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有才情抑或有德行,都会赢得尊重。但再高的才情,也需要德行扶持。缺少才情的德行,依然能巍峨。但缺少德行的才情,日久容易坍圮。也就是说,谁也要不来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心甘情愿的俯首和低眉。也因此,受人追捧未必是受人尊重。有的人一生受人尊重,有些人一辈子让人看不起。从这个意义上讲,受人尊重,其实就是用人格力量呼唤来了伙伴、朋友,以及其他亲密的人。
马德:好人格是一张通行证。好人格是一张通行证文/马德。然后,经济自主,人格独立,差不多就叫活到了洒脱和自由。真正的自由,是靠自我人格在这个世界领到了一张通行证。好人比坏人好的地方是,让人轻松。跟坏人在一起就不一样了。也就是说,有时候,坏人还没有把你怎么样,你已经把自己怎么样了。人这一辈子,难免会遇上几个坏人的,就像在一条里巷中走着走着,突然窜出一条恶狗来。
能够赢得他人尊重的人,必然也懂得尊重他人。一个人有才情抑或有德行,都会赢得尊重。但再高的才情,也需要德行扶持。缺少才情的德行,依然能巍峨。但缺少德行的才情,日久容易坍圮。也就是说,谁也要不来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心甘情愿的俯首和低眉。也因此,受人追捧未必是受人尊重。当一个人在另外的人那里还为你竖大拇指,才是真正赢下的。
一个人有才情抑或有德行,都会赢得尊重。但再高的才情,也需要德行扶持。缺少才情的德行,依然能巍峨。但缺少德行的才情,日久容易坍圮。也就是说,谁也要不来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心甘情愿的俯首和低眉。也因此,受人追捧未必是受人尊重。当一个人在另外的人那里还为你竖大拇指点赞,才是真正赢下的尊重。有的人一生受人尊重,有些人一辈子让人看不起。
真正的自由,是自我人格在这个世界领到的通行证(深度好文)作者丨马德。这个世界上没有藏得太深的人,只有信任到很久的彼此。每个人的借口也许不同,相同的是,彼此都在各自的借口里冷了心。这个世界可怕的不是自私的人,而是自私到理直气壮的人。然后,经济自主,人格独立,差不多就叫活到了洒脱和自由。真正的自由,是靠自我人格在这个世界领到了一张通行证。微博@马德微博,个人公众号:马德(ID:made1668)。
马德‖真正的自由,是自我人格在这个世界领到的通行证。文/马德。这个世界上没有藏得太深的人,只有信任到很久的彼此。这个世界可怕的不是自私的人,而是自私到理直气壮的人。然后,经济自主,人格独立,差不多就叫活到了洒脱和自由。真正的自由,是靠自我人格在这个世界领到了一张通行证。“依然充满着对人性和人心的冷静思考,依然句句说到大家的心坎里,依然是一本安静之书、平和之书、人生智慧之书”。
夜读|别把旧账算得那么清。这个世界上没有藏得太深的人,只有信任到很久的彼此。有一天,当友情或爱情分崩离析,开始嫌怨对方丑恶藏得太深,实际上是彻底推翻了过往,所有的好不愿再去相信。既然这样,还是各自好走吧,别把旧账算得那么清,也无需再去惦念对方的明天和前程。这时候,埋怨对方藏得太深,其实是恨意难消。一个人特立独行,最后还能被别人理解,前提是你得有让人仰望的才情。微博@马德微博;
马德‖不受尊重的人是孤单的,他们都不配孤独。有的人一生受人尊重,有些人一辈子让人看不起。不受尊重的人是孤单的。从这个意义上讲,受人尊重,其实就是用人格力量呼唤来了伙伴、朋友,以及其他亲密的人。“依然充满着对人性和人心的冷静思考,依然句句说到大家的心坎里,依然是一本安静之书、平和之书、人生智慧之书”。
