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75年,东汉永平十八年六月,匈奴率两万大军围攻疏勒城(今新疆奇台县半截沟镇南部山区),守城的兵力只有耿恭和300勇士,将士个个悍不畏死,严防死守,占据绝对优势的匈奴怎么也攻不下,于是截断上游水源,围城,逼耿恭投降。匈奴人没有办法,于是以财色利诱,只要耿恭降了,就可做白屋王,赐美人,耿恭假装答应,等匈奴使者一来到城中,耿恭就把他捆在城头上,当着匈奴的面枭首示众,然后用火烤他的肉吃。
新疆挖出汉朝古城,发现将士遗骨,专家:祖国河山是烈士生命铸就。“耿恭以单兵固守孤城,当匈奴之冲,对数万之众,连月逾年,心力困荆凿山为井,煮弩为粮,出于万死无一生之望。前后杀伤丑虏数千百计,卒全忠勇,不为大汉耻。恭之节义,古今未有。宜蒙显爵,以厉将帅。”6parker.com.当时,耿恭等人与匈奴在城门附近激烈交战,导致城门多次被烧毁,由此可见当时烈士们的抵抗有多么英勇。他们应该也是战死于疏勒城的烈士。
耿恭字伯宗,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人,云台二十八将耿弇弟耿广之子。耿氏在光武帝刘秀北徇河北时就效忠,光武帝指耿弇为“北道主人”,汉朝复兴,唯有耿况(耿弇父)与耿弇父子封侯,耿弇兄弟六人“皆垂青紫”,在当时可谓荣耀莫比。派遣使者到疏勒城下去说降耿恭:“如果耿恭愿意投降,就封为白屋王,并且送给美女你做妻子。”耿恭引诱匈奴使者上城,然后亲手格杀之,在城上烤起了匈奴使者的尸体。
受到匈奴攻击的车师后国再次倒向匈奴,9月,匈奴与车师后国联军再次围住疏勒城。面对这么优厚的条件,耿恭毫不为动,为了向北匈奴展示自己一战到底的决心,他在城头上,当着匈奴单于的面,杀掉匈奴使者,并吃其肉,喝其血,表示自己绝不会投降,这就是“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来由。匈奴人紧追不舍,想彻底围歼两千人的汉军,但是耿恭出色地阻击匈奴人,并最终克服千辛万苦,翻越天山山脉,摆脱了匈奴人的堵截。
7000汉军奔袭2000里,只为救13人,千万网友说应该拍成电影。所有人都心里没底,但身为汉军士兵,没有人投降。正当众将领犹豫不决时,军中一个叫范羌的军官站出来了,说:“无论如何都应该前往救援,既然这些汉军士兵没有投降,说明他们相信朝廷一定会派援军,这是士兵对自己国家的信任,那么无论如何都应该派兵去救。末将愿领两千骑兵前去救援。”于是经过商议,范羌带领两千骑兵奔袭疏勒城,城中的26名汉军士兵看到朝廷的援兵!
