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苏轼“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是怎么理解的?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2012-11-11
这三首自嘲诗,让你学会如何幽自己一默,变得更轻松。《自题金山画像》 宋 苏轼。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有人问我平生的功业在何方,那就是黄州、惠州和儋州。苏轼一生三次被贬,湖北黄州,广东惠州,海南儋州。这首《自题金山画像》以自嘲的口吻,抒写平生到处漂泊,功业只是连续遭贬。面对命运多舛,苏轼仍能以旷达的情怀,以平常淡然的心态,以乐观主义精神面对一切,他力求超脱,宠辱不惊,这种品格造就了他精彩的人生。
人生的尽头,苏轼写下这首只有四句的诗,回首一生,满是感慨。这首诗苏轼以自嘲的口吻,讲述自己平生的漂泊,仕途上的贬谪。公元1101年,苏轼去世,时年六十五岁,这首诗是苏轼去世前两个月所作。苏轼一生遭遇多次贬谪,这对于苏轼来说是一种无奈的痛苦。但是到了生命的最后,苏轼反而觉得自己一生的功业,都在黄州、惠州、儋州。这才是苏轼。在苏轼回首一生时,留存的仅有贬谪之事,苏轼心中微妙的情感,也是让人深思的。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苏东坡的诗词人生。苏轼在嘉祐二年参加的省试中,主考官是欧阳修,结果考试揭晓,苏轼是第二名。从黄州惠州到儋州。当时的御史从苏轼的诗文中捕风捉影,说他诽谤新法,对朝廷不满,御史就把苏轼逮捕了。后来苏轼到杭州做通判,写了很多关于西湖的诗。乌台诗案后,苏轼经历了人生的巨大转折,他侥幸未死,然后到了黄州。这首词的写作时间是元丰五年,是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的第三个春天。
《自题金山画像》苏轼。他眼见画作,回顾平生,感慨万千,写下了《自题金山画像》这首诗:苏轼总结平生时不禁要思考思考自己这一生成功之处在哪里,出人意料的是他的回答是“黄州惠州儋州”。苏轼谪居惠州时曾说“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他此时的心情与初贬黄州时相比,显得更加平静和乐观。努力实现政治理想,留下千古名篇,在磨难中得到修炼和成长,这或许就是苏轼把他平生功业归于三处失意之地的原因吧。
苏轼题在画像上的一首诗,把一生的经历都写进去了,令人感慨万千。到了晚年的时候,苏轼回想起自己的一身,在一首诗中,还把自己的经历全部写进去了,这就是他的《自题金山画像》,这首诗写得极为深刻,也非常的感人。《自题金山画像》宋代:苏轼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苏轼的这首《自题金山画像》,无疑是他晚年最为重要的一首作品,而且诗人描写的很是深刻,也非常的忧愁,这也正是苏轼最令人感动的一个地方。
[转]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我最尊敬的文人苏轼。神宗皇帝将苏轼从黄州调出,未来得及起用就自己先去世了,就在苏轼准备定居常州时,新任皇帝哲宗却继先帝“遗愿”,起用了苏轼。苏轼年已老迈,只怕来日无多,今夕荣辱对比反差巨大,没有超乎寻常的承受能力是难以忍受的,苏轼自然也有情绪的起起落落,好在他已参透人生本质,又有佛老思想作为根基,与贬谪黄州之时相比,他更善于驾驭和调整自己的心态了。
苏东坡: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苏东坡: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导语。凯风网陕西频道 供稿:余良虎 编辑:张东 仲德苏东坡: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一、一代文坛宗主,皇帝皇后为他“圈粉儿”于是,他们便四处收集苏轼诗作,挑出一些他们认为隐含讥讽的句子,然后上书皇上:“苏轼诽谤皇上,抨击新法……”随后新党们纷纷上书,要求处死苏轼。不过,苏轼就是苏轼,对这种打击早已司空见惯,“也无风雨也无晴”。
半生宦海多劫难 一蓑烟雨任平生 ——品读苏轼的《自题金山画像》从内容上看,苏轼创作此诗是概述平生,不是为了吟咏,而是用以回忆和叹息。后两句“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是苏轼对自己的总结和评价,也是全诗的精妙之处。简单地梳理苏轼在仕途上的挣扎史和对生命参悟成长史可以看出,贬谪前,苏轼在阀州、徐州、密州做过知府。平生功业黄、惠、儋三州,因为苏轼知道,为民做实事,才是真功业。
自信不会入地狱:一代文豪苏轼临终前的最后20天,死前说了4个字。大宋元符三年七月十八日,一代文豪苏轼病卧于常州寓所,他的人生,似乎就要走到尽头。苏轼像。好在不少人为他求情,再加上本朝有除叛逆谋反罪外,一概不杀大臣的规矩,宋神宗最后下令对苏轼从轻发落,贬为黄州团练副使。也是从黄州开始,苏轼的文章尽显阔达之风。天生英才苏轼就这样度过了自己的一辈子,走到这里,又去往那里,直到六十五岁高龄,病卧在常州榻上。
古诗词中最深的绝望是什么?从醉里,忆平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苏轼。贬至黄州时,你可能只听到苏轼在游山玩水间吟唱着:贬至惠州时,你可能也听过苏轼高歌着:贬至儋州时,你可能也只听到苏轼在陪孩童嬉闹:最后苏轼从被贬之地归来,还不忘调侃:可是苏轼是怎么总结自己的平生呢?对,就是开头的那两句话,黄州惠州儋州,“觅得两位宰相之才,一位是苏轼,另一位是苏辙。”很难想象苏轼当年经历了怎样的绝望!