大家觉得,女人哪个地方最吸引人?二、女人最吸引人的地方在“才情”。三,女人最吸引人的地方在“德行”。其实不独女人,凡人,皆应该重德行、品行,一个人有德有行有善举善心,对于任何人来讲,都会有一种亲和力和吸引力。人们在街头口头去评价一个女人,可能会说“刚才那个过街而去的美女好吸引人”,但真正考虑生活中的相得、相处,则无不会细致考虑一个女人的德行。
马德:世俗的本质,就是你有用没用。文/马德。在世俗的层面上,人真正惧怕的只有两样东西:拳头和权力。在美和势力面前,世俗者习惯投靠于势力。几千年的专制思想,首先矮化的是人格,人格低端化,人性就会丑陋化。马德,作家,已出版《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允许自己虚度时光》、《当我放过自己的时候》等十余部。微博@马德微博,个人公众号:马德(ID:made1668)。
你可以是最漂亮的人(马德)
俗人别样雅(马德)俗人不用装,套用一句话叫:“俗人本天成,雅者偶得之。”但俗人拿得起,放得下,抗得住,俗人也是响当当的一粒铜豌豆。俗人不喜调琴瑟,不爱诵诗书,不愿附庸风雅,俗人常接地气,从不好高骛远。俗人是好人,是差一点就完美的好人。俗人随心所欲,所以,俗人心宽体胖,常得大自在。一个人若活到这种地步,已经脱离了俗本身,成了低级趣味的人。
知心的话,不必说给不懂的人听,说了不懂还在其次,最怕的,是说了不屑,不懂已是伤害,不屑便是亵渎。散淡的人,只与散淡的人合得来,而奸邪的热门,看起来跟谁都合得来,这不奇怪,因为在这个世界里,有的人只认对的人,有的人,似乎跟谁都对。只因为,有的人,是奔着相宜的心去的,而有的人,是奔着可逐的名利去的。你终要活在相悦的人心里,不为不值得人去改变,不在飘忽而逝的生命过客那里留恋,也不必为朵朵过眼烟云烦扰。
马德:让路过的人赶紧走,让该来的人,马不停蹄地来。作者:马德。这个世界,没有谁缺了谁就活不了。那些说过活不了的人,最后,都活了下来。一切都将会过去,它的另一个意思是:一切都将被忘记。哪怕,当时痛到死去活来的人。也许,注定要有一个人从自己的生命中路过。让路过的人赶紧走,好腾出地方来,让该来的人,马不停蹄地来。
坚守不简单坚守不简单 2016-06-02 马德 慈怀读书会。作者:马德。来源(首发于):马德(ID:made1668)每个人都有选择活自己的权力。在无数人追着别人活的年代,你去活自己肯定是有意义的。所以,孤独点就孤独点,身边没有朋友,自己一个人玩也就够了。活自己,就意味着一个人孤独地奔跑,要想痛快,就必须把缠绕着的所有琐碎扔掉。
马德:坚守不简单。坚守不简单文/马德。马德,作家,已出版《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允许自己虚度时光》、《当我放过自己的时候》等十余部。微博@马德微博,个人公众号:马德(ID:made1668)。
最在乎的人,往往最受累【马德】在乎别人是没有尽头的。而且,别人也未必在乎你的在乎。你小心翼翼,既怕对不住这个又怕对不起那个,最后,你对起了整个世界,却没有对得住自己。这是人生的一个泥坑,陷久了,是一地的不堪和狼狈。人不能自私,但也不能没了自我。最在乎的人,往往最受累。这样,就难有怕得罪的人,就少有焦头乱额的事。來源:2016-06-18 马德 慈怀读书会。
马德:你敢随和,别人就敢对你随意。文/马德。一个人性格太随和,就会显得无遮拦。敞开得多,好处是容易让人接近,坏处是让人接近得太容易。按道理讲,随和的人善良,应该不被欺负才是。事实上,更多的人,喜欢的是善良,拿捏的也是善良。他人之所以愿意拿随和的人开刀,只是因为欺负一个好脾气的人,需要付出的成本很低。这不是随和的人的悲哀,这是人性的悲哀。