三百汉家将士抗击匈奴困守西域,两千援军风雪出天山拯救袍泽导读:公元74年,东汉王朝重建西域都护府。北匈奴单于不甘心西域的得而复失,公元75年匈奴单于派左谷蠡王率领两万精兵进攻车师。东汉初年无力顾及西域,西域各国重新被匈奴控制。所以匈奴单于想趁汉朝没有彻底完成对西域的掌控前,把汉军赶出西域。大家期待着大汉援军到来后,前后夹击匈奴,彻底解决匈奴的威胁。本着对耿恭的仇恨,匈奴上下都想要留下耿恭。
为此,耿恭的族弟耿秉曾在永平十五年(72年)上谏,认为只有“击白山,得伊吾,破车师,通使乌孙诸国”,将西域诸国完全拉回汉朝阵营后,北匈奴才“可击也”。当耿恭还在金蒲城寻求突围时,另一边的柳中城也被匈奴人围攻,更糟糕的是,车师被破城后立刻跳反,跟着匈奴一起攻打汉军。耿恭在疏勒城一守就是大半年,前后大小数十战,始终没让匈奴、车师联军占到丝毫便宜,但这已经是耿恭军队的极限了。石城子遗迹的耿恭雕像。
为从上万匈奴人手中救出汉军,朝廷出兵7000,一年后只救出13人。在那时,北方还存在一个强大的匈奴。汉语匈奴曾多次开战,刘邦还在的时候双方就不和,刘邦还被对方困在白登山。匈奴出动2万人大军攻击金浦城的汉军,乌泱泱的匈奴将金浦城团团围住。匈奴2万人没干过驻城士兵,匈奴将领大怒,并加强对疏勒城的进攻,后来匈奴干脆直接围困疏勒城。因为人数相差巨大,根本就无法将匈奴击退,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给朝廷通风报信的范羌身上。
东汉名将耿恭喋血孤城:坚守疏勒城抗拒匈奴大军。两百个日日夜夜,他们坚守着这弹丸之地,以区区数百人,顽强地顶住匈奴数万大军一波接一波的进攻,疏勒城在战火的洗礼中已经千疮百孔,但仍然坚强地屹立着。匈奴人很快发现汉军飞越天山,解救了耿恭的部队,北匈奴单于马上派出骑兵跟踪追击。匈奴人紧追不舍,想彻底围歼两千人的汉军,但是耿恭出色地阻击匈奴人,并最终克服千辛万苦,翻越天山山脉,摆脱了匈奴人的堵截。
百余铁血大汉将士守孤城一年,二千援军恶战数万匈奴拯救大兵耿恭。情况大致如下:这年3月二万匈奴军队与汉帝国争夺西域,匈奴军队势如破竹,攻破了归附汉帝国的车师后国,招降了西域北部焉耆等小邦国。同时,疏勒城位于山南山北之间的要道之上,可以防止匈奴攻略山南各西域小国。范羌大喊:“我是范羌!不是匈奴人,是天子派兵来接耿校尉,救你们回国的!但回家的路依然艰险,范羌所部及耿恭残部受到了匈奴骑兵的猛烈追击。
十三将士归玉门,汉家军历史最壮烈的事迹,要是拍成电影该多好!公元73年,东汉永平十六年,外戚窦固率军大破北匈奴,收复中断联系65年的西域并重新设置西域都护府。汉军前脚刚走,后脚匈奴2万人就跟过来把西域给围了。北麓的耿恭在这一年里凭借汉军的科技与战术优势死守疏勒城。汉军被截断水源,耿恭便下令挖井,深挖15丈不见水。待随汉军回至玉门,这二十六人仅剩了十三人。
匈奴人也是彪悍的民族,根本不在意耿恭的话,立即开始了攻城,当接近城下时,城上守军万箭齐发,匈奴人中箭着无比痛苦哀嚎,并且伤口就像开水一样的沸腾着,这一怪异景象可把匈奴人吓坏了,再不敢攻城了,只是后撤几百米将金蒲城团团围住。耿恭答应了,叫他们派使者入城,当匈奴的使者来了后,耿恭令人把使者抓到城上,一刀杀了,然后和将士们一起用火烤匈奴使者肉大口吃着,还大笑着说好吃。
恰好,北方的匈奴侵犯西域了。匈奴又被汉朝赶出了西域。牢牢卡住天山通往北匈奴的咽喉。可是,匈奴对西域是不会死心的。匈奴先杀到了车师国的都城。虽然,这300人和2万匈奴铁骑。车师国也被匈奴攻破。在匈奴攻城之前。大刀一挥,匈奴人集体冲锋。匈奴人中箭之后。匈奴人觉得这样代价太大了。朝下面的匈奴泼水,戏弄匈奴。匈奴人足足打了几个月。匈奴使者刚进来。他们几百人对匈奴几万人。恭以单兵守孤城,当匈奴数万之众。
