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腺癌诊疗圆桌派丨宋国红教授携手赵建新教授、程琳教授共谈HR /HER2-晚期乳腺癌和HER2 靶...乳腺癌靶向药物主要是针对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和HER2+乳腺癌患者,首先,从HER2+乳腺癌靶向治疗开始,目前取得突飞猛进的是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的双靶治疗,两位专家所在的外科应该比较关注新辅助靶向治疗,请两位谈一下双靶治疗在新辅助治疗中的进展和经验。
专家访谈 | 张宏伟教授:哌柏西利在晚期乳腺癌患者治疗中的应用解读。PALOMA-1 研究和 PALOMA-2 研究都入组了 DFI<12 个月的患者,从研究结果上来看,对于这一部分患者,哌柏西利联合来曲唑较来曲唑单药是有显著获益的。而 PALOMA-3 入组的患者中仅有 24.2% 将 CDK4/6 抑制剂应用于晚期一线治疗,绝大部分入组患者则是将 CDK4/6 抑制剂用于晚期的二线、三线甚至更后线的患者,且在既往内分泌敏感人群中 OS 有显著差异。
乳腺癌重磅新药进入中国,长生存又有新希望!国内此次批准适应症为:一线联合芳香化酶抑制剂,治疗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以下称HR+)的绝经后的局部晚期或转移乳腺癌女性患者。对于HR+乳腺癌患者,之前的一线标准治疗为内分泌治疗(如AI,芳香化酶抑制剂),但传统内分泌单药治疗能给患者带来的无进展生存时间(PFS)为 8-14 个月,而且之后的耐药也是面临的重要问题之一,而CDK4/6抑制剂带来了新的治疗可能。
中山大学肿瘤医院乳腺癌单病种首席专家,内科乳腺病区主任中国研究型医院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临床肿瘤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肿瘤临床化疗专业委员会青委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胸部肿瘤防治研究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广东省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医师协会乳腺专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广东省抗癌协会化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CDK4/6抑制剂,你必须掌握的5大知识点 | 好题精析。解析:PALOMA-1研究是一个临床II期研究,比较来曲唑联合或不联合CDK4/6抑制剂药物Palbociclib在HR +/HER2-绝经后不适合手术的转移或局部复发乳腺癌患者一线治疗中的作用,研究纳入了165例患者,结果显示,与来曲唑单药相比,Palbociclib联合来曲唑治疗将PFS从10.2个月提高到20.2个月。首个CDK4/6抑制剂palbociclib在中国上市,乳腺癌患者的福音。
CDK4/6抑制剂:改变乳腺癌治疗进程撰稿:刘彩刚教授/牛楠主治医师来源:肿瘤资讯。目前已经批准上市的选择性CDK4/6抑制剂为第3代CDK4/6抑制剂,包括哌柏西利(Palbociclib)、Ribociclib和Abemaciclib。大会还报道了NATALEE试验及PALLAS试验,均针对II/III期HR+/HER2-乳腺癌患者应用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综上所述,笔者认为CDK4/6抑制剂对于晚期转移性HR+/HER2-乳腺癌患者疗效确切,在新辅助治疗中亦有很好的疗效。
辽宁省肿瘤医院乳腺内科主任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癌专业委员会 常务委员中国临床肿瘤学会理事会 理事中国抗癌协会肿瘤标志专业委员会委员会 常务委员中国抗癌协会肿瘤标志专业委员会乳腺癌标志物协作组组长中国抗癌协会肿瘤靶向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肿瘤康复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研究型医院精准医学与肿瘤MDT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史业辉教授。