马德:人家在钻营,你在钻牛角尖。人家在钻营,你在钻牛角尖文/马德。马德,作家,已出版《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允许自己虚度时光》、《当我放过自己的时候》等十余部。微博@马德微博,个人公众号:马德(ID:made1668)。
一个人性格太随和,就会显得无遮拦。敞开得多,好处是容易让人接近,坏处是让人接近得太容易。按道理讲,随和的人善良,应该不被欺负才是。他人之所以愿意拿随和的人开刀,只是因为欺负一个好脾气的人,需要付出的成本很低。*作者:马德,作家,已出版《允许自己虚度时光》、《当我放过自己的时候》等十余部。微博@马德微博,个人公众号:马德(ID:made1668)。
马德‖对于一个只进不出的人,迁就是多余的。文/马德。图/达利。人有点偏心眼很正常。父母对膝下的儿女,尚且不能投入相等的情感,遑论一般人之间。所以,绝对的平等是没有的。对于一个唯我独尊的人,宽容是无意义的。亲君子,远小人,一个自私到底的人,差不多也就是小人了。这样的人迁就宽容到最后,你不会赢得朋友,只会多一个仇人。
马德‖你敢随和,别人就敢随意。文/马德。一个人性格太随和,就会显得无遮拦。敞开得多,好处是容易让人接近,坏处是让人接近得太容易。按道理讲,随和的人善良,应该不被欺负才是。事实上,更多的人,喜欢的是善良,拿捏的也是善良。他人之所以愿意拿随和的人开刀,只是因为欺负一个好脾气的人,需要付出的成本很低。这不是随和的人的悲哀,这是人性的悲哀。
马德‖去珍惜那个最后留下来的人。那么有能力。文/马德。图/丛威(公众号:丛威水彩)好多人一下子散了,好些面孔一下子陌生了。但生活以这样的方式,为你留下了这一辈子最值得交往的人。得到一个最真的人,比身边簇拥一帮虚情假意的家伙,更有意义。当然了,即便一个人也没有为你留下,你也没必要悲伤。人走茶凉不怕,怕的是还要落井下石。
马德‖跟好玩的人在一起。文/马德。好玩的人最大特点是,在一起时相处舒服,走开后各自轻松。找到一个好玩的人,未必是在庄重中找到诙谐,或者是在呆板中看见活泼,而是在一个整天需要掩饰的世界里,你在他面前可以城门四开,无拘无束。好玩的人,其实就是那个你愿意以灵魂相对的人。跟不好玩的人在一起,最大的特点是无聊。
马德:那么深的自卑,都过去啦。文/马德。自卑的人,总是有些虚荣和怯懦的。有的人,不论他最后站到了多高的位置,走了多远的路,仍然还要那么自卑着。人若自卑了,容易气短和弱视。在乎当下的利益却又得之惶恐,计较眼前的鸡零狗碎却又故意装作无所谓,痛于久居人下分明又自甘人后,嗟怨命运而又认同命运。自卑的人,自己把自己抽得太久。
常常念叨“行了,够了”,不贪婪的人,就会很轻松。别人飞黄腾达春风得意,看在眼里却从不留在心上的人,就会很轻松。与乐见的人畅言,同厌见的人少语,随心顺性不为难自己的人,就会很轻松。文/马德。马德,作家,已出版《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允许自己虚度时光》、《当我放过自己的时候》等十余部。微博@马德微博,个人公众号:马德(ID:made1668)。
【周末一段话】多少沧海桑田,几人海枯石烂。文/马德。马德,作家,已出版《在安静中盛享人生的清凉》《允许自己虚度时光》、《当我放过自己的时候》等十余部。微博@马德微博,个人公众号:马德(ID:made1668)。
马德‖找一个可以说话的人。文/马德。而不懂,叫人绝望。有些人你不值得跟他说,有的人你不屑跟他说,还有更多的人,说了也是白说。遇不上合适的人,有些话就永远不必去说了,千百年,千万里,就让它烂在渺远的时空中。大约就是天底下,几十亿人,熙熙攘攘,来来往往,居然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吧。一个人,把命运的归属交付于这样的人,命运已无归属。