大汉军魂,喝马尿吃胡肉,只为拯救大兵耿恭,岳飞:真勇士!匈奴军队长驱直入山南,整个西域将落入匈奴之手。转战到疏勒城时再度被围追堵截的匈奴大军合围。耿恭诈降匈奴,并将匈奴使者骗进城里,亲手击杀,然后就在城上,对着匈奴的大军,将尸体的肉割来烤着吃!因为他们觉得耿恭的部下不可能还活着,援军中的范羌拒绝放弃最后的希望,泣血请求所部去疏勒城看看,率领两千孤军冒险向仅仅是地理概念的疏勒城挺进。
75年7月,匈奴再次围住疏勒城,久攻不下,于是匈奴人切断了疏勒城的水源,没有水,人根本活不了几天,城中的水很快消耗完了,耿恭带领汉军挖井,井挖到十五丈,仍然不见一滴水,耿恭整衣下拜,祈祷上苍,保佑大汉将士,也许是感动了上天,也许是地下水要慢慢聚集才能出水,拜过后,井水喷涌而出,汉军高呼万岁,如有神助。范羌,真的是范羌吗?匈奴人很快发现汉军飞越天山,解救了耿恭的部队,北匈奴单于马上派出骑兵跟踪追击。
当他们在三月终于回到玉门关时,疏勒城守军中幸存的汉军,一共只剩下了十三个人。他们都比班超年轻,但最终,七十一岁的班超回到了中原,他们却或战死、或病故,没有一个人回到故乡,也没有一个人再见到他们的亲人。遥想当年,追随耿恭生还玉门关的十二勇士,跟随班超孤军奋战的三十六随员,何尝不是举国闻名、脍炙人口的英雄豪杰。其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有耿恭和班超,还在于有万万千千个十二勇士、三十六随员。
公元75年7月,匈奴包围了疏勒城,久攻不下之后匈奴人切断了疏勒城的水源,想把城内的人渴死。耿恭部将范羌泣血请求解救疏勒城的守军,全体将士无不动容,纷纷要求追随范羌前往疏勒城,最后,分出两千人由范羌带领赶往疏勒城。匈奴人很快发现汉军飞越天山,解救了耿恭的部队,单于马上派出骑兵跟踪追击,想彻底围歼这支汉军,但是耿恭出色地阻击了匈奴人,并最终克服千辛万苦,翻越天山山脉,摆脱了匈奴人的堵截。
被人遗忘的英雄传奇:300勇士血拼5万匈奴二百多天5.激战间隙,耿恭遥望家园方向,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此前派遣到敦煌寻求援军的部下范羌身上。范羌,你在哪里?史书没有记载范羌率这两千勇士翻越天山的艰难,只记载他们在疏勒城胜利会师的一幕,“开门,共相持涕泣”,这帮经历了炼狱般的战争的幸存者,九死一生,堪称铁打的汉子,此刻也不禁流下英雄泪来。先是,恭遣军吏范羌至敦煌迎兵士寒服,羌因随王蒙军俱出塞。
注意,这个北匈奴,并非西汉时北匈奴,西汉时北匈奴,已被陈汤给灭了,如今的北匈奴,乃是西汉时南匈奴的一部分。耿秉,字伯初,耿弇二弟耿国之子。于是,次年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十一月,明帝,继续耿秉之前提出的战略计划,以奉车都尉窦固为主将,驸马都尉耿秉、骑都尉刘张为副将,率精锐骑兵一万四千人,出敦煌郡昆仑塞(甘肃安西县附近),欲清剿北匈奴在天山的残余兵团,并剪除其布置在西域的爪牙——车师国。耿恭呢?
耿恭的祖父耿况与其膝下六个儿子,全部成为东汉开国将领,他的六个儿子分别是:耿弇、耿舒、耿国、耿广、耿举、耿霸;七月,左鹿蠡王的北匈奴军队兵临疏勒城下。耿恭深知坚守疏勒城之不易,所以必须要先以一次胜利来激发守军的斗志,他趁匈奴人立足未稳之际,率领招募来的数千民兵,出城迎战,匈奴人没有想到耿恭哪里弄来了那么多的军队,心有怯意,又深知耿恭足智多谋,怕不小心吃亏,于是调转马头就跑,向后撤退,以静观局势。
(南)匈奴怀其恩信 “匈奴闻秉去世,“举国号哭,或至剺面流血(这里的斴面流血,为勒内.格鲁塞所描述的匈奴人习俗---对地位极其崇高的逝者的尊敬,因而以短刀划破脸颊,任由血泪横流。)(耿秉)匈奴人简单的脑子还没来得及转过来弯来产生怒火,他们就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耿恭和所有人站在城墙上,以一种饿狼望着肥羊的心情望着刚被杀死还冒着热气的匈奴使者,两眼冒出绿光(饿的),然后就直接拿匈奴人当肥羊,烤了吃了!