【CDK4/6i学院】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成为HR /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新选择病例点评: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欧阳忠教授。提示对于该类患者选择哌柏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能获得理想的疗效。由于哌柏西利为口服制剂,只需要定期进行血常规监测,无明显其他不良反应,患者生活质量较高,对于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身体和心理均为很好的保障和安慰,改变了HR+/HER2-晚期乳腺癌的治疗格局,给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带来新的希望。
HR /HER2-晚期乳腺癌内脏转移的一线治疗方案选择——廖宁教授和马飞教授访谈。编者按:CDK4/6抑制剂等靶向药物在HR+/HER2-晚期乳腺癌治疗中大放异彩,改变着这部分患者的治疗格局。廖宁教授:对于HR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随着CDK4/6抑制剂等可逆转内分泌耐药的靶向药物不断涌现,即使是转移性患者,一线PFS可达到27.6个月,下一次疾病进展在2年后,然后继续二线、三线治疗,病人能够带瘤生存很长时间。
[进展期乳腺癌紫金论坛] 晚期乳腺癌治疗发展之路大家谈——冯继锋教授、张莉莉教授专访。我主要从激素受体(HR)阳性、HER2 阳性和三阴性乳腺癌三个方面谈一谈晚期乳腺癌的治疗策略转变: a) HR阳性晚期乳腺癌内分泌治疗是HR阳性晚期乳腺癌的首选方案,除非存在内脏危象,疾病需要快速缓解。这项结果更进一步地确定了CDK4/6抑制剂在HR+/HER2-晚期乳腺癌中的治疗地位,增强了临床对这类患者采用CDK4/6抑制剂+内分泌治疗策略的信心。
【CDK4/6i学院】CDK4/6抑制剂联合方案一线治疗HR /HER2-晚期乳腺癌,生存获益的同时...指导老师:中南大学湘雅医院 王守满教授 病例分享:中南大学湘雅医院 胡煜博士病例点评:福建省肿瘤医院 刘健教授 福建省肿瘤医院 吴凡博士。PALOMA-2研究也显示,对于一线接受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AI治疗的HR+/HER2-转移性乳腺癌患者,非内脏疾病和内脏疾病患者的首次肿瘤缓解时间分别为2.9个月和4.3个月【1】。
[中欧肿瘤论坛]HR阳性乳腺癌热点议题解读——潘跃银教授、郑莹教授和张敬杰教授专访。长期从事肿瘤预防控制工作,曾经就职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上海市肿瘤防治研究办公室,专业领域工作涵盖肿瘤登记和监测、常见肿瘤社区防治干预、肿瘤筛查和早发现,以及乳腺癌等肿瘤流行病学研究工作以及肿瘤防治的健康教育和科普,建立起了以人群为基础的乳腺癌患者队列和大肠癌筛查人群队列。
【新见】唐鹏教授:绝经后HR /HER2-转移性乳腺癌一线或二线治疗——内分泌为基础治疗较化疗更优作者:陆军军医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唐鹏教授。相比于单纯内分泌治疗,内分泌联合CDK4/6抑制剂、mTOR抑制剂和PI3K抑制剂,患者的mPFS几乎翻倍,ORR也得到显著改善。此外,内分泌联合靶向治疗,包括肿瘤代谢抑制剂如alpelisib或依维莫司联合内分泌治疗以及3个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均显著优于单药内分泌治疗(阿那曲唑)。
吴炅教授点评MonarcHER研究,氟维司群联合CDK4/6i改写HR /HER2 晚期乳腺癌治疗模...来源:肿瘤资讯。HER2+乳腺癌占所有乳腺癌的20%~25%,其中约有50%的患者为HR+。MonarcHER研究结果表明,晚期HR+/HER2+乳腺癌患者在抗HER2+失败后采用Abemaciclib+曲妥珠单抗+氟维司群的治疗方案显著优于常规化疗+抗HER2治疗模式,成功挑战了传统化疗的地位,开启了内分泌联合CDK4/6抑制剂靶向治疗在HR+/HER2+治疗的新篇章。
PALOMA-1在一项开放标签II期临床研究中,证实在来曲唑的基础上加用Palbociclib一线治疗ER /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安全性可耐受,且显著改善PFS ,据此获得了FDA的加速审批。突破:针对晚期乳腺癌一线治疗的III期PALOMA-2研究结果已经于2016年ASCO公布: Palbociclib联合来曲唑一线治疗晚期ER /HER2阴性乳腺癌患者,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可达24.8月,而对照组来曲唑为14.5月,实现了晚期乳腺癌一线治疗PFS超过2年的突破。
