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的故事】出《庄子*秋水》庄子最早提出“内圣外王”的思想,对儒家影响深远,深刻指出“《易》以道阴阳”,“三籁”思想与《易经》三才之道相合。庄子的作品喜欢以引人入胜的方式阐述哲理,被称为“文学的哲学,哲学的文学”,其中代表作品是《庄子》。别称:庄子、庄子休。楚王派人来请庄子出任相国的时候,庄子正在钓鱼。庄子说:你们回去吧,我也选择在泥水里撒欢。
庄子:人唯孤独,方能出众。楚王派人来请庄子出任相国,而彼时的庄子还在钓鱼。法国作家雨果曾经说过:“孤独可以使人能干,也可以使人笨拙。”经历可以磨炼一个人的意志,孤独也可以成就一个人的才华。懂得享受孤独的人,才懂得如何让自己的灵魂变得强大。孤独,让人灵魂高贵。孤独,使人的灵魂格外美丽。越是有才能,有梦想的人,就越能享受孤独,利用孤独。没有什么比不被打扰的孤独更加锻炼人,更加成就人了。
一个孤独,便击中了所有人的心。每个人都有自己孤独的一面,每个人面对孤独的方式也不尽相同。有人畏惧孤独,有人却享受孤独;孤独的人不言孤独。一个人看似孤独,但他的内心何其丰富,越优秀的人,内心越平和;孤独是一种享受。善于孤独的人,从不会感到寂寞,因为这是自我与自我的对话。一个人享受孤独的人,会变得更加强大。孤独让人强大,因为对内心坚守,反而会成为最好的模样。孤独,是内心的热闹。孤独的人,内心是丰富的。
庄子。故。惠施不辞而应,不虑而对,遍为万物说。说而不休,多而无已,犹以为寡,益之以怪,以反人为实,而欲以胜人为名,是以与众不适也。弱于德,强于物,其涂襖矣。由天地之道观惠施之能,其犹一蚊一虻之劳者也。惠施不能以此自宁,散于万物而不厌,卒以善辩为名。惠施之才,骀荡而不得,逐万物而不反,是穷响以声,形与影竞走也,悲夫!
苏轼:独处,是一个人的清欢。——苏轼《浣溪沙》一个善于独处、享受孤独的人,一般不容易感到寂寞。苏轼爱热闹,也爱独处。——苏轼《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某日饭后拍着肚子在家中散步,向身边侍从问道:“你们说我这肚子里有什么?”有人说是一肚子见识,有人说是一肚子文章,苏轼捧腹大笑道:“满腹都是不合时宜!”苏轼以孤鸿自喻,自嘲“不合时宜”,足见其为国为民的良苦用心。
人生在世,学会在孤独中净化自我,净化灵魂,弧独是一种坚强意志的考验,也是增强智慧的一种厉练。孤独的大树在旱塬上枝繁叶茂,孤独的人有不同于常人的气质和才华。孤独是为了思索,合群是为了讨论、交流;孤独与合群,完全是因时而异:孤独时,目光四射,做出选择;没有什么比自我选择的孤独,更能解放人了。在人生的道路上,每个人都是孤独的旅客。
庄子境界:与世俗相处与造物者同游。——《庄子·徐无鬼》《庄子·天下》描写七派学者,其中也谈到庄子所学的古代道术,请看:“恍惚芒昧而没有形迹,随物变化而没有常性,这是死还是生呢?与天地一起存在吗?与神明一起前进吗?茫茫然不知去哪里?飘飘然不知往何处?万物都包罗在内,却不能当成归宿。古代道术有着重这一方面的,庄周听说这种风气就爱好。”庄子以两句话来叙述此一境界。爱好智慧的人,怎能不被庄子所吸引呢?