西域都护陈睦被龟兹军队杀掉,另一路汉军也全军覆没,原本投靠东汉朝廷的西域诸国,纷纷叛变投靠匈奴。然而,耿恭没有答应,反而在城楼上,当着匈奴军的面,杀掉使者,然后和手下军士,把他生生吃掉,壮士饥餐胡俘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睢阳是淮南屏障,而淮南是朝廷重要赋税的来源,可以说,睢阳的归属,关系到唐军平叛的成败。因为睢阳城破前一个月,唐军收复长安,城破后七日,便反攻下睢阳,城破后十日,唐军收复洛阳。
真实的“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三月份,匈奴单于派左鹿蠡王带领二万军队与汉帝国争夺西域,匈奴军队势如破竹,攻破了归附汉帝国的车师后国,招降西域北部焉耆等小邦国。匈奴人很快发现了耿恭意图,再次将耿恭部合围在疏勒城。“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回途路上,范羌所部及耿恭残部受到了匈奴骑兵的追击,且战且走,到了三月份,军队退至玉门关,耿恭残部只有十三个不成人样的幸存者。
北匈奴两万骑兵直扑车师后国的国都金蒲城,此时后车师国的兵力羸弱,汉军仅有耿恭所部数百人。长期与匈奴人作战的耿恭熟悉匈奴人底细,他命士兵把毒药涂在箭上,利用强弓一边射击一边向北匈奴人喊话:“汉家神箭,其中疮者必有异。”果不其然,中箭的匈奴人伤口溃烂、无法救治,巨大的疼痛让伤者不断发出惨厉的哀嚎。围城数月,匈奴人也精疲力竭了,北匈奴单于亲自来到疏勒招降耿恭,许诺任命耿恭为王,并要将匈奴公主嫁给他。
被遗忘的东汉战神—耿恭。他派遣使者对耿恭说,只要投降,就会封耿恭为白屋王,并将自己女儿嫁给耿恭。司徒鲍昱坚持要救,据理力争:“情况紧急的时候置人于不顾,这样做对外容易纵容蛮夷的暴行,对内则寒世人之心。如果这个时候不救,以后迎战匈奴,谁还愿意去,陛下还怎么调兵遣将呢?如果现在发兵,四十天后他们应该可以回到关塞。”刘炟也是一代明君,最终同意了鲍昱的意见,下令耿秉、王蒙调动酒泉、敦煌等郡汉军救援耿恭。
面对两万匈奴骑兵,耿恭没有自乱阵脚,他利用天降暴雨的良机,主动出机,偷袭匈奴兵营。对于耿恭的坚忍不拔,匈奴单于十分佩服,他派使节进入疏勒城,劝降耿恭。耿恭的部将范羌泣血求援,全体战士无不动容,纷纷要求追随范羌前往疏勒城。匈奴单于派出骑兵跟踪追击。曾出使匈奴不辱使命的郑众慨然上书皇帝,极力赞扬耿恭的功勋:“恭以单兵守孤城,当匈奴数万之众,连月逾年,心力困尽,凿山为井,煮弩为粮,出于万死,无一生之望。
遥望西域 耿恭:孤城保卫战(二)由于耿恭已有准备,加之首战得胜,士气旺盛,疏勒城守军英勇抗击匈奴攻城部队。耿恭自己这边,局势同样糟糕,一直在抵抗的车师残部撑不下去向匈奴投降,与左鹿蠡王重新将疏勒城又围了起来。左鹿蠡王这次憋了一口气,发誓要将耿恭和疏勒城从地球上抹去。战事开始时,车师后王安得的夫人是汉人后裔,丈夫被左鹿蠡王杀害,心里恨透了匈奴人,偷偷让人给耿恭送去粮食,还把匈奴人的情报透露给耿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