首个CDK4/6抑制剂中国上市,徐兵河教授解读哌柏西利将为中国乳腺癌治疗带来哪些改变。徐兵河教授:哌柏西利在中国上市主要基于多项国际多中心III期研究结果(PALOMA-1,2,3),以及在中国患者中开展的哌柏西利联合来曲唑一线治疗ER /HER2-晚期乳腺癌的药代动力学研究(NCT02499146),我也是这项研究的主要研究者(PI)。徐兵河教授:哌柏西利在国内上市后,将为ER /HER2-晚期乳腺癌的治疗带来新选择,成为中国患者的福音。
令晓玲教授:晚期乳腺癌患者很难治愈,我们治疗的目的是提高生活质量,延长生存时间,对于初诊即为晚期的乳腺癌患者,如果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没有内脏危象的患者,一线治疗首选内分泌治疗,特别是HR高表达的患者,更能从内分泌治疗中获益,并且毒副反应轻,有好的生活质量,符合晚期乳腺癌诊疗各大国内外指南的要求,当然对于适宜内分泌治疗的患者,首先要判断患者的绝经状态,再进行内分泌治疗方案的选择。
【Best of SABCS CHINA】Sparano 教授:CDK4/6抑制剂给乳腺癌患者带来生...整理:肿瘤资讯来源:肿瘤资讯。非常重要的是,如果绝经前女性接受卵巢功能抑制治疗时,也可从CDK4/6抑制剂治疗中获益,所以CDK4/6抑制剂也可用于绝经前转移性乳腺癌。总之,CDK4/6抑制剂是雌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转移性乳腺癌一线和二线治疗选择,我个人认为目前CDK4/6抑制剂用于一线治疗可能更多,因为可以取得更长时间的获益,同时耐受性也很好。
CDK4/6新型靶向药问世,这类乳腺癌有望成为慢性病!顾名思义,CDK4/6抑制剂是针对CDK4和CDK6两个蛋白的靶向药物。如果有靶向药物直接抑制CDK4/6,就能配合内分泌疗法,形成上下夹击之势(内分泌疗法控制CyclinD,而靶向药物控制CDK4/6),进一步阻断这个信号,从而诱导癌细胞停止生长。所以,无论是用于一线还是二线治疗, CDK4/6抑制剂的价值都被大规模临床试验所验证,毫无疑问会改变HR 乳腺癌患者的标准治疗方案。
该患者初诊为Ⅳ期乳腺浸润性导管癌伴腋窝淋巴结转移,多发肺转移。空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甲状腺乳腺血管外科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癌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医药教育学会乳腺疾病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陕西省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秘书陕西省保健协会乳腺疾病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陕西省抗癌协会青年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陕西省抗癌协会肿瘤综合治疗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
延长PFS 6个月,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显著改善乳腺癌患者生存 | 乳腺癌资讯。同时发表的评论文章指出,目前已经有许多研究报道了CDK4/6抑制剂改善患者总体生存的效果,CDK4/6抑制剂+内分泌治疗或应成为ER+/HER2-乳腺癌患者的一线治疗。图 6 FGFR高表达患者对治疗反应较好 研究人员指出,之前的研究已经发现了FGFR1扩增与乳腺癌患者内分泌治疗抵抗之间的关系,同时FGFR1扩增还与患者出现远处转移和死亡风险增加有关。
在雌激素受体阳性(ER+)乳腺癌中,CDK4/6会过度表达,导致细胞增殖失控,进而演变成恶性肿瘤。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有效地阻滞肿瘤细胞从G1期进展到S期,并能够抑制G1期ER+乳腺癌细胞的生长,恢复细胞周期控制,阻断肿瘤细胞增殖。而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一方面可以让肿瘤细胞回到正常的周期调控过程,一方面CDK4/6和ER信号双重抑制具有协同作用,并能够抑制G1期ER+乳腺癌细胞的生长。哌柏西利能够造福中国乳腺癌患者分几步?