去世前苏轼回首往事,写下一首千古绝唱,道尽一生的坎坷辛酸文/张强强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文化点心铺“:写文人,读诗词,讲故事,这里只讲跟文学有关的事情。1100年,63岁的苏轼遇赦从海南岛北上。事实上,此时的苏轼依然是那个能够让人发出会心微笑的“东坡居士”。回首一生,失意也罢,坎坷也罢,此时的苏轼依然不减豪放本色,依然超然旷达,真是令人可叹可敬!对于苏轼这首诗作,亲爱的读者,你是怎么看待的呢?
子瞻平生功业|儋州 一路颠簸 六千里路 终于见到六十二岁时的你。在东坡书院里,我一直在反复吟诵着他当年离开儋州复归中原时的《别海南黎民表》,仔细玩味,才能体会到坡翁的一时之无奈与对于无常人生的豁达。别海南黎民表。说来也是不好意思,我在来儋州前就听说,在东坡书院的售票处,你可以买票,也可以当场背诵三首东坡诗词,凭此入院。在离开儋州之前,我终于在东坡书院外背诵了三首坡诗。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苏轼在海南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苏轼在海南  有如铁与石相击的地方就迸出火花,奔流给磐石挡住了的地方那飞沫就现出虹采一样,两种的力一冲突,于是美丽的绚烂的人生的万花镜,生活的种种相就展开了。妄图用流放的手段置苏轼于死地的佞臣们没有料到,他们居心叵测设置的三座暗礁,不但没有遏住苏轼生命江流的奔涌,反而成就了他生命的激荡与辉煌。原因很简单——他是苏轼。
苏轼段子般的人生:贬谪千里,文成一家。黄州惠州儋州。元丰二年,苏轼于徐州治理黄河,受命转任湖州知州,进《谢上表》表达个人感恩和忠诚之心,没想到被人截胡,愣是抠出字眼,断章取义,安了个“讥讽文字”“愚弄朝廷”的罪名,最终几经周折,此案于当年腊月二十九结案,从轻发落,苏轼被贬黄州。《苏轼像》 赵孟頫。苏轼在儋州多年,与黎族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遇赦北还之时,儋州人民倾城相送,苏轼有《别海南黎民》诗曰:
苏轼一生悲剧,不是三次贬谪,而是三次婚恋。苏轼为人旷达,待人接物相对疏忽,于是王弗便在屏风后静听,并将自己的建议告知于苏轼。苏轼的第二任妻子叫王闰之,是王弗的堂妹,在王弗逝世后第三年嫁给了苏轼。王闰之伴随苏轼走过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25年,历经乌台诗案,黄州贬谪,在苏轼的宦海浮沉中,与之同甘共苦。二十五年之后,王闰之也先于苏轼逝世。王朝云是苏轼的红颜知己,苏轼写给王朝云的诗歌最多,称其为“天女维摩”。
超越时代《苏东坡》纪录片(六)(完)苏东坡的日子又一次的滑向深渊,来自朝廷的一纸诏书,将苏东坡贬到了更加偏远的儋州,苏东坡当时已经60多岁,唯一让苏东坡欣慰的是,在去海南的路上,遇到了弟弟苏辙,林语堂先生曾说,往往为了弟弟苏辙,苏东坡会写出最好的诗词来。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六集《苏东坡》纪录片全部播完,感谢大家的喜爱,欢迎继续关注相伴好时光公众号,我们还会不断推荐精彩内容与大家分享!
苏轼去世前看到自己年轻画像,写下一首不像诗的诗,狂得不可救药。苏轼是宋代全能型流浪写手,宋人可能没见过苏轼的人,但一定听过苏轼的诗词,就像他那些历经千年时光仍旧坚真弥新的千古名篇一样,虽然我们从他的字句中汲取的是豪迈与力量,但流淌在他的人生里更多的却是流浪和孤独。黄州、惠州、儋州,是苏轼曾经被贬的三个地方,是苏轼仕途失意的的伤心之地,可他偏偏说这三处是他的功业,目的何在?