庄子:处世之术。同样是《庄子》的《天下篇》曾经有关于惠施学说的一些记载,以及出自庄子学派立场的评论。"惠施多方,其书五车",可以知道惠施和庄子一样也是一个非常博学的人。虽然庄子没有明确的谈到,但是我们可以看出庄子似乎很享受与惠施之间的辩论,并在这种辩论中逐渐接受了辩者们常用的说话方式。这种看法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但庄子更知道辩论的界限:就《庄子》内篇中列子的形象分析,庄子对他给予了有限度的肯定。
而《庄子》里面的庄子事迹,是否一定就是实录呢?庄子本人也曾有机会进入世俗的名利场,但他断然拒绝了:? 或聘于庄子,庄子应其使曰:“子见夫牺牛乎?衣以文绣,食以刍叔。及其牵而入于大庙,虽欲为孤犊,其可得乎!”(《列御寇》)?这事在《庄子》中还保存了略有不同的记述,见于《秋水》:? 庄子钓于濮水。
当我们失意时,为什么要读庄子?因为庄子是兴高采烈的,笔下意象繁华,大鹏展翅,俯仰天地,人生、宇宙于他,可放浪形骸,可傲慢逍遥。其实从世俗角度看庄子过得并不好,他的事迹大多是传说,仅有的资料是做过小官,漆园地方官。《庄子·秋水》中有段故事:庄子垂钓,楚王派人来请庄子出山,庄子持竿不顾,问他们乌龟是愿意被丝绸覆盖着,珍藏在庙堂里,还是愿意在泥水中。庄子便说,你们去吧,我要在泥水中自在。
读诸子思想之研究有感(五)—— 庄子篇-读诸子思想之研究有感(五)—— 庄子篇 作者:清秋思幽(旧作) 人生本来就是迷茫吗?庄子啊庄子,天地茫茫,万物渺渺,何况人之所存?庄子把宋荣子和列子作为他学说的先驱,这篇逍遥游最后以庄子和惠施的问答作结束,用来说明对当时许多想求立身出世的人的轻视,也可以说是庄子到宋国乡下逃避战乱,过着丰富的内里思索的生活,这是对他自己理想的自由生活所作的结论。《庄子》不仅如此。
“老朋友,你知道南方有一只鸟叫吗?这是一种很珍贵奇异的鸟,它由南海出发飞向北海。在途中,若不是梧桐树,它绝不停在上面休息;除了竹结的果实外,它绝不吃到别的东西;不是甜美的泉水,它也不喝。当它正悠然自在地飞翔时,地上正好有一只猫头鹰,刚抓了一只臭老鼠,猫头鹰以为要来抢夺自己的臭老鼠,就抢先地向怒叫一声!我说惠施啊!你该不会拿魏相来对我怒叫吧?”庄子说完,就笑着看惠施。
庄子:唯有最深的孤独,才能极致自由。孤独是世间常态,但只有享受孤独,才能懂得那份自由的珍贵。孤独不等同于自由,但自由的最高境界是不迎合,不迎合的人才能享受孤独。叔本华说:“只有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他才可以完全地成为自己,谁要是不热爱孤独,那他就是不热爱自由,因为只有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因而,孤独的自由,让灵魂更加高贵。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庄子告诉了你:越是孤独的灵魂,越是强大自由。
孤独,人的宿命。庄子的朋友惠施死了之后,庄子说,“惠施死了,再也没有人可以跟我说话了。”但是,即使惠施活着,他与庄子的交流也是有极限的。庄子说,“鲦鱼出游从容,是鱼乐也。”可是,惠施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庄子回应,“子非我,焉知我不知鱼之乐?”争论继续。因此,即使惠施在世,可能也无法消除庄子内心的孤独。叔本华说,“要么孤独,要么庸俗。”他把孤独和高贵相提并论,而把庸俗与群居归为一类。