三类CDK4/6抑制剂同台竞技,哪一种更强?2015年,FDA批准的首款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则专门针对CDK4/6蛋白。而被设计成不受CDK4/6抑制的癌细胞对Abemaciclib也有反应,但对其他两种药物没有反应——这进一步证明了Abemaciclib的泛CDK活性。HMS系统药理学实验室博士后Kartik Subramanian说:“无论是出于偶然还是有意,Abemaciclib似乎在某些方面,比其他CDK4/6抑制剂更有效,而且潜在的毒性比早期的泛CDK抑制剂更小。
【CDK4/6i学院】哌柏西利联合方案给继发性内分泌耐药的晚期HR 乳腺癌带来生存获益指导老师:陈占红 浙江省肿瘤医院病例点评:王晓稼 浙江省肿瘤医院。CDK4/6抑制剂的出现,给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更多选择。诊断为乳腺癌根治术后复发,转移灶活检证实为HR阳性HER2阴性,该患者术后辅助化疗后持续内分泌治疗,直至2018年8月发现疾病进展停用来曲唑内分泌治疗,属于正在辅助内分泌治疗过程中疾病进展,属于继发性内分泌耐药。
【CDK4/6i学院】内分泌治疗期间进展的HR 晚期乳腺癌治疗分享点评专家:袁芃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既往内分泌治疗进展的患者(包括AI或TAM),包括正在辅助内分泌治疗后停止辅助治疗12个月内进展,或是复发转移阶段内分泌治疗中进展的患者,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联合氟维司群较单独使用氟维司群可改善PFS(9.2个月vs 3.8个月),OS可延长6.9个月,未达到统计学差异;
乐伐替尼已经获批用于甲状腺癌、肾癌和肝细胞癌,尤其是肝细胞癌,打破了索拉非尼的一线统治地位。内分泌治疗一直是HR+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标准治疗方案,高达75%的HR+乳腺癌患者存在RET过表达,研究表明为内分泌治疗耐药的机制。入组16例晚期乳腺癌患者,先服用乐伐替尼单药2周,在服用12周的乐伐替尼+来曲唑。综上,乐伐替尼联合来曲唑显示出显著的抗肿瘤活性,即便是既往化疗/内分泌+CDK4/6抑制剂耐药的乳腺癌患者。
独家丨徐兵河教授、刘健教授解读《中国晚期乳腺癌临床诊疗专家共识2018》更新。《肿瘤瞭望》:《中国晚期乳腺癌临床诊疗专家共识2018》有哪些最重要的更新?徐兵河教授:晚期乳腺癌(ABC)的定义包括不可手术的局部进展期乳腺癌和转移性乳腺癌,新版共识是我们针对国内外晚期乳腺癌领域的研究最新进展进行分析、总结和讨论,在2016版共识的基础上修订而成,目前已经在《中华医学杂志》上发表,新版共识有以下特点和重要更新。
统计分析:MONARCH3比较由研究者评估的abemaciclib治疗组与安慰剂治疗组的PFS差异。安全:在安全性评估人群中(abemaciclib组n=327,安慰剂组n = 161),abemaciclib组的最常见不良反应是腹泻、中性粒细胞减少症、疲劳和恶心(表3)。73.3%的腹泻患者予以止泻治疗。而确定哪些患者从abemaciclib作为初始治疗中受益最大,哪些内分泌治疗进展的患者需要加入abemaciclib,仍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以探索更好的个性化治疗策略。
【ABC4指南】ER /HER2-晚期乳腺癌内分泌治疗的更新要点整理:肿瘤资讯编辑部来源:肿瘤资讯。众所周知,绝大多数的晚期乳腺癌为ER+/HER2-患者,即luminal型乳腺癌。在本次的ABC4指南更新中,我们系统性的回顾了ER+/HER2-晚期乳腺癌的临床研究进展,同时也非常欣慰的看到在这类患者中,我们取得了众多的进展,包括单药内分泌治疗,内分泌治疗联合靶向治疗,如CDK4/6抑制剂,mTOR抑制剂,甚至包括某些情景下的化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