤辨 人迎脉大于气口为外感。气口脉大于人迎为内伤。内伤恶寒。内伤证显在口。内伤则元气不足。则内伤重而外感轻。则外感重而内伤轻。内伤始为热中病似外感阳证 头痛大作。内伤末传寒中病似外感阴证 腹胀胃脘当脐痛。八味丸加鹿茸、五味子内伤似外感阳明中热证 有天气大热时。内伤似外感恶风寒证 有因劳役辛苦。脾胃之气俱病似痿弱证 脾胃虚则怠惰嗜卧。凡内伤调理脾胃。为内伤于气。
新加汤就是桂枝倍芍药加人参、加生姜,这个生姜加倍、芍药加量,为的是补胃气。这时重用厚朴、生姜、半夏这三味药,苦温的厚朴是行气宽中,降浊气,辛味的半夏能化痰,辛味药生姜去水饮、温胃。下焦有水饮用茯苓、大枣,茯苓都可以去上中下三焦的水湿,是泻肾水的利尿药。桂枝去桂加白术茯苓汤根本就不用桂枝,是用的白芍解表的,里面一通外面就透了。先把水去掉再发汗或者同时,用苓桂术甘汤或桂枝加白术茯苓汤。
与少阴病相关方证见于:四逆汤证、真武汤证、黄连阿胶汤证、猪苓汤证等。与少阳病 相关方证有:小柴胡汤证、大柴胡汤证、柴胡桂枝干姜汤证、柴胡加龙骨牡蛎汤证等。与阳明病相关方证有:白虎加人参汤证、大承气汤证、调胃承气汤证、栀子豉汤证。糖尿病抑郁症如出现外感者可归于太阳病。与太阳病相关方证有:干姜附子汤证、茯苓四逆汤证、桂枝去芍药加蜀漆牡蛎龙骨救逆汤证、栀子豉汤类证、栀子厚朴汤证、栀子干姜汤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