《道德经》讲:“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力,自胜者强”能够了解知道别人是有智慧的人,能够了解知道自己的人是聪明的;叔本华说:“只有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他才可以完全成为自己。谁要是不热爱孤独,那他就是不热爱自由,因为只有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我们所能做的不过是正视孤独,享受孤独。庄子说:“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庄子的精神境界之高,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我相信爱情,更相信真爱,真爱是尘世中最原始、最本能、也最独特、最美好的一种流露。真爱的爱情是自私的,是一种专一,即去爱的时候,情有独钟;爱情常常无视世俗,世俗又常常检验爱情。当爱情带上功利色彩时,爱情已不堪一击。但是真爱不会。这种爱,不是门当户对,也不是一见钟情,真爱的至上境界,一个人的一生也许能遇到,也许不能遇到。孤独的徘徊在这荒漠的世界上,人生注定是孤独的......心痛了,心碎了不会有人看见。
苏轼的这首词,结尾的9个字,道出了多少现代人向往的生活。其实,古人也有同样的感受,读一读苏轼的这首《行香子》,让我们追寻诗人的心灵,去看看他向往的生活吧!这首词并非苏轼的名篇,但笔者却十分喜欢。另一种是清福,就是闲着无所事事,人生洪福容易享,清福却很难得,一般人无法做到。享受清福,也许只有圣人才能做到。苏轼一生仕途不顺,屡遭谪贬,他有时也会心灰意冷,想去做个闲人,享受清福。
庄子:内心的局限,是人生福报最大的障碍。庄子:眼界的局限,是内心最大的障碍。当你的“心大了”,这个世界才能美好,所以眼界的局限,是内心最大的障碍。惠施在梁国做相国的时候,庄子去拜访他,有人对惠施说:“庄子来了,打算取代你的相位。”惠施这个时候特别害怕,就派人去抓庄子,抓了三天三夜。当你内心宽广的时候,世界充斥的都是美好和豁达,你能释然的一些小小的矛盾与仇恨,更能收获一个人生美好的结局,反之亦然。
[美文茶舍]吴昕孺:庄子,怒放在中国文化源头的一枝奇葩!历经两千多年后的今天,我们谈庄子、看庄子,他是一个人?庄子特别不喜欢圣人。庄子喜欢老子。庄子把老子当作自己的精神导师,怀念他,学习他,但并不是亦步亦趋,否则就不是庄子了。惠施认为庄子太过分,可在庄子的心目中,生与死已经连成一线,那是长长的一线,没有尽头。我想,庄子用宏丽骀荡的文字为自己筑了一个永远的墓穴——他死在《庄子》里了,也活在《庄子》里。
一、庄子的人生境界。《庄子·山木》对庄子的洒脱有过这样的记载:庄子衣大布而补之,正逢系履而过魏王。但两人人生态度又有很大分歧,《至乐》中这段描述就可以看出端倪:庄子妻死,惠子吊之,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清人胡文英在《庄子独见》中指出:“庄子眼极冷,心肠极热。眼冷,故是非不管;心肠热,故感慨万端。虽知无用,而未能忘情,到底是热肠挂住;虽不能忘情,而终不下手,到底是冷眼看穿。”他,可说是庄子的知音。
战国时代,庄子和惠施是好朋友。有一次,惠施做了魏国的宰相,庄子知道了,就想到魏国去拜访这位老朋友,向他表示祝贺。魏国一些喜欢背地里说别人坏话的人就对惠施说:"庄子这次来我们魏国,可能别有企图。士兵们找了三天三夜也没有找到庄子,想不到,庄子却在第四天早上亲自登门拜访惠施。惠施一听便知道,庄子根本没把魏相的职位看在眼里,觉得非常惭愧,不好意思地对庄子说:"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让我以酒宴向你赔罪吧!
庄子曰:“知无用而始可与言用矣。夫地非不广且大也,人之所用容足耳,然则厕足而垫之致黄泉,人尚有用乎?”【译文】惠施对庄子说:“你的言论无用处。”庄子说:“知道无用才能和他谈论有用。大地并非不广大,人所用的只是立足之地。然而把立足之侧的地方挖下去,挖到黄泉,人立足之地还有用吗?”庄子说:“那么无用的用处也就明显了。”因此,惠施说庄子的言论无用,是错误的。庄子的言论,对惠施来说可能无用,但有谁知道对其他人有没有用呢?