百家讲坛唐宋八大家之苏轼(九)黄州惠州儋州。
百家讲坛 | 唐宋八大家-苏轼-第9讲-黄州惠州儋州。
苏东坡一生著述丰富,唯独用这首诗概括了自己的一生。他眼见画作,回顾平生,感慨万千,写下了《自题金山画像》这首诗。作此诗时,是苏轼去世前两个月,作者已年逾花甲,堪堪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且看后两句“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一反忧伤情调,以久惯世路的旷达来取代人生失意的哀愁,自我解脱力是惊人的。苏轼认为自己一生的功业,不在做礼部尚书或祠部员外郎时,更不在阀州、徐州、密州(作者曾在此三地作过知府)。
东坡的赤壁。《游东坡赤壁》[原](七律)东坡街道,东坡广场,东坡书院,东坡肉,东坡饼,东坡羹……因为我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是来凭吊东坡先生的,所以长江可以改道,赤壁也可以不复当年江涛拍岸的景象,但只要是东波先生当年驻足过的地方,只要有了东坡先生流传千年的诗词文赋,黄州就仍然无愧是一座名扬天下的文化名城,赤壁就仍然无愧为一个众望所归的文化高地。我始终以为,黄州的赤壁似乎天生就是为了东坡先生而存在的。
苏轼的旷达情怀
苏东坡:生活是个结,解不开,就系成个花儿。但苏轼毕竟是苏轼,他很快调整心情,在黄州安顿下来。很多人听说苏东坡在海南授课,不远千里追到海南,跟随苏轼学习。对于一个蛮荒之地,完成了科举的零突破,确实称得上是“破天荒”了,时至今日,海南依然留存着东坡村、东坡井、东坡路、东坡帽甚至还有东坡话。苏轼被贬黄州时,曾与友人出游,路上遇雨,未带雨具,同行皆狼狈,独独苏轼浑然不觉,吟咏自若,缓步而行。
苏轼在任杭州通判时,时有美堂暴雨,苏轼即景写下此诗。可苏轼却不一样,这里的荔枝又好又甜,为了荔枝,苏轼愿常作岭南之人。诗人们常常感慨人生亦逝,苏轼亦是如此,这首诗借梨花盛开抒发了春光易逝,人生短促的愁情。黄州是苏轼人生的重要一站。苏轼与友人赏花时写下此诗,在描写了海棠的美丽后,苏轼独巨匠心,将海棠喻人:只是害怕在这深夜时分,花儿就会睡去,因此燃着高高的蜡烛,不肯错过欣赏这海棠盛开的时机。
年少轻狂的苏轼,因为聪慧,在一片师长的赞扬声中长大,于是颇为自负地在自己房前贴了一幅对联:“识遍天下字,读尽人间书。” 后一白发老妪持一深奥古书拜访苏轼,苏轼不识书中的字,老妪借此婉转批评了苏轼,于是苏轼把对联改为“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并以此自勉。皇帝下令拘捕苏轼的消息被苏轼的好友提前得知,于是及时地送信给苏轼。当御史们极力搜集致苏轼于死地的证据时,正直人士也在全力营救苏轼。
黄州、惠州、儋州,前后长达十年的贬谪生涯是东坡人生中的深重苦难,海南的瘴雨蛮风更是严重地戕害了东坡的生理健康,与东坡交好的朱服曾亲眼见到从海南北归的东坡:“余在南海,逢东坡北归。气貌不衰,笑语滑稽无穷。视面,多土色,靥耳不润泽。别去数月,仅及阳羡而卒。东坡固有以处忧患,但瘴雾之毒,非所能堪尔。”(朱彧《萍洲可谈》卷二)黄庭坚亦称晚年东坡为“儋州秃鬓翁”(《病起荆江亭即事》其七)。
苏轼一直到死,都只相信自己,从来不肯把希望和信心寄托在虚妄的西方极乐世界,更何况他还不知道这西方极乐世界有还是没有,就是有,苏轼也从来都不把希望寄托在缥缈的、不可预测的、不存在的事物上,所有的人生的问题都必须依靠人生的方式来解决,所以这两位好朋友是好心,想着让他们最好的朋友能够得到一个极乐世界的待遇,能够到一个欢乐的天堂,但苏轼可以念天堂,他不会真的去天堂,因为他知道真正的天堂只在脚下和人间。
苏轼死前最后一首诗,庄重不失诙谐,字字让后人感伤。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在小珏看来,苏轼写过很多豪迈的诗词,也留下过千古传颂的佳作,更又过意气风华的时刻,但最让人唏嘘不已的就是这首诗。苏轼的一生,并非是凭借才华纵横天下,指点江山的一生。在宋代,儋州从来就没有人考中过进士,然而苏轼到来后,姜唐佐就举乡贡。他在此获得空前的赞誉,被称为儋州文化的开拓者,而苏轼也将儋州当作第二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