【译文】庄子给亲朋送葬,经过惠施的坟墓,回头对随从的人说:“郢人在他的鼻尖上涂象苍绳翅膀那样大小的白灰,让匠石把白灰砍掉。匠人运斧如风,听任心意而砍,砍尽了白灰而没伤及鼻子,郢人站立面不改色。宋元君听到此事,召匠石说:‘试试为我砍一次看看。’匠石说:‘我以前能这样砍,但是,我砍的靶子已经死很久了。’自从先生死了后,我没有对手了,我没有可辩论的对象了!”
庄子简短却说出了深刻的人生。《天下》一开篇,庄子就对先秦诸子作了总论;庄子评儒家。庄子评墨家。庄子评法家。庄子评庄子。惠施是庄子一生的朋友,可能也是唯一的朋友。而惠施死后,庄子有一次经过他的墓,对弟子哀叹:“自夫子之死也,吾无以为质矣,吾无与言之矣!”自从你走了,我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了!至少,我们可以推知,虽然庄子不认同惠施的学说,但两人的差距没到没法沟通的地步。所以庄子才对惠施发出这样的叹息:
接到庄子的信后,惠施很开心,心想:我现在是宰相了,等庄子来,我可以好好地招待他了。惠施听了,十分恐慌,因为论才华,他比不上庄子;没等惠施回答,庄子又接着说道:“有一天,这只鹤鸲无意中经过一只猫头鹰的巢穴,看到这个猫头鹰不知从哪儿弄到一只腐烂生蛆的老鼠,正在刺棵里狼吞虎咽。当它看到头顶上的鹤鸦时,不禁显得惊惶失措,大喝一声:''谁敢来抢我的死老鼠!’现在,你恐怕也想拿梁国来吓我吧?”
傅佩荣:读庄子一定不能错过的一则寓言,原来摆脱烦恼这么简单。读庄子的书,一定不能错过“支离疏”的寓言,同样在《人间世》中。庄子要说的意思是:庄子多次苦劝惠施,希望他能明白“无用”的妙处。惠施反过来责怪庄子,认为他的话毫无用处。一次是在《庄子·外物》中,庄子说:另一次,是在《庄子·逍遥游》结束的部分,惠施以“无用的大树”来比喻庄子的言论。庄子顺着惠施的比喻,说得像是真有这么一棵无用的大树似的。
中国哲学简史(七)庄子齐是非。一、庄子简介。至于《天下篇》,在中国哲学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但绝不可能是庄子自作的。庄子与惠施来往。当时是儒墨之争最激烈的时候,庄子是个旁观者,看着双方是是是非非,各有长处,各有短处。庄子在儒墨之辩中,领悟到了“是亦一无穷,非亦一无穷”的真义。庄子看到了有无穷的是,无穷的非,凭借我们有限的知识,如何来断定是非呢?庄子对儒墨的评价是:你们都是对的?
不能享受孤独的人,不配拥有自由。庄子:不能享受孤独的人,不配拥有自由文/佚名。叔本华说:“只有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他才可以完全成为自己。谁要是不热爱孤独,那他就是不热爱自由,因为只有当一个人孤独的时候,他才是自由的。”不能享受孤独的人,不配拥有自由!庄子的精神境界高,乘物以游心,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同时庄子并不是隐士,而是混俗人间,藏身于人群中。享受孤独,最能体现庄子的精神在俗世生活中的历练。
说实话我不了解庄子,我也觉得现实中没有人可以了解他了,两千年的光辉岁月,消退所有人对他的印象,不知是鹤发童颜还是那种眉宇间真有宁静淡泊的老者?庄子是一眼沙泉,是一眼孤独在月色下的泉水。世俗有太多太多的羁绊,令人眼花缭乱,令人总有过多的牵挂无法真心超脱而离去,那就让我这等小人在滚滚红尘中,在横流的物欲中,在罪恶与良知的碰撞中,在无路可走的时候,看看庄子,学学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